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文化传媒
·手绘满洲文文化衫:mudan--韵
·首届“国际满文文献学术研讨会”成功召开
·岫岩满洲语教学基地挂牌
·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清太宗全傳》三个不同版本
·Shaman dancers
·19世纪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
·薄熙来终身难忘的满族老师关敏卿
·法国丰富的海鲜鱼类市场
·第11屆國際薩滿研究學會
·1981年的苏联彩色照片
·滿洲盛京努爾哈赤陵寢福陵
·对满族实施文化种族灭绝政策
·劣等杂族蝗汉们涂鸦满洲古迹
·滿洲吉林九台杨氏家族薩滿祭祖掠影
·西方的狗对比劣等的中国汉人~~~
·汉独恐怖暴力组织头子孙中山
·《朝鲜朝语境中的满洲族形象研究》出版
·亡族奴奏鳴曲【修訂版】
·中國的洗腦文化
·在美抗议在中国却下跪当孙子的劣等蝗汉们!!
·美國人調教成功失敗和正在調教的漢人
·满族赵氏家族祭祖习俗
·二战彩色照片大集合
·满族关氏家族祭祖习俗
·蒙古人在中国还能走多远??
·满族石氏家族祭祖习俗
·满族石氏萨满神话
·满族人与酸菜
·改变中国命运的三个东北人
·伊通县小学普及满洲语教学
·中国人与西方人对狗的差异
·Damun 天池
·肯尼迪的历史图片
·《乌布西奔妈妈》研究出版发行
·苏格兰公布脱英独立蓝图
·萨满教与满洲族早期医学
·满洲语班咀嚼珍稀文化土特产
·冬季的長白山图赏
·实拍吉林乌拉满族火锅
·东北延吉美食一條街掠影
·駱家輝是放在中國的一塊照妖鏡
·鞑子秧歌
·冰雪长白山
·2014年满洲语寒假班招生通知
·满洲族民间故事三十六则
·一位满洲语教师的职业悲哀
·現代滿洲文書法作品欣賞
·强烈抗议承德撤销满族乡建镇
·满洲奇葩---松花石
·正白旗瓜尔佳祭祀颂词副本
·令满族人感到羞耻的韩国出版物
·新版『我爱北京天安门』
·2013年新版满英词典
·2007年版《满德词典》
·满洲奇葩---冰凌花
·满洲宁古塔的满族姓氏
·满洲辽宁义县满族历史与姓氏
·在美蒙古人祭奠成吉思汗
·满族说部中的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語歌手
·日本学者自费出版满语词典
·清国服饰---黄马褂
·长白山还能承载多少汉人游客??
·《满洲实录》成书考
·满洲盛京沈阳满族历史与姓氏
·一个把政治流氓捧上天的民族
·圣经有关今日中国寓言性的描述
·大清国皇帝陛下御真影
·民族冲突可使中国崩溃解体
·满族传统婚礼
·组图圣诞老人来了!
·没有老佛爷就没有新中国!
·满族说部中的出行方式
·《满蒙汉三文合璧教科书》
·北京滿文書院
·侮辱满族人的塑像
·宣统皇帝摄政醇亲王御尊影
·滿族大醬
·满族古籍中的萨满祭祀
·新疆满洲语衰变的历程
·满语学习班要开班啦!!!
·滿洲杨肇家族原生态家祭
·滿族人的祭拜祖先習俗
·祝大家2014年新年快樂!
·2014年来啦~~~!
· 滿洲利亞啊興起!你當興起
·长白山下满族学堂满语教学
·滿族學堂新增『滿文原檔』
·长白山下满族学堂概况
·Alone for Manchu
·滿洲奇葩長白山松花石
·满洲关东腊月--过年啦!
·《新满汉大词典》
·孤獨但并不孤單
·满洲文“圣经”新约全书
·滿洲年俗---殺豬
·滿洲聖山長白山天池冬季
·乌克兰玫瑰
·乌克兰总统奢华官邸图集
·世界公害劣等杂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内容提要:本文认为,萨满教作为一种自然宗教,维持着悠久的生态保护传统。在萨满教的观念和行为层面中都蕴含着爱护大自然、维护生态平衡和回归大自然的环境意识和环保精神,并以神灵的名义进行环境意识教育,建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生态保护方式。既有观念层面上对环境破坏现象的预防措施,又有行为层面上限制环境破坏的宗教禁忌。本文从以树神的名义保护森林的措施,以水神的名义保护河流泉水,地神崇拜与土地保全,借助图腾禁忌保护物种的措施,预护火灾以免生存环境的毁灭性破坏等几个方面。全面、系统地分析和归纳了隐藏于北方民族萨满教神灵体系和观念体系中朴素的环境心理和环保意识。文章指出,在萨满教体系中有一套调适生态平衡、协调人与自然以及植物之间和谐关系的生态调控机制,其生态环境观中蕴含着人只能适应环境、与环境和谐共生才能维持人类自身美好生活的朴素的生态哲学观念和生态伦理思想。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萨满教作为一种自然宗教,有着悠久的生态保护传统。在萨满教的观念和行为层面中都蕴含着爱护大自然、维护生态平衡和回归大自然的环境意识和环保精神。萨满们带着“神灵”这一威严的王牌,充当了出色的环境卫士的角色。这样说是否过高地评价了“原始、落后”的萨满教呢?是否有所牵强附会呢?回答这一问题之前我们看一看“环境意识”这一生态学、环境社会学和生态人类学所共用的概念。“环境意识”也称为“生态意识”,目前在我国文献中广泛采用的是前者,究其内涵来说,两者是一致的。
   
    第一个提出生态意识的是A·莱奥波尔德。1933年他在《大地伦理学》中指出:“没有生态意识,私利以外的义务就是一种空话。所以,我们面对的问题是,把社会意识的尺度从人类扩大到大地(自然界)。”①B·基鲁索夫认为,生态意识是一种正在形成的独立的意识形式,是根据社会和自然界的具体可能性,最优地解决社会和自然关系问题方面所反映的观点、理论和感情的总和。②
   
    一般说来,环境意识(生态意识)有以下几个特点:(1)反映的内容。环境意识是人与自然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系统性关系在人的意识中的反映。这种反映是从政治、伦理、审美、科技等各个角度出发的全方位反映,其中含有较多的伦理成分。(2)反映的方式。环境意识的主体是人,客体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它不是力求撇开主体追求反映对象的客观性。而是在主体和客体的相互联系中反映客体。它所反映的对象具有综合性和整体性。(3)对社会存在的作用。环境意识要求从人类的整体利益,兼顾近期利益和远期利益并着重从远期利益出发。来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要求人在追求自己利益的同时,兼顾其他物种的生存。保持自然界对生命有益的状态。要求不仅注意自然界变化以及人与自然关系变化的现实效果,而且特别注意这种变化的长远效果;不仅注重对人有利的变化,而且特别注重对人不利的变化。(4)环境意识对经济关系和政治制度的依存性与超越性。从群体水平看,一定的环境意识是一定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交互作用的结果,它主要受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制约。由于人和自然的联系是在具体的社会机体的发展和更替中实现的社会历史联系,在一定的生产力发展阶段上,人总是从占有自然的方式来看待自然环境的。这是环境对经济关系和政治制度依存性的一面。由于环境问题的公共危害性和与人们切身利益的强烈的相关性,处于不同社会存在的人们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在某些问题上又可以产生共同的环境意识。这是环境意识超越经济关系和政治制度的一面。
   
    除了以上几个特点之外,还应当注意环境意识的层次性。基鲁索夫指出,生态意识是根据社会和自然界的具体可能性,最优地解决社会和自然关系问题方面所反映的观点、理论和感情的总和。显然,他是注意到这个问题的。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到:一方面,在理论上对人与自然的相互依存、相互作用关系有从具体到抽象的系统研究;另一方面,在人们的感情、风俗、习惯上也会表现出一些保护、利用自然生态系统的意念和知识。而且这些意念和知识往往并不是通过正规的教育和训练产生的,而是直接来自生产劳动和日常生活,不能不承认这也是一种环境意识。这就看出,环境意识明显地存在两个层次。而且它们还往往不同步。因此。有必要把它们作一区分:一个层次是高水平的环境意识,它是对社会存在的比较间接的反映。是从社会生活中提炼出来的一种系统的、自觉的、抽象化的反映形式,可称为环境哲学(或生态哲学),这是环境意识的主要方面;另一个层次是低水平的环境意识,它是对社会存在的比较直接的反映,是一种不系统的、自发的、未定型的反映形式,可称为环境心理。环境心理作为环境意识的一个基本层次和组成部分,参与社会存在与意识的相互作用。环境哲学主要不是环境心理的凝聚物,但环境哲学必须通过环境心理才能对社会的物质生活产生应有的影响。所谓增强全民的环境意识最终要针对的就是这个层次。
   
    在此笔者无意将20世纪初才出现的学术术语套用在古老的萨满教身上,而只是想借助这一概念来分析和挖掘萨满教观念中所蕴含的环境意识。萨满教中从未提及“环境意识”这一说法。但在萨满教的动植物图腾观念和禁忌观念以及自然崇拜观念中暗含着珍贵的环境意识或生态保护意识。下面我们仅举几例具体分析一下潜藏于萨满教中的朴素的环境心理和环保意识。
   
    萨满教以神灵的名义进行环境意识教育,并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生态保护方式。萨满教中既有观念层面上对环境破坏现象的预防措施,又有行为层面上限制环境破坏的宗教禁忌。萨满教的自然崇拜观念中蕴含的生态观念和环境意识比较丰富,形式多样。萨满教观念层面和行为层面上表现的环保意识可以归纳为如下几点:
   
   
   
    一、以树神的名义保护森林的措施
   
   
   
    在古代蒙古族的萨满教观念中树神往往和灵魂观、生命观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据普兰尼·加宾尼的记载:“现今皇帝的父亲窝阔台汗遗留下一片小树林,让它生长,为他的灵魂祝福,他命令说,任何人不得在那里砍伐树木。我们亲眼看到,任何人。只要在那里砍下一根小树枝,就被鞭打,剥光衣服和受虐待。”③这种“神林”观念具有一定的环境保护作用。树木的神秘化和萨满教神话传说密切相关。在北方民族中,从树中诞生人的族源神话和起源传说比较普遍。这和萨满教的“生命树”观念有关。人生于树木的神话故事在阿尔泰语系各民族中流传较广。从蒙古各部来看,卡尔梅克蒙古人中的绰罗斯部族也认为他们的祖先是个“以玲珑树做父亲,以猫头鹰做母亲的柳树宝东(大力士)太师……”。杜尔伯特部的谱系中还发现了“伊儿盖”(落叶松)的姓氏。④布里亚特萨满所唱的“天鹅先祖,桦树神杆”颂词的后一句解释为天鹅母亲在桦树桩上被拴过,所以他们先祖的诞生和鸟、树都有关系。蒙古人对树木的崇拜和供祭,在《蒙古秘史》等典籍以及萨满的祭仪中均有明显表现与记载。如供独棵树、繁茂树、“萨满树”、桦树、落叶松等习俗的产生,从根源上说,无不与树木图腾观念有关。这一观念所产出的神话传说,在满一通古斯语族、突厥语族的民族中均有流传。史书还记载了维吾尔人的树生五儿的传说。⑤这种与树木、鸟、摇篮相结合孕育出的首领、先祖的故事在北方各民族神话中并不少见。《多桑蒙古史》中所记树“中有五室、有类帐幕,上悬银网,各网有一婴儿坐其中”,与嘎拉登所著《宝贝念珠>称婴儿为天女所生并挂在树上的描述极其相似。“银网”是摇篮,“树叉漏管”是母乳,婴儿的成长自然离不开这两件“宝贝”,蒙古族先民认为树木也具有这种本能。⑥
   
    这种树木崇拜观念在一些北方民族中至今仍有影响。满都尔图、夏之乾先生在(哈萨克族萨满教调查>中写道:哈萨克人认为独棵的古老树和温泉等风水宝地的古老树,是神和鬼栖息的地方,人们不敢在这种树下休息,也不敢砍取这种古老的树,怕触犯这里的神和鬼。附近的人们闹病灾时,在这种古老的树枝上挂彩色布条,祈求神鬼的宽恕;不生育的年轻夫妇为求子,带婴儿摇车的小模型,摆在树前。1980年8月19日,当我们乘坐公共汽车从特克斯县城返回伊宁市的途中,在~座高山脚下的溪水旁发现一棵古老的树,树枝上挂着红、蓝、黄、白等各种颜色的布条。当我们向邻座的哈萨克族乘客询问挂布条的缘由时,对方笑而不答,看来他不想把本民族传统信仰的奥秘告知路人。⑦
   
    哈萨克人认为每一自然物体都有自己的精灵,或者说是灵魂。尤其是那些枝叶繁茂,粗壮高大的树木,白天它的树叶养育着牲畜,夜晚它的高大树枝保佑着人们免遭虎狼豺豹的袭击。对于哈萨克人来说,这种树木的灵魂更具有神圣性,因而更应该给予尊重和崇敬。这种观念的残余,在哈萨克人日常生活中还很明显。如在星期五、星期日与各种祭日禁止砍伐树木;而在任何时候都不得砍孤树独苗,他们认为如果违反禁忌就会冒犯神灵。鉴于此。哈萨克人见到高大的树木都会虔诚祈祷,并在树枝上拴上布条祈求神灵保佑。而将不孕之妇、精神失常者带到大树下过夜则是很常见的现象。这里所反映的是,树木虽是植物,但人们的行为和所为必须时时考虑到树所具有的神圣性。若危害和玷污树木,则会带来惩罚和灾难。在伊犁有一则被哈萨克人认为是真实的传说:有一对放弃游牧生活准备定居的年青夫妇,请人来盖新房。当封顶时发现少了一根梁木,便提着斧子来到屋旁的一棵白杨孤树前。他不听众人的劝阻,硬是砍倒了这棵树。树在倒地前,众人都听到一声类似于哭的呻吟声。砍树人也在砍断处滴落一滴血。之后不久,新房主人的妻子流了产。再也没怀上孩子。人们都相信,这是砍那棵孤树的报应。⑧
   
   
   
    二、以水神的名义保护河流泉水
   
   
   
    对于北方狩猎、游牧民族来说,水是人畜的命根。在“逐水草而居”的游动性经济基础上产生的萨满教这一意识形态中自然而然地包含了许多关于防止水面污染和水源干涸的宗教观念和禁忌规范。
   
    以哈萨克族黑宰部的禁忌为例,黑宰人每日三餐前必须洗手漱口。饭前,由家里男主人或其孩子一手提壶,一手拿脸盆,肩搭毛巾,边给客人倒水,边用脸盆接住洗过手的脏水。洗手时,一般至少要搓洗三下,洗完后,千万不可甩手,以免手上的水滴乱溅。对洗完手后乱甩手,他们是很忌讳的。另外,倒水也有讲究,不能总是从一个方向轮转。如果第一次洗手是从左边开始轮转倒水,那么,第二次最好从右边开始。在他们看来,单从一个方向轮转倒水,既有撵客人走的意思,又有水流无复返之忌讳。据《北史·西域传·悦般国》记载:其人“日三澡漱然后饮食”。《史记·龟策列传》中有悦般人“以清水澡之”的记载。可知古代悦般人一日三餐前必先洗手漱口。有些学者认为黑宰部饭前洗手漱口的习俗是古代悦般人遗留下来的风俗。现代黑宰部丧葬仪式基本上是按照伊斯兰教的仪式进行的,但从中我们也可看到他们尚水的原始观念。人葬前,人们要用洁净的清水细心地为死者沐浴三遍,使其千干净净地进入冥界。以清水为死者净身的习俗。可能要早于伊斯兰教的传人。黑宰牧民对温泉是非常迷信的。据说,在很久以前,有个叫“库尔善(Kursan)”的神,曾在特克斯县阔克苏一温泉旁的石板上睡过觉,从此那眼泉水便包治百病。当地黑宰部、阿勒班部视之为神泉。因为它的确治愈了部分牧民的皮肤病及关节炎、肩周炎等疾病。这是因泉水中含有一定量的硫化氢等元素之故。但牧民们却不这样认为,他们说那是泉水的神力。只要你虔诚祈祷,神泉便会满足你的心愿。因而,每年都有许多身患疾病的中老年人及常年不孕的妇女,前来温泉洗浴,同时带上物品,敬奉水神。在博尔塔拉瓦塔衣(watay)以东两公里处有一眼清泉。据黑宰部老人讲,其先祖萨三在一次战斗中失利,被困在群山之中七天七夜滴水未进。就在他生命垂危之际,突然从山涧传来潺潺流水声,萨三寻声找到一眼清泉。饮过此泉的清水之后,他顿觉一股神力流遍全身,体力倍增。于是他重整旗鼓,招抚属部,不久便收复了失地。使黑宰牧民重返家园,过上了安乐祥和的生活。从此,黑宰人便亲切地把这眼曾救过部落头人,给他们带来幸福的清泉称为“萨三泉”(Sasanbuidak)。每年都有大批黑宰子孙前来祭拜这眼清泉。泉边的林木上,挂满了白色的布条,这是黑宰子孙虔诚的敬意,体现着黑宰人对清泉的无限敬慕。由于对水的崇尚,黑宰人有不少对水的禁忌习俗。我们知道,禁忌与避讳最早是由原始信仰中衍生出的一种规范人们言行的习俗。在黑宰部落中。很少见到有人向水中便溺或向水中吐唾沫、乱扔杂物等对水的不敬行为。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