[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每当我看见中国的GDP数字,就想到发酵的面包,张弛的橡皮筋,变幻的魔术,政治上的风向标。这次,发酵的面包发馊了,张弛的橡皮筋疲软了,变幻的魔术穿帮了,政治上的风向标卡壳了—今年上半年,中央和地方分级核算GDP,结果地方统计的GDP之和,比中央统计的GDP多出9.9%。这真是怡笑世界的新闻:有‘特色’GDP数据,居然有了卯榫不合,地方和中央的二种版本。

   中国的数字,一贯有‘化神奇为腐朽,化痔痈为莲花’之效。天文数可以缩水到小数点;小数点也可以扩张到天文数。缩水还是扩张,全根据政治上的需要。58年炮制的粮食亩产,就是旷世悲剧。一串串数字后面,是浮肿,是观音土,是饿殍,是逶迤连绵的坟头坟山。

   1997年,我在殷行街道做财务。虽本职工作是出纳还有兼职。兼职之一是做社区红娘;兼职之二是用工中介。我愿意用我微薄的力量,为水深火热中而浑然不觉的老百姓,雪中送炭,哪怕只是一丁点的炭。

    但是,婚姻中介迟迟打不开局面。由于宣传部水滴石穿的浸淫,‘一要财,二要貌’成了择偶人的要素,还成了老年人择偶的首选。一次次的‘鹊桥’塌方,婚介成了不折不扣的豆腐渣工程。在用工中介中,用工单位要求的时间贼长,而报酬贼少。被榨干糖分抛到社会的的下岗工人,健康透支,文化偏低,上有老下有小的他们,无意于体力和报酬成反挂的工作。鉴于此,虽然我努力地推荐,联系,依然是夏天植树,成活率很低。

   就在我为‘双介’工作无进展而汗颜时,1997年的年底到了。这是街道的领赏时,也是伪报表的泛滥时。上司交给我一项任务:“统计一年里,婚介和中介的成功数。”

    我诺诺地说:‘婚介进行曲’中,曲终人散为大;‘用工进行曲’中,功亏一篑为多。见面和试工后,往往就没了下文。我统计过,最长的寿命是3个月,最短的是3小时。”

   “我查过了,这个月打出的电话是270只,就是说,一天有12只电话在联系。依此类推,婚姻中介和用工中介……”

   “不能这么计算。财务室对门就是棋牌室,牌友们经常来付钱打电话。这12只电话里,有1/3属于私人私事。”

   “反正一天12只电话,8只电话用人用工,3只电话婚姻介绍。你把它一并计算进去。”

   “不能这么算,绝对不能!”我大幅度地摇手。

   “你把1997年的电话只数统计后报给我。”上司下了命令。一周后,街道宣传栏更换了内容:“……殷行街道在1997年,介绍用工次数2010人/次,用工数达200人,极大地缓解了就业压力,得到人民群众一致的好评;街道还为男女青年,孤寡老人牵线搭桥250人/次,配偶成功达20对,为稳定社会作出贡献。这是街道为党分忧,为民解难……”我站在宣传栏前,看着滚烫的语言,看着马奶子葡萄样的数字,有了悲哀,也有了愤怒。

   年底,殷行街道荣登先进榜首,炮制数字的始作俑者也得到嘉奖。果然皆大欢喜,各得其所。

   现在,我不但对媒体上的汉字厌恶,还对一串串阿拉伯数字厌恶。我知道,数字无辜而干净,不无辜不干净的是背后操纵的手。为了名,为了利,为了天灵盖上的红翎子,数字是任人摆布的木偶。

   2009年8月19号写于上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