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5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三)]
江中学子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江西宜黄强拆致3人自焚副县长和警察叉腰阻救人(图)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图)
·燃烧的真相: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宜黄钟声》四万本书被销毁(图)
★线人罗汉张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协警)的弟、弟媳租住在邹引娇母子房屋右侧邻居艾氏的家里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1(图)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张氏兄弟11
·张氏兄弟12
·张氏兄弟13
·张氏兄弟14
·张氏兄弟15
·张氏兄弟16
·张氏兄弟17
·张氏兄弟18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张氏兄弟37
·张氏兄弟38
·张氏兄弟39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0(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1(图)
·慎入!雪天,线人张氏兄弟42(图)
监控车辆(“缺牙齿”(绰号)的监控工资600元/月)
·监控车1
·监控车2
·监控车3
·监控车4
·监控车5
·监控车6
·监控车7
·监控车8
·监控车9
·监控车10
·监控车11
·监控车12
·监控车13
·监控车14
·监控车15
·监控车16
·监控车17
·监控车18
·监控车19
·监控车20
·监控车21
·监控车22
·监控车23
·监控车24
·监控车25
·监控车26
·监控车27
·监控车28
·监控车29
·监控车30
·监控车31
·监控车32
·监控车33
·监控车34
·监控车35
·“缺牙齿”工资600元/月(36)(图)
·缺牙齿37
·缺牙齿38
·“缺牙齿”装鬼(39)
·缺牙齿40
·缺牙齿41
·缺牙齿42
10年3月-至今 租赁隔壁杂货店和二楼麻将馆的线人吴氏夫妇开赌场
·赌场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1(图)
·赌场2
·赌场3
·赌场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三)

   

    作者: 江西邹引娇母子

   

   [5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三)

   

    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县委副书记王小林在接受采访时欺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白帆说,“县委、县政府对于李志强非常照顾,帮他设法免除了拖欠的学费,并且给他贫困的母亲找到一个可以贩卖东西的摊位,已经仁至义尽。”《调查报告》节目播出后,7月28日县信访局罗晓东局长接谈时说:“王书记在接受采访时和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白帆)谈了一个多小时, 把记者说感动了。”我当即回答:“王书记今年2月17日提出处理方案,现在时间过去半年了,处理方案一条也未落实,怎么可能把记者说感动?”

   

    01年2月我因右眼视物模糊到复旦大学医学院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简称复旦五官科医院)治疗,接连两次手术失误后,医院不但不救治,反而断医断药开出院小结赶出院。因医院延误治疗导致右眼被治瞎,左眼受影响视力下降。为推卸责任,医院两次开出院小结,多次威逼恐吓,并起诉至法院赶我出院。为毁灭物证,院方以右眼内手术填充物硅油要挟我,称要取硅油就必须摘除眼球,未得逞。在法院袒护下,同年8月13日我右眼手术填充物未取就被强制出院。上海治疗无望下,同年9月花费近万元至广州中山眼科医院将右眼玻璃体腔内及前房的硅油取出。在五官科医院住院期间,抚州市信访办、宜黄县人民政府多次派人到沪,并直接参与强制我出院。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主任在最后一次接谈时建议我回去找当地政府协商处理,但在当地得不到任何处理。

   

    在我母子俩多次赴京上访后,县委副书记王小林在09年2月17日给出处理方案:一、当地与复旦五官科医院协调赔偿我六万元;二、另协调我因欠费被江西中医学院扣留的毕业证件;三、安排我去县中医院上班;四、母亲今后计生后遗症药费,县计生委报销85%,剩下的15%由县民政局提供医疗救助解决;五、家中谋生店面被拆一事,补偿材料费六千元,另增加低保。但该处理方案一再反复,至今未落实。09年7月7日县委副书记王小林回短信:“毕业证已协调好。”7月17日县信访局周学平副局长说,毕业证已经拿回了当地,在王书记手中。但7月28日县信访局罗晓东局长接谈时说:“毕业证还扣留在江西中医学院,还在协调。”直到现在,毕业证仍然未给我,王书记许诺的几万元也分文未给。母亲在家养病,并没有经营贩卖东西的摊位。

   

    家中店毁地征后,04年6月起领低保120元/ 月,05年3月增至320元/月,07年6月增至360元/月,08年7月增至540元/月(母亲、父亲和弟弟三人的低保总和)。09年5月1日居委会南门路长叫母亲写了增加低保申请,但之后低保并未增加。09年7月28日县信访局罗晓东局长说:“你家户口本上只有三个人,只办了三个人的低保,人均180元/月,已经比较高了,最多只能再增加几十元。”我说:“我户口2000年8月迁至江西中医学院,06年7月毕业迁回原籍宜黄,户口本上有四个人,不信你们可以去查一下。”从罗局长谈话中得知,毕业至今当地并未给我办低保。目前,王书记今年2月17日提出的处理方案一条也未落实,更未给我任何其它照顾。

   

   [5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三)

   

   [5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三)

   

   [5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三)

   

   [5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