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来源:明报
   
   周四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的日子,鉴于国内外情况复杂,全国(特别是京畿重地的北京城)为确保「平安国庆」,都提高警戒级别,采取的保安措施,可以理解。不过,北京除了在地铁监控民众,还在的士内装置监听设备,监听乘客的说话,此举大有值得商榷之处,不但侵犯个人私隐,更强化中国「大阿哥」无处不在地监控人民的负面形象。 (博讯 boxun.com)
   
   为确保「平安国庆」

   北京铁桶保安可以理解
   
   国庆临近。近年,取态激进的藏独和疆独分子,多会选择一些重要日子制造事端和搞破坏,以吸引国际间的注意,例如去年北京奥运,藏独在国外、疆独在国内都曾搞事,企图破坏京奥的氛围。在这样的背景下,加强国庆保安,警方在全国展示具震慑作用的实力,可以理解。
   
   北京的保安更是空前森严,动用了军队、警察、武警、保安和志愿者五大力量,反恐精锐之师的雪豹突击队、身怀绝技的蓝剑突击队将延续奥运的特殊使命,承担反恐任务。北京警方按照「逢车必检」、「逢人必查」、「逢疑必录」的原则,在200多个进京主要路口和治安检查站,对进京所有车辆实行24小时安检,逐一核查进京人员身分证件,一旦发现疑点立即处理。市内主要街道路口,都有全副武装的武警站岗,北京当局还动员140万名志愿者,组织「群防群治队伍」,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站岗,作为民间的「哨兵」参与治安保障工作。
   
   这样的严密高度警戒,把北京打造成水泼不进的铁桶,对于震慑恐怖分子,犯罪集团,肯定起到作用。但是当局就重要日子的大部署,还有其他目的,就是压抑民众表达对当局的不满,以创造表面和谐的社会氛围。近年,每逢重要日子,北京所采取维稳手段愈趋高调而强力,致使上访者多被堵在北京城外,地方政府和官员一些胡作非为所导致的大量民怨,无从宣泄。因此,北京的铁桶保安,若为杜防恐怖分了破坏,可以理解和接受,若为压倒对民生事务不满却求助无门的民众,则是使人遗憾了。
   
   此外,近日有人发现北京的士都装置了微型监听设备,与一个全球定位系统(GPS)相连,同时直通北京市公安局情报信息中心,北京市民和旅客在不知情下,私人说话内容可能已经传到有关部门。据知,这个做法在去年奥运期间曾在部分的士实行,国庆期间这措施扩至全市7万辆的士。这些原本用于保护司机人身安全的设施,现在却被用来远监听司机和乘客的谈话,是侵犯了人权。
   
   各国和各地在公众地方装设俗称「天眼」等摄录、监察系统,在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之后已经司空见惯,不过在法治程度较高的国家和地区,即使要装设,民众积极争取和政府需要因应的,仍然是尽量不要侵犯私隐。例如本港旺角闹市,发生多次狂徒从高处泼腐蚀液体事件,舆论都认为要装设「天眼」摄录系统,以尽快逮捕狂徒,不过,当局在装设天眼时,仍然以避免侵犯市民的私隐为虑。北京当局全面在的士装设监听系统,就算有安全考虑,显然未符合尽量保障人权、私隐的要求。
   
   
   的士车厢应属私人空间
   
   
   「大阿哥」无处不在?
   
   北京地铁于8月开始装置音频采集器,并监听列车车厢,是为了一旦遇到突发事件,警方可以调取资料,边看边听,有助还原现场「原音」,方便即时采取措施应对,而且事态经传媒报道,北京市民对此并无意见。地铁和的士都是公共交通工具,地铁算是涉及大多数人的公共空间,监听还有保障公众利益的理由,但是的士车厢基本上只有司机和最多4名乘客,因此车厢内应属私人空间,监听就有侵犯私隐之嫌了。
   
   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就是透过监控设施所取得的资料会否被滥用,至关重要。在法治不彰的国家和地区,有关资料被挪用作为指控民众的机会较大,这方面内地予人的信心明显不足,的士车厢内的监听设施,就是一种直接威胁,更使人忐忑不安了。
   
   不少人到内地之后,都有开始「被监控」的感觉,不过若要他们讲出被监控的具体情况,大多停留在「感觉」状态,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来。「的士监听系统」是新增的,也是实在的监控设施,它使到中国「大阿哥」无处不在地监控人民的形象有了真实的载体;对于中国而言,这是极坏的形象。在国庆 60年的喜庆日子,北京市民和旅客却在「大阿哥」的监听下渡过,肯定削减了欢乐的气氛。为免中国的形象进一步受损,北京当局愈早叫停的士监听愈好。
   
   博主评论:你们这些讨厌的民主分子,人权分子,早知道你们要抗议的,要批评的,所以在装这些“侵犯”你们的隐私权的装置的时候,就没打算咨询你们的意见。还有现在在国内一切网站实行实名登陆评论的事情,也不能先咨询你们,甚至不能让你们知道。你们这些屁民们哪里有同意的可能?要事先告诉你们,你们还不跟瓮安事件、玉娇事件、杨佳事件的时候那样,吵个翻天了?
   
   这样多不好啊,北京是“首善”之都啊,这里有很多外国记者、游客的,让家丑外扬多不好啊?咱家里的事情,就不要让外人来批评啦。老话说关门打孩子,你们就是孩子,我们党就是妈妈啦,你们不是成天叫党妈妈党妈妈的?我欺压一下你们,剥夺你们的利益,还侵犯你们的人权,你们就让我欺压一下、剥夺一下、侵犯一下不可以吗?成天口头上叫党妈妈叫得那么亲切,稍微侵犯得狠一点就受不了了?你们看农村里那些农民被我们欺压得几乎饭都没得吃了,还不是乖乖的?你们要向他们学习呀。不然我要打屁股的啊,我要关人的啦。你们看刘晓波就被我关了,还有许志永,还有黄绮,还有谭作人。连张鹏那个小孩子我都关起来了,他有慢性肾炎的,我叫小警察狗狗们逼他去搬石头去。大概他连半条命都剩不下了,我叫沈阳的小警狗们逼死他为止。
   
   是啊,这次华诞我又要欺负你们啦,其实华个蛋啊华诞。你们知道我们有多辛苦吗?我们心里苦啊,你们不知道。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啊?还是不想知道啊?你们想啊,华一个蛋蛋,我们有多紧张啊?日夜提防你们闹事,还有热比娅达赖那些人,哪个也不能让我省心啊。你们真不知道我们日夜都在提心吊胆,生怕你们把我们推翻了。要是共产党的江山在我手上倒了,万一我下地狱以后见到老毛,他问我他的江山还稳固不稳固的时候,我能告诉他我送还给中国人民了?那他还不跟我拼命啊?那条老毛很肥的,估计我打不过他。
   
   你们要理解我们,我们很心虚的,身体也几乎糜烂光了,更加虚弱。就是因为虚弱,我们才加倍提防你们啊。就是因为我们腐败糜烂得不象样子,所以我们心里面害怕。所以才搞那么多的窃听、录象头,所以我们误邦国同志才说绝对不搞西方民主和三权分立啊。谁不知道真要搞的话,两年我们就下台了,所以我们心虚呀。心虚也得撑着,你们想想我们多不容易啊。
   
   不过我们也明白,也撑不了太多时间了。说不定这六十华蛋,也就是我们最后一个华蛋了。好好风光风光啦,使劲风光风光啦,基本上也就是最后一个了。所以,谁妨碍我们过这最后一个华蛋,那就是跟我们七千万孙子过不去。谁影响我那天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