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一个王朝倾塌了。这个世纪一开局,它就呈现一派行将崩溃的败相: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攻占北京,赔款求和,与列强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革命黨接二连三发动起义,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先后驾崩,江山社稷落在隆裕太后和三岁小皇帝宣统这一对“孤儿寡母”手上……。更早些,自鸦片战争、英法联军之役、太平天国、捻回之乱、中法安南之战及中日甲午战争以后,这个王朝的气数就几乎已被消耗殆尽,只等最后一根压垮骆驼的稻草降临了。事实上,它能够硬撑着拖一副迟滞的脚步,走到这个使人类社会发展最快、改观也最大的二十世纪来,而且竟还摇摇晃晃地继续走了十来年,本身便是一个奇迹。
   

     应该说,在中國历代王朝的结局中,清王朝的结局是最为幸运的。虽说是一场革命,却没有经历大规模的流血征战;虽说搞了点宫廷政变,却也没有大动刀兵,闹到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虽说各省纷纷宣布獨立,最后却也咸与共和,——除了外蒙,——基本上保持了中國的完整,没有重蹈“合久必分”的覆辙。退位的皇帝还享受极为优厚的政治待遇与经济待遇,这也算是“史无前例”的:皇帝尊号不废,仍居宫禁,每年享受政府津贴四百万元,王宫世爵“概仍其旧”。直到辫帅张勋进京唱了一出复辟的戏,才被日后的冯玉祥作为借口,派兵把逊帝从故宫大院里赶了出来。谁教你先输了理,听信人家的唆使吃那十几天的回头草呢。不过也没拿他怎么样,赶是赶出来了,房地产带不走,细软可是尽他扛。这是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五日的事,距“大清帝国”的匾额从历史舞台上摘下来,已经十三年了。
   
     然而中國人对于清朝,多半没有什么好印象。它是末代王朝,中國上千年封建專制的帐,似乎都要记到它头上。就象任何一个朝代的全部罪恶,都要由它的末代皇帝来承担一样。它不但为后人提供了旧制度最直观的、令人记忆犹新的反面教材,甚至还要为民国以后的许多臭事负责,——窃国大盗袁世凯专权,军阀混战,列强继续欺侮压迫中國,贫穷、落后、愚昧……。所有的这些不幸,都可以追溯到慈禧太后,那个据说是中國有史以来最坏的女人中活得最久的女人:她割地赔款,鎮壓变法,一次次阻扰中國的现代化进程,致使具有悠久文化传统和崇高国际威望的中國,沦为任列强宰割的“东亚病夫”。
   
     这样的政权没什么可说的,早就应该推翻了。为革命奔走呼号的孙中山,被尊为“国父”,受到影响中國历史甚剧、相互合作但主要是残酷争斗几十年的国共两黨一致崇敬。以革命而不是以改良的手段,以共和而不是以君主立宪来取代旧制度,乃大势所趋,民心所向,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几乎是没有疑义也无可置喙的了。
   
     直到纹革结束,文化界才有极少数人提出,假设当年不用革命这样激烈的手段,而只是渐进地改良,情况也许会比已经发生的这几十年的历史要好得多。毕竟刚刚经历过“不断革命”的磨难,一切关于革命的反思都容易为人所理解;毕竟“前清”早已成遥远的过去,是前朝的前朝了,对它的品头论足更不妨肆无忌惮。
   
     ——假设不经革命,而代之以温和的改良,君主立宪,议会选举,逐步引进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体制,中國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那就不会有后来的军阀混战,不会有列强扩展和强化各自在中國的势力范围,不会有国民黨、共產黨先后坐大的一黨專政,不会有残酷无情的清黨、内战和階級斗争,不会有疯狂的大跃进及纹化大革命。
   
     虽然有一句名言:历史是不能假设的。人们还是喜欢作各种各样的假设。不光是那些天真的、善良的人,就连许多历史学家,许多识见不凡的思想家,都常常对各种各样的历史作各种各样的假设和推断。因为研究历史的目的,除了文化积累的意义,还有镜鉴的作用。所谓“不能假设”,其实是我们对已然发生且无可逆转的历史事实发出的无奈叹息。
   
     是的,百日维新的失败,使清政权丧失了改良的最好时机。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既死,整个王朝已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人物执掌政权,更不要说做好立宪、建立议会制度这样大幅度变法、改革祖制的事了。革命黨跃跃欲试,到处谋杀、起义、暴亂,各地新军连朝廷都难以节制和调令,天下根基已动,大厦将倾,改良从何谈起?当时的情势,不是改良比革命好或不好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改良的可能的问题。当然,这里还可以再“假设”,如果革命黨人不那么闹的话,如果让朝廷有一个“安定团结”的社会环境,从从容容地、因循渐进地完成它的本应在十年前推行完成的变法,——或称改良、改革,也许中國可以赢得差不多半个世纪的发展时机,提前进入现代化强国的行列,进而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
   
     发生在这个世纪最初十年的大论战,——革命还是改良(改革),——注定要在这个世纪的最后十年再拿出来论战一次。有人提出,不流血(改革)总比流血(革命)要好。另一些人则提出,不流血的革命(如辛亥革命)比流血的改革(如戊戌变法、陆肆)要好。其实,这好那好,也都是在假设历史。
   
     辛亥革命并不是没有流血,只是相较于以往的改朝换代,尤其是这样一个庞大王朝的崩溃,没有发生持续的大规模的战乱和流血。戊戌变法“六君子”死得固然惨烈,毕竟只是朝廷内部极少数人作出的牺牲,远不能跟后来发生的革命相比。至于陆肆,牵涉到许多另外层面的问题,本书拟在最后一章再作讨论。
   
     革命推翻的只是政体,并不能保证推翻獨裁。最经典的法国大革命就不用说了,本世纪发生的俄国革命,古巴革命,柬埔寨革命,伊朗的伊斯兰革命,伊拉克的革命,结果都是如此。中國的辛亥革命也不例外,袁世凯上台,民主共和成了一句空话,最后连空话也不要了,干脆恢复帝制。
   
     袁世凯当然是很糟糕的一位,要是换了孙中山,可能会要好得多。不过细究起来,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孙中山不恋权位这是有目共睹的,但他一旦要掌权,就必须是他绝对的个人權威,说穿了也就是獨裁。一个政治家,同时受到两大相互敌对、都以擅长專制獨裁闻名于世的政黨崇敬和拥护,他本人会不獨裁到哪里去,我实在是怀疑。孙中山在他自己的黨内排斥异己,大事一个人说了算;号召黨员向他宣誓效忠,以黨龄的长短封官许愿;对外推崇师法无产階級專政的创始人列寧,一心想走俄国的道路;……他的悲剧是“革命尚未成功”,他的幸运也在于此。他还没有来得及当上獨裁者就死了。也许,他会是一位“好的”獨裁者,但谁也保证不了他不会是一个獨裁者。一个人只要当上獨裁者,好坏就由不得他了。而且古今中外的大獨裁者,大多有优秀的素质与过人的、持久不衰的魅力,正是这些素质和魅力使他取得追随者们的信赖、拥戴和服从,并通过他们以他的意志为全民的意志。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更重要的是,就连孙中山也只是假设。历史选择了袁世凯,而不是孙中山。
   
     一点也不过分地说,这是许多坏选择中最坏的一种选择。二十世纪中國的一个又一个大灾难,都是从这第一个选择开始的。
   
     慈禧太后是清朝最大的败笔,史学家们都认为,近三百年的国运全断送在她的手里。然而即使是这样一个人物,也并非一无是处。“同治中兴”便是她大胆打破满汉界限,起用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胡林翼等一大帮汉臣的结果。这些汉人名臣,包括后来的沈葆桢、刘坤一、张之洞、刘铭传等人,皆有较为开明进步的头脑,官至封疆大吏。很难想象,一个能够如此知人善任的最高獨裁者,果真会坏到一塌糊涂的地步。
   
     清王朝的悲剧,是时代造成的。此前中國,说是“超稳定结构”也好,说是“循环反复”也好,一直处于封闭、獨立的自我发展状态。在长达上千年的时间里,中國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繁荣发达,居于世界前列。但是,西方的文艺复兴及工业革命、资本主义、民主政治的兴起,使中國开始落后于世界潮流,并迅速而非逐渐地与先进的西方国家拉大距离。一八四○年鸦片战争爆发,中國开始走向任被列强欺侮宰割的境地。这一史实,中学生都是应该知道的。
   
     我们从简单的历史读本中都可以查到,清政府是怎样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单举领土的丧失──
   
     一八四二年中英南京条约,割让香港;
   
     一八五八年中俄瑷珲条约,割让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领土;
   
     一八六○年中英北京条约,割让香港对岸之九龙;
   
     一八六○年中俄北京条约,割让乌苏里江以东领土,约九十万三千平方英里;
   
     一八七四年中日和约,承认属土琉球王国为日本领土;
   
     一八八五年中法和约,承认安南脱离宗主国中國,成为法兰西的保护国;
   
     一八八六年中英缅甸条约,承认属土缅甸划归英国;
   
     一八九五年中日马关条约,放弃朝鲜的宗主权,割让辽东半岛(后经俄法德三国干涉,归还中國)、台湾及澎湖列岛。
   
     这还不包括那些铁路、通讯、矿产的经营权,不包括租界和庞大得如同天文数字的巨额赔款。经营权及租界以后可以收回,白花花的银子将来可以再挣,领土的丧失却几乎是永久的。二次大战结束,收回台湾、澎湖列岛;一九九七年七月,收回香港、九龙。其余那些土地,再也不是“莫非王土”,再也不是咱们的啦。
   
     不过冷静地想想,清朝丢失的这些领土、属土,绝大部分原本就不是中國的。尤其是黑龙江以北的全部、乌苏里江以东的大部分土地,是清朝入关带给中國的礼物。当然还不止这些,还包括它已经征服的蒙古,及后来征服的西藏、新疆、朝鲜。这就使得中國的版图,远远超过历史上除元代以外的任何一个朝代。而我们知道,元朝始终是一个“外来政权”,与其说中國在元代的领土面积最大,倒不如说中國的领土在那一段时间里全都沦丧了、消失了,那实在是一个不值得炫耀的亡国时代。
   
     我们坐下来,将有清一代领土、属土的“收支”情况作一番结算,就会发现,它给咱们中國挣来的土地,比给咱们中國丢失的土地要多得多。如果我们推翻清王朝只是为了“驱除鞑虏”,只是为了“光复中华”,为了“复明”,那中國的版图就不会囊括新疆、西藏及东北的大半,中國的面积就只有不到现在的三分之二甚至二分之一,绝不可能在俄罗斯、加拿大之后位居世界第三。评价一个朝代的功过,当然不应只将其扩充版图的大小作为依据,因此也就更不应只将其丢失的那部分领土作为依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