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文化传媒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大清国满洲皇帝书法欣赏
·每一种语言都是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
·Wuthing we gwen tull?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洲族著名影星胡军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国庆天安门广场上的满族图腾柱
·满族的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火爆的满洲民族祭祖大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伊通满族自治县满族博物馆收藏的萨满神帽】
   

    鸟崇拜是一种世界性的文化现象,在以渔猎生产为主要经济形态的少数民族中,尤为突出。满族先世向以渔猎为生,“精骑射,兽捕捉,”①,“俭朴相尚,佃猎擅长。”②在长期的渔猎生活中,与生息于广袤的白山黑水之间的禽鸟百兽朝夕相处,禽鸟不仅是人类的有益伙伴,而且是人类观天候、测灾异的最佳卜物;随着渔猎经济的发展,鹰、雕等猛禽得到驯化,成为满族先民重要的狩猎工具;禽鸟翔天入地的技能在萨满教世界中,予以神秘化。因而,满族禽鸟崇拜观念十分悠远,内容极为丰富,并形成许多与禽鸟联系密切的特有的生活习俗、情趣与禁忌,构成独特的鸟文化。
   
   一
   
   鸟是满族古神话的重要主题之一和萨满教祭祀的重要崇拜对象。神鸟创世神话在崇信萨满教的北方诸民族中,有着广泛的流传。在黑龙江流域诸民族中传流着,天地初开时,遍野洪波,生灵无处存身,是白水鸟、野鸭、野雁、天鹅等搬来砂石、填出滩地,才有了大地。③在那乃人中,也有鸟参与开辟宇宙与宇宙相通的观念。④在满族创世神话中,鸟神被赋予创世神的助手,人类的母亲和氏族的拯救者等神格。在天母阿布卡赫赫与恶魔耶鲁里争夺宇宙统治权的斗争中,神鸟多次帮助宇宙大神转危为安,赋予她无穷的伟力。如太阳河神话中所讲,耶鲁里企图挟天为主,便于日月降落的黑夜里,悄悄冲向天空,口喷黑风恶水,淹没了穹宇大地,打败了阿布卡赫赫,一把扯去他用九座石山、九座柳林、九座溪流、九座兽骨编成的护腰战裙。阿布卡赫赫赤身露体地逃回天上,昏倒在滚动着一束束金光的太阳河旁。太阳河边一棵高大的神树上,住着一只名叫昆哲勒的神鸟。它扯下自己的羽毛,为阿布卡赫赫擦拭伤口,编织护腰战裙。又衔来金光流漾的太阳河水,喷洒她的全身。当阿布卡赫赫身穿九彩神羽战裙从太阳河水中苏醒过来时,她成为一位金光灿灿永远不死和不可战胜的大神。耶鲁里再也无法与她匹敌,被阿布卡赫赫打回地府。⑤阿布卡赫赫得以取得宇宙统治权,主要凭借众神的辅助,其中鸟神发挥了重要作用,立下不朽的丰功伟绩,如鸟神中的灵喜、各种水鸟、彩雀、鹰隼等都是阿布卡赫赫的侍女。每每使阿布卡赫赫临危获救,转危为安,赋予神力。神话热情地讴歌了鸟禽的创世功业,表达了满族先民对鸟神的无限膜拜之情。
   
   禽鸟不仅是创世时代的功臣,而且是人类的始母神,萨满的诞育者。东海女真后裔满族扈伦七姓萨满神谕记载,洪水时代,地上是水,天上也是水,水浪一个推一个,如飞闪的铜镜,一切生灵都难以存活。这时,从远方来了一只小海豹,救起了一男一女,把他俩驮在自己的背上,带到了被猛玛、水鸭神推划出来的山包上,这一对男女生了一个女儿,被阿布卡赫赫派来的鹰神代敏格格叼走了。代敏格格将其养大,她成了世上第一个萨满和人类的始母神。创世神话《天宫大战》⑥也传讲,神鹰受天神之命,用昆哲勒神鸟衔来的太阳河中的生命与智慧的神羹哺喂萨满,用地母卧勒多赫赫的神光启迪萨满,使她通晓星卜天时;用巴那姆赫赫的肤肉丰润萨满,使她运筹神技;用耶鲁里自生自育的奇功诱导萨满,使她有传播男女媾育的医术。神鹰哺育的萨满终于成为世上第一个通晓神界、鸟界、灵界、魂界的智者,万聪百灵,百慧百巧,抚安世界,传替百代。满族原始先民将神鹰尊为人类始母的恩人和母亲,她集众神之智慧哺育造就了神威无敌、大智大慧的萨满,使之成为人世间的智者,为族众祈福谋利,祛病去灾,才使人类获得了生存与发展的有利条件。这里鹰成了人类之师、人类之母;充分表达了满族先世对鹰的敬意、感激之情。
   
   鸟图腾崇拜在北方民族中较为突出。如哈萨克族的一些氏族就分别将白天鹅和鹰视为图腾,并形成了特定的风俗与禁忌。⑦满族一些姓氏将某种鸟类与氏族的起源相联系,形成独特的族源神话。如爱新觉罗氏传讲,神鹊衔朱果,被沐浴于白山天池中的天女佛古伦吞腹成孕,生布库里雍顺,“定号满洲,乃其始祖也。⑧”这则神话的产生虽然晚近,颇类“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传说,但它被载于正史,引为言传,是满族先民鸟崇拜意识的真实记录。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鸟神在萨满教神坛上,也是备受尊崇的图腾神、守护神和自然大神。由于各姓祖居地域不同,所崇祀的鸟类亦不尽一致,各姓鸟神的多少也不相同。然而,凶至鹰雕,弱至鸠雀、水鸟,无不是萨满教崇祀的对象,他们降临神坛时,千姿百态,舞姿伟娜,深受阖族的虔诚敬仰。
   
   萨满教鸟神可以分以下数类:
   
   1.水鸟类,这是满族萨满教灵禽崇拜的早期特征,与满族先世的渔猎生产和居于水滨的地域环境有关。水鸟神群是萨满诸神中的一大神系,其中,首推天鹅神倍受崇祀。天鹅高翔在天,洁羽若雪,其声苦呖,群栖互爱,富有牺牲精神,每当遇敌时,母天鹅总是让幼子吸净己之鲜血,高飞逃生。它们的天性与洁白的外身、赤色的心一样美好,深受满族先民的爱慕。天鹅神是吉祥的守护神,满语称“嗄喽妈妈”,当她降临时,萨满跳鸟舞、走鸟步、表演鸟技,忽而展翅旋转,忽而潜水追鱼,忽而凌空御风,一展天鹅神的雄姿风彩。水禽族中的白水鸟,满语称“珊延木克嘎斯哈”,也备受敬祀。神话中讲述,白水鸟是一位女萨满的化身,洪水时期,她常潜于江河,为族中长幼捉鱼充饥,一次误认为水中白石为鱼,撞岩而死,化为白羽神鸟。神鸟降临时,在夜室中搅动水槽盒,变为河卵石落满炕上,表现出它的非凡经历和伟大职能。水喜鹊,满语为“尼如沙克沙哈”,创世神话中的巡江女神。天宫大战时,耶鲁里喷火,遍野焦枯,阿布卡赫赫逃入江中,白喜鹊巡江时,将她从江中网出,使之重新恢复了神力。这些水鸟主司维护氏族渔猎丰收,其啼叫声能报阴晴洪涝,水鸟出没的江河,必多鱼虾,渔民可据此选择渔猎场所。
   
   2.报时鸟,多为陆地上的鸠科、鹃科,“随季而来,随季而归,与人为伍,不舍不弃,”⑨如布谷鸟啼叫,就传报着冬雪即将过去,春天即将来临的信息,人类将随季节的变化由地下搬至地上居住;德德谷则是报寒鸟,秋季育子,啼鸟时,草已枯黄,冬雪将来临。此外,某些鸠神,还能传报福祸信息,被尊为掌管山林旷野诸事顺绥之神鸟。
   
   3.魂鸟,萨满过阴追魂,为小儿招魂时都祈请魂鸟。魂鸟又分大魂鸟,如长尾鸟,夫妻双双,生死不离,一鸟亡,另一只也将不久于世。因而,被敬为领魂鸟。萨满神服双肩上的鸟和神帽上的飘带,分别象征长尾鸟和它的长尾。萨满过阴追魂,请神探路,必先请大魂鸟,如神服双肩上的鸟擅动,便意味着能获平安,萨满方可过阴。小魂鸟包括阿林衣车其克(山雀)、非牙斯汉车其克(家雀)、西沙勒堪车其克(麻雀)、都都车克克(斑雀)、朱里混(朱顶红)等,兴致欢悦,喜群居,生性聪慧,其喳喳叫声如孩童一样活泼可爱,故被视作童子所化,满族人家为小儿叫魂时,若见麻雀、家雀等飞来,便看作小儿魂被招回,阖族致喜。
   
   4.猛禽类,以鹰、雕崇拜和鹰神、雕神祭礼为突出。鹰雕叱咤风云,英武盖世,其翔万米,目锐若神,远在千米的驰兔、狐、鹿、蛇等均难逃其利爪,飞速如闪电,其翅尖可折锐木,其性喜寒冷。鹰的威武、勇猛、不畏严寒的品格,使满族先民无限敬畏。随着狩猎生产的发展,人类驾驭自然能力的提高,鹰被捕捉、驯化,成为狩猎生产的重要工具。在满族萨满教古老的大祭中,鹰祭颇为壮观、宏大,一般在春秋出猎前举行,鹰神临界时,以守护神的身份给请鹰的壮士们赐鹰服、兽帽、爬山用的铁角,为远征者身上涂抹烟膏,防止蚊叮蛇咬。代表鹰神的萨满还为请鹰人佩戴护身神偶,以示对他们的庇估。满族鹰祭为狩猎生产作了重要的精神准备,体现了原始萨满教与物质生产的密切关系.
   
   在满族萨满教祭祀中,鹰神被尊为动物神的首神。而且在创世神话中也占有显赫的地位。在满族尼玛察氏鹰神祭礼中,当鹰神附体后,萨满代表鹰神吟唱道:
   我是受天之托,
   带着阳光的神主,
   展开神翅蔽日月,
   乘神风呼啸而来,
   山谷村寨都在抖动,
   我旋了个云圈,
   又长鸣了几声,
   神鬼皆惊遁,
   众神退后,
   神武的披金光的神鹰,
   我来了!⑩
   鹰神降临时,展翅高翔,神态威武,生吞狍肝,其勇不可一世,宛如真鹰降世。鹰神的雄武和满族的崇鹰习俗,铸造了满族勇敢尚武的民族精神。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尼玛察家族祭祀中的爱新代敏——金鹰神降临】
   
   此外,满族对乌鸦、喜鹊的崇拜观念也十分古远而普遍。“乌鸦救主”、“神鹊衔朱果”的神话传说,使乌鸦、喜鹊与满族的起源发生了密切的联系,因而,敬祀乌鸦、喜鹊之俗成为全民族的共同习俗。祭天大礼中,专设神竿祭,主祭乌鸦。史载:“满州……祭院中杆,以猪肠及肺先置于杆顶之碗中,以祭乌鸦用。⑾”其实,满族先世对乌鸦、喜鹊的崇拜远在爱新觉罗氏家族兴起之先,特别是对乌鸦的崇拜尤为悠久,乌鸦不仅是创世时代的大神,在战争中误食黑草而成为黑鸟,而且是氏族守护神,在村寨边为人畜巡狩。如在林海旷野中突出异兆或见野兽尸体,乌鸦便满天飞叫,警示人类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后金国沈阳皇宫清宁宫前用来祭天喂乌鸦的索伦竿子】
   
   二
   
   满族先世自古生息于白山黑水之间的林海之中、江河之滨,素有泛鸟崇拜观念。依据满族创世神话和萨满教神谕以及文献、民族学资料,考察满族禽鸟崇拜的缘由及根源,主要有三点:
   
   (一)满族先世生息的东北地区向来是百禽的故乡,这里湖沼密布,河川若网,气候适宜,鱼虾繁盛,为禽鸟提供了充沛的食源和理想的繁衍之所。这是禽鸟崇拜观念赖以产生的物质基础。
   满族先世在长期渔猎生产生活中,与鸟类朝夕相处。灵禽的聪慧、机敏的天性,翔天入地的飞翔技能,猛禽非凡的勇力,敢于与虎豹狼虫等野兽拼搏的气慨使原始人类仰慕不已,是人类可望而不能企及的。低下的生产力和谋生手段,使满族先民渴望获得禽鸟的觅食、飞翔能力,这种意识即是人的自然化。这种心理以及禽鸟超凡的技能使原始人类产生的神秘感是鸟崇拜观念最初产生的原因。
   
   (二)萨满教的天穹观念强化了满族先民的鸟崇拜意识。萨满教观念认为:下三层为地母巴吉赫赫所居;中三层为人类及其它弱小精灵所居;上三层是诸位神灵栖息的九天神。在原始人的想象中,登谒神界是人力所不及的,而身生双翼,振翅凌空的禽鸟却可自由地翱游于人、神之间。因而,鸟被视为天的使者,神的化身,倍受崇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