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满洲文化传媒
·1909年拍攝的皇太極陵寢
·黑龙江拉林满族镇满语教师伊里布
·库页岛上的满族人
·滿洲語基本單詞與會話
·中国流氓国民是这样产生的
·滿洲語聽力練習
·生活繁殖在滿洲的蝗漢垃圾病毒
·滿族传统文化遺產珍珠球
·旅英华裔作家新视角评慈禧
·看看日本人吃的牛肉什么样
·长白山满语夏令营招生通知
·視頻:沸騰的滿洲
·滿洲文12生肖動物圖賞
·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音樂視頻:满洲の山
·現代滿族人婚禮
·滿洲夢
·滿洲民族精神支柱索倫桿
·長白山下的滿洲語學堂
·满洲吉林九台满洲族祭祖图片集
·組圖;滿洲圣山長白山
·哈佛教授谈满文与满族认同
·令人恐怖的蝗汉屠狗节
·本溪满族县学校开展满语教学
· 朝鲜与满清的数百年恩怨
·满洲正白旗著名学者傅芸子
·滿洲族人與狗的情緣
·清國初俄羅斯佐領融入滿洲考
·东北话与北京话中的满洲语
·學會堅強
·锡伯族语言文字的今天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白海青
·满族衣食住行习俗总汇
·长春满族律师为救母语自费办班
·满洲乌拉纳喇氏家族修谱大典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滿洲實錄》
·俄羅斯美女大集合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前言
·滿族總人口
·《锡伯语满语会话手册》预售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赫图阿拉的罕王井
·满语语法综述
·滿族人興京(新賓)祭祖活動
·被拆毀的新賓興京城滿族小學
·2013年滿族人祭祖活動圖集
·努尔哈赤子孙诸王世系谱
·一個人的赫圖阿拉
·《扎呼泰妈妈》传承概述
·常用满语100句
·现代满语800句
·満洲国旧影南满铁路车站
·你在图片中看到有多少人?
·满洲八旗的满洲语称谓
·您没有见过的树木雕刻
·大连满语学习班纪实
·满洲语入门必读
·滿洲興京(新賓)永陵圖集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女真文物集粹
·组图:Niohe(Wolf 狼)
·《满汉合璧六部成语》
·与狼共舞
·認識祖先與「中華民族」的荒谬
·《十一种孤独》的三个版本
·快樂一直在我們心中
·《满族传统医药新编》
·蝗汉无处不在的世界公害
·亡族奴奏鳴曲------為今日滿族人畫像
·海东青与满族的秧歌鞑子舞
·中国不只属于汉人!!!
·组图:美丽的海豚
·学习满语感知消失的过去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渤海文物集粹》(精) 出版
·俄罗斯的传统婚礼
·荣禄;本性英烈的满族大佬
·黎明前的黑暗
·游览斯大林的别墅
·肅親王善耆圖集
·地球人都知道:
·愛上美籍國父孫中山的下場
·《纽约时报》一篇无知无耻的文章:徒步走遍朝鲜半岛,一个新西兰人的梦想
·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一)
·俄罗斯与中国谁瓜分满洲土地多?
·令人叹为观止的木雕塑
·俄国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汉同文类集》 抄本
·尊严荣誉与无能耻辱的差距
·日本武士有趣的事实
·《辽宁满汉混合语调查研究》
·长白山下满洲语训练营写真
·游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兵工厂
·柏林墙图集
·20世紀世界三大惡魔
·中国长城自古以来汉人的国界线
·非洲圭亚那发行清国皇帝溥仪邮票
·满洲文《清文监》
·大连星海湾浴场掠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萨满文化是一种原始的文化形态,由于历史上生产力落后,古人出于对自己部族起源、自然奥妙的探求,以其本身探索自然的强烈愿望,创造了各种文化形态,萨满文化就是这样产生的。萨满文化相信万物有灵,从自然事物到自然现象,都被人们所神化和人化,故此有多种多样的图腾崇拜。包含了天、地、日、月、风、雨、雪、雹、海、江、河、树、山、虎、熊、鹿、鹰、火等等。并且通过各种祭祀活动表示对神灵的敬仰,以祈求平安吉祥。在各种祭祀活动中,将古老的文化习俗流传下来。进入现代,这种祭祀活动日日渐稀少。已经成为亟待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吉林地方的满族祭祀,是为了保存传统文化而进行的,现在,我们以石姓家族祭祀为线索,通过布贴画的形式,可以使人们对于萨满祭祀文化有个大略的了解。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1跳饽饽神
    跳饽饽神是锡克特家祭中一项主要内容,由“淘米”、“震米”、“打打糕”三大步骤组成,首先将新收获的大黄米或小黄米用清水淘净,并在温水中浸泡,最后上锅蒸好。将蒸好后的米,首先放在槽盆里用打糕榔头来回拉动,待粘合一起时,再放至打糕石上反复锤打,打打糕需选二名年轻男子对面站立,持打糕榔头的双手要每打一次便上下交替互换一下,直至完成。锅头(即祭祀中的主灶人)手蘸清水不停翻动。打好的打糕,洒上炒熟豆面制作成各种形状。参与制作打糕的人,必须是年轻未婚女子。石氏家族做的打糕为牛舌状,所以又称“牛舌饽饽”。整个过程,均有一萨满或栽力颂唱神歌,祈福求祥。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2跳家神
   
    满族锡克特家族,在萨满祭祀的典仪中主要分为“家神祭”和“大神祭”两大部分。“家神祭”主要表现为氏族的祖先崇拜、恩人——亦即守护神的追悼和图腾崇拜等内容。主要祭奠的神祗有撮哈占爷(领兵元帅)、山音玛发(长白山主)、敖都玛发(氏族守护神)、佛多妈妈和神树等。
   
   “跳家神”分为“南炕家神”和“西炕家神”,分别对“撮哈占爷”(汉译为“领兵元帅”,石氏家族认定为“老罕王”——努尔哈赤。)和“山音玛发”(汉译为长白山山主)的功德进行了赞颂。因“南炕家神”与“西炕家神”祭祀的形式大体相同,故将其归纳在一个画面中。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3祭佛朵妈妈
   
    佛朵妈妈为满语(佛朵意为柳枝),祭佛朵妈妈,又称“换锁”。实际上是满族人生殖崇拜的集中体现,反映了满族先民崇柳爱柳,希望自己氏族兴旺发达的期许。佛朵妈妈在众多的满族家祭中都有所敬奉。石氏家族依据李总兵的爱妾喜兰救老罕王努尔哈赤的生命这一传说而尊崇。它没有实体偶像,仅以柳枝和一黄布口袋代表其神位。黄布口袋内装着用青、兰、白线拧成的长绳,上面挂着五彩布条和弓箭。无论生儿育女或祭祀之时,都将口袋取下,装上一些新的东西:如生子在长绳上加上一些弓箭;如生女则在长绳上增加一些五彩布条。表达了人们希望女儿能长得俊秀,谙熟女红;男儿健壮,善于骑射的心理。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4神柳育人
   
    满族家祭中第一位女神就是佛朵妈妈——满族生殖崇拜的典型女神。
   
    她的像貌是:脸蛋像柳叶,两头尖尖的,中间宽,一双又大又突出的眼睛,尤其长着两个硕大的乳房,有多少孩子也吃不完的乳汁。有一位叫乌克伸恩都力的神,每年交给她的一个石罐,石罐中盛满了圣水,她拿着这石罐在每一片柳叶上浇一滴水,就在这些柳叶上生长了满族子孙。在她的后脑勺上长着一根长长的管子,这管子另一头平时插在大柳树中,若子孙们有病,她就把管子拔下来,滴几滴水给他们,他们的病就会好。所以满族人强壮不生病,就是因为有了“佛朵妈妈”。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5神前献牲
   
    神前献牲是锡克特里家族大神祭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亦称为“踩猪”或“领牲”。因满族人喜食猪肉,所以生猪为祭祀中的主要牺牲品。以前也有用马牛祭祀的习俗。祭祀时所用生猪,需选用纯黑无杂毛,自己喂养的去势公猪。神抓萨满通常是将猪从猪圈引入屋内,不进行捆绑。如无神抓萨满,则需将猪捆绑后抬入屋内,捆猪绳需主人亲自搓制,烧官香则需穆昆达(族长)亲自搓好。祭祀用猪只能捆住四肢,猪嘴不能捆绑,抬进屋内,放在“大神案”靠近门口的北炕角下,猪嘴向南,然后萨满请一位瞒尼神踩猪。踩过以后,打一碗从井里新汲上的凉水,自尾至头浇洒,最后倒入耳中,如耳煽动,则表示神灵已接受此牲,即领牲成功。合族皆大欢喜,互相“打千”(满族一种礼节)致贺。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6跳肉神
   
    祭祀用猪领牲(即被神灵接受)后,接下来便是宰牲。宰牲时,刀要用清水洗干净,进刀时要确保一次成功,同时要将猪卸成八大块,放在锅里煮二三分熟,以不流血水为宜,将其捞出,按照头西尾东放在槽盆中,将其摆成整猪模样,亦称其为“摆件子”。摆好后,将油网膜罩住头部,再灌一段血肠绕嘴交叉在胸肋处,最后将一把解手尖刀插在腹部的一块肉上。
   
    此时,一位栽力(萨满的助手)手持抓鼓高声颂唱神歌,祈求新一年的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丁兴旺、阖家安康。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7萨满神韵
   
    传说吉林石姓家族的头辈太爷因同敖姓比武被大火焚烧,是“安巴代敏嘎思哈”(大神雕)扑灭了烈火,救了头辈太爷。石姓家族这位先祖得救了。而神雕却被烧坏了一只翅膀。因此,在表演神雕的舞蹈中,萨满的一支胳膊总是较多地做下垂的动作。时而把抓鼓抬于耳边,时而张开双臂,好似展翅翱翔。整个舞蹈充满了雕的生态意蕴。这既是人们对拯救自己民族恩神的崇高礼赞,也是祈望民族长久兴旺发达的神圣颂歌。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8寒江神威
   
    这里记载的是锡克特里家族近代神抓大萨满石殿峰“钻冰眼”的真实故事。石殿峰18岁时身患重病,神志不清,言语错乱,百医无效。后经人诊视为其家族已故五辈太爷(大萨满)要抓他为“叉玛”。当时分居两屯的石姓族人皆非常重视这一在当时代表神权和族权的“叉玛”的产生。故以检验真伪为由,令其“钻冰窟窿”。即在三九寒天,于松花江水深流急处,凿了 13个冰眼(冰窟窿),让新抓的“叉玛”脱去衣服,周身以白布缠裹,从最下游的一个冰眼开始依次钻进钻出。父母为了让孩子早日康复,忍痛让其冒险。经过一次有惊无险的考验,“钻冰窟眼”得到成功。石殿峰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叉玛”。也为锡克特里家族的萨满祭祀典仪又添了一道绝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