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满洲文化传媒
·滿洲語常用基本口語會話
·大清国宫廷的满洲萨满祭祀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通古斯满洲族史前文物集
·满洲语地名初探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一】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二】
·清国八旗驻防将军兼统绿旗的问题
·满洲文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
·满洲民族崛起肇兴发祥的摇篮———新宾满洲家族民俗背景探查
·满洲语教学基地在吉林挂牌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荡气回肠的蒙古国歌曲:为的祖国
·韓國的大清皇帝皇太極功德碑
·郎平,满洲族人的骄傲!!
·滿洲文書籍印刷卅年甘苦談
·满洲文字字型简介
·满洲族歇后语
·大金國皇帝世系表
·大清国满洲皇帝世系表
·滿洲實錄圖選
·《扬州十日记》是日本人伪造的!!
·《满江红》根本不是岳飞写的!!
·薩滿(SAMAN)
·明朝对女真人的七次种族灭绝屠杀
·明朝对女真人的民族政策与镇压屠杀
·满族民族禁忌
·满洲的贞德
·通古斯滿洲古代遺跡
·滿洲族高雅華麗的旗袍
·《满语365句》一天一句学习满洲语O(∩_∩)O~
·如何寫滿洲文書法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滿洲民族的生育習俗
·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玩偶
·设立满族自治区,自治州势在必行
·后金国盛京皇宫档案收藏概述
·《满洲民族史》教学大纲
·滿族建築
·通古斯學
·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
·大滿洲國地圖
·满族说部与人类口传文化
·萨布素--振翅高翔的满洲雄鹰
·滿洲族知識小百科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台灣滿洲族的由來暨現況
·努爾哈赤的一生
·滿族協會如何迎向網路潮流
·大金国的忠孝军
·組圖:現代滿洲旗袍欣賞
·Awakens Tungus Manchu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寻找满洲族——思考“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大调查”及其影响
·满洲族世界名著《尼山萨满》的背景
·《满法词典手稿》页面局部
·满洲族大作家老舍自杀之谜 谁是批斗他的幕后元凶?
· 通古斯滿洲利亞全圖(不包括俄羅斯被占的西伯利亞,庫頁島等)
·满洲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民族独特的灵魂观念
·如何解决满洲民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一、
   
   滿洲人是金人的餘裔,其姓氏由來已久,或以部為氏,或以地為氏,例如瓜爾佳,原來是地名,後來成了部族名,在金代,女真瓜爾佳氏,就是以部為氏。「九通分類總纂」已指出「瓜爾佳,本金部名,見金史,以部為氏。」(註;又如葉赫氏的納喇部,其部族被併後,遷居於葉赫河岸,改稱葉赫部。葉赫,「清太祖武皇帝實錄」作夜黑:「夜黑國,始祖蒙古人,姓土黑忒,所居地名曰張,滅胡籠國內納喇姓部,遂居其地,因姓納喇,後移居夜黑河,故名夜黑。」(註二)由此可知葉赫納喇氏也是以部為氏。滿洲人的姓氏多載於「八旗滿洲氏族通譜」、「清皇室四譜」等書,例如鈕祐祿、馬佳、佟佳、富察、完顏、兆佳、郭絡羅、薩克達、烏蘇、尼馬察、章佳、寧古塔、齊隹、索綽絡、虎爾哈、棟鄂等,原為地名,遂以地為氏。但無論是以部為氏,或以地為氏,都是一種特殊的徽識,或原始族號,同部落的人,有相同的姓氏。在氏族社會裏,日常接觸的人,大都是同姓氏的人,姓氏與名字,是不並舉的(註三),彼此之間,僅稱呼其本名,不加姓氏,並非原無姓氏。滿洲人在部族中固然只用本名(gebu),不同姓氏(hala),即在官方文書中,亦多僅用其本名,而將姓氏省略不書,以致一般人往往誤認為滿洲人父子不同姓。

   
   滿洲人的命名,大多出自其祖父母或其他命名者的喜愛,並無一定的規則(註四),有些人名是與人的出生順序有關,例如扎欽(jacin),意即次子,或老二,伊拉齊,或伊拉器(ilaci),意即老三,都依齊(duici),意即老四,孫查齊(sunjaci),意即老五,費揚古(fiyanggu),意即老么,或老生子;有些人名是與動物有關,例如阿爾薩蘭(arsalan),意即獅子,伊斯哈(isha),意即松鶴,鳥雅善(uyasan),意即泥鰍;有些人名是與植物有關,例如鄂爾和達(orhoda),意即人參,儈庫勒(sengkule),意即韭菜,阿密達(amida),意即小葉楊;有些人名是與山水有關,例如阿林(alin),意即山,納穆(namu),意即海洋;有些人名是與器物有關,例如尼楚和(niche),意即珍珠,百里(beri),意即弓;有些人名是與祥異有關,伊巴罕(ibagan),意即鬼怪;有些人名是與數目有關,例如那丹珠(nadanju),意即七十,本文僅就數目有關的名字探討滿洲人的命名習俗。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二、
   
   女真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起源甚早,金代宗室宗道,其本名就叫做八十(註五)。臨潢長泰人毛子廉,其本名也是八十。女真人溫迪罕締達之子名叫二十,石盞女魯歡,其本名叫做十六。滿洲入關前,明神宗萬曆年間,弩爾哈齊曾斬克五十以獻明廷,先乞陞賞(註六)。清世祖入關後,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更為盛行,就現存史料所見,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例子,實不勝枚舉。例如康熙五十年十月二十六日,「起居注冊」記載是日辰時清聖祖御暢春園內澹寧居聽政,大學土溫達等覆奏刑部等衙門所題審擬案件,略謂:「審得鑲藍旗七十佐領下小校滿常等控告本佐領七十在烏欄布通之役,將伊白頭文書所買冬兒謊報陣亡,領身價銀七十兩,又將冬兒披步甲食錢糧米十餘年之處,俱係情真,相應將七十照律擬斬監侯處決。」(註七)佐領就是牛錄章京(nirui janggin),七十即以數目命名的例子。宮中檔滿漢文奏摺,亦可見到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記錄,例如雍正二年十月初六日,領侍衛內大臣刑部尚書阿爾松阿等會同戶部會議鑲白旗滿洲都統議政大臣世子洪昇等題參特屯佐頷下原當披甲五十八之妻隱瞞女兒不行補看一案,具奏請旨。據五十八之妻供稱:「我女兒今年十九歲了,原是舊年七月內許聘與四十九,今年正月內選女兒時,到了景山,我女兒忽然患病,將名掣回,不曾進去。我聽得在屯裹的並有病的女兒俱不看,因此,六月內聘與本旗江柱佐領下披甲人四十九為妻是實,除此女之外,並無隱瞞別的女兒等語。」(註八)四十九亦供稱:「五十八的女兒,我原是舊年七月裏定下的,今年六月十三日娶了,他們不曾驗看隱瞞之處,我不知道。」五十八、四十九就是以數目命名的例子,雍正元年七月間,五十八之妻將十八歲的女兒許配給四十九,雍正二年正月內選秀女時,因病掣回,後來又不行補看,而於同年六月內嫁給四十九為妻,由議政大臣洪昇題參,經刑部議罪請旨:「五十八之妻寡婦,應比照隱匿入官人口一名者杖七十,徒一年半例,係旗人,應枷號二十日,鞭七十,係婦人,照律收贖,五十八之女,應照例拆離,交與內務府給辛者庫當差人為妻,四十九審係不知五十八之女未曾補看情由,毋庸議。」辛者庫當差人(sin jeku jetere aha)是旗分佐領中管領下食口糧之人,五十八的女兒被拆離後,另給辛者庫當差人為妻。雍正、乾隆年間,「起居注冊」所載,以數目命名的人頗多,其用來命名的數目,主要是從四十以上,最大的數目為九十八,從四十到九十八各數,普遍使用。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三、
   
   以數目命名的習俗,雖見於蒙古、回人及漢族的社會,惟就現存檔案文獻而言,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資料,最為豐富,玆將雍正八年七月至乾隆三年十二月分「起居注冊」所載滿洲人的數目名字分六組列舉,並對照滿漢文本「起居注冊」,將各數目名字分別標出滿文羅馬拼音:
   
   第一組,自四十至四十九:雍正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四十九(sysigio),補授福陵防禦。十一年六月初五日,兵部奏杭州步軍校四十八(sysiba),補授正白旗滿洲副佐領。同年十一月初二日,四十五(sysiu),署副驍騎校。十二月二十日,罪犯四十九(sysigio),奉旨依擬應絞監侯。十二年三月初三日,四十七(sysici),補授正白旗蒙古佐領。同年九月二十四日,四十七(sysici),奉旨稽查鑲黃旗事務。十三年四月十六日,刑部奏原任戶部員外郎四十九(sysigio),侵蝕公項,扣剋財物,擬絞監侯。閏四月十五日,四十七(sysici),奉旨充稽查鑲黃旗旗務副參領。五月十二日,護軍四十八(sysiba),引見。乾隆元年三月初四日,正白旗滿洲原任戶部員外郎四十九(sysigio),因隱瞞家產,奉旨交與刑部嚴加治罪。四月二十一日,奉旨,四十九(sysigio)拖沙喇哈番由朱黑訥承襲。九月初二日,墨爾根城倉官員缺,奉旨令四十六(sysilio)補授。二年八月十九日,四九(sygio)奉旨補授喜峰口防禦。十二月初七日,四十八(sysiba)奉旨補授山海關總管。同日,四十八(sysiba)奉旨補授泰陵妃園寢防禦。從以上所舉數目名字,可知福陵防禦四十九,原任戶部員外郎四十九及喜峰口防禦四十九,其名字雖相同,但並非同一人。
   
   第二組,自五十至五十九:雍正八年十二月初三日,吏部帶領理藩院保送主事擬正擬陪人員引見,奉旨命擬正的五十六(usilio)補授理藩院主事。同日奉旨,命五十六(usilio)補授鑲藍旗蒙古佐領。九年正月間,正藍旗佐領七十一(cisii)率領家人五十八(usiba)等在酒店將副驍騎校毛欽剝衣毒毆。七月十六日,總理阿爾泰兵台總管五十四(usisy)參奏員外郎善太侵蝕馬價。九月初六日,參領五十六(usilio)奉旨署理副都統,九月十六日,五十六(usilio)奉旨補授歸化城副都統。十二月初五日,奉旨,五十一(usii)拜他喇布勒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由雙壽承襲。同日,五十七(usici),奉旨補授步軍校。十一年六月二十三日,陝西督標左營守備員缺,奉旨以五十九(u si gio)補授。十月二十七日,奉旨,副護軍校伍十(usi)授為藍翎侍衛。十一月十一日,斬犯五十四(usisy),奉旨依擬斬監侯。十二年七月初六日,奉旨由部內送銀五千兩交給五十四(usisy)於台站處酌量動用。十二月初四日,命五十四(usisy)管理台站事務。十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命五十三(usisan)協辦正藍旗漢軍旗務。五月初六日,親軍五十一(usii),引見。十二月十二日,兵部開列五十八(usiba)、五十四(usisy)、五十九(usigio)、五十一(usii)等員奏請補授王府各官員缺。乾隆元年四月二十日,奉旨,工格拖沙喇哈番命伍什(usi)承襲。五月十六日,五十六(usilio)補授西安防禦。五月二十二日,五十六(usilio),帶領引見,奉旨補授郎中。九月十五日,五十七(usici)補授杭州防禦。十二月十七日,命五十七(usici)赴兵部郎中新生。二年六月十六日,五十三(usisan),補授三等護衛。六月二十二日,五十八(usiba),補授正紅旗蒙古佐領。八月十九日,五十一(usii),補授正黃旗蒙古佐領。十月二十一日,五十七(usici),補授廣州防禦。同日,伍什八(usiba),補授成都佐領。十二月二十五日,奉旨、來喀雲騎尉命伍什巴(usiba)承襲。乾隆三年四月初七日,五十七(usici),補授杭州佐領。四月初九日,五十一(usii),補授鄭家庄防禦。六月初八日,五十三(usisan),奉旨准其一等加一級。六月初十日,命五十六(usilio)留京,以應陞之缺用。七月二十六日,五十六(usilio),調補光祿寺署正。由以上所舉各項目名字,可知理藩院主事五十六、副都統五十六、西安防禦五十六,並非同一人。斬犯五十四、管理台站事務的五十四,亦非同一人。步軍校五十七、杭州防禦五十七、兵部郎中五十七,亦非同一人。藍翎侍衛伍十、承襲工格拖沙喇哈番的伍什,亦非同一人。更值得注意的是守備五十九的滿文名字,其寫法與其他數目名字的滿文連寫不同,而是按照漢字分為三字寫作「u si gio」,其漢化的程度更加明顯。就一般而言,滿洲人的數目名字書寫漢字時,是使用小寫數字,筆畫簡單,但由於相同的數目名字甚多,所以有時候也使用大寫數字,俾便區別。例如家人五十八是小寫數字,佐領伍什八的「伍什」,承襲世職的伍什是大寫數字,在數字意義上都相同,但五十八與伍什八並非同一人。至於承襲雲騎尉的伍什巴,其數字意義即五十八,為避免數目名字的雷同,而以同音的漢字「巴」代替「八」,但伍什八與伍什巴並非同一人。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第三組,自六十至六十九:雍正九年二月十二日,福建總督劉世明參奏桐山營遊擊六十五(liosiu)侵蝕馬戰守兵糧餉,貪劣不法,奉旨將六十五革職。三月十五日,六十(liosi),補授鑲白旗副佐領。十一月二十八日,六十四(liosisy),補授青州協領。十二月初五日,奉旨,六十七(liosici)拖沙喇哈番,命富海承襲。十一年十月初十日,六十六(liosilio),補授正紅旗滿洲副佐頜,同日,六十三(liosisan),署鑲紅旗前鋒參領。十月二十八日,六十一(liosii),奉旨革退副護軍校。十一月十一日,斬犯六十九(liosigio),奉旨依擬斬監侯。十二月十四日,六十一(liosii)拜他喇布勒哈番,命蘭柱承襲。十二年二月三十日,命主事六十(liosi)管理殺虎口台站事務。十一月初三日,原任遊擊六十五(lio si u),奉旨交與總督郝玉轔酌量題補。十三年三月十二日,鑲藍旗滿洲都統奏驍騎校六十八(liosiba)年老乞休。清世宗以六十八曾經效力行間,准其告退,並給與半俸,以養餘年。五月十二日,護軍六十一(liosii),引見。十二月初五日,六十(liosi),補授步軍校。十二月十五日,六十七(liosici),補授刑部員外郎。乾隆元年三月二十八日,奉旨,六十一(liosii)拜他喇布勒哈番,命觀住承襲。四月十二日,六十五(liosiu)拖沙喇哈番,奉旨命傅明承襲。四月二十六日,六十三(liosisan),補授陝西同州府撫民理事同知。五月二十八日,六十五(liosiu),遵旨赴福建督標中營都司新任。九月初七日,驍騎校六十(liosi),奉旨以原品休致。十二月初六日,奉旨,入辛者庫之犯六十八(liosiba),其本身妻室子孫,俱准釋歸。十二月初七日,六十五(liosiu),奉旨照例交給國子監,協同助教學習行走。三年四月二十九日,六十六(liosilio),補授熱河佐頒。六月十四日,直隸總督李衛奏旗人六十(liosi)毆傷劉二身死。由以上所舉數目名字,從六十以上,其個位數是包含O、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各數字,其中鑲白旗副佐領六十、主事六十、步軍校六十、驍騎校六十及毆死劉二的旗人六十,並非同一人。又如理事同知六十三與署理鑲紅旗前鋒參領六十三,亦非同一人。遊擊為軍營將弁、位次參將,都司又次遊擊,原任遊擊六十五(llio si u),福建都司六十五(liosiu)以及在國子監協同助教學習行走的六十五(liosiu),並非同一人。又如因年老乞休的驍騎校六十八與入辛者庫之犯六十八,亦非同一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