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洲文化传媒
·大滿洲國地圖
·满族说部与人类口传文化
·萨布素--振翅高翔的满洲雄鹰
·滿洲族知識小百科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台灣滿洲族的由來暨現況
·努爾哈赤的一生
·滿族協會如何迎向網路潮流
·大金国的忠孝军
·組圖:現代滿洲旗袍欣賞
·Awakens Tungus Manchu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寻找满洲族——思考“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大调查”及其影响
·满洲族世界名著《尼山萨满》的背景
·《满法词典手稿》页面局部
·满洲族大作家老舍自杀之谜 谁是批斗他的幕后元凶?
· 通古斯滿洲利亞全圖(不包括俄羅斯被占的西伯利亞,庫頁島等)
·满洲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民族独特的灵魂观念
·如何解决满洲民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如果说盘锦少数民族宴俗,不能不先说说满族,因为满族人口在盘锦少数民族中居首位(据2000年人口普查数据,当时盘锦满族人口达38000余人,其余依次是朝鲜族11307人,蒙古族5914人,回族4113人,锡伯族744人)。满族人尚义重客,酒量很大,尤喜白酒,满语称“阿鲁克艾”。据《大金国志·女真传》载:女真人“饮宴宾客,尽携亲友而来。及相近之家,不召皆至。客坐食,主人立而待之。至食罢,众宾方请主人就坐。酒行无算,醉倒及逃归则已。”
   
     我姥爷就是满族人,退休前曾是辽东湾一艘国营渔船船长,酒量奇大,年轻时有一顿能喝二三斤白酒的量。退休后,回到盘锦西部农村的他,虽不似以前那样喝酒了,但待客时仍然讲究,比如杀年猪时(据考证,东北杀年猪的风俗就是起源于满族)。屠宰的方式很古老,姥爷和“捞忙的”(学过厨的熟人)在猪圈里用麻绳捆固猪的四肢,抬到外面搭的临时锅台旁,便请来村中擅长杀猪的人“掌刀”宰割了。接下来就是灌血肠、烩酸菜、大锅炖肉,灶间内外到处飘洒着肉香,也洋溢着一家老小的喜语欢声。
   
     这时,姥爷家不吃“独食”。而是把本家亲友召集来,同时还把左邻右舍的和村中感情较好的老哥们都请来。人聚得越多越好,因为这时人来得多寡,足可见证主人人际关系如何。客人来之前,姥爷就开始兴冲冲地翻箱倒柜,拿出最好的烧酒。然后就让家人在东西屋放上炕桌,摆上菜肴(都是双数,不能出单)。开席时,来赴宴的都要盘膝落座,但谁坐哪都有说道,比如长辈人都要坐在炕头的位置,未出嫁的女孩绝不能上桌,而是负责给人斟酒点烟,盛菜端饭。这时,成年男子按礼节还必须要先抽青烟、喝茶,再就餐,青烟即盘锦人所说的蛤蟆烟(旱烟的一种),有提神、解闷、保暖、防身(防蚊虫和蛇)之效能。

   
     姥爷让大伙可劲儿吃肉,因为满族人好客,认为客人吃的菜越多,就是对自己越尊重、越没距离。姥爷又频频举杯,倡议大伙多喝喜酒,但却缓缓而进。客人喝酒时也不能干之则尽,而要留些底,名曰“福根”,暗示着生活永远美满富足。不过,客人一旦接受妇女的敬酒,不会喝的意思一下即可,即酒不沾唇,若沾唇,就必须喝尽,否则被认为是不礼貌的,因为满族人对妇女特别尊重。这样的酒宴,姥爷每次都会让客人尽兴,即使有一个人不喝好,都不会提撤桌的嗑儿。宴后,有家庭生活困难的,姥爷还会给他们砍上一些肉带回去。
   
     现在,这样的酒宴已经少了,所留给我们的只是满族庄户人家那温厚和善、诚挚好客的影子 ,闪耀在我们的记忆空间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