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满洲文化传媒
·爱嫖妓五毒俱全的国父孙中山
·俄国阿尔泰通古斯满语言书目
·你们给我们屈辱我们用仇恨加倍奉还!!
·满清杯具
·满洲大萨满乌布西奔妈妈对我们的告诫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亡族奴们!!!!
·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二)
·从通古斯萨满教神话窥其生命观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季】
·满洲语“西藏”的来历
·北大馆藏满文古籍孤本著录札记
·中田整一:溥仪的另一种真相
·通古斯八旗满洲族家谱五种
·康熙赐封七世达赖的金印.
·满族故事家马亚川和女真萨满神话
·成立满族文化发展公司
·滿洲亡族奴詠歎調
·亡族奴奏鸣曲
·川島芳子の遺言
·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沸騰的滿洲
·解决满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早期明信片上的满洲风俗
·朝鲜WMD武器直接威胁满洲安全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葬礼
·满族萨满教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满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1932夏的北平满族家庭祭祀
·五种文字写“满洲”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一季】
·满族萨满教响器的应用及其象征意义
·北镇满族歌谣浅析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二季】
·通古斯——满洲语族神话特色的思考
·滿洲秘檔選輯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后金国首都盛京满洲故宫摄影
·达赖喇嘛
·新疆地区满洲语文使用情况考略
·美国学者近年来对满族史与八旗制度史的研究简述
·Shamanism
·满洲征服中国前的文化发展对满族作家文学的影响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三寸金莲:中华文化的浓缩精华
·满洲国大勋位兰花大绶章
·旧金山湾区满族大神父汪中璋
·大清国太祖努尔哈赤本纪
·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的建立
·满洲民族戏曲与戏曲家
·满族传世文物:东珠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三季】
·清国末年汉人的恐怖暗杀暴力活动
·内蒙古绥远城的满洲八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满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洲 人民族基本知识必读
·齐齐哈尔富裕4所学校开满语课 选送6名教师到黑大进修
·对满族人实施文化种族灭绝
·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努尔哈赤如何让八旗军的战力陡增
·朝鲜新币上的满洲圣山长白山
·漫话满族文化
·满洲文化规范社会群体行为的功能
·张学良自述勾引玩弄溥杰前妻
·1867年间的北京满族照片
·1820年大清国全图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四季】
·满洲民间故事
·可爱的藏族小姑娘
·大清国满洲皇家宫廷文化表演~~
·清国北京旗人社会中的民人
·台湾中正大學的滿洲語課程
·从鞑靼旅行记看满洲故土疆域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恐怖的汉人内乱杀戮图片
·日本國的滿洲料理飯店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五季】
·汉人,道德沦丧的世界公害
·美籍满洲族剪纸艺人侯玉梅的成长之路
·满洲仕女图
·金嗓子周旋满洲旗袍照片
·满洲语歌曲
·五世达赖喇嘛觐见满洲皇帝顺治帝壁画
·咸丰孝德显皇后朝服像
·寄予满洲族知识分子们(封博贴)
·满洲族著名学者尹郁山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滿洲族著名學者富育光
·中國普通話是滿族人創造的
·滿洲族獵鷹人
·滿族佳餚:血腸
·Manchu horse-hoof shoes
·吉林烏拉街保護滿族文化遺產活動
·吉林市滿族特色“亞
·冰雪滿洲聖山長白山
·萨满祭瞒尼群体成员结构浅析[尹郁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一、
   
   滿洲人是金人的餘裔,其姓氏由來已久,或以部為氏,或以地為氏,例如瓜爾佳,原來是地名,後來成了部族名,在金代,女真瓜爾佳氏,就是以部為氏。「九通分類總纂」已指出「瓜爾佳,本金部名,見金史,以部為氏。」(註;又如葉赫氏的納喇部,其部族被併後,遷居於葉赫河岸,改稱葉赫部。葉赫,「清太祖武皇帝實錄」作夜黑:「夜黑國,始祖蒙古人,姓土黑忒,所居地名曰張,滅胡籠國內納喇姓部,遂居其地,因姓納喇,後移居夜黑河,故名夜黑。」(註二)由此可知葉赫納喇氏也是以部為氏。滿洲人的姓氏多載於「八旗滿洲氏族通譜」、「清皇室四譜」等書,例如鈕祐祿、馬佳、佟佳、富察、完顏、兆佳、郭絡羅、薩克達、烏蘇、尼馬察、章佳、寧古塔、齊隹、索綽絡、虎爾哈、棟鄂等,原為地名,遂以地為氏。但無論是以部為氏,或以地為氏,都是一種特殊的徽識,或原始族號,同部落的人,有相同的姓氏。在氏族社會裏,日常接觸的人,大都是同姓氏的人,姓氏與名字,是不並舉的(註三),彼此之間,僅稱呼其本名,不加姓氏,並非原無姓氏。滿洲人在部族中固然只用本名(gebu),不同姓氏(hala),即在官方文書中,亦多僅用其本名,而將姓氏省略不書,以致一般人往往誤認為滿洲人父子不同姓。

   
   滿洲人的命名,大多出自其祖父母或其他命名者的喜愛,並無一定的規則(註四),有些人名是與人的出生順序有關,例如扎欽(jacin),意即次子,或老二,伊拉齊,或伊拉器(ilaci),意即老三,都依齊(duici),意即老四,孫查齊(sunjaci),意即老五,費揚古(fiyanggu),意即老么,或老生子;有些人名是與動物有關,例如阿爾薩蘭(arsalan),意即獅子,伊斯哈(isha),意即松鶴,鳥雅善(uyasan),意即泥鰍;有些人名是與植物有關,例如鄂爾和達(orhoda),意即人參,儈庫勒(sengkule),意即韭菜,阿密達(amida),意即小葉楊;有些人名是與山水有關,例如阿林(alin),意即山,納穆(namu),意即海洋;有些人名是與器物有關,例如尼楚和(niche),意即珍珠,百里(beri),意即弓;有些人名是與祥異有關,伊巴罕(ibagan),意即鬼怪;有些人名是與數目有關,例如那丹珠(nadanju),意即七十,本文僅就數目有關的名字探討滿洲人的命名習俗。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二、
   
   女真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起源甚早,金代宗室宗道,其本名就叫做八十(註五)。臨潢長泰人毛子廉,其本名也是八十。女真人溫迪罕締達之子名叫二十,石盞女魯歡,其本名叫做十六。滿洲入關前,明神宗萬曆年間,弩爾哈齊曾斬克五十以獻明廷,先乞陞賞(註六)。清世祖入關後,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更為盛行,就現存史料所見,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例子,實不勝枚舉。例如康熙五十年十月二十六日,「起居注冊」記載是日辰時清聖祖御暢春園內澹寧居聽政,大學土溫達等覆奏刑部等衙門所題審擬案件,略謂:「審得鑲藍旗七十佐領下小校滿常等控告本佐領七十在烏欄布通之役,將伊白頭文書所買冬兒謊報陣亡,領身價銀七十兩,又將冬兒披步甲食錢糧米十餘年之處,俱係情真,相應將七十照律擬斬監侯處決。」(註七)佐領就是牛錄章京(nirui janggin),七十即以數目命名的例子。宮中檔滿漢文奏摺,亦可見到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記錄,例如雍正二年十月初六日,領侍衛內大臣刑部尚書阿爾松阿等會同戶部會議鑲白旗滿洲都統議政大臣世子洪昇等題參特屯佐頷下原當披甲五十八之妻隱瞞女兒不行補看一案,具奏請旨。據五十八之妻供稱:「我女兒今年十九歲了,原是舊年七月內許聘與四十九,今年正月內選女兒時,到了景山,我女兒忽然患病,將名掣回,不曾進去。我聽得在屯裹的並有病的女兒俱不看,因此,六月內聘與本旗江柱佐領下披甲人四十九為妻是實,除此女之外,並無隱瞞別的女兒等語。」(註八)四十九亦供稱:「五十八的女兒,我原是舊年七月裏定下的,今年六月十三日娶了,他們不曾驗看隱瞞之處,我不知道。」五十八、四十九就是以數目命名的例子,雍正元年七月間,五十八之妻將十八歲的女兒許配給四十九,雍正二年正月內選秀女時,因病掣回,後來又不行補看,而於同年六月內嫁給四十九為妻,由議政大臣洪昇題參,經刑部議罪請旨:「五十八之妻寡婦,應比照隱匿入官人口一名者杖七十,徒一年半例,係旗人,應枷號二十日,鞭七十,係婦人,照律收贖,五十八之女,應照例拆離,交與內務府給辛者庫當差人為妻,四十九審係不知五十八之女未曾補看情由,毋庸議。」辛者庫當差人(sin jeku jetere aha)是旗分佐領中管領下食口糧之人,五十八的女兒被拆離後,另給辛者庫當差人為妻。雍正、乾隆年間,「起居注冊」所載,以數目命名的人頗多,其用來命名的數目,主要是從四十以上,最大的數目為九十八,從四十到九十八各數,普遍使用。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三、
   
   以數目命名的習俗,雖見於蒙古、回人及漢族的社會,惟就現存檔案文獻而言,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資料,最為豐富,玆將雍正八年七月至乾隆三年十二月分「起居注冊」所載滿洲人的數目名字分六組列舉,並對照滿漢文本「起居注冊」,將各數目名字分別標出滿文羅馬拼音:
   
   第一組,自四十至四十九:雍正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四十九(sysigio),補授福陵防禦。十一年六月初五日,兵部奏杭州步軍校四十八(sysiba),補授正白旗滿洲副佐領。同年十一月初二日,四十五(sysiu),署副驍騎校。十二月二十日,罪犯四十九(sysigio),奉旨依擬應絞監侯。十二年三月初三日,四十七(sysici),補授正白旗蒙古佐領。同年九月二十四日,四十七(sysici),奉旨稽查鑲黃旗事務。十三年四月十六日,刑部奏原任戶部員外郎四十九(sysigio),侵蝕公項,扣剋財物,擬絞監侯。閏四月十五日,四十七(sysici),奉旨充稽查鑲黃旗旗務副參領。五月十二日,護軍四十八(sysiba),引見。乾隆元年三月初四日,正白旗滿洲原任戶部員外郎四十九(sysigio),因隱瞞家產,奉旨交與刑部嚴加治罪。四月二十一日,奉旨,四十九(sysigio)拖沙喇哈番由朱黑訥承襲。九月初二日,墨爾根城倉官員缺,奉旨令四十六(sysilio)補授。二年八月十九日,四九(sygio)奉旨補授喜峰口防禦。十二月初七日,四十八(sysiba)奉旨補授山海關總管。同日,四十八(sysiba)奉旨補授泰陵妃園寢防禦。從以上所舉數目名字,可知福陵防禦四十九,原任戶部員外郎四十九及喜峰口防禦四十九,其名字雖相同,但並非同一人。
   
   第二組,自五十至五十九:雍正八年十二月初三日,吏部帶領理藩院保送主事擬正擬陪人員引見,奉旨命擬正的五十六(usilio)補授理藩院主事。同日奉旨,命五十六(usilio)補授鑲藍旗蒙古佐領。九年正月間,正藍旗佐領七十一(cisii)率領家人五十八(usiba)等在酒店將副驍騎校毛欽剝衣毒毆。七月十六日,總理阿爾泰兵台總管五十四(usisy)參奏員外郎善太侵蝕馬價。九月初六日,參領五十六(usilio)奉旨署理副都統,九月十六日,五十六(usilio)奉旨補授歸化城副都統。十二月初五日,奉旨,五十一(usii)拜他喇布勒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由雙壽承襲。同日,五十七(usici),奉旨補授步軍校。十一年六月二十三日,陝西督標左營守備員缺,奉旨以五十九(u si gio)補授。十月二十七日,奉旨,副護軍校伍十(usi)授為藍翎侍衛。十一月十一日,斬犯五十四(usisy),奉旨依擬斬監侯。十二年七月初六日,奉旨由部內送銀五千兩交給五十四(usisy)於台站處酌量動用。十二月初四日,命五十四(usisy)管理台站事務。十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命五十三(usisan)協辦正藍旗漢軍旗務。五月初六日,親軍五十一(usii),引見。十二月十二日,兵部開列五十八(usiba)、五十四(usisy)、五十九(usigio)、五十一(usii)等員奏請補授王府各官員缺。乾隆元年四月二十日,奉旨,工格拖沙喇哈番命伍什(usi)承襲。五月十六日,五十六(usilio)補授西安防禦。五月二十二日,五十六(usilio),帶領引見,奉旨補授郎中。九月十五日,五十七(usici)補授杭州防禦。十二月十七日,命五十七(usici)赴兵部郎中新生。二年六月十六日,五十三(usisan),補授三等護衛。六月二十二日,五十八(usiba),補授正紅旗蒙古佐領。八月十九日,五十一(usii),補授正黃旗蒙古佐領。十月二十一日,五十七(usici),補授廣州防禦。同日,伍什八(usiba),補授成都佐領。十二月二十五日,奉旨、來喀雲騎尉命伍什巴(usiba)承襲。乾隆三年四月初七日,五十七(usici),補授杭州佐領。四月初九日,五十一(usii),補授鄭家庄防禦。六月初八日,五十三(usisan),奉旨准其一等加一級。六月初十日,命五十六(usilio)留京,以應陞之缺用。七月二十六日,五十六(usilio),調補光祿寺署正。由以上所舉各項目名字,可知理藩院主事五十六、副都統五十六、西安防禦五十六,並非同一人。斬犯五十四、管理台站事務的五十四,亦非同一人。步軍校五十七、杭州防禦五十七、兵部郎中五十七,亦非同一人。藍翎侍衛伍十、承襲工格拖沙喇哈番的伍什,亦非同一人。更值得注意的是守備五十九的滿文名字,其寫法與其他數目名字的滿文連寫不同,而是按照漢字分為三字寫作「u si gio」,其漢化的程度更加明顯。就一般而言,滿洲人的數目名字書寫漢字時,是使用小寫數字,筆畫簡單,但由於相同的數目名字甚多,所以有時候也使用大寫數字,俾便區別。例如家人五十八是小寫數字,佐領伍什八的「伍什」,承襲世職的伍什是大寫數字,在數字意義上都相同,但五十八與伍什八並非同一人。至於承襲雲騎尉的伍什巴,其數字意義即五十八,為避免數目名字的雷同,而以同音的漢字「巴」代替「八」,但伍什八與伍什巴並非同一人。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第三組,自六十至六十九:雍正九年二月十二日,福建總督劉世明參奏桐山營遊擊六十五(liosiu)侵蝕馬戰守兵糧餉,貪劣不法,奉旨將六十五革職。三月十五日,六十(liosi),補授鑲白旗副佐領。十一月二十八日,六十四(liosisy),補授青州協領。十二月初五日,奉旨,六十七(liosici)拖沙喇哈番,命富海承襲。十一年十月初十日,六十六(liosilio),補授正紅旗滿洲副佐頜,同日,六十三(liosisan),署鑲紅旗前鋒參領。十月二十八日,六十一(liosii),奉旨革退副護軍校。十一月十一日,斬犯六十九(liosigio),奉旨依擬斬監侯。十二月十四日,六十一(liosii)拜他喇布勒哈番,命蘭柱承襲。十二年二月三十日,命主事六十(liosi)管理殺虎口台站事務。十一月初三日,原任遊擊六十五(lio si u),奉旨交與總督郝玉轔酌量題補。十三年三月十二日,鑲藍旗滿洲都統奏驍騎校六十八(liosiba)年老乞休。清世宗以六十八曾經效力行間,准其告退,並給與半俸,以養餘年。五月十二日,護軍六十一(liosii),引見。十二月初五日,六十(liosi),補授步軍校。十二月十五日,六十七(liosici),補授刑部員外郎。乾隆元年三月二十八日,奉旨,六十一(liosii)拜他喇布勒哈番,命觀住承襲。四月十二日,六十五(liosiu)拖沙喇哈番,奉旨命傅明承襲。四月二十六日,六十三(liosisan),補授陝西同州府撫民理事同知。五月二十八日,六十五(liosiu),遵旨赴福建督標中營都司新任。九月初七日,驍騎校六十(liosi),奉旨以原品休致。十二月初六日,奉旨,入辛者庫之犯六十八(liosiba),其本身妻室子孫,俱准釋歸。十二月初七日,六十五(liosiu),奉旨照例交給國子監,協同助教學習行走。三年四月二十九日,六十六(liosilio),補授熱河佐頒。六月十四日,直隸總督李衛奏旗人六十(liosi)毆傷劉二身死。由以上所舉數目名字,從六十以上,其個位數是包含O、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各數字,其中鑲白旗副佐領六十、主事六十、步軍校六十、驍騎校六十及毆死劉二的旗人六十,並非同一人。又如理事同知六十三與署理鑲紅旗前鋒參領六十三,亦非同一人。遊擊為軍營將弁、位次參將,都司又次遊擊,原任遊擊六十五(llio si u),福建都司六十五(liosiu)以及在國子監協同助教學習行走的六十五(liosiu),並非同一人。又如因年老乞休的驍騎校六十八與入辛者庫之犯六十八,亦非同一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