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拈花时评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这两个词汇,是我们的伟大领袖胡主席当做施政方针提出来的,现在几乎天天都能从报纸、电视、广播等各种媒体读到或者听到。这两个词汇本身的意思比较中性,似乎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假如你留意到执政党对这两个执政方针的理解和实施,再跟这两个词汇重新理解的话,你会发现这两个词汇其实透露了执政者首脑的神经衰弱与不思进取。
   
   考察两个词汇,“和谐社会”提出在前,“不折腾”提出在后。但是,从逻辑关系来看,“不折腾”是行为, “和谐社会”是结果。也就是说,胡主席希望通过“不折腾”来“创建和谐社会”。那么,是不是只要”不折腾“,”和谐社会“就创建了?还是为了”创建表面上的“和谐社会”就必须“不折腾”?
   
   对照这位胡老兄几年来的行事风格,我的理解是:他害怕。他不是没有看到,现在的社会、他们的统治都危机四伏,潜藏着无数隐患,甚至已经是明缓了,但是他没有勇气从根本上将隐患消除掉。因为他害怕这个政权在他手上灭亡。要消除未来的社会隐患,需要对目前的政权结构作手术刀式的改革,政权的内部矛盾可能表面化,也可能导致政权的灭亡。所以,对他个人来说,是不改好过改,反正他也没有几年任期了。只要再混几年,他就可以荣退了。

   
   什么是现在社会的最大矛盾?什么是未来最大的隐患?当然是目前不合理的政治体制。不合理的政治体制导致政权腐败,社会糜烂,使社会矛盾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但是,由于这个政权对社会对国民的控制程度超出历史上的任何时期,加上由于科技进步导致政权的武库空前强大,于是只要不作为,而使用专制工具钳制一切“不和谐”的声音和诉求,苟延残喘至少还能做到。于是这就成了他的选择,短期内(或者说他的任期内)不需要冒任何大的政治风险,将专制工具使用到最大的程度,维持政权的短期稳定。
   
   那么,这样说有根据吗?有的。从去年地震后他无法调动军队,就可以看出他的无能。如我前文所述,他不是刚刚提上来的。他做政治局常委已经二十年了,做军委副主席也很多年了,做总书记有六、七年了,连军委一级的人士都没有把握,这最高领导是怎么混的?在他任上,共产政权的腐败糜烂是前所未有的,对政治异见人士的打压也是空前的,远超邓、江时代。而他的作为则前所未见地少而又少,可以说毫无建树。
   
   真正的”和谐社会“应该靠什么来创建?靠有效的政治手段,对权力进行控制,消弭或减少社会矛盾。需要用战略眼光、睿智的头脑发现社会隐患加以消除,从而建立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并以此引导经济、政治按照这个模式发展。不是靠动辄使用专制工具,如警察、特务、军队这些东西,更不是依靠镇压来解决社会矛盾的。这些都是短期行为,从长远眼光看,其实都是将社会矛盾掩盖起来,而没有消除其势能。势能的积聚比短期的爆发更加可怕,因为将来一旦爆发,其力量要大无数倍。
   
   就说对网络言论的控制打压吧,虽然手段远没有那么残酷,其实跟秦始皇焚书坑儒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害怕非顺民的思想令国民产生反抗专制的意欲,怕国民不愿意做顺民。但是“坑灰未冷山东乱,原来刘项不读书”,反抗暴政的意志,不是靠短期的打压能够根除的。
   
   可惜的是,这位胡兄既没有这样的眼光,更没有这样的胆识和能力。于是,未来的中国,前景堪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