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洲文化传媒
·满族资料图片集【三】
·成吉思汗与努尔哈赤画像
·《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出版
·金启孮先生与满洲学研究
·日本松本市川島芳子記念室
·日本下関市愛新覚羅神社
·松花江畔满洲族村屯驯化猎鹰的传统技艺——春天放飞海东青
·我们的一生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一)
·Scientists Link a Prolific Gene Tree to the Manchu Conquerors of China
·China's Manchu speakers struggle to save language
·Manchu Language Lives Mostly in Archives
·满洲民族独特的生养民俗
·满洲情搅乱了加国梦
·美国百人会会长满洲正红旗人傅履仁将军
·臺灣三立新闻台当家女主播滿洲族人敖国珠
·“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
·别睡,别睡;满洲人
·满族资料图片集【四】
·满洲语歌曲Erecun
·我们不叫“东北人”!!
·中共对东北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二)
·满洲礼赞
·川岛芳子诗一首:蒙古姑娘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满洲民族医药及其特点浅析
·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得靠满族精神
·满洲民族兴起的精神力量
·满洲古民歌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建立满洲社会民族组织?
·女真民族英雄阿骨打的风度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满族资料图片集【七】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语的思念
·内蒙古满洲里掠影
·满洲民族生活习俗琐谈
·滿洲時代(Manchu Time)二
·滿洲語常用基本口語會話
·大清国宫廷的满洲萨满祭祀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通古斯满洲族史前文物集
·满洲语地名初探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一】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二】
·清国八旗驻防将军兼统绿旗的问题
·满洲文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
·满洲民族崛起肇兴发祥的摇篮———新宾满洲家族民俗背景探查
·满洲语教学基地在吉林挂牌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荡气回肠的蒙古国歌曲:为的祖国
·韓國的大清皇帝皇太極功德碑
·郎平,满洲族人的骄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摘要:满语“穆昆”,意为“家族、氏”。石姓穆昆的信仰体系是满族萨满教信仰观念的典型代表,它基本上涵盖了满族不同姓氏的祭祀对象。同时,石姓穆昆的信仰体系又是古老的特殊现象,因为它保留了满族原始的野神祭祀神灵,这种信仰对象在其他满族姓氏中基本消失。因此,了解石姓穆昆的信仰体系有助于理解满族萨满教的完整历史和全面的形貌。
     关键词:满族;萨满教;神灵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我们老石家是有神的”1,这句话传达出来的是一种有根基的家族优越感,不但相当一部分老年人仍能够记忆并讲述许多神灵,而且曾经参加过萨满学习即学过“乌云”的叉玛、栽力和锅头以及招神人2的各种年龄段的石姓成员,有的还在实践着这种记忆。那么石姓成员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对象是怎样的呢?
     
    一、 太爷神和大神案子
   
     太爷神,简称为太爷,它同时归属于神圣体系和血缘体系两大系统,作为二者的交集而存在,并成为满族萨满教所崇奉的重要神灵之一。满族很多姓氏都有太爷神,但是构成各姓太爷神的条件并不相同,要成为东哈老石家的太爷神必须具备以下条件:首先,他在世时是本穆昆的成员,并作为神抓叉玛服务于本穆昆;其次,他死后须获得魂归长白山并在长白山继续修炼的资格,而后在修炼期间能够回到族中选出下一辈叉玛,也就是为穆昆选出新一代的神抓叉玛。按照传统,只有严格地具备了上述三个条件的人才能被尊为太爷神,其形象也才能被画到大神案子上。而大神案子是石姓穆昆萨满教最为重要的象征物之一。具体地说,大神案子是上面绘有石姓穆昆萨满教所崇奉的以长白山主、太爷神为主的神灵的竖幅彩图,其质地为白色绫布,长约2米,宽约1.5米,两端有方便收起和悬挂的卷轴。平时收纳在一个长约1.5米,宽和高各约30厘米的木匣子里,这就是石姓穆昆萨满教的“大祖爷”。迄今为止我们能够向上追溯的存在于人们记忆中的、并且是无可争议的石姓穆昆太爷神共有五位3,他们分别是:头辈太爷崇吉德,属鼠;二辈太爷达克布,属虎;三辈太爷乌林巴,属兔4;四辈太爷东海,属马;五辈太爷多明阿,属蛇。
   
   
    代际传承的诸位太爷神并非是一个封闭的神灵体系,他们隶属于一个更大范围的具有层级划分的神灵体系。首先,太爷神都归长白山主5统领。据石姓的叉玛和老栽力介绍,长白山上不是只有老石家的太爷,其他姓的太爷也在那里修炼,但是这些太爷都是客座长白山,因此必须听命于长白山主。“我们都是从长白山出来的”,长白山主才是满族各姓“说了最算的神”;其次,各位太爷座下也有听命于他们的神灵,后者包括野神(动物神)和瞒尼神(英雄神)两类。这些神灵并非属于特定穆昆和特定太爷神,而是同时听命于各姓氏或穆昆的太爷。仅就一个穆昆而言,特定的太爷所领属的瞒尼神却是特定的;就石姓穆昆的太爷来说,头辈太爷所领的是安巴瞒尼,五辈太爷所领的是多霍洛瞒尼神。也就是说,如果安巴瞒尼降临神堂,那一定是为头辈太爷所差遣;如果色尔戈讫瞒尼降临神堂,则一定是为五辈太爷所差遣。
     
   
    以上是对于石姓穆昆太爷神的界定。石姓穆昆的太爷神首先是作为该穆昆的祖先神存在的,他们因此担负着指导并保佑石姓子孙亦即石姓穆昆成员的职责,他们也因此具有嘉奖或惩罚石姓子孙的权力。比如石姓穆昆关于烧香的所有事情均须向太爷神请示和汇报,在得到太爷神的批准之后才能够有所行动,如果缺少了这个环节,就会遭到太爷神的惩罚。石姓穆昆现任代理叉玛石宗祥曾经为笔者讲述了1987年在吉林省九台市卡伦镇政府大院拍摄跳神过程中发生的事情。
   
   
     87年这次有东哈的石殿发、小韩的石清民(人称“老四爷”)、石宗祥、石文泰,这时候石宗轩还在,他也是神抓萨满,不过不是太爷抓的,而是瞒尼师傅抓的6。卡伦这一次,他是主祭人。第一天晚上吃完晚饭,组织者弄了很多水果放在叉玛和栽力休息的大下屋,7大伙就都坐在炕上抽烟吃水果休息,宗轩躺在炕头上抽烟,抽抽烟突然就发出“哼”!“哈”!的声音。这帮人都是干啥的呀,一听就知道是咋回事,知道五辈太爷来了,肯定是“落过程”(遗漏了某个环节的意思)了,一想,可不是,这次烧香没跟五辈太爷请示,大伙马上把他扶起来,系上裙子,拴上腰铃,都到了正房的西屋,我们住在大下屋,院子大,当时作神堂的正屋就五间屋子,所以走到西屋还挺远。五辈太爷(这时已经附体到石宗轩的身上)爱掉泪,怎么商量也不走,后来所有人都跪下了,集成小组的领导(指组织这次录制石姓跳神工作的人),当时宋和平老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从事萨满文化研究)也在,也都跟着跪下了,栽力石清民的满话(满语)好,那也足足商量了一个小时,五辈太爷才肯走,完后宗轩才好了,大家才都回去休息了。8
   
   
     其次,石姓穆昆的太爷神作为萨满教信仰所崇奉的神灵体系中的重要成员,还担负着对该姓信仰以及实践进行传承的职责。神抓叉玛的产生与太爷神有着直接和紧密的关系,绝大多数神抓叉玛都是由太爷神所抓,比如石姓穆昆从头辈太爷到五辈太爷以及为五辈太爷所抓的石殿峰的传承就是如此。也有神抓叉玛是为太爷神所领的瞒尼神所抓,比如该姓最后两位神抓叉玛石清山和石宗轩。但是自从这两位神抓叉玛相继过世之后,石姓至今还没有出现新一辈神抓叉玛,所以无论是石殿峰、还是石清山乃至石宗轩,从严格意义上讲,这三位叉玛都不能被尊为太爷神,因为他们还没有担负起传承神灵体系的职责。此外,太爷神不仅要遴选新一辈叉玛,还要负责对其进行满语、神歌、祭祀仪式以及特殊技能的教授,所以神抓叉玛也叫神授叉玛,这其中的神指的就是太爷神。比如石姓穆昆的“跑火池子”的绝技就是拜头辈太爷所传授和护佑。所谓的火池子是在地上按照南北方向平铺而成的一层木炭,铺成之后的火池子宽约2米,长约13米,厚度约20厘米。这种火池子一般须耗费柞木、榆木、桦木等硬木的木炭约两吨。跑火池子就是由请下神来的叉玛带领栽力们光脚在木炭上跑动。跑火池子之所以能被称为绝技是因为从木炭上跑过的人脚不会被烫伤,并且“凡是老石家的人谁跑都行,都烫不着”。在这过程中护佑石姓叉玛、栽力以及所有子孙的神正是石姓穆昆的头辈太爷,据说头辈太爷降临之后能把火池子里的火封住,靠的是他火炼金身的本领,而有关于此,有一段神奇的传说:
   
   
     老石家头辈太爷娶的是老敖家的姑娘,小舅子也是老敖家的叉玛。有一天老敖家叉玛的小舅子结婚,头辈太爷和老伴也去了,喜事肯定要喝酒啊,小舅子和姐夫就喝上了。姐夫和小舅子总开玩笑,一喝上酒就更上劲了。喝着喝着,老敖家的叉玛就说:“姐夫,我能骑着鼓过江。”头辈太爷一听就说:“你能骑鼓过河,我变作一青鳇鱼就能直接游过江去,一尾巴就能把你的鼓扫翻了。”于是两个人就决定比试比试,那时老石家和老敖家都住在乌拉街郎家通,紧挨着松花江边,而且老石家是佛满洲,那时候在打牲乌拉当差,给朝廷采珠,老敖家人也在打牲乌拉当官。
     就要开始家通这次比武,老敖家叉玛一想,要是我姐夫变成青鳇鱼真把我的鼓扫翻了,我掉到江里还能活得了吗?于是起了奸心,比武前他回屋穿长衫的时候,到哈什(满语,仓库的意思)拿出了马叉,把马叉截断了,别到腰带上,正好藏到长袍里,没人能看见。到了江边,他一屁股拍(方音,发三声)到鼓上开始过江,头辈太爷就一头钻进江里,变作一条鳇鱼,跟了上去。比武的都没好良心,老敖家的叉玛一看头辈太爷真变成了鳇鱼要用尾巴扫他骑的鼓,就拿出马叉朝鳇鱼身上叉去,一口气叉了四十九个眼儿,把头辈太爷就这么叉死了。比武呀,死了也没有办法。老石家就去人了,把头辈太爷的尸首运回来了,族中开会,把头辈太爷的尸首送到东通的一个狼洞里保存。东通的柳树密,进到里边都看不见天,狼洞在一个大土砬子上,上边是条子,下边也是条子,比较僻静,叉没人敢轻易去。可是头辈太爷不是一般人呢,虽然就这么死了,可他还能晚上给老伴托梦。他跟老伴说,别看他身上被叉了四十九个眼儿,但是现在都好得差不多了,等到全好了,他就能复活,他复活了以后,要让老敖家人烟不剩。老伴第二天早上醒来,想起头天晚上这个梦,半信半疑。可是到晚上睡觉,头辈太爷叉给老伴托同样的梦。连着两个同样的梦,老伴信了。头辈太爷的老伴是老敖家的姑娘,一听说老头复活了要让老敖家人烟不剩,就回娘家报信。老敖家族中也开大会,最后决定买了两车大枝子,又买了两大桶洋油,洋油从哪来的呀,日本侵华的时候舶来的油就叫洋油,然后把这些东西拉到通里。用第一车枝子把头辈太爷的棺材包围了,要把头辈太爷的尸首炼了。刚把头辈太爷的棺材盖点着了,鹰神、雕神就都来救头辈太爷,膀子都烧没毛了,大神案子上都画着呢。后来棺材崩了,老石家的大叉玛不见了。后来大叉玛就上长白山了,从那次开始就火炼金身,跑火池子就从那时留下来的。9
   
   
     石姓的此类故事相传不断,有很多传说。比如用来唱诵神歌和念诵祝词的满语在石姓穆昆中曾经一度遭到废弃,这种传统的恢复并传承,据说与五辈太爷的传奇经历有关:
   
   
     五辈太爷第一次死是闹白莲教时候,那时后五辈太爷十五岁,给地主家扛活,正在铲因子的时候,就看见了纸人纸马,于是就拿着锄头跟纸人纸马打架,抓住一个就用针别住,连着抓了七七四十九天。后来太多了,他招架不住了,最后就让纸人纸马给弄死了。他死后村子里一个姓孙的小牛倌给他烧纸,烧纸的时候就听见他在棺材里说,“你把香给我递进来”,小牛倌就从棺材缝里把香递进去。第二天人们再来烧纸的时候,就发现一些黄表纸上都是用香烧出来的满文。这些事都是真的。
   
     ……四辈到五辈太爷之间扣香一百多年,五辈太爷第一次死后三年从长白山回来,成了老石家新一代神抓大叉玛,但是这时满话已经没人会了。有叉玛也得有栽力呀,光叉玛会满话也不行啊,于是叉玛就请乌拉街的窦二老爷来教满话。(虽然)扣香一百多年了,但是神本子还有,窦二老爷就按着老石家神本子上神词教给学乌云的学员满话。后来就继续烧香了。10
      
    二、 瞒尼神以及瞒尼神偶
   
      “瞒尼”为满语,汉译为“英雄或武士”,瞒尼神就是英雄神。传说这类神灵生前是来自于满族各个姓氏的武士,曾经追随努尔哈赤南征北战并立下汗马功劳,故而死后得以魂归长白山成为长自山主以及满族各姓太爷神座下的神灵。瞒尼神为满族许多姓氏所崇奉,在我们所关注的石姓穆昆的萨满教信仰和实践中,这类神灵也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虽然绝大部分瞒尼神都如同石姓穆昆的太爷神一样,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当中,但是由于瞒尼神受太爷神的差遣经常来到石姓烧香的神堂上,所以人们至今仍然能够通过瞒尼神附体之后叉玛的唱词与舞步对该神灵有所了解。据石姓穆昆的叉玛和栽力说,近几十年能够被请下来的瞒尼神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少了,有些瞒尼神在最后的神抓叉玛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被请下来过。人们也因此逐渐忘记石姓穆昆曾经拥有的全部瞒尼神的具体数量和部分瞒尼神的名讳,由此使得有关瞒尼神的信息无论是在石姓穆昆萨满教信仰内部还是在研究者那里都成为一个具有浓厚神秘色彩的领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