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满洲文化传媒
·滿洲時代(Manchu Time)二
·滿洲語常用基本口語會話
·大清国宫廷的满洲萨满祭祀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通古斯满洲族史前文物集
·满洲语地名初探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一】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二】
·清国八旗驻防将军兼统绿旗的问题
·满洲文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
·满洲民族崛起肇兴发祥的摇篮———新宾满洲家族民俗背景探查
·满洲语教学基地在吉林挂牌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荡气回肠的蒙古国歌曲:为的祖国
·韓國的大清皇帝皇太極功德碑
·郎平,满洲族人的骄傲!!
·滿洲文書籍印刷卅年甘苦談
·满洲文字字型简介
·满洲族歇后语
·大金國皇帝世系表
·大清国满洲皇帝世系表
·滿洲實錄圖選
·《扬州十日记》是日本人伪造的!!
·《满江红》根本不是岳飞写的!!
·薩滿(SAMAN)
·明朝对女真人的七次种族灭绝屠杀
·明朝对女真人的民族政策与镇压屠杀
·满族民族禁忌
·满洲的贞德
·通古斯滿洲古代遺跡
·滿洲族高雅華麗的旗袍
·《满语365句》一天一句学习满洲语O(∩_∩)O~
·如何寫滿洲文書法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滿洲民族的生育習俗
·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玩偶
·设立满族自治区,自治州势在必行
·后金国盛京皇宫档案收藏概述
·《满洲民族史》教学大纲
·滿族建築
·通古斯學
·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
·大滿洲國地圖
·满族说部与人类口传文化
·萨布素--振翅高翔的满洲雄鹰
·滿洲族知識小百科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台灣滿洲族的由來暨現況
·努爾哈赤的一生
·滿族協會如何迎向網路潮流
·大金国的忠孝军
·組圖:現代滿洲旗袍欣賞
·Awakens Tungus Manchu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寻找满洲族——思考“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大调查”及其影响
·满洲族世界名著《尼山萨满》的背景
·《满法词典手稿》页面局部
·满洲族大作家老舍自杀之谜 谁是批斗他的幕后元凶?
· 通古斯滿洲利亞全圖(不包括俄羅斯被占的西伯利亞,庫頁島等)
·满洲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民族独特的灵魂观念
·如何解决满洲民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满族,素以射猎著称于世。肃慎人,制“矢”。勿吉人,“制毒矢”,“以射禽兽,中者立死”。辽金时期,女真人“耐饥渴,苦辛骑,上下崖壁如飞,济江河,不用舟楫,浮马而渡”,把步射发展为骑射,积累了丰富的狩猎经验。“每见野兽之踪,能蹑而摧之,得其潜伏之所”,
   
   “以桦皮为角,吹作呦呦之声,呼麋鹿,射而啖之”,“辽王秋岁入山,女真常从呼鹿射虎捕熊,皆其职也”。(《三朝北盟会编》)骑射,成了金清两代的“国俗”。悠久的狩猎传统,形成了许多奇特有趣的风俗,铸就了满族坚忍不拔、骁勇善战的性格。
   
   矢石

   
   在上古舜禹时代,肃慎人已经会制造以干为杆、以石为镞的弓箭,史称“矢石”。肃慎人以此作为友好的信物,与中原通好。有诗为证:
   玄菟句丽北沃沮,挹娄建国接扶余。
   石矢周时贡,肃慎先征孔氏书。
   
   这首七绝是清末诗人沈兆所写《吉林纪事诗》中的一首。其中的“石矢周时贡”用的是《国语?鲁语》中的故事。《国语》中记载了春秋战国时的一段趣事:一天,一只受伤的隼鸟(一种鹰)落到了陈公的宫院里,隼的身上挂着一支一尺多长的矢。陈公没有见过这种箭,便去请教正在陈国的鲁国大夫孔丘。孔丘说:“这只隼鸟是从遥远的地方飞来的,隼身上的箭是肃慎人制造的。周武王灭殷时,国势强大,四方属国都来朝贡,北方的肃慎人贡了矢石,石镞长约一尺八寸。周武王把矢石赐给分封陈国的女婿胡公,以表彰长女的美德。你们可到仓库里去找。”果然,陈公在金柜里找到了肃慎人的矢石。这个故事道出了孔子的博学,也道出了肃慎人猎术猎具当时即已驰名中原这一史实。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秋之典
   
   满族传统的出猎方式是聚众合围。《大金国志》载:金都“四时皆猎……每猎则随军密布四围,名曰围场”。到了清代,这种打围的规模发展到了空前的程度。康乾盛世,清廷每年组织一次由皇帝亲自主持、王公大臣和各族首领参加的木兰围场狩猎活动,又称“秋之典”。这幅《秋之典》图反映了当时场面的宏伟壮观。
   
   “秋之典”可谓史诗般的举动,是人类狩猎史上的壮举。“秋之典”在塞外热河地区的木兰围场进行,围场占地一万五千平方公里,南连燕山群峰,北接蒙古坝上草原,层峦叠嶂,林木葱茏,野兽成群。行围的期限一般是二十天。《木兰秋弥图》描绘了清皇行围的场面。每天清晨,满蒙管围大臣率军分为两翼,按部署形成一个方圆数十里的包围圈。此时,皇帝携皇子入围先行射猎。其后,在皇帝指挥下,随围的将士们刀剑出鞘,枪矢齐发,与围中的野兽展开搏杀,一天的行围如同短兵相接的战斗。每天行围结束,满蒙军队把猎获的猎物摆在原野上,由皇帝论功行赏。傍晚,暮色茫茫,原野上点起千百堆篝火,皇帝兵士围火野餐,欢乐歌舞。金清两朝,有不少皇帝被称为马上皇帝。这把鹿角椅,是康熙皇帝的狩猎成果。木兰秋后,清帝常将猎获的鹿角制成鹿角椅,这既可表明自己遵循骑射尚武的祖训,又能用来警示后代勿忘前人凭借武力征得天下的事迹。这种狩猎方式曾培养出“威名震慑,莫与争峰”的八旗劲旅,对当时御外敌、平内乱,起了不可低估的历史作用。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哨 鹿
   
   哨鹿,即“以桦皮为角,吹作呦呦之声,呼麋鹿,射而啖之”。八月金秋,是鹿的发情期,公鹿和母鹿相互鸣叫,寻找情侣,一鹿鸣叫,众鹿接踵而至。猎手身披鹿皮,头戴鹿头皮帽,口衔用桦树皮制成的口哨,模仿鹿鸣,引鹿而至,射杀或枪击。
   
   古猎法和打火围
   
   古代,满族先民狩猎是有一定规章的。“不论人之多寡,照依族寨而行。”各出箭一支,十人中立一总领,属九人而行,各照方面,不许错乱,称古猎法。金代的猛安谋克制、清代的八旗制由此发展而来。而打火围,是女真时期的古猎法。其猎法是,部落酋长率领族中猎手到达兽群啸驰的山莽,先洒酒叩祭猎神班达玛法,然后敲石呐喊烧山,凭风势火威追剿猛兽。火熄猎毕,用肥大的九头野牲祭天,然后众猎手刮洗燎肉,围火共享“天火肉”。
   打小围
   素呀肯哪哎,
   莫里根啊,
   木兰塔尔依阿里希哟哟唠昊,
   撒唠含都尔阿林,
   阿里希咳嘞哟,
   空齐哟唠昊!
   这是清代一支行围的满语民歌。其歌词大意是:打猎的英雄啊,哨鹿围场去围猎呀,赶仗呀,围猎呀,锥山上去围猎呀,跳着舞,赶仗围猎哟!这首民歌惟妙惟肖地唱出了满族狩猎的情景。
   清代,满族民间狩猎仍袭古俗。一般打围是十余人至三十人左右,俗称“打小围”。猎时,先圈占一处围场,“无论人数多寡必分两翼而近,渐次逼近,名曰合围,或一合再合,所得禽兽必饷亲友”(《柳边纪略》)。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驯海东青
   
   在那遥远的古代,满族先民就会用训好的鹰捕捉野物,俗称“放鹰”。
   满族人的鹰猎可分拉鹰、驯鹰、放鹰、送鹰几个过程,其中驯鹰最为困难。猎人把鹰带回家放在特制的鹰架上,几天不让它睡觉,以磨掉鹰的野性,这个环节又称为“熬鹰”。以后,又“过拳”、“跑绳”,使鹰能听见猎人的吆喝就飞到猎人手臂上。
   可驯养的鹰有多种,其中最名贵的叫海东青,它体小矫健,能凌空扑捉天鹅,是长白山区猎鹰的佼佼者。海东青以纯白的“玉爪”为上品,另有秋黄、波黄、三年笼等名目。清中叶以后,在东北地区,昔日盛大的打围渐少,但在一些满族聚居的村屯,瞄踪、放鹰等古俗一直延续到今天并乐此不疲。正如金代诗人赵秉文在《春山》中所写:
   
   内家最爱海东青,锦靓掣臂翻青冥。
   晴空一弓雪花坠,连延十里风毛腥。
   初得头雁夸神俊,一骑星驰荐陵寝。
   
   清代皇帝也酷爱放鹰,留下许多颂鹰名作。康熙皇帝曾作诗赞咏海东青:“羽虫三百有六十,神俊最属海东青。”
   
   海东青的故事被谱成曲,亦很有名。元代杨允豸《滦州杂咏》中写道:
   为爱琵琶调有情,月高未放酒杯停。
   新腔翻得凉州曲,弹出天鹅避海青。
   这就是我国最早的琵琶名曲《海青拿天鹅》。
   
   满族居地,江河纵横,濒临大海,有着丰富的渔业资源,素有“瓢舀鱼”之说。满族人民自古以来就从事着捕鱼、采珠和海猎生产。建州女真部的直系祖先“胡里改”部,就是以“围网”作为部落名。南北朝时,靺鞨人就到日本海中“捕鱼充食”。渤海时期,渔业相当发达,已分为江河与海上捕捞。唐开元七年(719),拂涅部向唐朝进献“鲸鲵鱼睛”。数千年来的世代传习,满族人善用鱼叉、钩钓,掌握了网捕法,他们熟悉各类鱼的习性和活动规律,创造了各种捕捞工具,涌现出许许多多捕鱼能手和闯荡大海的弄潮儿。清朝,在东北设立“打牲衙门”,专门管理捕鱼、采珠和海猎的事务。
   
   鱼亮子
   
   满族捕鱼的季节,多在春、秋、冬三季。春天,桃杏漫枝,躲在冰下水涡子的鱼群,苦苦熬了一冬,现在要追逐明媚的春光,成群结队逆水上游,正是捕捞的好季节。如何抓住这个大好时机,获得丰收呢?经过多年实践的“网达”(捕鱼的领头人),不但是捕鱼能手,而且还能识别“网口”。所谓“网口”,就是每条江河、每个湖泊都有鱼群集中的地方。网达掌握网口,也就是掌握了鱼情,这是围网成功的前提。网达带领族人在网口下网捕捞。为了让鱼集中,还用石块筑起拦坝,坝中留出通水口下网,俗称“鱼亮子”。“鱼亮子”是满族渔民们在长期捕捞实践中的一种发明和创造。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冰涡子
   
   北国之冬,冰雪封江。“冰涡子”是满族渔民采用的一种冬季捕鱼之法。当冰雪封江后,在冰上凿开冰层,有如井口,俗称“冰涡子”。憋屈在冰下的鱼群,见到亮光,蜂拥而至,渔民便用钢叉叉,用鱼钩钓。到了夜晚,渔民用火照冰涡子,鱼便聚在冰口,用钢叉叉,可得大鱼。江面寒冷,活蹦乱跳的鱼,一出江面便冻成硬块,这种冻鱼格外新鲜肥美。
   春水之俗
   往昔,满族先世女真贵族也喜欢捕鱼。金代皇帝有春水制度。春水,即春鱼于水,其主要内容是到江河湖泊凿冰取鱼,放鹰捕鹅。清康熙皇帝曾亲自到松花江撒网打鱼,他曾为之自豪地作诗:“松花江水深千尺,捩柁移舟网亲掷。”
   
   采东珠
   
   采珠,是昔日满族捕捞业中的一个重要项目。所采的珍珠,称为“东珠”,古时也称“北珠”。洁白、晶莹、圆润,大的直径近半寸,小的如黄豆大小,是黑龙江、松花江、牡丹江水系河蚌中的一种名珠。渤海、辽金时,为重要的商品和贡品。清代,乌拉打牲衙门中专设“珠轩”,专营采珠,成为皇家专用品。清《会典》规定,只有皇帝、皇太后、皇后佩戴东珠,其他王公大臣则不准用东珠或珍珠做朝珠,珠饰成了皇家威严的标记。
   女真人的采珠方法很独特。每年农历四月至八月,成群结队,乘坐独木舟,来到河岔幽谷,潜入水中,捞取河蚌。采珠人一口气扎入水中,能捞上一二十个河蚌,放入箩筐,然后换口气,再扎入水捞取。等到筐满,上岸倾倒,烤火暖身,再入水中。岸上的妇女、儿童,把捞上来的河蚌一一敲开,寻找珍珠。女真人得到珍珠后,放在鱼皮袋囊和桦皮盒内,作为交易的商品或纳贡的贡品。
   
   清时,采珠的礼节更加隆重。出发采珠时,珠轩达(管采珠的官)身着朝服,高居在有彩棚的轿船里,率领着一大串采珠威呼(独木舟),装着粮肉、采珠器具,浩浩荡荡进入松花江、辉发河等盛产珠蚌的江河中,遇到河口、高山、古树,都要鸣锣、击鼓,摆香供、放鞭炮。采珠船队到了采蚌的地方,先扎营盘,选好水场。船队停靠河边,搭灶,焚香叩头,祭拜河神。采珠那天,江边点起大火堆,打牲丁上采珠船,不管天气多冷,都得赤身露体,半蹲跪在船上,盯着珠把式。珠把式站立船头,顺水直下,他根据水流和浪花,就能判断水下藏有什么蚌和蛤,如他发现水下有蚌、蛤,立即把长杆往河底一插,船马上停住。打牲丁们胯下兜一块软皮,憋足一口气,按顺序一头扎入水里,潜到插杆地方摸捞蚌、蛤,得手后跳出刺骨的河水,烤火喝酒,取取暖再下河捕捞。所得蚌、蛤,全由珠把式手持尖刀在船上当着珠轩达的面开蚌取珠。珠先放在净水碗中,后集中放在吉林将军署印制的纸袋里,封固注明。每一颗美丽的东珠都凝结着满族打牲丁们的血汗。
   
   《乌布西奔妈妈》中的鱼祭
   
   往昔,满族及其先人,捕鱼下网前都要举行隆重的鱼祭,庇佑族人渔产丰收。因为时代久远,祖先没能给后人留下鱼祭的图像资料,但口碑文学满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却弥补了这一空白,记载了东海窝集人的鱼祭盛典:
   
   祭祀前,族人要用金风扬选的大黄米做成鱼形饽饽,作为祭祀的神糕,并用河边的新柳粗杆制成有两三人大小的鱼形神偶,其翅是用洁白的天鹅翎制成的,全身用鲜嫩的柳枝柳叶围成。有跳跃形、飞腾形、潜游形、双鱼追尾咬尾(交配)形等各种神态,栩栩如生,气魄宏大。女首领身挂柳枝雕成的柳珠饰,主祭的女萨满和族众都身围柳叶,男女儿童头戴用柳树皮编成的各种鱼形小帽,其中还有罕见的鲸鱼头形和飞鱼头形。祭祀时,女首领选择族中善游水的男女青壮年钻进江边林立的鱼形神偶,忽动腮,忽摆尾,忽潜忽浮,如群鱼闹水。欢乐的鱼舞,高昂的渔歌,整个祭祀犹如到了水底鱼宫,看到众鱼出世。隆重的鱼祭要进行三天三夜,族人们扶老携幼住在江边、海岸或者水上的“威呼”中,欢娱水滨,尝柳叶,吃鱼虾,喝鹿血,饮江水,唯有这样,神圣的鱼神莫德喝恩都力才能庇佑族人渔产丰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