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摘录一
   60周年大庆前夕,9月15日中共17届四中全会又在北京召开,当前中国省一级以上的头头脑脑,从15日开始全部汇集在北京。北京市公安局13日公开宣布自15日开始北京安保从二级升为一级,对进京车辆和人员,逢车必查,逢人必查。所谓一级保安,实际就是战争状态下的初级戒备,在无战争状态下的一级安保,首当其冲的是,“赖”在北京不走的访民,因为他们是公开向政府挑战的“敌对”势力。为此,在上访人最集中的和最爱出现“动乱”的地方。当局又在该地方凡是能聚集地块,不论大小,全部修建铁栅栏禁止人进入。于是在北京的主干线边,出现了一片特殊路段,只有人走的空间,没有停留的空间。哪怕只有二平方米的空间也要有栅栏围起来,其实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是一快水泥地面,原因只是每天都有访民在此休息而窃窃私语。
    当然这只是一级安保最廉价的措施之一,许多昂贵成本的安保,高科技安保措施,暂不谈论。一言蔽之,北京安保比八年前美国9·11之后的安保要投入的高,严密的多。美国世界最富的国家,但美国所有国家庆典绝对没有这次60周年大庆办的牛,自然,没有这么造纳税人的钱。
    顺便浏览一下北京一级安保的落实,给人的感觉是:世界最乱的国家首都巴格达,也没有像北京今天,认为整的这么一触即发而草木皆兵的程度。
   
   摘录二
   博讯记者报道:9月14日,北京开始全面清理上访人,为了营造国庆欢喜的气氛,传闻说20日要全部清理。白天国家信访局及南站地区警车和警察密布。入夜后南站各个路口都有警察和保安查验路人身份证件;凡外地人或带有上访材料者都要被带上车。大量警察带领保安挨户搜查各个旅店和居民出租房,全部被搜查到的上访人员一律送上早已等候在附近的公交大巴车,更有警察和保安直接在各路面吆喊上访的人去马家楼。露宿在各桥下及行人遂道里的访民均被搜走。有些人的行李都来不及收拾就被拉上车。有没有随身带证件者都要受到盘查,现场紧张而恐怖。
    14日上午,在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来访接待室附近的一条胡同,一辆辽宁牌照的巡特警面包车突然出现,从车上跳下来一群穿黑衣的大汉将一家三口堵住,这一家三人慌忙夺路逃跑,但是被他们一群黑衣人追上,扭住胳臂像押犯人一样押上警车,在众目睽睽之下迅速逃离现场,过程只不过一两分钟。情形恐怖,路过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当场有看到的人愤愤不平:现在用无产阶级专政的手段对付上访的人了。被押上车的好像是一对夫妇和一个十几岁的男孩。
   
    9月14日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司门外的马路边上,全国各地来的截访车辆和截访人员将马路两边完全占据,所有通往信访局的路口都有截访人员把守截堵上访人员。动用的各种车辆有防暴处突车、有押解犯人的囚车,出动的警察有防暴警察、刑警和便衣,更多更恐怖的则是身穿黑衣的没有任何标识的、眼露凶光打手手。所有上访人都完全处于他们的监控之中,整个信访窗口完全处于一片白色恐怖的气氛之中。试问,如果信访办成了抓访民的陷阱,要它做什么呢?既然国庆要清理访民,信访部门不如关门大吉。
   
    截访打手们在信访的对面和门两旁,人数多于访民,因为访民不断被抓走
   
   博主评论:一个执政党及政府如此滥权的国家,他曾经将大部分读书人打成反派,赶到农村改造。他曾经造成全国范围的大饥荒,饿死几千万国民。他曾经把自己国家的先哲全部踩踏在脚下,让整个国家的人伦颠倒。他曾经欺佛灭祖,曾经蔑视一切道德标准,曾经杀死了林昭、张志新、遇罗克、杨佳。到了今天,他仍然将十四亿人的基本权力肆意践踏。他抢劫他们、压迫他们、蹂躏他们、夺走他们的尊严,让他们活得如猪如狗,除了”生存权“以外不承认他们的任何权力。
   
   如斯般的国家,他的”华诞“其实就是他的”华蛋“,除了装饰执政党鬼魅一般的丑脸,粉饰内藏吃人真相的和平,没有任何意义。辉煌六十年?可知道这辉煌的六十年,有多少罪恶?多少抢劫?多少谋杀?多少剥夺?多少饥饿?多少冤案?
   
   有一种华诞(蛋),叫做国殇。有一种丑陋,叫做共产。有一种极权,叫做人民共和国。六十华诞,就是执政者的蛋而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