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的糠灯]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族著名学者尹郁山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滿洲族著名學者富育光
·中國普通話是滿族人創造的
·滿洲族獵鷹人
·滿族佳餚:血腸
·Manchu horse-hoof shoes
·吉林烏拉街保護滿族文化遺產活動
·吉林市滿族特色“亞
·冰雪滿洲聖山長白山
·萨满祭瞒尼群体成员结构浅析[尹郁山]
·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满洲鹰把式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伊尔根觉罗祭祖续谱
·吉林烏拉滿族火鍋
·劃給朝鮮的長白山
·滿洲吉林市滿族博物館
·滿族文化遺產韃子秧歌
·長白山山門門匾題字的變化
·80后满洲语老师德克锦
·一个辽宁满族老人的太平鼓舞之梦
·吉林烏拉街殘破的滿族古建築
·满洲礼赞
·满洲三老人
·1909年拍攝的皇太極陵寢
·黑龙江拉林满族镇满语教师伊里布
·库页岛上的满族人
·滿洲語基本單詞與會話
·中国流氓国民是这样产生的
·滿洲語聽力練習
·生活繁殖在滿洲的蝗漢垃圾病毒
·滿族传统文化遺產珍珠球
·旅英华裔作家新视角评慈禧
·看看日本人吃的牛肉什么样
·长白山满语夏令营招生通知
·視頻:沸騰的滿洲
·滿洲文12生肖動物圖賞
·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音樂視頻:满洲の山
·現代滿族人婚禮
·滿洲夢
·滿洲民族精神支柱索倫桿
·長白山下的滿洲語學堂
·满洲吉林九台满洲族祭祖图片集
·組圖;滿洲圣山長白山
·哈佛教授谈满文与满族认同
·令人恐怖的蝗汉屠狗节
·本溪满族县学校开展满语教学
· 朝鲜与满清的数百年恩怨
·满洲正白旗著名学者傅芸子
·滿洲族人與狗的情緣
·清國初俄羅斯佐領融入滿洲考
·东北话与北京话中的满洲语
·學會堅強
·锡伯族语言文字的今天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白海青
·满族衣食住行习俗总汇
·长春满族律师为救母语自费办班
·满洲乌拉纳喇氏家族修谱大典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滿洲實錄》
·俄羅斯美女大集合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前言
·滿族總人口
·《锡伯语满语会话手册》预售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赫图阿拉的罕王井
·满语语法综述
·滿族人興京(新賓)祭祖活動
·被拆毀的新賓興京城滿族小學
·2013年滿族人祭祖活動圖集
·努尔哈赤子孙诸王世系谱
·一個人的赫圖阿拉
·《扎呼泰妈妈》传承概述
·常用满语100句
·现代满语800句
·満洲国旧影南满铁路车站
·你在图片中看到有多少人?
·满洲八旗的满洲语称谓
·您没有见过的树木雕刻
·大连满语学习班纪实
·满洲语入门必读
·滿洲興京(新賓)永陵圖集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女真文物集粹
·组图:Niohe(Wolf 狼)
·《满汉合璧六部成语》
·与狼共舞
·認識祖先與「中華民族」的荒谬
·《十一种孤独》的三个版本
·快樂一直在我們心中
·《满族传统医药新编》
·蝗汉无处不在的世界公害
·亡族奴奏鳴曲------為今日滿族人畫像
·海东青与满族的秧歌鞑子舞
·中国不只属于汉人!!!
·组图:美丽的海豚
·学习满语感知消失的过去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渤海文物集粹》(精) 出版
·俄罗斯的传统婚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的糠灯

   居住在长白山地区的满族人,在清入关前使用的照明用具是糠灯,满语称“暇棚”。据《扈从东巡日录》记载:“暇棚糠灯也。……状如烛而长十倍,燃之,青光熠熠,烟结如云,以此代烛。”《清稗类钞》中对糠灯的制作方法和使用都作了详细介绍:“宁古塔无烛,所燃为糠灯。其制以麻梗为本,苏子油渣及小米糠拌匀,粘于麻梗,长三四尺,横插木架,风吹不息,然此乃旧俗,民间而言也。”
   
     糠灯在满族聚居区被广泛应用,道光七年(1827年)八月成书的《吉林外纪》“御制诗歌”中对糠灯的描述如下:“抟糠涂梗传之膏,继日相资夜作劳。土障葛灯应忆朴,驼头风脑漫夸豪。未知勤读邻凿壁,且佐服田宵索绚。此日旧官试燃者,称先何异土风操。”由此可见,糠灯的使用在满族中很普遍,不仅仅是宁古塔地区、吉林地区,不仅仅是在入关前使用糠灯,入关后直到清朝道光年间居住在吉林地区的满族人仍然使用糠灯。
   
     《柳边纪略》载:“糠灯,俗名暇棚,以米糠和水,顺手黏麻秸(逆手顺则不可燃)。晒干长三尺余,插架上(以三岐木为架,空其端,横糠灯于中,可进退),或木牌(削木牌数眼于上,悬之梁上,用于架同)。燃之光与烛等而省费,然中土人多用油灯。”《满洲源流考》记载诗文一首,以说明其用途之大:“蓬梗糠秕膏傅涂,茅檐夜作每相需。绩麻乍可呼灯婢,耽奕非关消烛婢奴。最爱焰辉一室朗,那辞烟染满窗乌。葛灯笼是田家物,勤俭遗风与古符。”满族的先世女真人多为随山而居,初为穴居,后移地上,夜晚取亮以野兽油灯或松树明子照亮,渔民以鱼油照亮。后来农耕时有了麻秆,就用麻秆引火烧饭,麻秆是易燃品,将一头插入火盆引火,一吹就着火,在满族民间非常实用,在二十四节气中有“处暑麻下湾”的说法,意思是到了处暑该割麻了,割下麻捆好削掉麻叶,放在泡子沤上三天,起出来晒干捆上收藏,一有闲空就剥麻。麻用来打绳做鞋做牲口套用,麻秆就用来引火。后来就用麻秆一头粘上一层面,再粘上一层谷糠,当作照明的灯,即糠灯,满语发音为“暇棚”。“灯架”满语发音为“搽不暇拉”。点灯,满语称为“起亮子”或“撑亮子”。

   
     此外,满族除了常用糠灯照亮外,过年还用纸糊灯笼,北京清时有人写诗一首《蓝鱼》:“纸灯门口买,随挂卧斋棚。密织筠筐细,高擎尺鲤横。气蒸头尾动,光透缕纹明,忽忆浑河畔,儿提看放生。”满族人还在冬天用水桶或盆子盛水冻成冰灯,放置大门口照亮。满族秧歌中还有各种的鱼灯。二人转中初期还有“掏灯”。各种用途的灯,编织着关东的灯文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