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洲文化传媒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语的思念
·内蒙古满洲里掠影
·满洲民族生活习俗琐谈
·滿洲時代(Manchu Time)二
·滿洲語常用基本口語會話
·大清国宫廷的满洲萨满祭祀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通古斯满洲族史前文物集
·满洲语地名初探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一】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二】
·清国八旗驻防将军兼统绿旗的问题
·满洲文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
·满洲民族崛起肇兴发祥的摇篮———新宾满洲家族民俗背景探查
·满洲语教学基地在吉林挂牌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荡气回肠的蒙古国歌曲:为的祖国
·韓國的大清皇帝皇太極功德碑
·郎平,满洲族人的骄傲!!
·滿洲文書籍印刷卅年甘苦談
·满洲文字字型简介
·满洲族歇后语
·大金國皇帝世系表
·大清国满洲皇帝世系表
·滿洲實錄圖選
·《扬州十日记》是日本人伪造的!!
·《满江红》根本不是岳飞写的!!
·薩滿(SAMAN)
·明朝对女真人的七次种族灭绝屠杀
·明朝对女真人的民族政策与镇压屠杀
·满族民族禁忌
·满洲的贞德
·通古斯滿洲古代遺跡
·滿洲族高雅華麗的旗袍
·《满语365句》一天一句学习满洲语O(∩_∩)O~
·如何寫滿洲文書法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滿洲民族的生育習俗
·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玩偶
·设立满族自治区,自治州势在必行
·后金国盛京皇宫档案收藏概述
·《满洲民族史》教学大纲
·滿族建築
·通古斯學
·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
·大滿洲國地圖
·满族说部与人类口传文化
·萨布素--振翅高翔的满洲雄鹰
·滿洲族知識小百科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台灣滿洲族的由來暨現況
·努爾哈赤的一生
·滿族協會如何迎向網路潮流
·大金国的忠孝军
·組圖:現代滿洲旗袍欣賞
·Awakens Tungus Manchu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寻找满洲族——思考“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大调查”及其影响
·满洲族世界名著《尼山萨满》的背景
·《满法词典手稿》页面局部
·满洲族大作家老舍自杀之谜 谁是批斗他的幕后元凶?
· 通古斯滿洲利亞全圖(不包括俄羅斯被占的西伯利亞,庫頁島等)
·满洲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民族独特的灵魂观念
·如何解决满洲民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一.兽神
   
    在萨满教神系中,兽神主要可分为两种,一为猛兽,一为灵兽。对猛兽的崇拜,一方面由于猛兽是狩猎民族的重要衣食之源,另一方面,野兽所具有的非凡性能、人无法企及的本领,使人恐惧,又使人向往。在萨满教神系中,还有一些温驯型动物和弱小动物,多惠人惠世,有助益于人类,故被奉为神,是为灵兽。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乌布西奔妈妈》中动物神灵,既有猛兽,亦有灵兽。同样,有的动物神既属于图腾神,又属于、神话中的创世界神、守护神,表现出东海满族先民神灵体系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图腾神中狼图腾系列和豹图腾系列为猛兽,在该神系之内又有一些细的分类,如狼号,有白狼、黑狼、海狼之分;豹号,有火豹、海豹、飞豹之别,此外,还有黄獐子、棕熊、鲸等。这些徽号是氏族的标志和氏族的旗帜。
   
   动物神作为萨满的守护神在史诗中也有体现。在萨满跳神的过程中,当野猪神附体后,萨满跳起了野猪舞——獠猪态、小猪态、拱食态、了哨态、怒恐态,通过形象的表演,象征性地表现了猪神的形态。
   
    值得特别提及的是,某种猛兽神在创世神话中也占有重要的地位,并各有统属,各有职司,发挥着特殊的作用。在东海女真人的创世神系中,地母巴那吉额姆是三位创世神之一,由其统领她的神新随女神27位,其中首推东海女神德里给奥姆妈妈。德里给奥姆妈妈主司东海生命之光、之源、之基,是一位执宰东海的光明神,其下有13尊神灵,应为东海女神的守护神。在这13位神中,动物神8位,植物神1位,自然神2位,人格神3位。
   
   猛兽在满族萨满教上历来是备受瞩目的神灵,对他们的崇拜某种程度上具有尚武的意蕴。如野猪性凶残、力大、勇猛,在萨满教中多被奉为大力神。野猪威在獠牙,北方民俗中以佩戴野猪牙为勇敢的象征,皆源于此。熊也是一种烈性动物,力大无穷,在森林中无所畏惧。熊能够直立而行,吃东西时,用熊掌将食物送入口中,这些习性与其他动物不同,却与人相似。熊的生殖器也与人相似,这些恰是熊图腾崇拜的重要依据。熊性冬眠,猎人常利用这一规律,进行猎熊。但熊极富报复心理,如猎人一枪未打死熊,熊即使受了重伤,也要向猎人反扑,常使猎人丧命,故猎人从不轻易地猎熊。如打死了熊,要为其举行隆重的风葬仪式,以开脱罪责,防止熊灵复仇。熊全身皆宝,熊骨、熊肝为名药,熊掌是佳肴,熊皮特贵重。在萨满教祭礼中,熊被奉为大力神,是太阳神的开路先锋。熊被赋予这一神格以及猎熊、葬熊仪式与祭忌、视熊为氏族始祖的观念,都是以对熊的习性的了解为根据的。
   
   萨满教的狼崇拜历史悠远,尤以突厥语诸民族最为突出,他们视狼为自己的祖先和保护神。狼凶暴残忍,但它也具有多种可贵的特性和习性,为狩猎民族所向往。狼有着极大的忍耐力,即使身负重伤或患重病,也能完全凭自己的体力战胜病痛;狼具有很强的抗饿力,多日觅不到食物,也能顽强地生存下去;狼群体团结,如一狼被猛兽或猎人围困,只要狼一声嚎叫,其同类便闻声援救;分食猎物则互相谦让,从不争食;如若狼群中有疯狼或被疯狼咬伤者,必被群狼掐死,以免危害整个狼群;老狼对幼狼的训练也十分重视,训练它们捉食物的本领、耐饿能力,一旦幼狼能独立生存,便被父母赶走,独立谋生;狼生性机敏,与猛兽拼斗,不是硬拼,而靠智取。这些正是原始狩猎民族奉狼为祖、为神的原因,认为“有苍狼佑护,大难不死,民族昌盛。”[1]
   
   与对猛兽的崇拜缘于尚武和尚力,对灵兽的崇拜观念也与对动物智慧的认识以及人力不及并至为企及的心态有关。它们的惠世行为,亦使人类生有感恩的心理,遂拜之为神。其中包括两栖动物、爬行动物、水族动物和一些弱小的动物。
   
   如从神灵性质的角度对《乌布西奔妈妈》进行考察可分为图腾神,如狐号中黄狐、白狐、飞狐;麋号中的草麋、山麋、江麋,鼠号中的地鼠、灰鼠、飞鼠;蟒号中的九文蟒、飞蟒、海蟒。创世神话系统的鱼神、蜥蜴、龟神、海蛇神、蛙神;萨满守护神系统的神龟、鲸鱼神、蟒神等。
   
   萨满教对爬行动物的崇拜,首推为蛇。北方盛产巨蛇,据《长白徵存录》载:“本境蛇多黑色,丛林中有大至丈余,围可盈尺者,草甸岗坡,在在多有。”蛇毒甚烈,咬人、缠人皆
   
   可使人丧命。久居山林的原始先民,易受蛇害,故对蛇十分畏惧。蛇的繁殖力很强,可连续性交,并能与龟交配,俗称“龟蛇雾”。蛇无孔不入,洞窟、树洞、石缝、石穴都穿行自如,
   
   在萨满教中被敬为萨满探察地界的助神。在萨满教观念中,蛇被奉为“太阳神”,这是由于
   
   先民们在长期观察中形成的一种错觉所致。蛇蟒常栖居阴湿石地,久之蛇鳞溃烂生蛆,故蛇
   
   素有晴天晒太阳的习惯。每当雨后日出,蛇群便蠕动而出,缠伏于阳光照射下的石、木之上
   
   。原始人每每见到蛇与太阳同时出来,便认为蛇必与太阳有关,并奉之为太阳神。
   
   蜥蜴是爬行动物,俗称马蛇子,生活在山地草丛中,体内能分泌出一种液体,使其自身的颜
   
   色随地域的变化而改变,成为天然保护色;蜥蜴可水陆两栖,故能预知阴晴涨涝,辨识风向
   
   ;其唾液为宝物,能治蛇伤。亦可用全虫捣烂,敷于伤处,为人接骨;蜥蜴性群居,一有险
   
   情,相互报警。
   
   两栖动物也在萨满教神坛上占有重要的地位。青蛙是古老的两栖动物,萨满教视其为萨满始祖之灵。青蛙体弱、命短,天敌很多,但繁殖快,天性敏感,其栖息、产卵处,空气必佳,对天气变化和火灾有预先反应力;青蛙为补品,对老人、妇女尤宜;青蛙捕食也很特别,通过吐拿功,可将附近飞虫吸入口中。
   
   值得特别关注的是,《乌布西奔妈妈》的神系中,多有水族神。如东海女神德力给奥姆妈妈所统领的13位神灵中,有多位水族守护神,即海豹神、海熊神、鱼神、海蛇神,蜥蜴、龟神、蛙神等都与江海等水系有着密切的关系,植物神海鸟草卉神亦如是。此外还有种类鳘多的鱼神。
   
   水族神对于沿江、沿海地区的渔猎民族来说,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既是衣食之源,又有诸多实用价值:鱼皮可制衣,鱼骨可架屋,鱼鳔可制胶。一些特种鱼在萨满教神系中充当着特殊的角色。如七星鱼,产于黑龙江中,游于江底,并能钻江底洞中。以食污泥和浮着物为生,生命力极强,大鱼吃不到它,小鱼吃不了它。萨满祭祀时,请七星鱼神清理河床,以助萨满。
   
   在这里,我们对《乌布西奔妈妈》动物神系中鹿神和有着较多描述的乌龟神作专门的剖析,以期有助于对萨满教神灵体系的深入理解和认识。
   
   在《乌布西奔妈妈》中,绘有“东海古代十方天区图”。阿布卡赫赫等三姊妹女神,把中天划分天区十二方。中天又分二方,她们三姊妹踞于中天之右,左天神鹿是她们的座骥,神龟是她们的天舟,天云是她们的小威呼。中天又分为东南西北和四角十方,巡游周天。十方各为四方,均由各星属女神执管。星海有路,各归其属。千载万代,循复无己。
   
   不难看出,鹿神和龟神在史诗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和非凡的来历,发挥着特殊的功能。她们本栖天界,是天神的助神和交通工具,具有真接通神的作用。
   
   鹿为古代世界各民族所普遍喜爱,被视为吉祥的象征.鹿以其惠人惠世在萨满教神坛上占据重要地位。鹿在萨满教世界中扮演着多重角色,不同民族的鹿崇拜内涵不尽相同, 崇拜的鹿种也不同。以鹿为守护神的观念较为普遍:北欧的拉普人将鹿视为守护神和向导,拉普人的神话传说传讲:森林深处,鹿总是沿着太阳的轨迹奔跑,太阳就是它追寻的目标;满族神话传说中的“抓罗妈妈”是黑龙江宁安吴氏家族祭祀的鹿神,被奉为鹿奶奶,是一位保护氏族与鹿群平安的女性守护神。鹿在一些民族中具有创世神的神格:雅库特人将鹿身上的毛视为有神力,只要把这些毛撒播地上,就会变成遍地猎物;恩加纳桑人认为,大地母亲是一只雌性麋鹿,大地之上的一切都是由麋鹿的毫毛变出来的。
   
   对北方狩猎民族来说,鹿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从远古时代起,鹿就繁衍、生息于东北亚原始森林地带。在亚洲极北地区、西伯利亚原始森林和我国大小兴安岭原始密林中,马鹿和驼鹿等始终是东北亚土著居民的主要狩猎对象和衣食之源。正因如此,早在旧石器时代,在亚洲的极东北地区即形成了猎捕野鹿区、渔猎区(野鹿\驼鹿\山羊)和捕鱼区三大经济文化类型,北方先民终年追随鹿群,过着游猎的生活.[2]
   
   北方狩猎民族的鹿崇拜意识及其在萨满教中的地位,与鹿在北方先民生产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密切相关。鹿是北方远古人类最珍贵的财产。可以骑着鹿或者套在雪橇上行路,可以用鹿的皮毛缝制衣服和鞋,也可搭盖帐篷——当地居民的房子。鹿是人类的衣食之源,鹿肉、鹿奶鲜美可口,营养丰富;鹿皮可制衣、鞋、绳、鞭等物;鹿茸、鹿鞭、鹿心血可入药,这是鹿崇拜观念得以产生的物质基础。鹿的某些天性和超凡的技能,为人类难以企及,如鹿有着很强的繁殖能力;生性聪明机敏,能辨识毒草和某种草药,可为人之师;鹿疾驰如飞,似脚下生风;鹿鸣声传数里,这些都使人类仰慕不已,从而产生鹿崇拜观念。此外,以鹿皮、鹿角等为狩猎伪装的方式,常使猎人获得狩猎成功,也使先民误认为是鹿皮、鹿角具有神力。[3]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在我国北方鄂温克、满族等民族的萨满教中,鹿是萨满与天地沟通之动物伙伴。这一神格的获得,更主要的还在于鹿在狩猎民族生产生活中起到的交通工具的作用和鹿奇特的鹿角令人产生的种种奇思妙想。狩猎民族终年逐野兽之踪迹而迁移不定,搬家是最平常的事情.驯鹿被驯化为家畜后,主要用于运输物品,被誉为“林海之舟”。.驯鹿体壮,负重能力强,其蹄宽阔,行走敏捷,在丛林\沼泽地和雪地里都能穿行无阻,是猎民不可缺少的运输工具和坐骑。西伯利亚的埃文基人还使用驯鹿雪橇,使之成为广袤雪原上十分便利的交通工具。基于驯鹿在现实生活中所承担的运输工具的作用,狩猎民族将这种经验引入萨满教中,丰富了鹿崇拜文化的内涵。 
   
   将鹿奉为沟通人、神之间的媒介和萨满通向神灵世界的交通工具,这种功能主要是通过作为牺牲来实现的。供奉牺牲是人与神交流最主要、最常见的形式。对此,不少学者作过专门的研究。日本学者诹访春雄在对中国、日本、朝鲜民间祭祀中的牺牲进行一番考察后指出:“把动物作为牺牲供奉给神,此风俗普遍地存在以狩猎和畜牧为生活手段的民族中间……神把自身或自己最喜爱的东西作为礼物送给人间。而人为了接触神接受恩惠,把神送的礼物杀死共同食用从而获得神的力量,并且把牺牲送回到神处,这正是牺牲的根本精神。”.[4]黄强先生则通过对“祭”字诸多解释的综合分析,指出:“‘祭’之原意就是杀戮牺牲,将其解体后献给神灵,在此牺牲是人与神灵交接的重要媒介”[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