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陈水扁被一审宣判了,重判无期徒刑,陪同他受到同样判决的是他的妻子,也是无期。
   
   这下子,可把五毛党徒给乐疯了,陪同他们一起乐疯的,应该就是毛左了。可等到今天了,毛左和五毛同志们泪流满面地说:我们终于可以骄傲地说民主不适合中国人,不适合中国国情了。自打小蒋英明地开放了台湾的报禁和党禁,到台湾实行了和平的政权交替,小共和他们的紧爷紧奶奶们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他们从来都是斩钉截铁地说,台湾人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但是台湾终于民主化了,但是台湾没有乱,经济上政治上都井然有序。这样一来,小共们向来吹嘘的民主不适合中国人不适合中国国情的政治欺骗。小共们愁啊,愁死了,终于等到陈水扁坐牢了,那还有不泪流满面的?看看,中国就是不适合民主,不适合三权分立,看看台湾,民主到出了一个大贪污犯。

   
   但是,其实陈水扁在书写历史,中国的历史。陈是中国有史以来,不是因为政权交替(暴力的和非暴力的)而被判决徒刑的第一个最高领导人,并且是依照法律判决的第一个。当然,用小共的话说,他是地方最高领导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肯定是一个有独立执政的中华民国在台湾的最高领导人。从中国的政治、司法发展的角度来看,他可以说是千古一人了。陈使用了将自己终身送入牢狱的方式,开启了中国的另一段历史,他将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一个里程碑。
   
   至于说台湾民主到出了一个大贪污犯,这就是一种另类的政治欺骗了。一个具备必要常识的人都知道,民主从来不是一种完美的社会制度,如同社会主义制度一样的。民主制度只是一种最不坏的社会制度,如同社会主义制度是最坏的之一一样。当今世界的哪一个民主国家不曾出现大贪污犯?在这一点上,社会主义制度充分地显示了自身的优越性,社会主义中国的大贪污犯们都在优哉游哉地享受着美好的生活,不受约束地控制着国家的权力。
   
   即便民主的社会制度,也不可能完全遏止人类丑陋的天性:自私、贪婪、懒惰等等。正因为人性中有这么多的丑陋,所以我们才需要把权力关进牢笼里面,并在上面打上一柱光。让政府的执政行为充分透明化,从而杜绝黑箱作业。同陈水扁相比,红朝的开国君王毛太祖要丑陋罪恶一百倍。从执政党对毛太祖的描述来看,至少他是不爱钱的,甚至鄙视金钱。但是糟糕一百倍的是,他对权力的贪婪对弄权的迷恋。正是因为这种贪恋,使他犯下了滔天大罪,数年间害死千万国民。
   
   民主的社会制度从来就不是完美的,正如世界上从来未曾出现过完美的社会制度,何况台湾的民主制度仍然非常稚嫩。
   
   另外,毛姑毛叔们一向拿来说事的台湾议会经常出现的乱象,那里经常发生的相互辱骂甚至殴打。相互辱骂殴打肯定不是好事情,但至少要比去年大陆开人大的时候涌现的那位“代表”要好一百倍。那位高龄八十多的全国人大代表,骄傲地对记者说,她做了五十多年全国人大代表了,她“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
   
   首先这些“人民大会代表们”凭什么能够代表我?代表我们?当我需要一个代表的时候,是不是至少这个代表是由我选出来的?是不是应该经过我的投票选举的?然后,一个几十年未曾投过反对票的代表,我要她来干什么?对比起来,我宁愿要一个把“矢”带进议会用来砸人的议会代表,他至少还是我选出来的。至少我对他不满意的话,下一届他就得不到足够的选票只好回家了。
   
   假如我有选举人大代表的权力,我肯定不会选一个几十年不投反对票的人代表我,不会选一帮官员代表我,不会选一群演艺明星来代表我。尤其是当这个几十年不投反对票的“代表”似乎小学毕业的文化都没有,尤其当这些官员代表们拿着应该属于我的钱去嫖处女,尤其当那些演艺明星的政治智慧还不如我的脚趾头。
   
   假如台湾的民主政治制度是一个笑话,那大陆的政治制度就是一个屁。假如大陆人嘲笑台湾的民主制度的话,那就象一群太监嘲笑别人的性能力一样。
   
   “问君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