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满洲文化传媒
·和碩肅忠親王善耆碑原文
·萨满教英雄崇拜与北方民族的心理素质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七季】
·滿洲時代
·满洲风情
·通古斯满洲族人的滑冰国俗
·满洲赤子
·愚昧野蛮道德沦丧的中国人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六季】
·通古斯八旗满洲图赏
·滿洲時代
·通古斯渔猎民族特色鱼皮衣
·满洲语歌曲:跑南海之丰收(萧韩演唱)
·从档案看大清国对满洲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
·通古斯满洲族家族祭祀活动
·满洲文十二生肖剪纸
·满洲人过春节年画
·通古斯满洲族起源和满语源流
·新宾满族剪纸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满洲族始祖武笃本贝子
·Tasha塔斯哈
·寄予少年滿洲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八季】
·谎言文化之《说岳全传》对历史的无耻篡改
·谎言文化之《说岳全传》对历史的无耻篡改
·长白山,通古斯满洲民族的圣山 ——满族的祖先崇拜与萨满信仰述略
·满洲利亚啊,满洲利亚
·赵本山龙凤胎儿女
·德国的满洲学研究
·亡族奴警示录
·滿洲時代Manchus Time
·亡族奴们的最后记忆
·Šongkoro
·亡族奴们的最后记忆(二)
·海东青的仇与恨
·通古斯满洲族早期社会的特点
·God Bless Manchus
·Manchuria
·亡国奴的100年
·告别酱缸腐败谎言汉文化 重塑通古斯满洲八旗雄风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九季】
·喂,说你那~~!!
·旧满洲档所记大清国建号前国号
·滿人HIPHOP國
·满洲学研究与当代满族人的关系
·Manchu Cup
·盎格鲁·撒克逊使命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七季】
·成都正蓝旗满族人祭祖思族
·满-通古斯诸语的分类
·美籍国父汉独份子党魁孙中山美国移民局档案照,伪造的美国出生证明文件,美国政府被欺骗后开具的证明文件
·德国报道满族人组织学母语
·来生不做中国人
·忘恩負義的垃圾民族大杂体已经成为世界公害
·癞蛤蟆地动仪能测地震吗?!!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上】
·赤裸裸的文化种族灭绝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中】
·自我赎救【Self-redemption】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下】
·满洲文书写很有意思很形象嘛~~~O(∩_∩)O~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组图:满洲猎鹰人
·组图:满洲猎鹰人
·女真后裔赫哲人的萨满教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辛亥暴乱国难100年纪念1911--2010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之圆池传说
·满洲贞德川岛芳子书法作品
·只有武力才能保护民族尊严与土地
·通向濒危满洲语的桥梁
·动物的眼睛猜猜它们都是谁?
·动物的眼睛猜猜它们都是谁?(二)
·海东青是满族民族精神的体现
·爱嫖妓五毒俱全的国父孙中山
·俄国阿尔泰通古斯满语言书目
·你们给我们屈辱我们用仇恨加倍奉还!!
·满清杯具
·满洲大萨满乌布西奔妈妈对我们的告诫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亡族奴们!!!!
·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二)
·从通古斯萨满教神话窥其生命观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季】
·满洲语“西藏”的来历
·北大馆藏满文古籍孤本著录札记
·中田整一:溥仪的另一种真相
·通古斯八旗满洲族家谱五种
·康熙赐封七世达赖的金印.
·满族故事家马亚川和女真萨满神话
·成立满族文化发展公司
·滿洲亡族奴詠歎調
·亡族奴奏鸣曲
·川島芳子の遺言
·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沸騰的滿洲
·解决满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早期明信片上的满洲风俗
·朝鲜WMD武器直接威胁满洲安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汉语:善射
     高句丽语:Jumong(朱蒙)
   

     蒙古语:jeme
     上古日语:Tomo, Tama
     现代日语:Tomoe, Tama
   
     满语:Jolin-manga, Julil-muel
     汉语:金(金属)
     高句丽语:so(金属,银子)
     蒙古语:
     上古日语:sai
     现代日语:sai
     满语:Sele(铁器)
     汉语:复旧土
     高句丽语:Ta mul
     蒙古语:
     上古日语:Tabi
     现代日语:Tabi
     满语:Tabu
     汉语:土地,野
     高句丽语:no
     蒙古语:nuru
     上古日语:nu, no
     现代日语:no野
     满语:na, noro
     汉语:城,国
     高句丽语:Kuru, Kolo
     蒙古语:Kuri-yen
     上古日语:Kothori
     现代日语:Kori国
     满语:Kuran, Kuren
     汉语:最大
     高句丽语:ma
     蒙古语:
     上古日语:ma
     现代日语:ma真
     满语:mangga
     汉语:峰
     高句丽语:svni
     蒙古语:
     上古日语:sora(天)
     现代日语:sora(天)空
     满语:sukdun(空气)
     汉语:高
     高句丽语:datap
     蒙古语:
     上古日语:taka, daka
     现代日语:taka, daka高い
     满语:den, dekde(升起)
     汉语:山
     高句丽语:Tara/ Tal
     蒙古语:atula
     上古日语:Tara, yama, mure, mori(森)
     现代日语:yama山
     满语:alin(岭), tala(地面),mulu(山脊)
     汉语:堤
     高句丽语:tu
     蒙古语:
     上古日语:take, tutu-mi
     现代日语:take, tsutsumi
     满语:do
     汉语:水
     高句丽语:mi,moro
     蒙古语:moren, muren
     上古日语:mi
     现代日语:mizu水
     满语:muke
     汉语:入
     高句丽语:i
     蒙古语:ire
     上古日语:ir
     现代日语:ir入る
     满语:ibe
     汉语:马
     高句丽语:
     蒙古语:mori, muri
     上古日语:uma, muma
     现代日语:uma馬
     满语:morin
     汉语:粗
     高句丽语:kuet-ei
     蒙古语:
     上古日语:kata
     现代日语:katai硬い
     满语:kata
     汉语:边
     高句丽语:ka
     蒙古语:
     上古日语:ha, kari
     现代日语:ha, kari
     满语:kaja
     汉语:子,儿
     高句丽语:kyus
     蒙古语:kuto(kuto转音为hu,即“胡”)
     上古日语:ko
     现代日语:kodomo子供
     满语:jui
     汉语:熊
     高句丽语:komok
     蒙古语:
     上古日语:kuma
     现代日语:kuma熊
     满语:kuuwatiki(一岁熊)
     汉语:韭
     高句丽语:maitsi
     蒙古语:manggirsun
     上古日语:mira
     现代日语:nira
     满语:maca
     汉语:黑
     高句丽语:kemer, kemhek
     蒙古语:
     上古日语:kuro
     现代日语:kuro黒い
     满语:kara
     汉语:白
     高句丽语:shilap
     蒙古语:
     上古日语:sira
     现代日语:shiro白い
     满语:sara, sanggiyan, seyen
     汉语:玉
     高句丽语:ko-shie
     蒙古语:gas
     上古日语:kusiro
     现代日语:kushiro
     满语:gu
     最后从语法结构上来看,满语和日语有着某种联系。满语主从复句比较发达,语法与汉语区别很大,但是与日语接近,都是SOV结构,同属阿尔泰语系。例如:
     Abka de deyere gasha bi(天空有飞鸟)
     此句可以直译为:天空、(位置助词)、飞、鸟、有;
     翻译成日语即:“空に(位置助词)飛び鳥(鸟)が(助词)いる(有)”,明显句型类似。
     Niyalma de tusa arambi(予人方便)
     此句直译汉语为:人、对、方便、给。
   
     这种句式与汉语当中的特殊的“把字句”类似。而“把字句”实质上是满语基本句型的一种变种而已。满语中宾语名词之后加上bi构成宾格形式,宾语放于主语和动词之间。由此可见,汉语当中的“把字句”无非是将“把”加在名词之前,构成一种复合宾格形式,然后把合成的复合宾语放在主语和动词之间。虽然汉语当中没有格的概念,但是由于当代汉语的不纯洁性,并不能够将当代汉语,特别是口语的语法按照经典汉语文言文的方式来解读。按照正常的汉语思维很难解释“把字句”,但是如果用满语和日语的语法来解释,则非常容易。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把字句”的出现或许比满族入关要早得多,这与北方原住渔猎游牧民族征服中国,以及各民族文化融合是有关系的。使用阿尔泰语系语言的北方原住民族征服中原之后,在接受中原文化的同时,并不能够真正掌握经典汉语,因此按照部分自己的语言习惯改造了汉语而已。换句话说,今日的汉语就是被阿尔泰化了之后的汉语。因此,今天的现代汉语就是满族人使用的汉语,从语言学的角度上来看,东北亚的满族人、朝鲜人、以及日本人有着共同的祖先与血缘,而与中原的马来华夏族,有着根本不同的渊源。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此文于2009年09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