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洲文化传媒
·通古斯满洲民族萨满教面具制做艺术
·满洲族旗胞盛大公祭努尔哈赤
·满洲旗袍,怎一个美字了得!!
·满族资料图片集【九】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满族你这个2B民族到底优秀在哪里?
·把耻辱刻在脸上却不知羞耻的劣等民族
·满族人当前的任务与责任
·满族格格穿旗袍原来是这样的!!!
·外满洲萨满文化的艺术大展
·河北丰宁农民建满族民俗馆
·满洲国邮票
·再现传统萨满教祭祀全过程
·大满洲地区通古斯原住民族摄影
·东北满族习俗行文化:爬犁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关于开办满洲语学习班的通知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滿族格格
·从《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遍布东北各地的的满洲语地名
·一部通古斯满族文学故事的背景——《尼山萨满传》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满州族民间文学的萨满教传承
·《红楼梦》里面的满族风俗
·满洲の思念
·一套印有满洲文字的满洲国邮票
·评关纪新《老舍与满族文化》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惠英红领衔娱乐圈十大满族明星
·满族灵禽崇拜祭俗与神话探考
·本溪立冬民俗满洲民族风情浓
·郎世宁绘带有满洲文字的十犬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词典
·红楼梦》中的满族旧俗
·丢勒经典满洲旗袍肖像画
·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通古斯满洲文化:博大精深
·北方满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皇太极与萨满教
·格致散文中的满洲民族情结
·民族“自决”和国际社会的反应
·介绍吉林市永吉满族民俗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族群认同、族群认同的发展及测定与研究方法
·犹太民族与土地的特殊关系
·多铎入南京图
·金国灭辽三大经典战役
·满洲还愿歌
·阿骨打学兵法
·金国灭亡后的女真人
·告别谎言酱缸文化溯本正源:觉醒吧,通古斯八旗满洲!
·满族与东北地域文化
·兼收并蓄的满洲民族传统音乐
·恢复满洲圣城赫图阿拉城
·捍卫国家,满洲八旗们的最后抵抗!
·背信弃义反复无常的北宋南宋汉人
·曼珠女医关大姑
·席慕蓉谈如何看待蒙古国的独立
·世代居住长白山的满洲原住民
·满洲人金溥聪任台湾国民党秘书长
·世纪之交的萨满教研究
·满族解放军退役上将于永波
·八旗子弟玩偶
·萨满教与氏族地理
·满族资料图片集【十】
·满洲族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雪祭探析
·松花江中上游满族萨满田野考察札记
·努尔哈赤时期萨满堂子文化研究
·独联体各国在语言上去俄罗斯化
·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陶制满洲族绣边高足格格鞋
·穿满洲旗袍的南航空姐
·满洲语新派生单词
·契丹战马鞍具装备图
·滿洲文春聯
·追忆满洲文化传承大师傅英仁先生
·追寻通古斯满洲萨满的足迹
·渥太华北亚萨满教艺术及传统研讨会
·金溥聪自嘲是“鞑虏”称从未说过是溥仪堂弟
·法国满洲语学习班开始招生报名!
·组图:冰雪满洲圣山长白山
·多尔衮为何把大清城迁北京
·满族神话和满洲
·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满洲吉林市雾凇图赏
·满洲语365句学习一天一句满洲语
·俄罗斯远东几个原满洲城市
·长春满族人谈传承满洲语体会
·世居外满洲俄境内满洲人姓氏
·流传在海参崴一带的满洲民歌
·我们走的已经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大清国满洲旗人文化十项特徵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大清国满洲八旗四大家族
·满洲定名374年祭天聪汗文
·通古斯满洲红山文化玉箍形器试解
·满洲语语音和字母
·满洲清国开国元勋--何和礼
·现代满洲语使用者地理分布与历史渊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依据吉林省九台市满族石氏家族的田野调查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
   

   ——依据吉林省九台市满族石氏家族的田野调查
   
   郭淑云
   
   
   摘要:本文通过对吉林省九台市满族石氏家族“教乌云”程式、教学内容、培训方式等方面的考察,探讨了满族萨满教教育体制、教育模式、教育的主体与对象的关系和教育性质诸问题,认为教乌云这种近代以来满族萨满教传承的主要形式,体现了满族萨满教在长期的历史传承中的继承性和创新性,从中可见满族萨满教的教育体制已初现端倪,并具有突出的特征。
   关键词:满族;萨满教;教乌云;宗教教育
   
    宗教教育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宗教教育是以传播教义、吸纳教徒为宗旨的教育活动。狭义的宗教教育则以培养宗教神职人员为教育目的。前者的教育对象是广大信众或全民族,具有广泛性,是传承宗教观念与文化的重要方式;后者则是针对少数家族萨满候选人或言培养对象而进行的一种特殊的教育形式。培养对象和教育宗旨的不同,使这两种宗教教育在教育内容、教育方法等方面多有不同。有学者即将培养对象及目标,作为划分宗教教育制度类型的依据,将宗教教育制度分为3种类型:培养职业宗教人员;培育信徒;既培养职业宗教人员亦培养信徒1。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族先世自古信奉萨满教。在长期的历史时期,萨满教观念作为氏族集体意识,一种“集体表象”,对该民族产生持久的影响、渗透,业已积淀为民族的共同心理和共同的价值取向。这种集体表象“在该集体中是世代相传;它们在集体的每一个成员身上留下深刻的烙印。同时根据不同情况,引起该集体中每个成员对有关客体产生尊敬、恐惧、崇拜等感情”2,这种全民性的信仰以其独尊的地位影响着满族人的精神心理和社会生活,并通过神话、传说、神歌和祭祀仪式等独特的形式,世代传承着本民族古老的思想观念、道德观念、知识体系、行为模式等传统文化。祭祀仪式是氏族对族人进行宗教教育的最佳时机,祭祀场所即成了对人们进行宗教教育的独特的课堂。正因如此,对信仰萨满教的民族来说,萨满教宗教教育具有全民性,对每一个个体而言,又具有终生性,可以说与人的生命相始终。这种教育形式属于广义的宗教教育。 那么,满族以新萨满为教育对象的宗教教育的内容与形式怎样?具有哪些特点?它们与满族萨满传承关系如何?应该说,这些问题都是满族萨满文化研究中不容回避的问题,也是以往的研究较少涉及的问题,而从教育人类学的视角讨论上述问题,迄今还是一个空白。笔者根据多年在吉林省九台市满族石氏家族的田野调查,以满族萨满传承中具有普遍意义的“教乌云”活动为着眼点,对满族萨满教宗教教育中的几个主要问题作一初步的探讨。
   
    一、满族“教乌云”活动概述
   
    满族萨满教经过长期的发展、演变,至明末清初,萨满祭祀形态日臻完备,萨满教达到发展的高峰。然而,自清中叶以来,满族萨满教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清朝统治者为了适应一统天下的政治局面,在本民族中建立与统一政权相应的意识形态,于乾隆年间颁布了《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在满族地区推行了至上而下的萨满教改革,其核心内容是对以往以氏族为本位的萨满教祭礼进行规范化,形成以祭奠爱新觉罗家族的神祇为主,兼纳一些满族共同祭奉的神祇,祭祀仪式大为简化,带有明显程式化特征的祭祀形态。这种祭祀形态的主要特征是摒弃了以往各氏族萨满神灵附体的内容,萨满遂成为以祈祝为主的祭司型萨满。学术界称这种萨满为“家萨满”,这种祭祀形态则被称之为“家祭”。只有少数地处偏远,朝廷政令鞭长莫及的氏族将传统的祭祀形态保留了下来,祭礼中仍有降神附体的内容,这种祭祀形态被称为野祭。由于清朝政府实行的自上而下的萨满教改革及其他社会发展诸因素,当代满族萨满教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和不同的层次。在宁安、吉林乌拉等一些较早设置衙门的满族区域,形成了稳定的家祭传统,并成为近世满族萨满祭祀的主要形态。
   
    与这种祭祀形态相适应,在萨满传承上,满族许多家族也由原来的神授萨满演变为氏族选举萨满。所谓族选萨满主要是经过在世的老萨满选定,再通过全氏族的评选和推荐,征得本人及家庭的同意,即可被选定为萨满候选人。教乌云就是针对这些萨满候选人而举行的萨满教培训活动。清代以来,满族诸姓普遍举办以氏族为单位的萨满培训班。这种萨满培训班既是氏族萨满传承的重要途径,也是新萨满学习萨满术的重要方式。满族民间称参加萨满培训班为“学乌云”,亦称“教乌云”。前者是以新学员为主体而言的,后者则是以家族为主体而言的。
   
    “乌云”系满语,意为“九”,代表事物的“极数”,并被视为吉祥数。因新萨满学习的时间以9天为计算单位和学习阶段的划分,故称“教乌云”。具体学习时间的多少则因家族和具体情况而异,有“九乌云”(81天)、“七乌云”(63天)、“五乌云”等不同说法。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从教育人类学的视角看,“教乌云”即是对萨满和助手进行的以满足宗教神事活动的需要为宗旨的特殊的宗教教育和技艺训练。清代以来,“教乌云”是满族社会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为各举办家族高度重视。现代社会,尽管随着人们观念的变化,举办“教乌云”活动困难重重,但在传统祭祀观念和文化根基深厚的家族中,在族长、老萨满的积极努力下,教乌云活动仍有举行。吉林省九台市满族石氏家族分居胡家乡小韩屯和莽卡乡东哈村两个聚居村。鉴于本族老萨满和老“栽立”3年事已高,该家族近年来多次举办“教乌云”活动,培训了几期新学员,并分别举行了“落乌云”仪式,使新学员的萨满技艺在祭祀实践中得到检验,并因此获得萨满资格。笔者先后于2004年12月27~30日和2005年2月6日、2007年3月8-9日,分别在小韩屯和东哈村进行了3次仪式现场调查。本文即是在多次田野调查的基础上完成的。
   
    二、九台市满族石氏家族简况
   
    吉林省九台市的满族石氏家族隶“佛满洲”,4正黄旗,满姓有锡克特里、石克特里、奇克特里、益克特里等同音异写。满族石氏家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支系繁多的满洲氏族。据其家谱记载,自始祖至今已繁衍十七、八代,历经350多年,发展成为一个拥有近200户的家族。该家族原居辉发河一带,属海西女真。后经多次南迁,来到长白山脚下。努尔哈赤统一建洲女真各部后,辉发部于1670年归附努尔哈赤。不久,石氏家族随努尔哈赤起兵南下,进驻沈阳。顺治元年,石氏先祖奉旨前往“乌拉等处,采珠、捉貂”,遂来到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任职,总理采珠事宜,并在乌拉街西北的江心岛郎通定居。由于石氏家族第一辈萨满与同村居住的姻亲敖姓萨满比武斗法身亡这一家族重大变故,石氏家族再次迁徙。在这次迁徙的过程中,分为两支,一支迁到九台市胡家回族乡的小韩屯,另一支迁居九台市其塔木镇的西哈村。其时,满族瓜尔佳氏(汉姓罗关)居住在今九台市莽卡满族乡邻近松花江的东哈村,以农耕为主要生产方式。因连年遭受洪水的侵害之苦,不愿居住江边。而石氏家族主司向朝廷进贡东珠之职,西哈村离江较远,采珠不便。经两个家族族长协商,提出换地居住。至此,石氏家族在松花江畔的东哈村定居,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该家族习惯称东哈村为“东屯”,小韩屯为西屯。东、西两屯的族谱原为一个,自1943年始各自分立谱。位于松花江西岸的东哈村属九台市莽卡满族乡的一个满族村屯,是一个林清水美、人杰地灵的鱼米之乡。东哈村由东哈和大岗两个自然屯组成,一条弯弯曲曲的“牛样河”横亘两屯之间,横贯村东西的松花江防洪大堤绵延四、五华里。江边簇簇茂密的柳林迎着春风吐出新绿,给这个江畔之村带来勃勃生机。村子的东部紧邻松花江,距江边20多米就能看见星星点点的民居。全村计有土地450多公顷,其中,水田面积250多公顷,人均年收入2700元人民币。虽未达小康水平,但还算得上殷实富足。
   
   东哈村是一个满族聚居村。最初由石姓、郎姓和关姓三个满族姓氏组成,后有汉军八旗和汉人迁居该村,形成了以满族为主、满汉混居的格局,但满族仍居多数,全村人口约有60%以上是满族。满族石氏家族是东哈村的大户。全村现有2100多人口,470多户,其中,满族石氏家族共有430多人,120多户,约占全村总户数的四分之一。正因如此,村委会的主要领导多由石氏家族担任。本文所记述的仪式过程,主要依据东哈村石氏家族仪式程序。
   
    三、教乌云的程式
   
    教乌云是由系列程式组成的萨满教教育活动。每一个程式既各自独立,又相互关联,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教乌云活动过程。
   
    1选拔学员培养新萨满,关系到家族萨满祭祀传统能否继承下去,也是教乌云的宗旨所在。近世以来,东北满族诸姓多行家祭。家萨满是满族教乌云的主要对象。满族石氏家族直至现代仍保留着以降神附体为特征的野祭形态,始终恪守神选萨满的传统。该家族举办的教乌云活动主要以萨满助手栽立和制作供品的锅头为培训对象。但是,随着社会的变迁,神授萨满已中断近50年,为了使家族祭祀传承继承下去,创造性地培养了一种新型萨满——“标棍”萨满5,因此,该家族近年教乌云活动,将培训标棍萨满作为主要内容。选拔参加乌云班的学员,主要依据家族认可和本人自愿相一致的原则。届时,由族长、分支族长、萨满和大栽立等家族祭祀的主要成员一起开会讨论人选,再征求本人及其父母的意见。也可由本人或其父母提出,经家族会议讨论认可。如本人不同意,即使被家族选中,也不可强求。选拔学员的标准主要考虑人品、智力、身体、家庭几方面因素。以忠厚正派、聪明伶俐、积极进取、尊老爱幼、年轻体健、热心家族事业者为最佳人选。对小时因病因事许愿当萨满、栽立者,家族多遵从其意愿,允许参加学习。这种情况过去非常普遍,近年已不多见。
   
    石氏家族东哈支系的教乌云活动始于1998年冬,此后又分别于1999年、2004年和2007年3次教乌云,共培训了两批计6名学员,其中包括标棍萨满、栽立和锅头:
   石光华:男,23岁,在外打工,从事调制音响等方面工作,对音乐有一定了解,因此他的唱腔较准确。已学2期乌云。6
   石文宝:男,30岁,初中文化,已婚,在家养猪、种地、养车,自1998年参加家族乌云班,已学4期。其父石殿义对他很支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