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牛克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牛克思文集]->[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牛克思文集
·反张维为论
·牛克思:乌市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壮士悲歌(牛克思诗、词集)
·论对权力的监督
·透视老子哲学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论专制制度下权力监督的无效性
·看看人民代表的代表性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论国家的稳定
·由胡锦涛维权想到的
·文治武功论
·胡斌风波折射出中国严重的信任危机
·职责与良心
·我为什么要捐款支持公盟
·论百姓与民主
·论效率与民主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论德治与民主
·论法制与民主
·念奴娇•钟山咏怀
·南阳卧龙
·朝天子•嘲隐士
·满江红•贾甲赞
·沁园春•读史感怀
·书 生
·如此强盗逻辑
·法官的智力原来不超过四行字
·现代化经济、部落式管理
·中国人寻求公正的方式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没有劣等的人民,只有劣等的政府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致海外民主团体的一封公开信
·妓女是检验治国水平的唯一标准
·谁说共产党不要民主?
·中华人民联合国
·晓波,你出狱那天我会在监狱门口接你
·重判刘晓波是狗咬吕洞宾
·致富绝招
·西部经济落后原因论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奴才、主子和汉奸
·论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
·民主是一种良心政治
·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制度与人性
·李鸿忠抢记者录音笔是中共本质的暴露
·不摆脱奴婢地位,司法如何公正?
·决定司法公正的两个基本问题
·中共党员知多少?
·校园血案的启示
·现代封建王国富士康
·“六•四”不稀罕平反
·赠珠海友人(诗)
·致贪官(诗)
·在中国,正义只是个陷阱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论制度绑架
·再论制度绑架
·国家稳定的系统论分析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刘贤斌是怎样炼成的?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律师吊证与贪官伏法
·千万别惹警察
·房地产畸形繁荣后患无穷
·“政令不出中南海”现象析
·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只有一个坏人的国家
·严打和督办背后的无奈
·恶宪不废,恶法难除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教授请进中南海,总书记能学到啥?
·让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团结中国民运的旗帜
·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吗?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
·中央集权是中国西部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牛克思 2009.8.31
   
    (中华合众国网站www.zhhzg.org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所谓村官,也就是村委会主任,是我国最基层的行政权力部门—村的头儿。在村民宅基地的审批、村办企业的承包、土地的租赁和出售、村属集体资源的开发、村级招商引资等事项上,有着很大的权力。在长期的计划经济模式下,村官一直是由上级行政领导直接任命的,村民没有选择的权力。1980年2月,广西宜州市合寨村的果作等6个生产队的85户农民,无记名推选产生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村民委员会—果作村民委员会。因此,广西宜州市合寨村被称为“村民自治第一村”。
   
    1988年6月1日,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试行)开始实施,一试十年,创下我国立法史上的纪录。1998年11月4日,村委会组织法摘掉“试行”的帽子,正式颁行。据民政部的不完全统计,2005—2007年,全国31个省份应参选村委会626655个,占村委会总数的98.4%;其中623690个村已完成选举,全国平均选举完成率达99.53%,全国平均参选率约为90.7%。近30年来,村委会选举,成了中国9亿农民最好的“民主训练”;村民自治,成了一所最好的“民主学校”。
   
    如果把农村基层村官的选举,当作对中国老百姓民主素质的训练过程,无疑是一个值得欢迎的举措。对选举实践中出现的问题,应该进行总结和反思,逐渐加以改进。在基层民主选举取得成熟的经验后,再把它向更高一级的行政长官的选举推广,积极稳妥地推进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就是一种值得赞扬的行为。可是,有的人却不是这样的态度,他们对农村基层村官的选举冷眼旁观,从心底希望这种民主实践彻底失败。他们把选举中出现的问题,看作中国人素质低下的证据,并由此得出结论,说中国不适合推行西方那样的民主制度。
   
    确实,我们看到农村基层村官的选举中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问题,比如,贿选的普遍化、宗派势力的影响、暴力的不断出现等等。山西省河津市下化乡老窑头村,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不足千元,在村委会主任选举中却有人开出了“天价”—230万巨款“买”村委会主任。据《半月谈》报道,辽宁省北镇市赵营子村村民李东辉在被选为村委会主任后,因“有贿选行为”遭到举报,没能任职,一怒之下他将举报人一家五口全部杀害。2月12日,河北省沧州市吴桥县铁城镇南范庄,一户周姓人家老少4口惨死在同村村民范新顺的利斧下。四名死者中,有一对老夫妇,一位待产孕妇,还有一名两岁幼童。据悉,这起凶案与被害人举报村里选举不公有关……
   
    表面上看,人们很容易认为选举中出现的这些丑恶现象,是中国人的政治素质低下导致的,其实不然。民主不仅仅是投票这么\简单,它是一套完整的制约机制。中国农村基层村官的选举,就是把民主简单地理解为投票了,这是对民主极大的误解。中国人常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正是这种用人哲学造成了村官选举的混乱现象。民主制度的用人原则是反其道而行之,它遵循的是“疑人不用,用人要疑”的原则。如果你不相信某个候选人,你就不要投他(她)的票,即使你投票支持了某个候选人,你也要怀疑他(她)有可能做出违背选举人利益的事情。因此,洛克提出了三权分立、相互制约的观点。中国农村基层村官的选举,模仿了西方民主选举的表面形式,并没有吸取西方民主的精髓。它抛弃了西方民主制度中对权力的监督方面,以为只要是老百姓直接选举出来的村官,就会一心一意地为村民服务。把村官的选举,变成为争夺腐败机会的斗争。由于村民只有选举的权利,而监督的权力仍然被政府把持着,所以村官一旦当选,就立即和上级行政领导勾结起来狼狈为奸,完全置选举人的利益于不顾。中国农村的村务公开迟迟不能推行,就有力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因为缺乏有效的监督,村官一旦当选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谋取个人私利,因此,候选人就敢于甩出大把的钞票进行贿选,对那些不接受贿选的选举人,则使用暴力进行威胁。这就是古代“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现代翻版,在利益的驱动下,只要能当选,什么\恶劣的手段都可以使出来。在小范围内,财力可以解决问题,候选人就采取贿选的方式收买权力;如果范围太大,比如国家领导人的选举,候选人不可能有贿选的财力,他(她)就会用无限夸张的虚假承诺来骗取选举人的支持,因为他(她)知道,不管多么\夸张的承诺都可以做,反正自己并不打算兑现。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希特勒,他根本就不打算接受人民的监督,兑现自己对选民的承诺,因此他利用德国民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沮丧心理,在选举中大打民族主义牌,满足德国民众的民族主义虚荣心,骗取了德国的国家权力。希特勒上台后,解散议会,废除选举,自命为国家的终身元首,彻底摆脱了人民对他的监督。在选举中抱着这样的目的,还有什么\不敢向选举人承诺的呢?
   
    在这样的选举中,当选的村官一定会紧紧抓住一切发财的机会,变本加厉地进行搜刮。村官们对任何经济活动都要捞取好处,他们对来到本村投资建厂的企业指定自己的施工队伍高价承包建筑工程;他们开砖厂和砂石料场,利用村官的职务在市场竞争中抢得优先权;巧立名目向所辖企业巧取豪夺,并且不开具合法收据;逢年过节企业都得向村官送钱送礼,否则他们就会对企业主百般刁难。对那些妨碍自己发财致富的人,则一律严惩不贷!2007年,在未取得国家发改委核准工程建设规模和国土资源部通过建设用地预审的情况下,华润电力菏泽电厂一期工程在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皇镇乡杨海村一带开始大量征地,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该电厂不与农民协商、不签协议、不办用地手续,仅凭省国土资源厅已复函(非正式文件),就强行铲除农民棉花和玉米青苗,逼迫毁坏基本农田,在原先的耕地上开路、挖坑、建房。农民的各种合法权益完全得不到保障。被该电厂强行占用的杨海村土地超过一千亩,由于迟迟未能获得国家有关部门的同意,加上经济危机造成该集团资金困难,被强占已经两年的土地目前一片荒芜,造成土地资源的严重浪费。而且,该村村民至今连2007年的青苗赔偿费都没有拿到。为此,该村村民多次上访、集体抗议,一位不愿暴露姓名的村民说:“上访就等于挨打。村委会找人打我们,镇政府找人打我们,派出所也打我们。而且镇上对我们看得很紧,多次上访都被截了回来。派出所公然恐吓无辜百姓。”
   
    据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31日转载,因举报当地村委会主任兼村支书的吴小宝,河南沁阳市山王庄镇盆窑村的8位农民被判刑,而其中6名村民更是在判刑前,脖挂“扰乱公共秩序”牌子、双手被捆示众……
   
    这就是中国农村目前的村官民主选举的状况。由这种民主选举而产生的各种各样的丑恶现象,不是因为中国人的政治素质低下造成的,而是虚假民主造成的。它至少说明了以下几个问题:
   
    1. 中国老百姓有着强烈的民主要求。共产党的吹鼓手刘吉曾经在其《从困惑中走出》的演讲中,明确告诉世人,中国的农民根本就不懂民主,也不需要民主(见拙作《论百姓与民主》)。从中国农村基层村官的选举可以看出,与吹鼓手们的结论恰恰相反,中国老百姓要求民主的愿望十分强烈。正如前文所说,在中国农村基层的村官选举中,全国平均参选率高达90.7%,这无论如何不能作为中国的农民不需要民主的证明。
   
    2. 民主是一套完整的制衡机制,只有选举权,没有监督权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这样的选举必然异化为腐败机会的争夺。中国农村基层村官的选举中产生的一切丑恶现象,都是因为对当选人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造成的。
   
    3. 在独裁国家搞基层民主是注定要失败的。一个独裁国家的政府,几乎没有不为自己谋私利的官员,当人民利益和官员自己的私利发生冲突时,他们肯定会损害人民利益而维护自己的私利。如果他们放任基层行政单位实行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即选举权和监督权都由人民掌握的政治制度,就必然会妨碍他们谋取私利的活动。政治制度的“双轨制”将会在基层行政单位和高层政府机关之间产生无休止的摩擦。因此,政府官员是永远不会把监督权交给基层人民的。套用一句马克思的话,就是“不消灭一切奴役制,任何一种奴役制都不可能消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