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悠悠南山下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芳華》:"荒誕歲月"裏"被忘掉的戰爭"
·在中國:蔑視惡俗的美學也是一種抗爭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南北韓與越南戰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作者 雅尼克

   
   发表日期 27/05/2009 更新日期 07/09/2009

   
   轉載自法國國際電臺 RFI
   
   
   
   2009年2月17日,柬埔寨特别法庭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开庭审判前红色高棉领导人。第一个接受审判的是的红色高棉代号S21的杜斯蓝监狱狱长杜契。杜斯蓝监狱坐落于金边市内,1975到1979年间,这座由一个中学改建的监狱曾经是红色高棉在柬埔寨最大的杀人场之一。近两万人这里被残杀。如今,这座被称为酷刑中心的监狱已被改建为一个纪念馆,成为红色高棉所犯屠杀罪的历史见证。目前的纪念馆,每天接待甚多的游客,成为柬埔寨首都金边的一个别具特色的旅游景点。对于众多的柬埔寨人来说,毫无疑问,到这座曾经是红色高棉杀人场的纪念馆参观,具有勿忘过去,警醒现实并谨防未来的教育功用。记者在这里采访过来此参观的柬埔寨人。我们曾在《思潮与政见》专题节目里播出过对一位名叫澄克奥的柬埔寨大学生的采访。
   
   
   不过,同时今天的S21监狱纪念馆也接待大量的外国游客,外国游客如何看待这一不同寻常的景点?不同国家的游客会否有不同的反应?就此类问题,我们采访了这里的一位职业导游克奥伦迪(Keo Lundy)先生。以一个职业导游的眼光,克奥伦迪先生给我们谈了他的看法。在今天的《审判红色高棉特别节目》里,我们播出了对克奥伦迪先生的采访。
   
   

克奥伦迪先生,您是这里的导游 ,请您介绍一下您在这里工作的情况,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个监狱纪念馆工作的?

   
   
   我从1984年开始在这里工作,开始的时候,我在上面的办公室工作了一两年,之后去档案部工作,后来我要求下来工作,最后成为导游,直到现在。
   
   

来这里参观的游客主要有些什么人?知不知道哪些国家的游客比较多?

   
   
   开始时,这里并不是旅游景点,外国人如越南人和老挝人来这里是帮我们做建立的整理工作。93年大选之后,有西方游客陆续来这参观,之后来的游客越来越多。但是我们不知道哪国的游客最多。
   
   

那么世界各地的游客,象亚洲各国、美国和欧洲国家的游客都来参观吗?

   
   
   是的,世界各国的游客都来这里参观,甚至有阿拉伯国家的游客,可是来参观的沙特游客非常的少。
   
   

中国游客多不多?您知不知道每天来参观的人数有多少?

   
   
   中国游客非常多,具体人数没有统计过,他们主要都是随旅游团来参观,日本的游客也很多,可是目前来说,日本团少了。不过中国游客一直很多。
   
   

大约有多少中国旅游团来参观?

   
   
   一个星期大约有七、八个中国团来,每个团大约有三十多人。
   
   

那每天来参观的人有多少?

   
   
   在旅游热季,每天大约有十来个世界各地的旅游团来这参观。现在是是淡季,
   十月到一月是旺季。
   
   

游客在参观结束后,有什么反应?各个不同国家的游客,有没有不同的反应?

   
   
   我注意到参观时,西方游客和中国游客有点不同,西方游客参观的时候,他们显得悲伤、沉默,对所有的图片看得很仔细、很慢。中国游客的目光则显得空虚,看得很快,心不在焉,对展出的图片不感兴趣。
   
   我还注意到,中国游客不仅在参观时这样快,他们参观所有的景点时都这样,象参观柬埔寨王宫和其他地方,中国游客看得快是他们的特点。西方游客来这参观时,看得非常慢,关注看到的展品,不太相信红色高棉时期发生的事件是真实的,为什么外部世界不来帮助柬埔寨,红色高棉这个历史事件发生并不久远,为什么让柬埔寨独自面对这一切,还未提供应有的帮助。参观的西方游客对看到的发生这里的屠杀悲剧,都不能相信他们自己的眼睛。例如这个星期来参观的三个旅游团,在参观屠杀照片时,每个团中都有游客晕倒。
   
   游客提出的大部分疑问是:在75年到78年期间,为什么没有外国人来帮助柬埔寨?我也是红色高棉的受害者,我自问,为什么当时没有人干预调解。
   
   

我们知道,柬埔寨红色高棉所犯下的罪行是难以用语言叙述的,您作为导游,如何面对这一现在已经成为历史,但又仍然难以接受的暴力事件呢?您在日常工作期间,不得不面对这样的暴行,您个人是什么样的感收呢?

   
   
   就个人感情来说,我不愿意在这工作。红色高棉统治的四年,我经历的痛苦已经足够了,那是一段很长的令人痛苦的时期。可悲的是我还要为政府工作,先是在这做档案整理、翻译,之后又做导游。刚开始做导游的时候,真是不想做,在和游客的接触中,我慢慢开始讲述当时发生的悲剧,听了我的讲解,游客鼓励我多讲,这让我留了下来,做导游的工作。当我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也去看过心理医生。心理医生禁止我长期在这做导游,每年最多在这做三到四个月的导游,不能更长,可是这很难实现。现在我每年在这做六个月的导游,之后换到其他地方。我认为在这做导游,可以讲述发生在这里的惨剧,让人了解当时的痛苦。尽管讲解能释放出一部分我自己的痛苦,但是同时,我的精神还是再次受到煎熬。所以我的情绪不稳,很容易发火。
   
   

克奥伦迪先生,您在这里工作多久了?导游是您唯一的工作吗?

   
   
   25年了。现在我有两份工作,一份是在这做导游,另一份是在私营旅行社工作,这样可以换一换环境和气氛。只在这工作,实在是令人难以忍受。
   
   

柬埔寨特别法庭正在审批红色高棉,杜契是第一个接受审判的红色高棉领导人,而他又是这一监狱的负责人。您对现在正在进行的审判怎么看?

   
   
   作为受害者,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看这次审判。我认为:作为监狱长,杜契理应被审,在法庭上,他承认对发生在S21的所有罪行负有责任,所以根据法律由法庭审判是必要的。同时,有人也说没有必要复仇,但是不复仇,新一代人是不能了解红色高棉时代发生的真实情况,所以审判是重要的。
   
   

我想问您最后一个问题,您怎样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当时会发生如此惨无人道的屠杀?

   
   
   我不太清楚当时发生的情况,根据我个人的经历,从城里被迫迁到乡下,我觉得是出于妒嫉和仇恨。因为在田里劳作的农民要看一看,城里人是否也能够和他们一样在水田里耕种,受一样的苦。说到底是平等、不平等的问题。仇恨使乡下人报复城里人,富人。他们要求平等,认为城里人、富人剥削他人,只为自己着想,所以乡下人要惩罚富人,看富人是否能和他们做一样的工作、受一样的辛苦。
   
   我个人的看法是:红色高棉实施屠杀的根源是仇恨和妒嫉。红色高棉要所有的人平等,富人和穷人一样平等,他们认为这样国家平等才能实现。
   
   

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XXX
   
   

嶺南遺民

   
   2009-9-3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