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满洲文化传媒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火爆的满洲民族祭祖大典
·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
·满洲民族英雄后金国大清国缔造者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日(1626年9月30日--2009年9月30日)
·满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无处不在的满洲文化~~
·满洲民族亲族间常用称呼
·通古斯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大清国满洲亲王出行图
·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黑龙江流域满族的风俗习惯
·实拍大满洲地区的原著民
·从满族名著《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满族与海东青
·《红楼梦》前八十回满洲语词例释析
·从满语看如何保护传承少数民族语言
·满族名菜:酸菜白肉血肠
·满洲民族传统发式辫连子
·雍正关于学习满洲语的上谕
·满族掀起寻根祭祖热!
·马英九题字:满族加油!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祭祀
·满族的饮食
·做大做强满洲民族文化产业
·满族著名表演艺术家英若诚
·辛亥国难纪念日:1911年10月10日--2009年10月10日
·辛亥大屠殺的滿族人頭填滿了井筒子
·满洲旗袍 闻名天下
·向满洲语借词的汉语方言
·满洲族歌舞舞天下
·通古斯满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德国出版满洲舒舒觉罗氏《祭祀全书》
·满族民间刺绣中的萨满教文化
·伊通大力发展满族文化产业
·满洲旗袍的细节~~~~
·满洲八旗子弟与京城八角鼓
·黑龙江小学满洲语学习课堂
·满洲民族民间文学中的信仰观念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音乐视频;罕王回满洲
·满族文学艺术
·吉林满洲族博物馆即将开馆
·满族百岁老人肇荣珍
·旗人妇女口述:"我什么光也没沾着"
·满洲文书法欣赏
·满族人古老的传统技艺鹰猎后继乏人
·吉林市满族陈列馆展示厚重历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佩饰古俗考源
·通古斯满洲石氏家族萨满教神歌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通古斯满洲民族早期婚姻及其在清代的遗存
·满族人十大不明白
·岳飞大侄子,请你滚出满洲!!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中的“盗火”神话
·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
·通古斯满洲民族萨满教面具制做艺术
·满洲族旗胞盛大公祭努尔哈赤
·满洲旗袍,怎一个美字了得!!
·满族资料图片集【九】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满族你这个2B民族到底优秀在哪里?
·把耻辱刻在脸上却不知羞耻的劣等民族
·满族人当前的任务与责任
·满族格格穿旗袍原来是这样的!!!
·外满洲萨满文化的艺术大展
·河北丰宁农民建满族民俗馆
·满洲国邮票
·再现传统萨满教祭祀全过程
·大满洲地区通古斯原住民族摄影
·东北满族习俗行文化:爬犁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关于开办满洲语学习班的通知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滿族格格
·从《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遍布东北各地的的满洲语地名
·一部通古斯满族文学故事的背景——《尼山萨满传》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满州族民间文学的萨满教传承
·《红楼梦》里面的满族风俗
·满洲の思念
·一套印有满洲文字的满洲国邮票
·评关纪新《老舍与满族文化》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惠英红领衔娱乐圈十大满族明星
·满族灵禽崇拜祭俗与神话探考
·本溪立冬民俗满洲民族风情浓
·郎世宁绘带有满洲文字的十犬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词典
·红楼梦》中的满族旧俗
·丢勒经典满洲旗袍肖像画
·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通古斯满洲文化:博大精深
·北方满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皇太极与萨满教
·格致散文中的满洲民族情结
·民族“自决”和国际社会的反应
·介绍吉林市永吉满族民俗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族群认同、族群认同的发展及测定与研究方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东北亚原住民族地区一直流传着萨满神歌,尤其是满族的神歌流传得更为广泛。据作者在吉林的调查,很多满族人已经不会说满语,但是神歌的演唱依然使用满语。于是,萨满是如何记住大量的满语就成了一个问题。通过阅读记录神歌的文本(即神本子),发现其中有大量的程式,这些程式在萨满创作、演唱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神本子也在很大程度上规范了萨满的演唱。在前辈学者搜集整理的神本子中,石姓(其满语姓氏为石克特立)是比较突出的。该姓神本子以大神祭祀为主,保留了较完整的原始内容,反映了满族萨满文化的一般内容和普遍规律。宋和平翻译的《满族萨满神歌译注》中选择了小韩乡的家神和大神神本的全部神歌,并吸收了东阿屯的“头辈太爷”篇,共译注了30篇大神和10篇家神神歌,及6篇请送神歌。现今所见石姓神本有十一册,东哈三册,小韩八册,均由萨满、侧立保存。作者认为该姓神本子不是一次记录完成的,有多位萨满演唱时的记录。如《飞虎神》就是萨满石清山请神的真实记录。
   
    萨满祭祀时的仪式过程也是程式化的。仪式作为活的、流动的“文本”,更容易被人们接受。人们在千百年的祭祀中形成了很多固定的程式。如祭祀环境的布置、供品的摆设、神灵特性的描摹等,都已经成为人们相当熟悉的内容。神本子中的记录也成为仪式的主要依据。作者从1993年吉林满族艺术文学研究院录制的石姓萨满祭祀的录像中看到,该请哪位神灵的时候,侧立便给萨满拿相应的神器,这些在神本子中也有所体现。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吕大吉和孟慧英都认为,宗教仪式是被传统固定下来的、规范化了的行为方式。本文要谈论的话题,就是仪式本身的程式化问题。鉴于此取向,这里不拟涉及宗教行为的具体含义,而集中关注神歌的程式化与仪式程式的对应关系。

   
    萨满歌是在传统中形成的,它一旦大体定型,后人只要按传统规定下来的语言方式吟唱就行。因此,它相对而言比较稳定。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说,在现场的即时表演中,又会有即兴的成分加入进来。所以有学者认为:
   
   
   
    尽管萨满教的仪式从表面上看也有一些规定,但是萨满要念什么,及如何引导仪式的进行,自己心里是无数的。萨满要念的祷文,要唱的赞美诗,要念的咒语,全凭灵感所驱。他们的守护灵魂如何驱使,他们就如何行动和祈祷。要肯喀目们[1]在仪式过程中,尖其在昏迷的时候念叨些什么,那是不可能的。仪式过后,他们也无法重复自己说过的东西。因为在整个仪式过程中,他们是在守护灵魂的控制之下。[2]
   
   
   
    我们虽然不完全同意神歌演唱完全是因为萨满在守护灵魂的控制之下的操演,但神歌本身的特点决定了它的某种即兴色彩。
   
    萨满文化是一个很庞大的系统,这一切主要体现在跳神中,跳什么神就会有什么样的神歌。在跳神仪式中,神歌的诵唱是由萨满和助手完成的,萨满对本族的历史、文化了解得怎么样,都可在与神灵的对答中体现。萨满所掌握的程式大都是通过学“乌云”或学习神本子传承的,祭祀程序的程式化也在帮助萨满记忆大量的神歌方面有所助益。
   
   
   
    萨满祭祀一般比较规范,如祭祀首先要唱请神词,一一唱点所请神名,待神灵入位后,请他们纳祭。每一个仪式的举行都有特殊的目的,要说明是什么原因,为谁家之事请神[3],然后是祈求神灵保佑,通常是针对具体情况提出需要神灵解救和帮助的具体内容。最后是送神。萨满的送神歌,主要是谢神和请神归位。我们前面两章已经分析过这些固定的程式。在萨满的祭祀仪礼中,祭词当然是不可缺少的,祭词因祭祀的对象不同而不同,因祭祀的内容而变化。
   
    神歌在仪式中发挥直接作用,因而可以说神歌是直接服务于仪式的。[4]神歌对各项祭仪程序和规则的重要部分都有简洁的介绍,熟知神歌就能粗知祭礼。可见神歌不单单是伴随仪式出现的次级衍生物,而是与仪式共生的东西。
   
    满族的祭祀程式是由各种不同的行为组合而成的一组行为系统。仪式行为可以理解为萨满神歌段落的组合基础。一个祭仪包括许多仪式行为,演唱文本并没有把所有仪式行为都涵纳进去,而通常是集中于几个代表性行为,以表达遵礼守制的敬神心理。通过音像资料,我们大体上可以了解具体仪式的各种行为规范和进行过程。[5]
   
   
   
    仪式的程式分家神和大神而不同,因其祭祀目的、形式不同,过程也不同。
   
    家神歌就是在满族家祭各项祭祀礼仪中祭祖、祭天、换索、背灯祭时吟唱的祝祷词。家祭的祭式比较规范,每项祭式中又有不同的程序,如祭祖要制作饽饽,而有的姓氏则杀猪摆件、设供种种祭仪,每个过程几乎都有专门的祝文。家祭萨满词基本上是吟诵的,家神祭祀歌最突出的特点是有成套路的祝祷语句,俗称“吉祥话”,同时家神歌针对专门的祭项,也有特殊的神歌内容。
   
    野神歌是指野神祭祀时萨满和侧立所唱的祝文和仪式表演中的歌曲、对答词。根据祭祀程式它包括《排神歌》、《请神歌》、《萨满附体歌》和《萨满与侧立对答歌》等。野祭时继“排神”仪式后,请送神灵通常一个一个地进行,也有一铺一铺[6]地请送的做法。野祭萨满歌的即兴创作成分相对多些,边跳边唱,有唱也有念。相对来说,野神歌程式的运用不如家祭歌的比例大,几乎是一神一歌,每个神灵也基本上具有自己独特的神歌,萨满个性更明确。这些萨满歌中,神灵居住地基本上各有特点,神灵形象、技能、威力各个不同,神赞也不同。
   
    祭祀场景是萨满神歌诵唱的必要条件,也是萨满神歌发挥宗教功能的场所。祭祀环境的规范化和仪式的程式化是人们严格恪守前人遗留的民俗与知识传统,经过不断重复操作积累成型的。
   
    野神歌与家神歌的祭祀环境的布置有相同之处。据孟慧英总结神位的设立主要神案、神位、供品三项[7]: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1、神案,有家神案和野神案,供品主要摆在神案前,跳神都是在神案前进行。家祭神案是家祭时悬设的以画像为主要形式的神位。吉林省九台县石姓的家神案子上方绘有神楼,背景是长白山神树、神乌。神案上共有五座神楼,内中端坐第一辈至第五辈太爷神(萨满神)。第六至第九辈太爷神名亦在画中,但无神楼。诸神楼的周围景物有云彩、树、乌、兽等。神案上有白山神祖超和占爷的画像[8],他是跳家神的首神,祭祀的主要对象。家神案一般设在西墙上与祖宗神龛并列,共享祭祀。或有祖先神与家神案分祭者。野神案又称大神案,以画像为表现形式,只是图案更为复杂。石姓大神案杨姓大神案绘有九个神楼和九位萨满。前五位坐于动物身上,两侧有日、月、树、乌,下方有飞虎、豹等动物。
   
    2、神位。西墙上端悬于木板上的祖宗匣子龛位,通常称作祖先神位。祖先匣内珍藏的梭利条、黄绩布等是神位灵物。满族人家多保留木制、皮制、布制或金属制的神偶,它们也被摆放在神位上,以示参祭。满族所祭神灵包括萨满神、瞒尼神(英雄神)、动物神(多为野神)、自然神多种。神位形式亦多样。如石姓瞒尼神达几十位,均用木制人形。祭祀时把瞒尼神依次排列在大神案子下,神桌后面的西炕的红布上。满族家祭中的佛多妈妈神位,多以黄布口袋或柳枝代位,布口袋中藏子孙绳,该神佑护人丁繁盛,幼儿平安,院祭(或祭天)以神杆代位。野祭则以升斗桌为迎神之位。
   
    3、设供。神案前放置供桌,上铺红布,摆设香碗、酒杯、供糕等。供品中最重要的是献牲。所献一般为猪,个别姓氏用羊或牛,还有以鸡鸭随祭的。献牲又称摆件,将猪割成八、九、十一、十三等块,待煮至七八分熟时,再将各块按整猪形状拼好,放于槽盆内,献神。供香也不完全相同,有汉香三种,粉末香四种。
   
   
   
    仪式场合的设置是萨满祭祀的准备阶段,要强调人的“虔诚态度”,祭神是为满足祭者的现实要求而希望平安、长寿、人丁兴旺、祛病除灾、丰收等等。人们靠对神灵的恭敬和讨好来实现自己的期望。这种仪式场的布设还有隐含的意义,即将观念中的人神关系拉得更近,更直接,并借助象征物,实现人神之间的沟通,所以,人、神、祭品是仪式的三个关键要素。
   
   一、家祭仪式的程式与神歌的关系
   
    家祭仪礼是萨满教祭祀仪礼中主要内容之一。“家祭”是满族中最为常见的祭祀活动。据富育光先生的归纳,满族的“家祭”主要有四种类型,即常例祭、烧官香、许愿祭和办谱兼祭祖,这四种类型在祭祀仪式项目、程式等方面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它们一般都由“跳饽饽神”、“跳肉神”、“背灯祭”、“换锁”、“祭天”等仪式组成,并按照规定的程式来举行。石姓家神神歌共10篇,包括《南炕》、《西炕》、《淘米》、《佛多妈妈》、《奥都妈妈》、《顺星》、《祭天》、《求太平》、《除病灾》及《出兵》。
   
    满族在烧香跳神开始时,要“跳饽饽神”[9]。石姓“跳饽饽神”主要体现在《淘米》神歌中,由“淘米”、“震米”、“打糕”、“做糕”、“供糕”和“吃糕”等一组仪式构成。前四项仪式是制做祭品饽饽的过程。淘米歌也跳神,要边跳边唱,要“悬迷勒”走凌子步。神歌中讲述了如何制作供糕的过程,而且表现了萨满的虔诚态度。
   
    “将粘谷收获在场院里,在百穗、千穗中选拔,揉搓。每穗有四十粒以上的将备于备用。” [10] “场院中脱粒,除糠已毕。今取来贮藏供谷,放入槽盆,倒入泉水,精心淘洗。” [11] “ 推米除糠,尊礼泼泔水,制作了饽饽制品。”[12]
   
    “供糕”是将制成的祭品饽饽敬献给神灵,请其降临品尝的仪式。[13]从萨满所唱的神歌的内容来看,所祭祀的神灵通过萨满的招请降临到了祭场,神灵凭依在神位之上,而且敬献结束之后还有请降临的神灵回到各自的原住地去的内容。萨满的作用是作为人的代表(祭司)来活动的。“跳饽饽神”时涉及到的神灵多与农业有关。人们祈求这些神灵的庇佑,以求得五谷丰登。[14]
   
    跳家神所祭祀的首神为“撮哈占爷”,即“白山主”,跳西炕家神,就是祭祀满族发祥地长白山。祭祀白山主超和占爷时要跳“西炕神”,在《西炕》神歌中提到“撮哈占爷”的特征“红脸白山玛法总兵,从高耸入云的白山而来。统理征讨军务,坐骑骏马出征。四十名骑士护卫,二十名强汉随行。”还有其他本族的祖先神,如佛多妈妈(子孙娘娘)、奥杜妈妈等。
   
    “换索”祭是满族历史上萨满教文化中普遍举行的仪式。“换索仪式”,亦称“柳树祭”,[15]佛多妈妈的神坛在西炕前,在房屋内的东南角下有一矮桌。[16]神歌中这样描述佛多妈妈的特性“在家神神坛前,乞请从白山山林降临的,千年英明,万年神通的,石姓始母神灵佛多妈妈。”神歌中描述仪式所需的供品,还包括换索的仪式,“取来茂盛柳枝,敬栽在庭院中。从大城市中,取来白绫彩棉,巧手剪成银线,制作了神锁。子孙带锁保平安,以口袋所生,袋大子孙多。为石姓繁荣昌盛,乞求佛多妈妈,枝大叶多,繁茂壮大,繁衍无穷。如木之茂盛,如木之繁荣。”“换索”是一项带有“人生仪礼”属性的祭祀仪式,很有一点续谱的味道,从“子孙绳”上我们可以看到人口繁衍的情况,辈份以及男女性别。
   
    满族烧香祭神时献牲进行的“领牲”、“摆腱子”仪式,俗称“跳肉神”。选定神猪要经过踩神猪的仪式。[17]神本子中提到“抬头喜庆,抬腮吉喜如意。”表示神灵已纳享。跳肉神时必须进行“领牲”的仪式。“领牲”结束后便是“摆腱子”,亦称“摆件子”。[18]这个仪式在神歌中有很好的保留,如《多活络瞒尼》中提到“我们献出了一片诚心,将牺牲肝胆肺连结,放入猪腔之中。”其他神歌中提到“慎重买来神猪,精心圈养家中,神猪肥壮,今将神猪摆上,按节行刀。神猪即刻丧命,一切情形甚善。”[19]“按节行刀”就是指“摆腱子”这个仪式行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