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来源:明报
   
   周四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的日子,鉴于国内外情况复杂,全国(特别是京畿重地的北京城)为确保「平安国庆」,都提高警戒级别,采取的保安措施,可以理解。不过,北京除了在地铁监控民众,还在的士内装置监听设备,监听乘客的说话,此举大有值得商榷之处,不但侵犯个人私隐,更强化中国「大阿哥」无处不在地监控人民的负面形象。 (博讯 boxun.com)
   
   为确保「平安国庆」

   北京铁桶保安可以理解
   
   国庆临近。近年,取态激进的藏独和疆独分子,多会选择一些重要日子制造事端和搞破坏,以吸引国际间的注意,例如去年北京奥运,藏独在国外、疆独在国内都曾搞事,企图破坏京奥的氛围。在这样的背景下,加强国庆保安,警方在全国展示具震慑作用的实力,可以理解。
   
   北京的保安更是空前森严,动用了军队、警察、武警、保安和志愿者五大力量,反恐精锐之师的雪豹突击队、身怀绝技的蓝剑突击队将延续奥运的特殊使命,承担反恐任务。北京警方按照「逢车必检」、「逢人必查」、「逢疑必录」的原则,在200多个进京主要路口和治安检查站,对进京所有车辆实行24小时安检,逐一核查进京人员身分证件,一旦发现疑点立即处理。市内主要街道路口,都有全副武装的武警站岗,北京当局还动员140万名志愿者,组织「群防群治队伍」,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站岗,作为民间的「哨兵」参与治安保障工作。
   
   这样的严密高度警戒,把北京打造成水泼不进的铁桶,对于震慑恐怖分子,犯罪集团,肯定起到作用。但是当局就重要日子的大部署,还有其他目的,就是压抑民众表达对当局的不满,以创造表面和谐的社会氛围。近年,每逢重要日子,北京所采取维稳手段愈趋高调而强力,致使上访者多被堵在北京城外,地方政府和官员一些胡作非为所导致的大量民怨,无从宣泄。因此,北京的铁桶保安,若为杜防恐怖分了破坏,可以理解和接受,若为压倒对民生事务不满却求助无门的民众,则是使人遗憾了。
   
   此外,近日有人发现北京的士都装置了微型监听设备,与一个全球定位系统(GPS)相连,同时直通北京市公安局情报信息中心,北京市民和旅客在不知情下,私人说话内容可能已经传到有关部门。据知,这个做法在去年奥运期间曾在部分的士实行,国庆期间这措施扩至全市7万辆的士。这些原本用于保护司机人身安全的设施,现在却被用来远监听司机和乘客的谈话,是侵犯了人权。
   
   各国和各地在公众地方装设俗称「天眼」等摄录、监察系统,在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之后已经司空见惯,不过在法治程度较高的国家和地区,即使要装设,民众积极争取和政府需要因应的,仍然是尽量不要侵犯私隐。例如本港旺角闹市,发生多次狂徒从高处泼腐蚀液体事件,舆论都认为要装设「天眼」摄录系统,以尽快逮捕狂徒,不过,当局在装设天眼时,仍然以避免侵犯市民的私隐为虑。北京当局全面在的士装设监听系统,就算有安全考虑,显然未符合尽量保障人权、私隐的要求。
   
   
   的士车厢应属私人空间
   
   
   「大阿哥」无处不在?
   
   北京地铁于8月开始装置音频采集器,并监听列车车厢,是为了一旦遇到突发事件,警方可以调取资料,边看边听,有助还原现场「原音」,方便即时采取措施应对,而且事态经传媒报道,北京市民对此并无意见。地铁和的士都是公共交通工具,地铁算是涉及大多数人的公共空间,监听还有保障公众利益的理由,但是的士车厢基本上只有司机和最多4名乘客,因此车厢内应属私人空间,监听就有侵犯私隐之嫌了。
   
   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就是透过监控设施所取得的资料会否被滥用,至关重要。在法治不彰的国家和地区,有关资料被挪用作为指控民众的机会较大,这方面内地予人的信心明显不足,的士车厢内的监听设施,就是一种直接威胁,更使人忐忑不安了。
   
   不少人到内地之后,都有开始「被监控」的感觉,不过若要他们讲出被监控的具体情况,大多停留在「感觉」状态,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来。「的士监听系统」是新增的,也是实在的监控设施,它使到中国「大阿哥」无处不在地监控人民的形象有了真实的载体;对于中国而言,这是极坏的形象。在国庆 60年的喜庆日子,北京市民和旅客却在「大阿哥」的监听下渡过,肯定削减了欢乐的气氛。为免中国的形象进一步受损,北京当局愈早叫停的士监听愈好。
   
   博主评论:你们这些讨厌的民主分子,人权分子,早知道你们要抗议的,要批评的,所以在装这些“侵犯”你们的隐私权的装置的时候,就没打算咨询你们的意见。还有现在在国内一切网站实行实名登陆评论的事情,也不能先咨询你们,甚至不能让你们知道。你们这些屁民们哪里有同意的可能?要事先告诉你们,你们还不跟瓮安事件、玉娇事件、杨佳事件的时候那样,吵个翻天了?
   
   这样多不好啊,北京是“首善”之都啊,这里有很多外国记者、游客的,让家丑外扬多不好啊?咱家里的事情,就不要让外人来批评啦。老话说关门打孩子,你们就是孩子,我们党就是妈妈啦,你们不是成天叫党妈妈党妈妈的?我欺压一下你们,剥夺你们的利益,还侵犯你们的人权,你们就让我欺压一下、剥夺一下、侵犯一下不可以吗?成天口头上叫党妈妈叫得那么亲切,稍微侵犯得狠一点就受不了了?你们看农村里那些农民被我们欺压得几乎饭都没得吃了,还不是乖乖的?你们要向他们学习呀。不然我要打屁股的啊,我要关人的啦。你们看刘晓波就被我关了,还有许志永,还有黄绮,还有谭作人。连张鹏那个小孩子我都关起来了,他有慢性肾炎的,我叫小警察狗狗们逼他去搬石头去。大概他连半条命都剩不下了,我叫沈阳的小警狗们逼死他为止。
   
   是啊,这次华诞我又要欺负你们啦,其实华个蛋啊华诞。你们知道我们有多辛苦吗?我们心里苦啊,你们不知道。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啊?还是不想知道啊?你们想啊,华一个蛋蛋,我们有多紧张啊?日夜提防你们闹事,还有热比娅达赖那些人,哪个也不能让我省心啊。你们真不知道我们日夜都在提心吊胆,生怕你们把我们推翻了。要是共产党的江山在我手上倒了,万一我下地狱以后见到老毛,他问我他的江山还稳固不稳固的时候,我能告诉他我送还给中国人民了?那他还不跟我拼命啊?那条老毛很肥的,估计我打不过他。
   
   你们要理解我们,我们很心虚的,身体也几乎糜烂光了,更加虚弱。就是因为虚弱,我们才加倍提防你们啊。就是因为我们腐败糜烂得不象样子,所以我们心里面害怕。所以才搞那么多的窃听、录象头,所以我们误邦国同志才说绝对不搞西方民主和三权分立啊。谁不知道真要搞的话,两年我们就下台了,所以我们心虚呀。心虚也得撑着,你们想想我们多不容易啊。
   
   不过我们也明白,也撑不了太多时间了。说不定这六十华蛋,也就是我们最后一个华蛋了。好好风光风光啦,使劲风光风光啦,基本上也就是最后一个了。所以,谁妨碍我们过这最后一个华蛋,那就是跟我们七千万孙子过不去。谁影响我那天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