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Wuthing we gwen tull?]
满洲文化传媒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满族资料图片集【七】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语的思念
·内蒙古满洲里掠影
·满洲民族生活习俗琐谈
·滿洲時代(Manchu Time)二
·滿洲語常用基本口語會話
·大清国宫廷的满洲萨满祭祀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通古斯满洲族史前文物集
·满洲语地名初探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一】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二】
·清国八旗驻防将军兼统绿旗的问题
·满洲文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
·满洲民族崛起肇兴发祥的摇篮———新宾满洲家族民俗背景探查
·满洲语教学基地在吉林挂牌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荡气回肠的蒙古国歌曲:为的祖国
·韓國的大清皇帝皇太極功德碑
·郎平,满洲族人的骄傲!!
·滿洲文書籍印刷卅年甘苦談
·满洲文字字型简介
·满洲族歇后语
·大金國皇帝世系表
·大清国满洲皇帝世系表
·滿洲實錄圖選
·《扬州十日记》是日本人伪造的!!
·《满江红》根本不是岳飞写的!!
·薩滿(SAMAN)
·明朝对女真人的七次种族灭绝屠杀
·明朝对女真人的民族政策与镇压屠杀
·满族民族禁忌
·满洲的贞德
·通古斯滿洲古代遺跡
·滿洲族高雅華麗的旗袍
·《满语365句》一天一句学习满洲语O(∩_∩)O~
·如何寫滿洲文書法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滿洲民族的生育習俗
·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玩偶
·设立满族自治区,自治州势在必行
·后金国盛京皇宫档案收藏概述
·《满洲民族史》教学大纲
·滿族建築
·通古斯學
·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
·大滿洲國地圖
·满族说部与人类口传文化
·萨布素--振翅高翔的满洲雄鹰
·滿洲族知識小百科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台灣滿洲族的由來暨現況
·努爾哈赤的一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Wuthing we gwen tull?

   位于太平洋的诺福克岛和皮特克恩岛使用同一种语言。这种语言形成于18世纪末,但在这两个相距6.288公里的岛上,其发展却大相庭径,
   Wuthing we gwen tull?

   
   【世界上居住人口最少国家-皮特克恩岛的几位居民。© Andres Escovar】
   

   70年后分为了两种不同的语言。一位诺福克的原住岛民给我们讲了有趣的故事。
   
    “Wuthing we gwen tull?” (“我们说什么呢?”),1788年10月26日,威廉•布莱船长和恩典号女王战船上的水手们驶入玛塔瓦伊湾(塔希提)时,第一想法肯定是这样。
   
    英国失去了美洲的殖民地后,如何养活安的列斯群岛甘蔗园的奴隶就成了问题,直到有一天,早期的太平洋探险者航行归来告诉他们“树上长着面包”。
   
    诺福克爱好者阿奇•比格教授编写的童谣
   
    Baa baa blaek shiip
    Yu gat eni wul?
    En waa brada,
    Thrii saek ful
    Wan f’ daa gehl
    En wan f’ daa mien
    En wan f’ dem letl salan
    Lewen daunn aa lien.
   
   
    恩典号的唯一目的是采集面包树的果实运到安的列斯群岛。但是,他们必须在塔希提停留5个月。恩典号的水手大多数都来自英格兰西部各郡,很快,他们在与塔希迪人采集面包树果实、还有发生浪漫关系时不可避免地学会了“wuthing f’tull”(说什么呢)。
   
    此外,学习“wuthing f’tull gwen wun nether”(彼此说什么)的结果使得另一种语言得以产生。皮特克恩/诺福克两岛至今依然在使用这门新语言。
   
    一次叛乱改变了历史。叛乱的头目弗莱切•克里斯坦与8个同船的人、12个塔希提女人、3个波利尼西亚人一起在皮特克恩岛建立了殖民地。他们还发现了3个男性偷渡者。如果克里斯坦把他们丢到岸上,很可能就避免了后来的悲剧——悲剧的部分原因是缺少女人。
   
    1831年,由于缺少水和其他资源,英国政府把整个定居点迁回了塔希提。迁徙并不成功:疾病和死亡接踵而至,几个月后,失去亲人的家庭又返回了故乡。
   
    19世纪40年代末,英国政府决定关闭诺福克岛的罪犯流放地,1856年5月8日,皮特克恩岛全体居民共193人有了自己完整的法律和语言,1856年6月8日,他们踏上了为诺福克岛指定的默里郡。
   Wuthing we gwen tull?

   【1788年第一个殖民地纪念碑附近的诺福克语课。 ©Gae Evans夫人授权.】
   
   分裂的语言
   
    殖民地(和语言)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章,决定了皮特克恩和诺福克人在接下来153年间的生存方式。
   
    1858年,16人抛开他们的新家回到了皮特克恩,1864年2月,又有27人踏上了返回皮特克恩的航程。
   
    现在你明白了,两个孤立的社群有着同样的文化根源,说着演变了76年的共同语言。
   
    相对来说,该语言的皮特克恩分支在变迁面前比较“安全”,而诺福克岛分支却越来越处于外界压力之下。
   
    首先是1866年10月抵达的美拉尼西亚布道会,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教堂、传教士和学生住所、作坊、印刷厂和商店。布道会和社群保持着距离,不过,一些岛民也加入了布道会,一些岛民则被布道会雇用。
   
    教育体系的改变也是一大威胁。1856年7月14日,70个孩子走进了第一所学校,自此,教育对于岛上的孩子来说成为必需。主要由当地出生的教师给孩子们授课,助教协助。因此,诺福克语仍广泛使用。
   学校可以灭绝或振兴一种语言
   
    1897年,诺福克岛公立学校归入新南威尔士教育部管理。人们建议由悉尼派遣一名经过培训的、有经验的教师担任校长一职。
   
    那时,校长最头疼的一件事是人们普遍使用诺福克语。在各家各户,操场上,所有的社交场合,谈话的首选是诺福克语。虽然英语并不是“外语”,但在普及程度和日常使用上,却排在诺福克语之后。因此,成功的校长们都把清除诺福克语,取而代之以“标准英语”作为己任。
   
    1915年的校长更为果敢,他预测道:“我有信心,只消几代人,岛上的土语就会统统消失。”
   
    幸运的是,这没有发生,虽然校规禁止在教学时期使用土语。当然,几年后诺福克语使用得越来越少。1987年以来,学校开始用音标教授诺福克语,为后代保留了这一语言。
   
    这项工作由一群热情的诺福克爱好者展开,他们开办语言集训营,鼓励自己的后代和其他人一起说诺福克语。他们还有两本书的帮助,一本是艾丽丝•伊内兹•巴菲特OAM的《今天说诺福克语》,另一本是贝里尔•诺布斯•帕梅尔编写,诺福克岛阳光俱乐部出版的《诺福克语单词与用法词典》。阿德莱德大学语言学院的彼得•墨哈瑟教授也是诺福克语的支持者。
   
    虽然面临威胁,但我有信心,我们所有658名诺福克爱好者决不会让它消失。
   
   
   ──Tom Lloyd,出生在诺福克岛的澳大利亚退休记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