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旧俗]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人:您的历史有多久?您的道路有多长?
·中国几十种语言濒于灭绝:20多种语言有对应的文字,满文是其中之一
·满族剪纸
·满族说部第二批图书出版
·满族资料图片集
·大清帝国全图
·首届五国城女真文化暨满族故里文化论坛举行
·八旗子弟
·满洲八旗武士图
·满洲罕王大街1644号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第二套丛书(共15辑)目录
·满族说部的重要价值与丰富内涵
·满洲巴图鲁
·满族资料图片集【二】
·清山依旧在,满洲您在哪儿??
·郎世宁作品;香妃骑马图 立轴
·组图:蒙古人的婚礼
·民族至上
·L'Asie Le Mandchous【Jean-Baptiste Carpeaux(1827--1875)】
·寄予我亲爱的满洲同胞---看电视剧《闯关东》后感
·“民族精神”与“民族精英”
·满族资料图片集【三】
·成吉思汗与努尔哈赤画像
·《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出版
·金启孮先生与满洲学研究
·日本松本市川島芳子記念室
·日本下関市愛新覚羅神社
·松花江畔满洲族村屯驯化猎鹰的传统技艺——春天放飞海东青
·我们的一生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一)
·Scientists Link a Prolific Gene Tree to the Manchu Conquerors of China
·China's Manchu speakers struggle to save language
·Manchu Language Lives Mostly in Archives
·满洲民族独特的生养民俗
·满洲情搅乱了加国梦
·美国百人会会长满洲正红旗人傅履仁将军
·臺灣三立新闻台当家女主播滿洲族人敖国珠
·“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
·别睡,别睡;满洲人
·满族资料图片集【四】
·满洲语歌曲Erecun
·我们不叫“东北人”!!
·中共对东北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二)
·满洲礼赞
·川岛芳子诗一首:蒙古姑娘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满洲民族医药及其特点浅析
·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得靠满族精神
·满洲民族兴起的精神力量
·满洲古民歌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建立满洲社会民族组织?
·女真民族英雄阿骨打的风度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旧俗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传世以来,就深受人们喜爱。清人《曬书堂笔录》曾言:“余以乾隆、嘉庆间入都,见人家案头必有一本红楼梦”1,足见成书后已影响深广。世人品评“红”书,早年便多议为乃“写‘满洲’之事”2,是给读者塑造出活生生的清代满洲上层贵族大家庭非凡的衰落史。朱一玄在《明清小说资料选编》中转引《古今小说评林》观点,更指出《红楼梦》“书中所写规矩礼节,皆八旗世族中家法”3。此论是较公允的。
   
   笔者每读《红楼梦》,总有所得,书中满俗愈现弥多。且不言全书要旨和博文妙笔,仅从希廉先生《红楼梦总评》中所提“全书所记,皆康、雍间满汉之结构”4分析,前八十回作者所展述之衣、食、住、行、礼仪、信仰等纷繁细节,简直是清中叶前满族生活的万花筒,是今天难以复见的满族生活习俗画卷,不仅具有永恒的文学魅力,而且对于研究中国北方民族学、社会文化学也同样很有意义的。
   
   一

   
   从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中,我们可以生动地了解作品产生时代,满文满语在社会生活中使用和畅行情况。这是在长期红学研究中,被疏漏和忽略的重要内容。《红楼梦》前八十回,作者灵活而准确地使用许多满语词汇。雪芹依情节之需要,有在汉语中自然巧妙地借用一些满语词句;也有与汉词併合而成的满汉兼用词语,以此塑造人物性格和表现典型真实。书中满语词汇的大量使用,客观上有力证实清雍乾之际,满语文在宫廷和上层社会中(包括北方诸多地区)是在通用着。相比之下,后来由满洲著名文人文康(字铁仙、梅庵)在咸丰年间所著《儿女英雄传》中,多用些汉文(京话)及满汉兼词汇,尤显出《红楼梦》满族古文化内涵的浓重痕迹。
   
   对于《红楼梦》中诸多满文词汇的释解,是直接关系对作家创作思想和原作品本身艺术性、含蓄性的生动理解,是十分重要的。近些年,偶翻阅一些建国以来出版的《红楼梦》的版本,发现注释中对某些词意尚嫌严谨,甚至出现费解或错误。笔者曾撰写《浅析曹雪芹笔下清代祭礼与贡俗》一文,其中谈及作者通晓满语、使用满语词汇并涉及一些注释方面的问题。本文再略举数例。
   
   该书第三回写林黛玉进荣府,其中有段情节是讲述贾宝玉初见黛玉,听到她说身不带玉,便发起痴狂来,摔玉骂道:“什么罕物……,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劳什子”究竟是何意,长期成为迷津。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版《红楼梦》中,注释为“如同说‘东西’、‘玩意’,含有厌恶之意”。“劳什子”,其实是地道的满语词汇“loksimbi”,汉意是痴话、傻话、说颠话、骗人或唬人的话。“loksimbi”是动词,在这当名词使用。一般在满语中,用命令式或盛怒口吻讲话,亦可省略成“loksi”。曹雪芹在这里巧妙地揉入满语词,创造出生动和浓厚的生活真实气氛,使宝玉用这种口气讲话,更刻画出他的个性。记得童年时,我们向大人耍娇,大人也常用这类话的。注释用“厌恶之意”,稍贴近些,但并不含有“东西”、“玩意”的本意。
   
   第八十回中,有“只要接了来家散诞两日”、“众嬷嬷和李贵等人围随宝玉到处散诞顽耍了一回”等讲述,其中“散诞”两字,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版《红楼梦》一书注释(为省文字,以下只称“注释”)为:“也作散旦,舒散的意思”。“散诞”一词,是常用的满语词汇“sargambi”,汉意游玩,不知“注释”所提“也作散旦”出自何处,而且“舒散”也未尽其意。
   
   第五十五回中,有“环哥娶亲有限,花上三千两银子,不拘那里省一抿子也就够了”的话,“一抿子”在“注释”中解释为“一点点、一小宗”。抿子:原指刮刷头发的小刷子,所蘸十分有限。引申作量词”。“注释”过于繁琐,其实“一抿子”一词原出于北方满族民间常习用的比兴谚语。“一抿子”是满语“imenggi”,汉意是油、油脂,比喻“再大的钱都花了,还在乎那么点油啊”。
   
   第六十四回中,写贾琏去看望尤二姐,尤二姐含笑让坐,他“便靠东边排插坐下”。“排插”是满语“huwejen,或huwejan”,它是满族旧式传统居室的重要结构。满族屋舍,不分贵贱,一般正房均分为三大间。西屋为上,长辈居住;中屋设灶房,称堂屋;东屋又称下屋,晚辈所居。在西屋与中屋之间设排插板墙。其主要作用是,若家族举行如婚丧大礼、祭祀活动时便将西屋与中屋通开,便卸下排插,便于容纳族众。《红楼梦》中描写宁府中有“排插”设施,不仅证实是满式建筑,而且也间接说明在贾家居长的宁府中常举行隆重的族祭活动。“注释”讲得过于简单,没讲清“排插”的特点,而且说“常用于室内前后檐炕的两头”,令人费解。
   
   第五十八回中,写清明烧包袱,“注释”中仅写“包袱,打点死人用的纸袋”。“烧包袱”,是满族辽金以来沿袭很久的奠祭亡人的古礼。“烧包袱”一词,是满语,“booi eifu deijimbi”。“包”(boo),汉意“家”;“夫”(eifu),汉意“坟”,“德金比”,汉意“焚烧”,形成满汉兼词汇,即给家的坟烧纸,实际上就是给祖先和家族长辈亡人祭扫陵墓。“烧包袱”,多在除夕之夜。祭奠时,常常先按亡人名讳,分别糊成纸袋,装满冥纸、冥币等,然后封好,外面要写清寄往地址、亡者名讳、额数及奉寄子孙乳名月日,奠洒坟前焚化。若迁移故土,亦写成纸袋另地焚烧。这种奠祭祖先形式,盖源于女真人古代烧饭礼,特别是早年渔猎、征战,远离亡者坟茔,故以此情寄幽思。后来,满语废弃,人们将这种祭奠习俗同早年满语“包夫”(家坟)相附会一起,很有趣形成了约定俗成的词汇。这是民族文化融合的成果。
   
   二
   
   《红楼梦》涉猎之信仰文化,可谓宏博。斑驳陆离,错综复杂,儒释道各有其所。然而,笔者认为,书中还有一股信仰文化——清代特有的、从皇宫大内乃至王公贵胄以及一般旗民百姓,所世代信仰并发挥作用的萨满教信仰文化——这是满族人生存和灵魂的主要精神支柱,确被以往红学研究淡化和遗忘的,长期形成跛足研究的局面。《红楼梦》与满族世代传统信仰萨满观念关系的研究,在吉林省红学界的研究中近些年有所突破。首先提出并有系统阐述与研究者为陈景河先生,做了很多可贵的开拓。
   
   笔者长期从事北方民族文化、特别是致力于萨满教的研究,对这个命题的提出,认为是必要的,绝不是节外生枝,缘木求鱼。研究一个时代的文化,一个时期的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就应该紧紧联系这个社会实际。马克思很早讲过一句大家非常熟悉的名言:“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5。”萨满教文化信仰,事实上渗透进了清代哲学、宗教学、社会学、文艺学、民俗学乃至美学各领域之中,还包括我国东北、西北一部分民族固有的世界观和道德规范等等。这些在清代文化研究(包括文学作品研究)中,是不能不予以重视的。
   
   勿庸讳言,作为异民族入主中原,清廷出于统治阶级利益,对清代儒释道、包括本民族萨满教信仰文化,态度是相当复杂的。自清初以来作了许多重大调整,既承继历朝与前明的某些政策,又有自己的策略和特点。总趋势是尊儒、崇佛、敬道、规范萨满教。清廷尊崇儒释是历朝中十分突出的。尊孔,早在清入关前崇德元年便建庙于盛京(沈阳)6。顺治朝尊封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先师,后来认为“不足以尽圣”,奉为大成至圣先师7。康熙不仅颁太学中和韶乐,还御书“万世师表”悬大成殿8。雍正时追封孔子五代王爵,其弟子与世儒皆享庙祀9。清朝更大大利用喇嘛教黄教,精修寺宇,“乾隆时正式宣布为国教”,并“在北京建雍和宫”,“皇室相率信奉”10。其实,早在皇太极时就将“满洲”一词用佛语解释。《满洲源流考》载:“以国书考之, 满洲本作满珠……,翻译名曰曼珠,华言妙吉祥也……,今汉字作满洲,盖因洲字义近地名,假借用之,遂相沿耳”。清代不少文章,论证“舍利”词义,以证清不同列朝,乃“佛缘普世”。乾隆十二年(1747年)正式颁行《满洲祭天祭神典例》,而且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汉译后编入《四库全书》,广泛传布民间。《典例》中,将释迦牟尼、观世音菩萨及关圣帝,正式奉为皇室、满洲众姓萨满祖先祭礼中的重要内容。这样,就使有清一代将佛教推崇到至高无尚的显赫地位。清廷对道教态度则不同。道教重世俗,主张追求公平世界,其崇祀诸神多源出民间,易为反清力量所用。故而,清廷对道教总的态度敬而安抚,防儆重于封赐。萨满教信仰遍及北亚,中国东北是重要传播区和故乡。虔信萨满教属氏族原始信仰,有强大的内向性、固守性,不利于政令统一。清王朝自初起,对萨满教传播便有严格约束与谕令。乾隆朝颁行《典例》,进行改革、规范,以满族影响蒙古等其他诸族。尽管如此,它仍是清代上下影响最大的“统治民族的信仰”,根深蒂固,不可摇撼。边远满族及鄂伦春、鄂温克(索伦)等仍未受《典例》约束。萨满教在各民族氏族部落中,有完整的诫规与传承体系,“自身也绝禁宣泄秘密”11。在清代特定历史环境下,涉猎任何民族萨满祭礼或亵渎该族萨满,会遭到各族挞罚攻讦之祸。《爱辉十里长江俗记》载:“对察玛(萨满)礼仪与神祗,不敢妄议也。尤各姓之神谕不为外姓所晓,恪奉先训,诸姓则互守勿言也”。清后期所见《沈故》、《清稗类钞》及各志略等,萨满述文谨严。《啸亭杂录》、《养吉斋丛录》、《竹叶亭笔记》、《天咫偶闻》、《日下旧闻录》等清代著名笔记史料,“跳神记述遵官文而概述之”12,或“避而少论,盖畏言不及也”13。由此可见,萨满教祭礼细节,在清代为局外人鲜知。这也包括清代各类文学等作品,不深言萨满是有时代原因的。
   
   《红楼梦》作为我国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对清代意识形态中特有的交错复杂的信仰文化特征,有着深透地反映。在表现这独特的文化信仰时,作家笔法有扬有抑,有颂有贬,有明写有暗写,有移花接木、暗渡陈仓之笔,仔细读之,耐人寻味。《红楼梦》中所显示的佛学,佛家禅宗思想很浓烈,很有代表性。佛讲太虚、善因、智果、慧觉,重视“轮回”、“空静”等哲理。《红楼梦》将《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中“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予以发挥演绎为情节中部分思想。而且将《元祖坛经》中“思量一切恶事,即行于恶;思量一切善事,便行于善”的观念,在贾政训子、谈吐中都断断续续,似象非象地显示出来。《红楼梦》中“太虚”,非道家三清观念。作家所用“太虚”为佛家语。佛家“太虚”一词,指修行身化皆空,为“空”与“境”最圣洁最崇高理想。达此意境必除尽所有欲念欲觉,要“情识”、“唯觉”。曹雪芹受佛缘虚空观念很深,接受“觉透”、“悟尽”思想,成为他对于现实社会、人世悟彻理想在艺术上的展示。作家对佛没有谪贬,是崇佛的。这合乎清鼎盛时期社会思潮。但是,曹雪芹也没完全靠佛家理论与思想,去演绎他理想中的人生哲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