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剥皮]
李对龙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剥皮

雪是白色的。白茫茫的世界里飘闪着一抹猩红,那是镇政府办公楼顶端所高挂的国旗。这幢楼的外观据说是仿照西方宫殿的样式,它突兀地立在小镇中心,并未显出富丽与堂皇,却毫不遮掩地坦露着土财主般的霸道。这个偏远小镇的领导,以这种赶时髦的奢华方式,彰显着自己与时俱进的干劲。唯一一如既往的是楼顶那面红色旗帜,雪后清冷的空气中,它慵懒地呼扇着,让人抬头就能望到。

   办公楼内阴暗得让人窒息,冰冷的走廊里难觅人影——尽管这里的在编人员已多得严重过剩。公仆们一上班便缩进舒适的办公室里,在暖气的嘶嘶声和钟表的嘀嗒声中,等待着下班,和他们头顶上的红旗一样慵懒度日。楼内唯一热火朝天的地方却是在地下室里,那里有一排黑屋子,挂的牌子是“教育学习班”,为首的一间是“指导室”——门牌是如此标示的。

   “指导室”里,门口的墙上刚挂上一幅书法,上书“苦海无涯 回头是岸”。这幅艺术作品的作者,便是本镇的镇长大人,此刻他正倒背手站在“指导室”里,一脸优雅地端详着自己的大作。镇长有个县书法家协会会员的头衔,他从不放过任何挥毫泼墨的机会,镇上到处都留有他的墨迹。这些东西就像狗在自己的地牌上撒的尿一样,是一种权力范围的标识,现在连不见天光的黑屋子里都挂上了。

   颔首弯腰地陪在镇长一旁的人,是本镇十几个副镇长中的一个。这个对书法鉴赏一窍不通的人,已将镇长这幅书法吹嘘成足以流传后世的精品,不但字好,而且意蕴深远,这八个字很适合挂在这里,足见得镇长对百姓的教导与爱护,良苦用心可彰日月。镇长一脸谦逊地保持着自己艺术家的风范,他其实从不相信这类拍马逢迎之辞,但他很乐意享受别人对他的书法那违心的吹捧。镇长很清楚,虽然大部分人都不懂艺术欣赏,但他们都懂得对权力的臣服,懂得如何对狗尿伸出虔诚的鼻子。正是这一点,满足了这个搞艺术的镇长的心理。

   镇长驾临“指导室”并非只为欣赏自己的书法,更主要的是来“教导与爱护”百姓的。“指导室”里的摆设很简单,除了墙上这幅书法,就是两张桌子和几把椅子。靠门的一张桌子上放着刀、铁棍、电棍、木棒、皮带等器物,两个穿保安服的彪形大汉正立在桌旁,迎接镇长的到来。后边一张桌子旁也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保安,另一个脏乱不堪的人,便是需要劳驾镇长大人亲自“教导与爱护”的本镇居民K。

   K颤巍巍地站着,怔望着前方,衣衫褴褛,身上布满伤痕与血迹——这是被保安们“教导与爱护”一天一夜的结果。镇长欣赏完书法后回身盯着K,他迈着富态的步子走到桌前,K略带惊恐地看着他。

   双方很不平等地对视一会,镇长笑眯眯地对K说:“坐吧。”K有些慌乱地迟疑着,副镇长厉声说道:“让你坐你就坐!”旁边的保安得令一般,一把将K按到了椅子上。K摇晃着伤痕累累的身子,险些歪倒,一天一夜的殴打已使他濒于崩溃。K坐下后,后边的保安也赶忙搬过把椅子,摆到镇长屁股下头。镇长与K隔着桌子相对而坐,他皮笑肉不笑地审视着K,像是在欣赏他的艺术作品,看得K头皮发麻。过了好一会,镇长终于开口道:“去省城旅游了一趟?”语气中满是嘲讽。

   K不知如何作答,惶恐地看看镇长,又将目光转向副镇长,副镇长恶狠狠地瞪着他,“镇长问你话呢,快老实交代!”听到“交代”二字,K条件反射般地张大嘴,却又实在不知该如何交代,喉咙里支吾着。“啊……嗯……去了!”憋出这两个字后,K在椅子上晃了晃,他下意识地伸手抓住桌沿,嘴巴依然未合拢地喘着粗气,似乎刚经历了一场惊险的跋涉。

   三个保安哈哈笑起来,副镇长眯眼藐视着K,笑骂道:“瞧你那怂包德性!”镇长不太满意地摆摆手,笑声戛然止住,四个人都老老实实、一脸严肃地站定。镇长侧身语重心长地说:“我都教导你们多少次了,作为公仆对群众要尊重,纵使群众犯了错误那也是人民内部的矛盾,我们要循循善诱,教育和拯救为主,态度要真要诚……”四个人毕恭毕敬地听着,如正接受老师批评的小学生一般。这些套话他们早已烂熟于心,因为听的次数实在数不清了,也明白镇长并不是说给他们听的,而是说给K听的。

   镇长说得没了词,这才止住。他回身看着浑身是伤的K,颇无奈地说:“我平时一直是这么教导他们的,但有些下属政治觉悟还有待提高,行事可能鲁莽了些,这一点还请你担待和体谅。”副镇长立即附和道:“对对,镇长说得太好了!进步都是一点一滴的嘛,我们也在慢慢成长,不可能一下就提高到像镇长一样的修为……”镇长苦笑道:“管这么多人,不可能样样俱好,谁能体谅我这个镇长的难处啊!”说完他紧盯着K,似乎在等待K的反应,K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镇长也很难看地笑着。

   做了这么多铺垫后,镇长跟副镇长交换了下眼色,他终于切入正题,对K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也一直很关心这些事,镇政府有些同志在处理过程中可能有不当之处,但关键是你的女儿和女婿错在先嘛!他们违背与镇计生办签的男女都不得早于25岁的晚婚晚育的协议,没办理结婚登记就举行婚礼住到了一起,在法律上这可是非法同居!更严重的是还把孩子搞了出来,这叫未婚先孕,镇计生办请她去做流产手术,她竟然跑了,罪加一等!计划生育是国策,你女儿和女婿这可是在与党和国家为敌!但政府是仁慈的,为了挽救他们,你知道我们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吗?”

   镇长咄咄逼人地盯着K,K惊慌失措地说:“我……我知道,可……可是我女儿也罪不至死啊!”K强忍眼泪呜咽起来。

   镇长敲了两下桌子,加重语气说:“你可要分清楚,不要栽赃好人,政府并没有想要你女儿的命,那纯粹是医疗上的意外!任何手术都有可能出现意外,何况你女儿当时都已经怀孕八个多月了,那样的堕胎手术本来就有很高的风险,你女婿也是在手术责任书上签了字的!”副镇长接着说:“要怪就怪你女儿不识时务,刚怀上时不配合计生办的工作,竟然跑到外地去。她以为真的可以溜之大吉吗?政府是绝不会姑息这种恶劣行为的,就算跑到月球上也要开神舟飞船去把她抓回来!就算生下了孩子,也一定再给她塞回去,然后开膛破肚!共产党说到做到!”

   镇长干咳了两声,副镇长自觉又犯了政治觉悟低下的错误,赶忙闭嘴,站到一旁。

   K垂着头,镇长又说:“本来作为养貂专业户,你是镇上树立的农民致富的榜样。但你不在党的好政策下带领村民致富,在你女儿这件事上徇私枉法,你女儿‘逃生’后,你不配合甚至阻挠计生办的工作,成了一个坏榜样,这是很严重的错误!镇政府查封没收你的养貂场也是无奈之举,是你应得的惩罚,可你依然不思悔改,把事情越闹越大,现在竟然闹到了省里。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给本镇和本县抹黑?连县政府都惊动了,好歹把你找回来,你说你让我们拿你怎么办?!”镇长说到激动处,也顾不得自己的政治觉悟了,猛敲着桌子,脸涨得通红,青筋暴露,唾沫横飞。

   副镇长适时拍马道:“镇长您息怒,可别气坏了身子……”

   K艰难地抬起头,“我没想给政府抹黑,我只是想给我女儿讨回公道,惩处该惩处的人,我女儿死的冤枉,我那没出世的孙子也是一条命啊!”说着,K已泪流满面。

   镇长冷笑一声,“公道?”他看一眼副镇长,又把目光转向K,怒视着他,“公道!”副镇长向三个保安使使眼色,他们迅速从桌上抄起家伙,围拢到K跟前。面对他们,K连惊恐都没了,只剩木然。

   镇长示意先不要动手,他指指副镇长手里的公文包,副镇长赶忙从包里掏出两张纸和一支笔,往K跟前一扔,“签字!”K用震颤的手拿起那两张纸,是一式两份的“保证书”:“我承认我女儿的死纯属手术意外,查封没收我的财物也是政府对我的合法惩罚,对此我完全接受与服从。我保证从此安分守己,不再无理取闹,绝不再上访给政府抹黑。如有违反,将甘愿接受政府的任何惩戒措施,请人民和政府监督我!”

   “签字!”副镇长喝道。K的手抖动起来,“保证书”掉落到了桌下。一个保安咬牙切齿地狠拍一下K的头,蹲下身捡起“保证书”,然后三个保安齐上阵,抓着K的手在“保证书”上签下名字,并按了手印。副镇长拿起来检查一遍,又呈给镇长过目,镇长点头表示满意,递给副镇长。副镇长呵呵笑着,把其中一张仍给K,“一式两份,你我各留一份,你可得遵守信用,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K抱头痛哭,“我对不起我女儿,对不起我孙子……”

   镇长眉头紧锁,他起身走到门口,副镇长跟上来开门。镇长又扫一眼墙上的书法,他恢复了艺术家的风范,回头指着墙上对K说:“看到没有,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人民和政府会监督你的,你好自为之吧!”说罢,镇长大人得意洋洋地走了出去,副镇长跟在他屁股后头。

   “指导室”的门关上了,里面传来激烈的打骂声,保安们并没有镇长那般高雅,他们奉行的是“坦白从严,抗拒打残”。K那声嘶力竭的嚎啕声,充斥在阴森森的地下室里,让人毛骨悚然。

   第二天,一辆车开到K的家门前,车里坐着那三个保安,还有被押送回家的K。车门打开,K被从车里扔下来,痛苦地趴在地上。“以后放老实点,不许踏出镇子半步,否则老子剥了你的皮!”车门重重地关上,调转方向,吐着黑烟扬长而去。

   卧床五六天后,K终于可以下床活动了,但他已死去了一般,毫无精神,沉默不语。天一直阴沉着,妻儿都没在家,K一个人裹着棉衣呆坐在院子里,脸色比天空还阴郁。院棚里传来貂鼠的叫声,自从养貂场被查封后,大部分貂鼠都被K低价转手了,剩下一些就搬到了家中的院棚里,由他的妻子喂养,他刚成年的儿子剥貂皮,他则一直忙着给女儿鸣冤。

   K那活剥貂鼠的手艺显然没能传给儿子,儿子面对貂鼠总是下不去手,就算咬牙下手了,也往往会把皮割坏,甚至还常被貂鼠抓伤或咬伤。这一点让K很是恨铁不成钢,想当年他活剥貂鼠的好手艺是远近闻名的,附近养貂的农户都寻他来帮忙剥皮。每当K活剥貂鼠时,会有很多人来围观,K喜欢那种血腥而热闹的场面,让他兴奋莫名。多年来,被他活剥的貂鼠已不计其数。如今这一切都已成为美好的回忆,自己的养貂场没了,也没人再敢请他帮忙,他已一年多没动那把剥貂皮的刀,这件它最心爱的器物已被他冷落多时——此刻它正挂在院棚前的木桩上。

   院棚里的貂鼠躁动着,发出刺耳的叫声,K知道它们已嗅到他身上的气味,对它们而言那是死亡的气息。貂鼠的叫声冲击着K的神经,他如被激活了一般,双眼闪出亮光来。K感觉自己浑身发热,力气开始恢复,如干瘪的气球被重新充满了气一样。他终于憋不住了,站起身迈到院棚前,伸手握起那把刀,晃了几晃,寻找着往日的豪迈。

   K放下刀,走进院棚里,笼中的貂鼠顿时炸开了锅,它们惊恐地望着K,窜动、嚎叫着。K也燥热起来,身体里的血液似在喷涌,他把叫得最响的一只貂鼠从笼子里抓出来,左手紧握它的脖颈拎到外面,右手抓住它的尾巴。握脖颈的左手突然松开,抓尾巴的右手高高扬起,然后落下,貂鼠便被重重摔到了地上。它惨叫着,再摔一次,叫声凄厉,继续摔,貂鼠终于没了声息,躺在地上,七窍流血,但并没有死。K的力度把握得很好,一般人摔几下就直接摔死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