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滿洲民族之源流]
满洲文化传媒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满族资料图片集【七】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语的思念
·内蒙古满洲里掠影
·满洲民族生活习俗琐谈
·滿洲時代(Manchu Time)二
·滿洲語常用基本口語會話
·大清国宫廷的满洲萨满祭祀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通古斯满洲族史前文物集
·满洲语地名初探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一】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二】
·清国八旗驻防将军兼统绿旗的问题
·满洲文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
·满洲民族崛起肇兴发祥的摇篮———新宾满洲家族民俗背景探查
·满洲语教学基地在吉林挂牌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荡气回肠的蒙古国歌曲:为的祖国
·韓國的大清皇帝皇太極功德碑
·郎平,满洲族人的骄傲!!
·滿洲文書籍印刷卅年甘苦談
·满洲文字字型简介
·满洲族歇后语
·大金國皇帝世系表
·大清国满洲皇帝世系表
·滿洲實錄圖選
·《扬州十日记》是日本人伪造的!!
·《满江红》根本不是岳飞写的!!
·薩滿(SAMAN)
·明朝对女真人的七次种族灭绝屠杀
·明朝对女真人的民族政策与镇压屠杀
·满族民族禁忌
·满洲的贞德
·通古斯滿洲古代遺跡
·滿洲族高雅華麗的旗袍
·《满语365句》一天一句学习满洲语O(∩_∩)O~
·如何寫滿洲文書法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滿洲民族的生育習俗
·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玩偶
·设立满族自治区,自治州势在必行
·后金国盛京皇宫档案收藏概述
·《满洲民族史》教学大纲
·滿族建築
·通古斯學
·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
·大滿洲國地圖
·满族说部与人类口传文化
·萨布素--振翅高翔的满洲雄鹰
·滿洲族知識小百科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台灣滿洲族的由來暨現況
·努爾哈赤的一生
·滿族協會如何迎向網路潮流
·大金国的忠孝军
·組圖:現代滿洲旗袍欣賞
·Awakens Tungus Manchu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寻找满洲族——思考“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大调查”及其影响
·满洲族世界名著《尼山萨满》的背景
·《满法词典手稿》页面局部
·满洲族大作家老舍自杀之谜 谁是批斗他的幕后元凶?
· 通古斯滿洲利亞全圖(不包括俄羅斯被占的西伯利亞,庫頁島等)
·满洲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民族独特的灵魂观念
·如何解决满洲民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滿洲民族之源流


   
滿洲民族之源流

   
   一、前言
   

   按滿洲Manju一名,見於正式史料的時間,並不太早,從現存知見之史料證之,似乎最早記載Manju一名,應是現存的「清太祖朝老滿文原檔」之來字檔第十一葉下頁起,至第十二葉上頁止的「天命六年(西元一六二一,明天啟元年)八月的一段記事史料中。此段記事,是清太祖命「洪台吉(清太宗)與阿敏等,前往與蒙古喀爾喀盟誓,釋放寨賽貝勒的誓書」裡,曾有:genggiyen han hendume, bi manjugurun,jaisai Simonggo gurun……之文,以上滿文的意思是說:「庚寅汗(清太祖)說:我滿洲國,寨賽你是蒙古國………」(註一)。在現存二十冊清太祖朝的老滿文原檔裡,當然記載Manju一名的檔冊,也有早於上引天命六年的檔冊,但經我們研究那些早於天命六年來字記事檔的幾本,應是在清太宗朝所重鈔的,或非原始檔冊。所以我們推斷在清太祖朝的原始檔冊中,要以來字檔為最早。不過此處所記的Manju gurun(滿洲國),究竟是什麼意義,實在難以肯定。惟據孟心史先生的「明元清系通紀一卷首前編云:
   
滿洲民族之源流

   「惟滿洲二字之即為文殊(按係乾隆敕編之滿洲源流考語),係清先世君王之美稱,是否可信,不可不考………唐書黑水靺鞨傳,言其酋曰大莫拂瞞咄。以女真語釋之:女真呼長老曰馬法,今滿語猶然。武皇帝(清太祖)實錄載:朝鮮國王與太祖書,猶稱建州衛馬法足下,猶言建州衛酋長云爾。馬法,即隋書、北史及唐書之莫弗或莫拂。大莫拂,猶漢南粵尉陀自稱蠻夷大長,而瞞咄則其尊稱。隋唐時已有佛號,夷俗信佛尤篤,文殊之稱,信為佛之最尊,而即以尊其渠酉。瞞咄即曼殊,是其時已有滿洲之對音,為酋長之尊稱。至明而建州衛最大之酋長,為李滿住。李為明廷所賜之姓,滿住則明代皆認為其酋之名。其實非也,何以證之?萬曆四十七年,經略楊鎬四路出師,為太祖所敗,所調明朝鮮助戰之兵,由都元帥姜弘立率以降太祖。其時隨姜被擄之人,有柵中日錄一文,見日本人稻葉岩吉清朝全史所引。日錄言約和後軍始下山飲水,胡將仍言:此事當到城見滿住後,許命還國,則當時太祖已稱天命四年,而將土尚稱之曰滿住,可知滿住為建州最尊之號。而李滿住在前此百數十年,其稱滿住,郎非其名,而為建州酋長之稱矣。隋唐時之瞞咄,明時之滿住,一也,同為君之尊稱,………而高宗所謂滿洲即文殊,其言可信。因其部族稱君為文殊即滿洲,因曰滿洲國。當其先,蓋建州曾稱為滿珠部落,猶之今世界稱帝國王國公國侯國之類。以當時之滿洲部落,即自稱為滿洲國,亦非驟命一新名,而強其屬人遽以自命也……。(註二)」
   
   以上是孟心史先生論證滿洲一名之來源與意義。雖然仍是根據乾隆敕撰之「滿洲源流考」所說而加補充者,但是在沒有其他更為直接史料以證其誤前,似可視為比較可信之說法。最低限度可以解釋清太祖朝老滿文原檔裡,在天命六年時已有Manju gurun(滿洲國)一名出現之意義來。
   
   從以上之引證,也可以使我們明瞭,滿洲部族在明人之記載裡,即所謂「建州女真」。根據明代之史料,女真民族至明代時,明人將之分為三部,一曰建州女真,二曰海西女真,三曰野人女真(註三)。此所謂:建州、海西,似均是以當時各部女真人居住的地名而命名者,但野人之稱,似以居住邊遠且又文化程度低落,且被明人認為也是女真民族的部份部落之稱謂。不論明人如何稱謂女真人,其是金代女真民族的後裔,向為一般史家所承認。因此欲明暸滿洲民族之源流,就不能不先瞭解女真民族之來源,可是中國史書中,對女度民族的源流有其一慣之傳統說法。此種史籍裡傳統的說法,要以清高宗乾隆帝欽定之「滿洲源流考」為集史書之大成,如滿洲源流考卷首清高宗上諭文曰:
   
   「頃閱金史世紀云:金始祖居完顏部,其地有白山、黑水。白山即長白山,黑水即黑龍江。本朝肇興東土,山川鍾毓,與大金正同。史又稱金之先出靺鞨部,古肅慎地。我朝肇興時舊稱滿珠,所屬曰珠申,後改稱滿珠,而漢字相沿訛為滿洲,其實即古肅慎為珠申之轉音,更足徵疆域之相同矣!(註四)」
   
   以上乾隆帝以自身為滿洲民族,而承認在中國史書上之女真、靺鞨、肅慎,都是一個民族之同名音轉,換言之都是滿洲民族之前身。我們無法承認這種說法,因此不得不根據史料,加以澄清,下面是先自滿洲民族之前身--女真民族談起。
   
   
滿洲民族之源流

   
   二、女真民族溯源
   
   按女真一名,初見於五代,然據三朝北盟會編卷三云:
   
   「女真古肅慎國也。本名朱理真,番語訛為女真。本高麗朱蒙之遺,或以為黑水靺鞨之種,而渤海之別族,三韓辰韓其實皆東夷之小國也。世居混同江之東,長白山鴨綠水之源,又名阿木火,取其河之名,又曰阿芝川,淶流河。阿骨打建號改曰皇帝寨。至亶改曰會寧府。上京東瀕海,南鄰高麗,西接渤海、鐵離,北近室韋。三國志所謂挹婁,元魏所謂勿吉,隋謂之黑水部,唐謂之黑水靺鞨者,蓋其地也……五代時始稱女真,後唐明宗時常寇登州,渤海擊走之。契丹阿保機乘唐衰亂,開國北方,併吞諸番三十有六,女真其一焉。阿保機慮女真為患,乃誘其強宗大姓數千戶,移置遼陽之南,以分其勢,使不得相通。遷入遼陽著籍者名曰合蘇款,所謂熟女真者是也,自咸州之東北分界入山谷,至於束沫江,中間所居隸屬咸州兵馬司,許與本國往來,非熟女真,亦非生女真也。自束沫江之北,寧江之東北,地方千餘里,戶口十餘萬,散居山谷間,依舊界外野處,自推雄豪酋長,小者千戶,大者數千戶,則謂之生女真。極邊遠而近東海者,則謂之東海女真。多黃髮,鬢皆黃,目睛綠者,謂之黃頭女真…(註五)。」
   
   從以上所引考之,我國古代之士大夫,除了死記聖賢嘉言外,所謂「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之說,幾乎是欺人的謊言。綜觀以上會編之說,不但無法瞭解宋代新興民族的女真來源,甚而也把許多歷代史籍上的東夷民族,都揉雜在一起,珠豆混淆不知所云。例如所云「女真」:「本高麗朱蒙之遺」。是說「女真與朱蒙之高麗為同族」,但是又不敢自信,故而又說:「或以為黑水靺鞨之種,而渤海之別族」,究係高麗朱蒙(傳說之始祖)之同族,或是靺鞨之族類?」似乎始終未敢決定。且又自亂陣腳,分不出女真民族係黑水靺鞨之種?或是渤海(粟末靺鞨)之別族?等待著者徐夢莘無法分辨後,又胡扯到「三韓、辰韓,其實皆東夷之小國也。」考三韓之名,首見於三國志魏志東夷傳,據魏志云:
   
   「韓在帶方(漢書地理志;帶方屬漢置樂浪郡之屬縣)之南,東西以海為限。南與倭接,方可四千里。有三種;一曰馬韓,二日辰韓,三曰弁韓,辰韓者古之辰國也………(註六)。」
   
   是可知「三韓」一名。已包括了「辰韓」,會編不但把新興於松花江岸的女真民族,混雜於朝鮮半島南端之三韓民族中,且又將「三韓」與「辰韓」分列,如此豈不成了「四韓」嗎?徐夢莘既然分不清女真民族,又推測大概與三韓民族有關,可是又見漢書朝鮮傳有:「朝鮮王滿(衛滿)………傳子至孫右渠,所誘漢亡人滋多,又未嘗入見,真番、辰國欲上書見天子,又雍閼不通」,顏師古曰:「辰謂辰韓之國也」(註七)。似乎又惑疑「三韓」與「辰韓」非同族,故而將包括辰韓在內之「三韓」與「辰韓」同列。待其分不清那個與那個有關係以後,在頗為困擾煩燥與不耐煩的情形下,含混其辭的說:「反正這些都是史書上所說的東夷一類之小國罷啦」!此種近於迂腐之古代儒士,不但不能分辨女真民族之來源,且為後代研究民族歷史者帶來了無比之困擾,早失真儒所謂「知之為知之」之道矣!疑猜雖屬迂闊,尚可從詞句中分辨,其最使後之讀史者頭痛的,又莫過於鈔襲與附會了。如會編所云女真民族之地理居處說:「世居混同江之東,長白山、鴨綠水之源,又名阿木火,取其河之名,又曰阿芝川、淶流河,阿骨打建號改曰皇帝寨」,既然說女真居處在長白山、鴨綠水之源。又豈能與阿木火(阿芝川)淶流河,甚而與金太祖阿骨打(達)所建之皇帝寨拉扯在一起?此位徐夢莘先生,根本就不知道阿木火與淶流河為不同的兩個河流,還講什麼金代女真民族之地理?他如會編又附會歷史說:「三國志所謂挹婁,元魏所謂勿吉,隋謂之黑水部,唐謂之黑水靺鞨,蓋其地也。」既然說女真部族所居之處,係挹婁、勿吉、黑水靺鞨之原居處,但女真部族是否即挹婁、勿吉、黑水靺鞨之直系後裔,會編又在承認與存疑之間。可是其下所列史事,又均是隋唐兩代之有關黑水靺鞨與所謂靺鞨之事,似乎仍然認為女真是黑水靺鞨之同族,只是到了五代才改稱其名為女真而已。從會編之文看,似仍承認「五代時之女真」,係出自黑水靺鞨。然而其下云:「後唐明宗時(西元九二五到九三三,即遼太砠天贊四年至太宗天顯八年。粟末靺鞨之渤海國,亡於天顯元年,即西元九二六)常寇登州,渤海擊走之」。從靺鞨民族之劃分看,渤海國屬粟末靺鞨,隋之黑水部即唐之黑水靺鞨。後唐明宗立於莊宗同光三年(九二五),明年改元「天成」。時為遼太祖天贊四年,是年十二月遼太祖親自率兵征渤海,於閏十二月圍渤海扶餘府。次年(天贊五年,西元九二六)正月拔扶餘城,進兵圍渤海王城「忽汗城」,渤海末王大湮撰請降。二月以滅渤海大赦,改元「天顯」。時即後唐明宗即位改元天成之元年,其後渤海國已被契丹攻滅,改為「東丹國」,所以會編所云「後唐明宗時(女真)常寇登州(山東省境),渤海擊走之」可以說無一不謬誤,假設如會編說:女真為黑水靺鞨,其族居地在今松花江下游以東之處,無法越渤海而寇登州,即或可由今日之黑龍江口經日本海,逾朝鮮半島而寇山東之登州,則渤海國已至垂亡之時,何能派兵遠赴山東而攻擊之?何況黑水靺鞨之寇登州,與渤海國間隔著整個渤海海峽,即非渤海王國國境,又非假道渤海王國而往攻山東之登州,渤海王國實無任何派兵出擊常寇山東登州女真之理由。何況後唐明宗即位改元天成以後,渤海王國已早被契丹攻滅矣!證以史實無一不妄,真可稱為閉門造史,全出杜撰。進而再看金史卷一世紀篇女真民族自述之來源。如云:
   
   
滿洲民族之源流

   
   「金之先出靺鞨氏,靺鞨本號勿吉,古肅慎地也。元魏時勿吉有七部,曰粟末部,曰伯咄部,曰安車骨部,曰拂涅部,曰號室部,曰黑水部,曰長白山部。隋稱靺鞨而七部並同。唐初有黑水靺鞨,粟末靺鞨,其五部無聞。粟末靺鞨始附高麗姓大氏,李勣破高麗,粟末靺鞨保東牟山,後為渤海稱王,傳十餘世,有文字、禮樂、官府、制度,有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黑水靺鞨居肅慎地,東瀕海,南接高麗,嘗以兵十五萬眾助高麗拒唐太宗,敗于安市。開元中來朝:置黑水府,以部長為都督刺史,置長史監之,賜都督姓李氏,名獻誠,領黑水經略史。其後渤海強盛,黑水役屬之,朝貢遂絕。五代時契丹盡取渤海地,而黑水靺鞨附屬於契丹,其在南者籍契丹,號熟女直(即女真,史稱避遼興宗諱真而改曰女直,下同此)。其在北者不在契丹籍,號生女直‧生女直地有混同江,長白山,混同江亦號黑龍江,所謂白山黑水是也。金之始祖諱函普,初從高麗來,年巳六十餘矣………女直渤海本同一家,蓋其初皆勿吉七部也………。(註八之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