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论满族说部]
满洲文化传媒
·旧金山湾区满族大神父汪中璋
·大清国太祖努尔哈赤本纪
·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的建立
·满洲民族戏曲与戏曲家
·满族传世文物:东珠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三季】
·清国末年汉人的恐怖暗杀暴力活动
·内蒙古绥远城的满洲八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满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洲 人民族基本知识必读
·齐齐哈尔富裕4所学校开满语课 选送6名教师到黑大进修
·对满族人实施文化种族灭绝
·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努尔哈赤如何让八旗军的战力陡增
·朝鲜新币上的满洲圣山长白山
·漫话满族文化
·满洲文化规范社会群体行为的功能
·张学良自述勾引玩弄溥杰前妻
·1867年间的北京满族照片
·1820年大清国全图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四季】
·满洲民间故事
·可爱的藏族小姑娘
·大清国满洲皇家宫廷文化表演~~
·清国北京旗人社会中的民人
·台湾中正大學的滿洲語課程
·从鞑靼旅行记看满洲故土疆域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恐怖的汉人内乱杀戮图片
·日本國的滿洲料理飯店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五季】
·汉人,道德沦丧的世界公害
·美籍满洲族剪纸艺人侯玉梅的成长之路
·满洲仕女图
·金嗓子周旋满洲旗袍照片
·满洲语歌曲
·五世达赖喇嘛觐见满洲皇帝顺治帝壁画
·咸丰孝德显皇后朝服像
·寄予满洲族知识分子们(封博贴)
·满洲族著名学者尹郁山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滿洲族著名學者富育光
·中國普通話是滿族人創造的
·滿洲族獵鷹人
·滿族佳餚:血腸
·Manchu horse-hoof shoes
·吉林烏拉街保護滿族文化遺產活動
·吉林市滿族特色“亞
·冰雪滿洲聖山長白山
·萨满祭瞒尼群体成员结构浅析[尹郁山]
·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满洲鹰把式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伊尔根觉罗祭祖续谱
·吉林烏拉滿族火鍋
·劃給朝鮮的長白山
·滿洲吉林市滿族博物館
·滿族文化遺產韃子秧歌
·長白山山門門匾題字的變化
·80后满洲语老师德克锦
·一个辽宁满族老人的太平鼓舞之梦
·吉林烏拉街殘破的滿族古建築
·满洲礼赞
·满洲三老人
·1909年拍攝的皇太極陵寢
·黑龙江拉林满族镇满语教师伊里布
·库页岛上的满族人
·滿洲語基本單詞與會話
·中国流氓国民是这样产生的
·滿洲語聽力練習
·生活繁殖在滿洲的蝗漢垃圾病毒
·滿族传统文化遺產珍珠球
·旅英华裔作家新视角评慈禧
·看看日本人吃的牛肉什么样
·长白山满语夏令营招生通知
·視頻:沸騰的滿洲
·滿洲文12生肖動物圖賞
·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音樂視頻:满洲の山
·現代滿族人婚禮
·滿洲夢
·滿洲民族精神支柱索倫桿
·長白山下的滿洲語學堂
·满洲吉林九台满洲族祭祖图片集
·組圖;滿洲圣山長白山
·哈佛教授谈满文与满族认同
·令人恐怖的蝗汉屠狗节
·本溪满族县学校开展满语教学
· 朝鲜与满清的数百年恩怨
·满洲正白旗著名学者傅芸子
·滿洲族人與狗的情緣
·清國初俄羅斯佐領融入滿洲考
·东北话与北京话中的满洲语
·學會堅強
·锡伯族语言文字的今天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白海青
·满族衣食住行习俗总汇
·长春满族律师为救母语自费办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满族说部


   
   内容提要:满族说部是女真-满族独创的口耳相传的长篇叙事文学,再现了这个伟大民族的英雄业绩和心路历程。它作为“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出现,对于中国文学的学科建设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满族说部的抢救和研究还将为保持我国与人类文化的多样性、充实我国与人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库做出重要贡献。
   
论满族说部

   

    关 键 词:满族说部 女真-满族口传叙事文学 非物质文化遗产
   
    作者单位: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吉林师范大学
   
   
   
    英雄大传、英雄史诗满族说部,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作,正在引起文化学术界的热情关注。而满族及其先世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女真,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是一个数度走向辉煌、两度入主中原的伟大民族,为中华五千年少数民族的历史所仅见。说部这一艺术形式,乃是满族以及包括女真人在内的满族先民彪炳史册的可贵创造,是这个伟大民族的民族精神、民族智慧升华的结晶,内涵博大精深,极其丰富。由于它产生于游牧文明的纵深地带,其中饱含着我国北方民族文化威武有加、健勇无比的珍贵元素,为中国文学北雄南秀、异彩纷呈的多元一体格局注入了新的活力、新的气象。满族说部通过口头传承涵养孕育、勃发崛起,当之无愧地代表着女真—满族口头文学的最高成就,堪称中国文学百花园中灿烂夺目的一朵奇葩。
   
   一、满族说部的渊源与缘起
   
    满族作为我国北方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语族的重要民族,其历史可谓十分悠久。三千年以前的肃慎,是满族的原始先民,他们生活在长白山以北和松花江中上游、牡丹江流域的广阔地区,从舜禹时代即与中原有了联系。战国以后,肃慎改称挹娄,以后又陆续改称勿吉、靺鞨、女真。其中粟末靺鞨于唐朝时曾经在松花江上游、长白山北麓即今吉林敦化、黑龙江宁安一带建立号称“海东盛国”的渤海地方政权。而女真人则在辽、宋、金激烈复杂的冲突矛盾中崛起塞北、雄视天下,灭辽驱宋、入主中原,对于中华民族的发展壮大厥功甚伟。满族则是以建州女真、海西女真为主,在明代形成的民族共同体。他们步其先民女真人的后尘挥师入关,进而一统天下,建立清朝,开创了我国有史以来多民族国家空前巩固稳定的历史局面。其领土“东极三姓所属库页岛,西极新疆至于葱岭,南极广东琼州之崖山”(《清史稿·地理志》),基本上奠定了中国近现代的版图疆域。
   
    据口碑资料和文献资料可知,满族的先民有着十分丰富的口头文学传统,如满族创世神话《天空大战》,当即来自满族先民的口传心授。特别是女真时期以来,民间文学得到了更充分的发展,从而为满族说部留下了极其深厚的文化积淀。女真—满族正是通过“说史”、“颂唱根子”的活动,将“民族文化记忆”熔铸为无比生动的口头文学、包括千姿百态的说部艺术。在目前已经抢救采集、记录整理的满族说部中,多达二分之一的作品与满族先民女真人的杰出人物或口传叙事文学密切相关。如《忠烈罕王遗事》、《苏木夫人传》、《金世宗走国》、《女真谱评》、《天空大战》、《乌布西奔妈妈》等,即颇有代表性。这些作品讲述传扬的女真完颜部叱咤风云英雄人物的光辉业绩,当主要来自女真完颜部的口头传承。而说部作品中的一个热点人物——历史上号称“北方小尧舜”的金世宗完颜雍,不仅在有金一代开创了“大定明昌五十年”的鼎盛局面,而且异常珍视女真族的固有文化,对于保护满族先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出了重要贡献。由于完颜雍的不懈鼓吹和积极推动,女真文化得以更好地保存、延续和发扬光大,从而滋养和哺育了满族文化。据《金史·世宗纪》载,完颜雍为了防止子孙后代忘本,保持女真人淳朴敦厚之风,一再提倡民族精神、民族品格和民族习俗。[1]例如大定十一年(1171年)十一月完颜雍临幸东宫时,曾告诫皇太子:“吾儿在储贰之位,朕为汝措天下,当无复有经营之事。汝唯无忘祖宗淳厚之风,以勤修道德为孝,明信赏罚为治而已……唐太宗有道之君,而谓其子高宗曰:‘尔于李勣无恩,今以事出之;我死,宜即授以仆射,彼必致死力矣。’君人者,焉用伪为!受恩于父,安有忘报于子者乎!朕御臣下,惟以诚实耳。”(《金史》卷六《世宗》上)完颜雍提倡的女真民族诚信无欺的可贵品格与可贵精神,于此可见一斑。为了求本寻根,早在大定十三年(1173年)完颜雍即有意从京城中都(今北京)回访女真完颜部发祥地会宁府(今黑龙江阿城南白城),以追寻女真族的民族精神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据《金史》记载,大定十三年三月乙卯,上谓宰臣曰:“会宁乃国家兴王之地,自海陵迁都永安(今北京),女直人寝忘旧风。朕时尝见女直风俗,迄今不忘。今之燕饮音乐,皆习汉风,盖以备礼也,非朕心所好。东宫不知女直风俗,第以朕故,犹尚存之。恐异时一变此风,非长久之计。甚欲一至会宁,使子孙得见旧俗,庶几习效之。”(《金史》卷七《世宗》中)完颜雍在内心酝酿、发酵已久的这一夙愿,终于在11年后的大定二十四年(1184年)三月付诸实施,并驻跸近一年之久。金世宗此次巡幸女真故地,《金史·世宗纪》、《金史·乐志》均有翔实的记载。《金史·乐志》称:
   
    (大定)二十五年四月,幸上京,宴宗室于皇武殿,饮酒乐,上谕之曰:“今日甚欲成醉,此乐不易得也。昔汉高祖过故乡,与父老欢饮,击筑而歌,令诸儿和之。彼起布衣,尚且如是,况我祖宗世有此土,今天下一统,朕巡幸至此,何不乐饮。”于时宗室妇女起舞,进酒毕,群臣故老起舞,上曰:“吾来故乡数月矣,今回期已近,未尝有一人歌本曲者,汝曹来前,吾为汝歌。”乃命宗室子叙坐殿下者皆上殿,面听上歌。曲道祖宗创业艰难,及所以继述之意。上既自歌,至慨想祖宗、音容如睹之语,悲感不复能成声,歌毕泣下数行。右丞相元忠暨群臣宗戚捧觞上寿,皆称万岁。于是诸老人更歌本曲,如私家相会,畅然欢洽。上复续调歌曲,留坐一更,极欢而罢。[2]
   
    这种颂唱宣扬祖宗辉煌业绩的古老传统,由于完颜雍作为一代英主以身作则、亲自实践,当已跨越历史的风云而垂范子孙后世,为女真—满族以说部的艺术形式求本寻根、追念祖先树立了楷模。传统说部正是继承了满族先民女真人口头文学和非物质文化的优良传统,从而造就了气势恢宏、篇幅浩瀚的说部艺术,形成饱含天籁真趣、生机活力的原生态作品。
   
   二、满族说部的价值与意义
   
    满族说部作为“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出现,对于中国文学的学科建设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中国文学的内涵原本博大精深、无比丰富,其中既包括书面文学,也包括口头文学;既包括汉族文学,也包括少数民族文学。但是以往的文学史著作基本上属于汉民族的书面文学史,少数民族文学、特别是少数民族口头文学长期以来备受轻视和冷落。而传统说部兼具口头文学和少数民族文学的双重品格,因而对于21世纪构筑中国文学史的完备框架和创新体系十分珍贵、非常重要。满族说部21世纪伊始在全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热潮中骤然崛起、闪亮登场,将推动中国文学史的内涵和架构与时俱进地呈现书面文学与口头文学兼备、汉民族文学和少数民族文学并重的新的发展趋势;与此同时,由于满族说部具有文化学、文艺学、历史学、民族学、语言学、民俗学、宗教学等多方面的价值,其抢救和研究还将为保持我国与人类文化的多样性、充实我国与人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库做出重要贡献。
   
论满族说部

   
    实际上民间口头文学、包括各民族的英雄传说、英雄史诗是文学宝库中非常珍贵的一部分,它们对于作家书面文学产生过深远的影响,为古今中外文学的健康发展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触媒和力量源泉。回顾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可以看出,书写的传统与口承的传统均为人类宝贵的信息交流、信息传播手段,由于二者载体的不同,从而形成了两极间的谱系关系;只有历时性的书写和即时性的口述相辅相成、并行不悖,人类无比丰富的信息交流与信息传播才能呈现绚丽多姿、色彩斑斓的人文知识光谱。文字的出现是人类的巨大进步,作为书写符号的文字固然可以使人类的文明成果超越时空、传之久远;不过由于“书不尽言,言不尽意”而存在的文字同语言的微妙差距,也使人类古老文明与早期文献的原初语境、鲜活元素疏离隔膜,从而在古典文本中必不可免地丢掉某些稍纵即逝、难以再现的灵光神韵、天籁真趣。由于包括文学界在内的学术文化界长期以来仅仅重视同书写相关的精英文化,忽视同口承相关的民间文化,而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又往往具有不可再生的性质,传承的链条一旦断裂,势必造成人类文化财富不可挽回、无法弥补的损失,所以口承传统尤其需要善加保护。特别是20世纪后期,在经济全球化和社会生活现代化汹涌澎湃的大潮中,数字化时代的到来使主流文化、大众文化凭藉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以前所未有的冲击力轻而易举地独霸文化市场,民间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空前严峻的生存危机。为了抢救、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全球组织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一系列国际公约、宪章和建议案等,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发挥了重要作用。而满族说部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于2006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进入我国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4]满族说部在口头文学与书面文学互动互补、少数民族文学与汉族文学相激相融中彰显于世、受到瞩目,必将极大地提升民间口头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不可或缺、日显重要的突出地位,有力地推动中国文学史的架构实现由场域狭小、内涵单一的传统模式向视野开阔、多维多元的科学体系的转型与跨越;与此同时,满族说部的挖掘采集和探索解读,其意义还将远远超出文学学科本身,使包括文学研究在内的学术研究格局和定制由单纯关注书写传统而转为书写—口承传统兼而有之的重大改变。
   
   
   三、满族说部的内涵与分类
   
    满族说部的称谓,源自满语“乌勒本”,译作汉语当为“传”、“传记”之意;由于清朝中后期满语渐废,便改用“满族说部”或“英雄传”的名称。与之相应的,讲唱说部也大多运用汉语,偶尔夹杂某些满语(女真语)成份。传统说部的艺术形式,经历了一个由简到繁、由短到长的发展过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