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满洲文化传媒
·设立满族自治区,自治州势在必行
·后金国盛京皇宫档案收藏概述
·《满洲民族史》教学大纲
·滿族建築
·通古斯學
·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
·大滿洲國地圖
·满族说部与人类口传文化
·萨布素--振翅高翔的满洲雄鹰
·滿洲族知識小百科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台灣滿洲族的由來暨現況
·努爾哈赤的一生
·滿族協會如何迎向網路潮流
·大金国的忠孝军
·組圖:現代滿洲旗袍欣賞
·Awakens Tungus Manchu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寻找满洲族——思考“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大调查”及其影响
·满洲族世界名著《尼山萨满》的背景
·《满法词典手稿》页面局部
·满洲族大作家老舍自杀之谜 谁是批斗他的幕后元凶?
· 通古斯滿洲利亞全圖(不包括俄羅斯被占的西伯利亞,庫頁島等)
·满洲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民族独特的灵魂观念
·如何解决满洲民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栉风沐雨二十年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富育光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满族,是一个勤劳勇敢、善于学习的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渊源,历经三千余年风雨的历史砥砺,不屈不挠、锲而不舍,锤炼民族精神与品格,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民族文化。至今流传在民间脍炙人口的传统说部艺术,便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满族文化遗存。在满族蕴藏浩繁的民间口碑文学遗产中,就其传承特征与文学形式而言,基本包括两大宗内涵:一是广藏于满族民众之中古老的民间传说、故事、谣谚等口碑文学遗产;另外,在满族民间长期社会历史进程中还蕴藏一大文化内涵,这就是具有独立情节、自成体系、内容凝重、恢宏壮阔的满族长篇说部艺术。而且,它在满族民间口承文学史中,历来都占有着重要的地位。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起,吉林省民族文化科研人员,与黑龙江、辽宁、河北、内蒙、北京等地学者合作,投入对满族等北方民族文化的调查,在座的孟慧英先生也曾参加这项有意义的实践,栉风沐雨,不懈努力,获取大量濒临消散的北方民族萨满文化遗存实物与满汉文手抄资料。特别令人欣慰的是,通过对黑龙江省爱辉、宁安、依兰、东宁,吉林省永吉、九台、珲春,辽宁省新宾、凤城、开原、东沟,河北省石家庄、易县,承德、围场,四川省成都少城以及京津郊区等地的亲情访问,广泛深入地触及了长期被人们遗忘了的满族民间长篇说部这一斑斓多彩的文化领域,结识众多可敬的满族文化传承人和知情人。记得,我们去哈尔滨拜会马名超先生,他正与孟淑珍忙于鄂伦春长篇说唱《莫苏坤》书稿的调查整理。名超老师知我从小长在满族家,鼓励我们继续做好满族长篇口头文学的采风。我与王宏刚同志又从双城马亚川家商定整理《女真谱评》后,赶到宁安傅英仁先生处,辽大金天一先生正在宁安,忙于整理《故事家傅英仁的满族故事集》,我们去宁安是与傅英仁商定整理爱辉和宁安两地《萨布素传》之事。当年,我们同龙江和辽宁朋友,相互间有些默契和分工。
   
    我先后参加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于1984年5月在四川成都召开的“民间文学理论著作选题座谈会”和1986年4月在广西南宁召开的“中芬两国民间文学搜集保管学术研讨会”,两次会议都是锡诚先生主持的。这两次会议,我都做了认真准备。我在选题会上,着重介绍吉林省几年来在对中国北方萨满文化遗存和《天宫大战》、《萨布素传》、《红罗女》等满族长篇民间文学遗产田野考察中,所取得的新进展;在南宁会上我宣讲论文是《试论民间文学资料的保管》,还为大会带去我们摄制的四部萨满文化录像。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7年12月出版《中芬民间文学搜集保管学术研讨会文集》,收入我的论文。就在这篇论文中,我正式提到吉林民间文学搜集保管内容包括“满族说部”。芬兰劳里·航柯先生后来专程来长访问。
   
    满族“乌勒本”,即满族说部,说来并不陌生。早先年,清光绪朝官场上多习用“满洲书”的称呼,多系笼统指旗人用满语讲唱之书目而言。其实追溯起来,清初就很盛行,可分两类,一类是远从明嘉靖、万历年以来,用满文大量翻译的各种手抄汉文学读本,在关外满洲大大小小拖克索到处可见。记得爱辉地区土改时还见过线订的这类手抄书;另一类就是用满文或满汉文合璧、也有大量汉文抄写的属于“族史”、“家传”类满洲书书稿,系满族人家家藏神品,倍受尊敬。我们现在致力挖掘征集者,就是指后一类满族内传的说部。一些年长的人还会有点印象,兴许还能听过。在早北京城和东北满族一些望族人家,逢年过节,祠堂祭礼后,常有不可少的节目:招亲朋故交,凑到一起,专请色夫来讲上几段儿过瘾的“满洲书”,满语叫“满朱衣毕特曷”,听众如醉如痴。在北方农村虽不讲究什么排场,可也够热闹的。我从小就是在这种文化氛围中成长起来的。“乌勒本”的称谓,在黑龙江省爱辉、孙吴、逊克一带,满族古老习俗和满语保留得比较淳厚的村落里,常可耳闻,甚至有的老人习用至今。在依兰、吉林、珲春、九台等地大多数满族群众不这么叫了,只称“满洲书”、“家传”、“英雄传”。
   
    “乌勒本”(ulabun),汉译就是传或传记之意,是满族及其先民传袭古老的一种民间长篇说唱形式,也就是“先人的昨天故事”。氏族讲唱“乌勒本”,沿袭有年,像条老规矩,被看成是一椿非常神圣而隆重的大事情。讲颂人是由族中德高望重的玛发、妈妈、萨满们,在一定场合、一定气氛和一定时间里讲唱,聆听故事的人都要严分辈份,依序坐好。讲唱“乌勒本”,讲述人先要焚香、漱口,祭拜神灵,而后虔诚讲唱,神圣肃穆,不像平日里讲“朱伦”(Julen)、或“朱奔”(Juben)(意思是讲“瞎话儿”、讲“古趣儿”),姑妄言之,姑妄听之。阖族上下人等逢年遇节、老人欣逢辰瑞,氏族喜选穆昆达或渔猎首领,青壮男女新婚娶嫁、氏族隆重祭祀或葬礼,都常常伴有在族中唱讲“乌勒本”的盛举。早年,讲唱“乌勒本”大多用满语讲唱,只是到了新中国成立前后,说满语的老年人渐少,在满族聚居的村落逐渐用满汉语相杂的语言讲唱。我们在孙吴县沿江乡四季屯还亲耳聆听到满族何世环老大娘,用流利的满语讲唱《音姜萨满》(即《尼山萨满》)、《骄傲的鲤鱼》和满语民谣等。讲唱“乌勒本”时,要非常肃穆地从西墙上或帐篷中专设的祖先神堂中,请下用兽皮、鱼骨镶嵌而成的神匣中的石、骨、木、革所绘成的绘画符号——这便是祖先的声音、文字、语言,由谙熟这些神秘符号的满语长老们,任选段节讲唱说部故事。这些符号就是历史的浓缩,深藏着氏族祖先昨日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常常是一缕缕鬃绳的纽结、一块块骨石的凹凸、一片片兽革的裂隙,都刻述着数不尽的坎坷历程。这便是说部的最古老形态,也叫“古本”、“原本”、“妈妈本”。满族人将这种“妈妈本”尊称“乌勒本特曷”。满族说部都是本氏族内世代传承,最初主要靠口耳相传,随着社会的发展,氏族中文化人的增多,满族说部的“妈妈本”又开始渐用满文、汉文、汉文标音满文简写提纲,讲述人依凭记忆和提纲,发挥讲唱天赋,形成洋洋巨篇。在各氏族中,都有自己精彩的“乌勒本” 和讲唱“乌勒本”的名师,各氏族如数家珍,互炫荣耀。一些老年说部艺术家,可在氏族中自行遴选弟子或由自己后裔承继传诵。当然,也有些姓氏的氏族“乌勒本”,是由氏族穆昆或萨满珍藏,由氏族中指定的讲唱人届时讲唱。讲毕,仍将“乌勒本”传本与祖先神匣共同珍藏在西墙之上,享阖族供祭,以备再用。
   
    说部艺术形式为叙事体,说唱结合,夹叙夹议,以说为主,活泼生动,并偶尔伴有讲叙者模拟动作表演,尤增加讲唱的浓烈气氛。说唱时多喜用满族传统的蛇、鸟、鱼、狍等皮蒙的小花鼓和小扎板伴奏,情绪高扬时听众也跟着呼应,击双膝伴唱,构成悬念和跌宕氛围,引人入胜。满族民间有句俗话讲“要有金子一样的嘴”,就是对本族中那些擅讲说部人的钦佩和夸耀。讲唱说部并不只是消遣和余兴,而被全族视为一种族规祖训。氏族成员,不分首领、族众或男女老幼,常选在隆重的祭礼、寿诞、庆功、庆丰收、婚嫁、氏族会盟等家族圣节中,聆听故事。一般情况,说部要每个晚上或某个固定时间里连续讲上十余天,多则数十日,甚至月余。亦有时出外地征战、田狩或往至营地农牧,由专师去截选演说,成为当时调节生产生活喜闻乐见的民俗,一直沿续到解放后若干年。
   
    满族自古以来相沿成习的说部艺术讲唱习惯法,对说部的内容构成不外有以下三个因素:一,说部是对本部族一定时期所发生过的重大历史事件的记录和评说,具有极严格的历史史实约束性,不允许隐饰,均有详实的阐述。二,说部由氏族中专门成员承担整理和讲说义务,口耳相传,最早助记手段常佐以堆石、结绳、积木等方法为之。三,说部由一个主要故事主线为轴,辅以数个或数十个枝节故事链为纬线,环环紧扣成错综交揉的洋洋巨篇。每一说部,可以说是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满族说部艺术,其内容包罗古代氏族部落聚散、征战、兴亡发轫、英雄颂歌、蛮荒古祭、祖先人物史传等等,如,黑水女真创世神话《天宫大战》、五千余行满汉文东海女真人萨满长歌《乌布西奔妈妈》,以及记录元明时代重要历史进程的《东海沉冤录》、《扈伦四部传奇》等说部,都蕴含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特别是明末清初、乃至整个清代,满族诸姓家族先人(包括已掌握其家谱家传之汉军入旗著名将领李永芳、祖大寿、寿山、凤翔)多为历朝治军主政者,历史漩涡中之要员,在拓疆守土、抵御外侮、民族通好、施政兴邦等等情结,辉煌沉浮,笙歌涕泪,有几多之浩繁阅历,史籍难详,致使各氏族后裔所传承之说部,文涉百业,情牵广众,堪称清代社会各层的记实录。正因如此,满族“乌勒本”这株古老的民族花蕾,所独特的讲史、补史、修史功能,在有清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得到全面细腻地高扬,更富有了无可比拟的艺术感召力和渲染力,从而倍受多学科的关注。
   
    满族及其先民将说部艺术“乌勒本”,推崇和升华到神秘、肃穆和崇高的敬畏地位,考其源,同满族先民们所虔诚信仰的原始宗教萨满教祖先崇拜观念,有十分直接的密切关系。满族及其先民依循氏族数千年来承袭不衰的传统宗教信仰风俗,向有崇德极远、报本反始的自强不息精神,敬祖、颂祖、唱颂“根子”,讲颁以英雄史传为中心主题的说部艺术正是这种观念形态的文化结晶。通过对本氏族英雄业绩和不平凡经历的颂扬和礼赞,藉以激励后人以先人为楷模,以史为鉴,锤炼“精骑射,善捕捉,重诚实,尚诗书,性直朴,习礼让”,“十男顶一虎”的民族精神和品格,继往开来,所向披靡。满族萨满祭祀中,便有不胜枚举的祖先影像与木、石等雕镂的祖先偶体,有众多歌颂和祈祝祖先神体的神谕、赞美诗文和祷语,亦有叙事体的长篇祖先英雄颂词。满族清代以前的大型萨满祭礼,多有庄严肃穆的报祭,赞歌长达一个时辰,实际便是最初的神话与颂歌。如吉林省珲春市满族纽祜禄氏(郎姓),萨满大神祭的神名除数不清的自然风云神七十二位外,历代名声显赫的祖先英雄神竟达七十余位;黑龙江省绥化市满族邰塔拉氏(邰姓),仅本族历世祖先英雄神有妈妈育婴神、百里跨涧女神、种子女神、红脸祛瘟妈妈神、及在清乾隆朝西征金川而献身的轰炮贝勒等祖先英雄神祗竟达百余位。尼玛查氏(杨姓)萨满祭礼,向全族讲唱祖先非凡经历同时,族中的长老和穆昆依照族规,在神前鞭挞不轨之族人。吉林市乌拉街韩屯村满族瓜尔佳氏萨满祭礼结束前,要专门请出“朱奔妈妈”祖传神偶,她是一位擅讲氏族家传的千岁女神,千根银发、百褶皱纹里藏着数不尽的故事。在黑龙江省巴彦县满族塔塔拉氏在萨满祭礼后期,要专门供上“德德瞒尼”祖先神偶,其神形是一尊木刻的扁嘴鸟形神偶。她是满族世代供奉的一位故事神和记忆神。满族先世黑水女真人著名创世神话《天宫大战》,就是一位伟大的记忆女神——博德额音姆萨满所讲述并流传下来的有关北方人类祖先开拓寒域、繁衍人类的英雄神话。所以说,满族诸姓都将记忆和传讲自己的族史视为己任,崇高而神圣,世代不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