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Wuthing we gwen tull?]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族著名学者尹郁山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滿洲族著名學者富育光
·中國普通話是滿族人創造的
·滿洲族獵鷹人
·滿族佳餚:血腸
·Manchu horse-hoof shoes
·吉林烏拉街保護滿族文化遺產活動
·吉林市滿族特色“亞
·冰雪滿洲聖山長白山
·萨满祭瞒尼群体成员结构浅析[尹郁山]
·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满洲鹰把式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伊尔根觉罗祭祖续谱
·吉林烏拉滿族火鍋
·劃給朝鮮的長白山
·滿洲吉林市滿族博物館
·滿族文化遺產韃子秧歌
·長白山山門門匾題字的變化
·80后满洲语老师德克锦
·一个辽宁满族老人的太平鼓舞之梦
·吉林烏拉街殘破的滿族古建築
·满洲礼赞
·满洲三老人
·1909年拍攝的皇太極陵寢
·黑龙江拉林满族镇满语教师伊里布
·库页岛上的满族人
·滿洲語基本單詞與會話
·中国流氓国民是这样产生的
·滿洲語聽力練習
·生活繁殖在滿洲的蝗漢垃圾病毒
·滿族传统文化遺產珍珠球
·旅英华裔作家新视角评慈禧
·看看日本人吃的牛肉什么样
·长白山满语夏令营招生通知
·視頻:沸騰的滿洲
·滿洲文12生肖動物圖賞
·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音樂視頻:满洲の山
·現代滿族人婚禮
·滿洲夢
·滿洲民族精神支柱索倫桿
·長白山下的滿洲語學堂
·满洲吉林九台满洲族祭祖图片集
·組圖;滿洲圣山長白山
·哈佛教授谈满文与满族认同
·令人恐怖的蝗汉屠狗节
·本溪满族县学校开展满语教学
· 朝鲜与满清的数百年恩怨
·满洲正白旗著名学者傅芸子
·滿洲族人與狗的情緣
·清國初俄羅斯佐領融入滿洲考
·东北话与北京话中的满洲语
·學會堅強
·锡伯族语言文字的今天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白海青
·满族衣食住行习俗总汇
·长春满族律师为救母语自费办班
·满洲乌拉纳喇氏家族修谱大典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滿洲實錄》
·俄羅斯美女大集合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前言
·滿族總人口
·《锡伯语满语会话手册》预售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赫图阿拉的罕王井
·满语语法综述
·滿族人興京(新賓)祭祖活動
·被拆毀的新賓興京城滿族小學
·2013年滿族人祭祖活動圖集
·努尔哈赤子孙诸王世系谱
·一個人的赫圖阿拉
·《扎呼泰妈妈》传承概述
·常用满语100句
·现代满语800句
·満洲国旧影南满铁路车站
·你在图片中看到有多少人?
·满洲八旗的满洲语称谓
·您没有见过的树木雕刻
·大连满语学习班纪实
·满洲语入门必读
·滿洲興京(新賓)永陵圖集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女真文物集粹
·组图:Niohe(Wolf 狼)
·《满汉合璧六部成语》
·与狼共舞
·認識祖先與「中華民族」的荒谬
·《十一种孤独》的三个版本
·快樂一直在我們心中
·《满族传统医药新编》
·蝗汉无处不在的世界公害
·亡族奴奏鳴曲------為今日滿族人畫像
·海东青与满族的秧歌鞑子舞
·中国不只属于汉人!!!
·组图:美丽的海豚
·学习满语感知消失的过去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渤海文物集粹》(精) 出版
·俄罗斯的传统婚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Wuthing we gwen tull?

   位于太平洋的诺福克岛和皮特克恩岛使用同一种语言。这种语言形成于18世纪末,但在这两个相距6.288公里的岛上,其发展却大相庭径,
   Wuthing we gwen tull?

   
   【世界上居住人口最少国家-皮特克恩岛的几位居民。© Andres Escovar】
   

   70年后分为了两种不同的语言。一位诺福克的原住岛民给我们讲了有趣的故事。
   
    “Wuthing we gwen tull?” (“我们说什么呢?”),1788年10月26日,威廉•布莱船长和恩典号女王战船上的水手们驶入玛塔瓦伊湾(塔希提)时,第一想法肯定是这样。
   
    英国失去了美洲的殖民地后,如何养活安的列斯群岛甘蔗园的奴隶就成了问题,直到有一天,早期的太平洋探险者航行归来告诉他们“树上长着面包”。
   
    诺福克爱好者阿奇•比格教授编写的童谣
   
    Baa baa blaek shiip
    Yu gat eni wul?
    En waa brada,
    Thrii saek ful
    Wan f’ daa gehl
    En wan f’ daa mien
    En wan f’ dem letl salan
    Lewen daunn aa lien.
   
   
    恩典号的唯一目的是采集面包树的果实运到安的列斯群岛。但是,他们必须在塔希提停留5个月。恩典号的水手大多数都来自英格兰西部各郡,很快,他们在与塔希迪人采集面包树果实、还有发生浪漫关系时不可避免地学会了“wuthing f’tull”(说什么呢)。
   
    此外,学习“wuthing f’tull gwen wun nether”(彼此说什么)的结果使得另一种语言得以产生。皮特克恩/诺福克两岛至今依然在使用这门新语言。
   
    一次叛乱改变了历史。叛乱的头目弗莱切•克里斯坦与8个同船的人、12个塔希提女人、3个波利尼西亚人一起在皮特克恩岛建立了殖民地。他们还发现了3个男性偷渡者。如果克里斯坦把他们丢到岸上,很可能就避免了后来的悲剧——悲剧的部分原因是缺少女人。
   
    1831年,由于缺少水和其他资源,英国政府把整个定居点迁回了塔希提。迁徙并不成功:疾病和死亡接踵而至,几个月后,失去亲人的家庭又返回了故乡。
   
    19世纪40年代末,英国政府决定关闭诺福克岛的罪犯流放地,1856年5月8日,皮特克恩岛全体居民共193人有了自己完整的法律和语言,1856年6月8日,他们踏上了为诺福克岛指定的默里郡。
   Wuthing we gwen tull?

   【1788年第一个殖民地纪念碑附近的诺福克语课。 ©Gae Evans夫人授权.】
   
   分裂的语言
   
    殖民地(和语言)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章,决定了皮特克恩和诺福克人在接下来153年间的生存方式。
   
    1858年,16人抛开他们的新家回到了皮特克恩,1864年2月,又有27人踏上了返回皮特克恩的航程。
   
    现在你明白了,两个孤立的社群有着同样的文化根源,说着演变了76年的共同语言。
   
    相对来说,该语言的皮特克恩分支在变迁面前比较“安全”,而诺福克岛分支却越来越处于外界压力之下。
   
    首先是1866年10月抵达的美拉尼西亚布道会,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教堂、传教士和学生住所、作坊、印刷厂和商店。布道会和社群保持着距离,不过,一些岛民也加入了布道会,一些岛民则被布道会雇用。
   
    教育体系的改变也是一大威胁。1856年7月14日,70个孩子走进了第一所学校,自此,教育对于岛上的孩子来说成为必需。主要由当地出生的教师给孩子们授课,助教协助。因此,诺福克语仍广泛使用。
   学校可以灭绝或振兴一种语言
   
    1897年,诺福克岛公立学校归入新南威尔士教育部管理。人们建议由悉尼派遣一名经过培训的、有经验的教师担任校长一职。
   
    那时,校长最头疼的一件事是人们普遍使用诺福克语。在各家各户,操场上,所有的社交场合,谈话的首选是诺福克语。虽然英语并不是“外语”,但在普及程度和日常使用上,却排在诺福克语之后。因此,成功的校长们都把清除诺福克语,取而代之以“标准英语”作为己任。
   
    1915年的校长更为果敢,他预测道:“我有信心,只消几代人,岛上的土语就会统统消失。”
   
    幸运的是,这没有发生,虽然校规禁止在教学时期使用土语。当然,几年后诺福克语使用得越来越少。1987年以来,学校开始用音标教授诺福克语,为后代保留了这一语言。
   
    这项工作由一群热情的诺福克爱好者展开,他们开办语言集训营,鼓励自己的后代和其他人一起说诺福克语。他们还有两本书的帮助,一本是艾丽丝•伊内兹•巴菲特OAM的《今天说诺福克语》,另一本是贝里尔•诺布斯•帕梅尔编写,诺福克岛阳光俱乐部出版的《诺福克语单词与用法词典》。阿德莱德大学语言学院的彼得•墨哈瑟教授也是诺福克语的支持者。
   
    虽然面临威胁,但我有信心,我们所有658名诺福克爱好者决不会让它消失。
   
   
   ──Tom Lloyd,出生在诺福克岛的澳大利亚退休记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