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满洲文化传媒
·实拍满洲圣山长白山雪狐
·摄影作品欣赏:满洲吉祥
·阿骨打学兵法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二】
·老明信片上的后金国盛京皇宫
·苏军撤出满洲被拆除后的工厂
·Map of Manchuria
·祝博讯网各位编辑们虎年吉祥
·清国世袭铁帽子王承传谱系
·满洲镶蓝旗人鄂尔泰正直且传奇的经历
·川岛芳子确遭枪决替死传闻为假
·满洲族传统民歌:长白山
·满洲利亚啊,满洲利亚
·通古斯民族众生相
·女真移民在河南
·川岛芳子生平
·祝博讯网站虎年吉祥进步
·口号下赤裸裸的文化种族灭绝
·美哈佛大学满洲语教授欧立德(Mark Elli ott)
·富育光:传承满族说部是我的使命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三】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四】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满族舞蹈发展史》出版发行
·冬装满洲旗袍图赏
·通古斯满洲语基础词汇
·《红楼梦》满族风俗研究
·完颜阿骨打
·图说满洲三大怪~~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我们的努尔哈赤我们的领路人
·大清国皇家萨满教祭祀中牺牲、祭品和歌舞的供献
·承德举办《承德满族》首发式
·满洲八旗兵制
·通古斯满洲民族民俗人物集成
·一名士兵眼中的慈禧
·兼收并蓄的满族传统音乐
·亲历满洲国崩溃
·黑龙江瑷珲地区满族人习俗
·通古斯滿洲仙女神話中所呈現的功能意義
·德國之聲:為拯救滿語而努力著!
·满洲人入关前的策略管理
·描写掠夺满族人土地的小说
·大清国陆军部尚书铁良墨迹
·肅親王滿洲文奏摺原稿
·“亡族奴”们,醒醒吧!!
·满洲族人应该记住的八句话
·旗女旧影
·海东青
·满洲入关征服中国军事思想
·满洲语学习书籍介绍
·《满语文教程》出版发行
·新加坡举办滿族传世文物展览
·台湾2010年滿文學習開課
·海东青
·Eight Banners
·通古斯女真后裔赫哲族鱼皮画
·满族大作家穆儒丐的文学生涯
·黎明前的黑暗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一季】
·沈阳满洲族人掀起学习母语热潮!!
·潰是大一統的宿命
·海东青雕塑作品欣赏
·满洲族人重整世谱誊写式样
·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金小史
·探秘通古斯满族古部落鹰文化
·86岁满洲族老人传授母语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二季】
·《满蒙文化关系研究》出版发行
·通古斯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东北方言中的满洲语与文化
·臭名昭著的大一统思想创立者
·清国“九门提督”管的是哪九门?
·满洲还愿歌
·通古斯萨满教文学的基本内容
·乌咧咧一大堆
·"中华文明"的笑谈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
·通古斯满洲族萨满教家庭祭祀
·新疆满族民间艺术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三季】
·《满族社会组织和观念体系研究》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二)
·蒙古族萨满教的六大体系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
·《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文库》出版
·台灣军事学讲义:萨尔浒大捷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满洲族史(清史)入门小资料
·大清国八旗满洲各旗佐领详表
·满洲语歌曲:海东青xongkoro
·满族人世界文化遗产为什么没有满文标识?!!
·满洲文《新疆满洲族史》
·Šongkoro (海东青)
·善耆临终给溥仪上的遗折全文
·大清国满洲八旗亲王名单
·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慈禧及光绪宾天厄
·满清兴亡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大清国满洲人征服中国开疆拓土这300年是为了汉人提供疯狂繁殖空间的300年,大清国的疆域是汉人在梦里想都不敢想的。一个喜欢裹女人脚修筑长城把自己圈起来的民族大杂体他们的胸怀与三寸金莲一般大小。看看今天满族的现状连个自治州自治区都没有!汉人,你们会有真心的朋友吗?你们知道尊重你们自己和别人吗?
   
   雅克萨之战是满洲大清国在康熙年间为反击俄国入侵黑龙江流域而发动的重大战役。战后清俄签订了《中俄尼布楚条约》, 划分了两国东段边境, 在法律上肯定了黑龙江流域、乌苏里江流域是大清国的领土。雅克萨战役是大清国反击外来侵略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
   
     17世纪80年代发生在满洲边境的雅克萨之战, 对于大清国和刚刚在关内立足的清政府而言, 意义重大。能否取得这场战役的胜利关系到国家领土主权的完整, 关系到清王朝新政权的巩固和对全国的统一。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一、沙俄武装入侵
   
   东北亚黑龙江流域黑龙江自古以来就是满洲人的内河。在中国不同时期的历史文献对其称谓不同。约在公元前5世纪成书的《山海经》称之为浴水, 公元世纪以后成书的《北史》称完水,《唐书》称室建河,《旧唐书》称望建河,《金史》称石里罕河,《元史》称撒合儿兀鲁。[1]称黑龙江者见于《辽史》。[2]满语称黑龙江为萨哈连乌拉,“萨哈连( sahaliyan) ”汉意为“黑”,“乌拉( ula) ”汉意为“江”。黑龙江全长4350公里, 整个流域面积184万平方公里, 土地辽阔, 山川壮丽, 物产丰饶。生活在这一地区的我国古代各民族, 其名称较为复杂, 各时期称呼不同, 如肃慎、乌桓、鲜卑、柔然、室韦、挹娄、勿吉, 以及公元8世纪以后的契丹、女真、蒙古等民族。肃慎人早在传说中的舜、禹时代就与中原王朝建立了联系, 禹定九州时,“东北夷”“息慎” 以其职来贡,同年六月, 又窜到黑龙江畔的古伊古达儿村令村里的达斡尔人归顺沙皇, 向沙皇缴赋。达斡尔人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结果遭到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俄国侵略者们“杀死了大人和小孩661人”, 抢走妇女243人, 儿童118人, 合计1022人, 几乎是古伊古达儿村的全部人数。
   
     秋天, 哥萨克人袭击了旧瑷珲城( 今属俄罗斯国境) , 到达黑龙江下游赫哲人居住的乌扎拉村, 四处抢劫。赫哲人一面抵抗一面向驻守在宁古塔的清军报警。宁古塔章京海色奉命率领八旗兵包围了乌扎拉村, 与俄军展开激战。战斗中双方均伤亡惨重, 哈巴罗夫被迫向黑龙江上游撤退。顺治十年( 公元1653年) 哈巴罗夫回到莫斯科。
   
     顺治十一年( 公元1654年) , 沙皇俄国又对东北地区发动第三次武装入侵。由斯捷潘诺夫带领几百个哥萨克人在中国境内骚扰掠夺, 无恶不作。沙俄的入侵已经引起清政府对东北边疆形势的强烈关注。早在一年前朝廷就“命镶蓝旗梅勒章京沙尔虎达, 为昂邦章京镇守宁古塔地方”, [11] 以抵抗俄国入侵, 保卫边疆的安宁。沙尔虎达不负众望, 率领清军几次给俄军以致命的打击。顺治十五年( 公元1658年) 七月, 斯捷潘诺夫率500名哥萨克人到松花江上, 同时沙尔虎达率领清军在松花江与牡丹江汇流处严阵以待。经过一场激战, 清军打死和活捉270余名哥萨克击毙了斯捷潘诺夫。沙尔虎达等将士因功受赏。[12]顺治十七年, 宁古塔昂邦章京巴海又大破俄军于黑龙江下游的古法坛村, 至此, 入侵黑龙江中下游的俄军残部全部被肃清。
   
     但是, 清政府没有乘胜兴建城堡, 屯田戍守, 而沙俄却时刻都在梦想着吞并富饶的黑龙江流域, 俄国侵略军仍窥据着黑龙江上游的尼布楚城。康熙四年( 公元1665年) 冬, 一伙俄军又重新占领雅克萨城。俄军在尼布楚和雅克萨筑寨堡、修工事, 建立殖民据点, 并以此为根据地, 不断向黑龙江中下游扩张、侵扰。尽管清政府不断交涉, 多次警告、抗议, 但仍无济于事, 侵略者更加变本加厉, 到处肆虐。东北边疆出现了更严重的危机。此时康熙帝决策, 以武力驱逐沙俄侵略者。
   
   二、雅克萨反击战的军事部署
   
   满洲的东北是满族的故乡, 是清朝的发祥地, 岂能容忍俄国侵略军的践踏! 驱逐入侵者, 收复失地是清统治者的强烈愿望。康熙帝说:“朕亲政之后, 即留意于此, 细访其土地形胜、道路远近及人物性情。”[13]康熙十年( 公元年) 九月, 年方18岁的康熙帝, 在首次东巡拜谒祖陵时, 就指示宁古塔将军巴海:“罗刹虽云投诚, 尤当加意防御, 操练士马, 整备器械毋坠狡计。”[14]可见康熙帝早已密切关注着东北的边防。但是, 随后, 清政府陷入了长达年的平叛战争中, 没有足够力量解决东北边疆危机, 直到康熙二十年( 公元1681年) 平定三藩叛乱之后, 才将注意力集中到东北。
   
     康熙二十一年( 公元1682年) , 康熙帝再次以告祭祖陵为名, 出关巡视东北。二月十五日, 他率扈从人等从北京出发, 抵盛京( 沈阳) 祭谒祖陵。三月二十五日到达吉林乌喇城。康熙帝在宁古塔将军巴海的陪同下, 泛舟松花江上, 面对涛涛江水, 不禁兴味盎然, 赋诗一首《松花江放船歌》, 诗中吟道:“连樯接舰屯江城, 貔貅健甲皆精锐。旌旄映水翻朱缨, 我来问俗非观兵。”[15]康熙在诗中抒发了他欲统率八旗“貔貅健甲”乘流直下, 驱逐沙俄侵略军的豪情壮志。诗中所谓“我来问俗非观兵”, 更是寓意深刻, 康熙此行的目的恰恰在于“问兵”, 考察边防, 进行反击沙俄侵略的作战部署。
   
     在与俄国长期交往过程中, 康熙帝感到  没有强大的武装, 不建立巩固的边防, 不经过激烈的战争, 不可能让俄国放弃侵略, 撤出中国。同时, 他也懂得: 中俄两国都是泱泱大国不可能用军事力量彼此压服, 只有通过和平谈判, 划定两国的边界线, 才能保持长期的和平。在东巡实地考察之后, 康熙帝从实际出发制定了军事斗争、外交谈判和充实边防三者并举的战略方针, 并在大政方针指导下制定了周密的计划, 进行了细致的准备工作。
   
     首先, 建立军事基地, 驻兵屯田。清初, 沿黑龙江两岸没有清军驻防, 距离黑龙江最近的驻防城宁古塔也在千里之外。康熙帝为避免与俄军“我进则彼退, 我退则彼进, 用兵无已, 边民不安”的历史重演, [16]为达到东北边疆的长治久安, 他决定:“于黑龙江( 即瑷珲) 、呼马尔二处, 建立木城, 与之( 俄军) 对垒, 相机举行。”[17]随后, 命宁古塔副都统萨布素等领兵前往黑龙江筑城屯田。康熙二十二年十月, 清政府正式设黑龙江将军, 萨布素被任命为第一任将军。黑龙江将军的设置, 标志着东北三将军分辖体制的正式形成, 对抗击沙俄侵略, 开发和建设东北边疆都具有深远的意义。
   
     萨布素受命之后, 立即着手在黑龙江东岸建城, 即瑷珲城。作为将军驻地和前线清军大本营。康熙二十三年, 萨布素又于黑龙江西岸新瑷珲地方另筑一城, 移将军衙门于此, 江东旧城留兵驻守。瑷珲城和黑龙江城夹江而立, 如同两个高大魁梧的士兵, 宣告清军已经在黑龙江上布置好营垒。
   
     康熙二十二年夏天, 第一批乌喇、宁古塔官兵1500人到达瑷珲。康熙二十三年, 又有乌喇、宁古塔及增派的达斡尔官兵1000人携带家属到黑龙江屯田驻守。康熙二十四年, 分盛京官兵至黑龙江垦地1500余垧, [18]并教导不习农事的达斡尔、索伦人, 使其“课耕有法禾稼大收”。至此, 清政府在黑龙江的军事基地已经建立。
   
     其次, 解决军粮供应。兵马未动, 粮草先行, 自古以来, 莫不如此。保证充足的粮食供应, 对清军能否在雅克萨之战中获胜尤其重要。
   
     清以前, 东北南部的辽河流域, 始终是粮食生产基地。清初, 经过顺治、康熙两朝的大力招民开垦, 当地的粮食生产已经恢复到明代的水平, 完全能够满足反击沙俄的军事需要。然而, 如何把粮食运到黑龙江流域的八旗驻地, 这是面临的首要的问题。从陆路运输行程数千里之遥, 成本太高, 只有依靠水路运输。清政府决定: 从辽河将粮食运至松花江再经松花江入黑龙江, 从黑龙江逆流而上至瑷珲城和黑龙江城。为此, 设立储备粮仓四处,“内地设于巨流河之开城( 开原县) , 边外设于邓子村( 吉林郑家屯) , 乌喇设于易屯门( 吉林伊通) 及易屯口。农隙之时, 运米贮于开城仓内, 以春秋二季舟运至邓子村交卸。
   
     自邓子村至易屯门, 百里无水路, 车运至易屯门仓内, 由易屯河( 伊通河) 舟运出易屯口竟达混同江”。[19]运送粮食的船只和水手, 全部由东北三将军自己解决。为运送粮食, 总计建造运粮船只280艘, 动员水手2700人, 他们从康熙二十二年起, 连续向黑龙江前线运送粮食。
   
     第三, 修造战船。往黑龙江前线运输粮食的船只, 有大船80艘。然而这些大船主要是运载粮食和重武器, 逆水行驶时, 还需要纤夫在两岸拉纤而行, 根本不能用来配合陆上部队作战。故郎坦在“平罗刹之策”中, 建议再造小船56艘, 专门用于战场上使用。康熙帝很重视这个建议, 命令户部尚书伊桑阿, 带领良匠, 前往宁古塔修造战船,“前投诚入旗林兴珠等系福建人, 今着彼前往演习, 庶有裨益”。
   
     第四, 设置驿站。萨布素修筑瑷珲和黑龙  江两城之后, 如何保障宁古塔将军与黑龙江将军之间的通讯联络, 成为当务之急。清政府决定: 自黑龙江城至吉林乌喇城( 今吉林市) , 沿途设置10个驿站, 每站驿夫20人, 遇有紧急情况, 乘蒙古马疾驰报告, 寻常事宜则循十驿而行。康熙二十三年二月, 户部郎中包奇、兵部郎中能特和理藩院郎中额尔塞, 奉命前往吉林乌喇设置驿站。他们出发前, 康熙帝亲自接见并且强调说:“此乃创立驿站之地, 关系紧要, 尔等会同彼处将军、副都统, 询明熟识地方之人, 详加确议安设。”[21]包奇等人赴东北后, 经过仔细丈量, 从吉林乌喇城至黑龙江城有1340里, 由于路途遥远, 原来计划的10个驿站改为19驿。
   
     第五, 调兵遣将。康熙二十三年九月, 康熙帝考虑进取雅克萨关系重大, 下令八旗都统瓦山等人前往黑龙江, 会同萨布素议定清军攻取雅克萨的计划。[22]同时着手征调部队以加强前线清军的力量。如选派善于水战的福建藤牌兵500人, 前往东北前线助战; 命直隶、山东、山西、河南巡抚, 每省派熟悉火器兵250人, 并选贤能官各4人, 预备火器送京师以备协攻雅克萨城; 调杜尔伯特、扎赖特蒙古兵500人维护自墨尔根至雅克萨之间的驿站交通; [23]副都统马喇等人所饲养的大批军马事先预备于嫩江岸边的齐齐哈尔屯, 以保证战场上清军有充足的马匹使用; 蒙古科尔沁十旗应于康熙二十四年进贡的牛、羊诸物, 也被下令不必送到北京, 全部改送黑龙江前线。
   
     为加强前线清军的领导, 派八旗都统彭春赴黑龙江任清军主帅, 派副都统班达尔善、护军统领佟宝等参赞军务。
   
     第六, 肃清黑龙江中下游的俄军。清军进驻黑龙江之时, 沙俄侵略军派格里高里·梅尔尼克指挥67名哥萨克乘船6艘, 增援在恒滚河( 今俄罗斯阿姆贡河) 上的哥萨克匪帮。清军派索伦总管博定率军将其包围, 收降、俘获了31人, 逃匪被达斡尔族击毙15人。清军由精奇里江上溯, 平毁了多隆斯克和塞林宾斯克。各族人民也配合清军作战。康熙二十二年十一月, 萨布素奏报: 牛满河奇勒尔族奚鲁噶奴等杀罗刹十余人, 鄂伦春之朱尔铿格等于精奇里江杀罗刹5人, 费牙喀人也击杀罗刹甚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