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超级厚黑评三国:大将军何进的头颅为什么落地?]
郭知熠文集
·闲话毛泽东:论红卫兵是毛泽东的特殊炮灰
·也谈杨振宁老夫少妻
·杨振宁有伤道德风化吗 - 与徐水良商榷
·杨翁之恋的目的论分析
·论时光
·论人生为己
·关于中国哲学发展的一点浅见
·【哲学】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
·人生之目的论
·存在目的论与基督徒信仰 -答友人
·论自杀
·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之关系
·人生目的之阶段论
·人生各阶段的主要目的和次要目的
·论金钱
·李敖印象
·闲话毛泽东:江青希望老毛早死吗?
·论生命和自杀
·对《论生命和自杀》评论的答复
·闲话毛泽东:彭德怀骂娘之我观
·生命和爱情的对话录
·闲话毛泽东:谈谈毛泽东说粗话
·论纯洁爱情之虚妄
·厚黑学批判
·卢梭的“模子”
·我的笔名的来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超级厚黑评三国:大将军何进的头颅为什么落地?

   
   
   
    作者:郭知熠
   

    大将军何进毒死了董太后,可惜好景不长,他自己也很快被“十常侍”杀死。可见权利场中,人生的命运该是多么难测!超级厚黑教主提醒各位,如果有可能,你们应该尽量地躲避权力场才是。
   
    闲话少叙。我们在这里讨论何进的人头是如何落地的?我们从中究竟能够学习什么?
   
    “十常侍”何许人也?十常侍正是一些太监,以张让为首。在汉灵帝的时候,汉灵帝宠信十常侍,使得朝政日非,盗贼蜂起。汉灵帝死后,十常侍开始依附于董太后,后来见董太后失势,又依附于何太后。
   
    何进想除掉十常侍,无奈何太后不许。于是,何进听袁绍之建议,招外兵进京,以除掉十常侍。当然,这个举动是非常愚蠢的。因为这直接导致了后来的董卓之乱。我们在后面再评论董卓。
   
    董卓带兵逼近京都,何进派人在渑池迎接他们,董卓于是按兵不动。十常侍知道何进召外兵后,立即预谋杀死何进。他们先在宫里埋伏五十名刀斧手,然后求何太后召何进。何太后不知是计,降诏召何进。
   
    我们再看何进得诏后如何举动:
   
    “进得诏便行。主簿陈琳谏曰:‘太后此诏,必是十常侍之谋,切不可去。去必有祸。’进曰:‘太后诏我,有何祸事?’袁绍曰:‘今谋已泄,事已露,将军尚欲入宫耶?’曹操曰:‘先召十常侍出,然后可入。’进笑曰:‘此小儿之见也。吾掌天下之权,十常侍敢待如何?’绍曰:‘公必欲去,我等引甲士护从,以防不测。’于是袁绍、曹操各选精兵五百,命袁绍之弟袁术领之。袁术全身披挂,引兵布列青琐门外。绍与操带剑护送何进至长乐宫前。黄门传懿旨云:‘太后特宣大将军,余人不许辄入。’将袁绍、曹操等都阻住宫门外。
   
    何进昂然直入。至嘉德殿门,张让、段珪迎出,左右围住,进大惊。让厉声责进曰:‘董后何罪,妄以鸩死?国母丧葬,托疾不出!汝本屠沽小辈,我等荐之天子,以致荣贵;不思报效,欲相谋害,汝言我等甚浊,其清者是谁?’进慌急,欲寻出路,宫门尽闭,伏甲齐出,将何进砍为两段。后人有诗叹之曰:汉室倾危天数终,无谋何进作三公。几番不听忠臣谏,难免宫中受剑锋。”
   
    超级厚黑教主说,何进死矣。可是,何进死得何其冤枉!十常侍仅仅用了一点骗金刚,何进的一颗头颅就落地了。这个骗金刚并不高明啊!很多人都识破了这个骗金刚,可是,何进却不能够识破。何进岂非完全没有防金刚?
   
    当然,何进之死的起因是他想除掉十常侍。十常侍受到逼迫,不得不设计杀死他。一般来说,一个人的利益受到威胁,他会全力地保护他的利益。不管这个利益是金银珠宝,是名誉,还是权力之争。这个原则是普遍适用的。我们把它提到某种高度,上升为“利益保护原则”。
   
    利益保护原则:任何人,如果“感受”到他的利益受到了某种威胁,他会尽量地维护他的利益。如果他无法维护其利益,他也会有报复的心理冲动。
   
    这个“利益保护原则”其实是郭知熠先生人生哲学的一个直接推论。笔者将在其它的地方讨论这个人生哲学。注意到这个原则中所谓的“感受”完全是主观的,我在这里打引号以示强调。所以,何进搬外兵,就使得十常侍“感受”到了性命的威胁。因此,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他在夺取别人的“利益”之前,不会让对手有所觉察。
   
    郭知熠写到这里,也就想起隋文帝杨坚被其儿子所杀的故事。杨坚的儿子杨广在他的父皇病重的情形下,调戏杨坚的宠妃。杨坚知道后,大为震怒。立即要招回被废的太子杨勇。杨广“感受”到了他的利益受到了威胁,先下手为强。将杨坚杀死,随后将杨勇也杀死。可见,一个人要夺走别人的“利益”,该需要多么小心!杨坚算不得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他既没有“忍”之心,也没有防金刚。完全凭一时的气愤,要夺走他儿子杨广处心积虑地得到的太子之位。可是,他没有想到,杨广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会不顾一切,甚至会谋杀其父杨坚的性命。人心不可测,即使是父子之间,也不能不小心啊!
   
    其实,杨坚和何进有些类似。杨坚没有防金刚,何进也没有防金刚。但何进之没有防金刚更让人觉得不可理解。杨坚毕竟是在病中,他也许没有进行多少仔细地思索,同时,他也没有人在旁边为他出谋划策。还有,杨坚也许不会想到他的儿子完全不顾人伦,居然会杀死他。恐怕在那个时代,要一个人相信他的儿子有可能会杀死他,应该是比较困难的。
   
    可是,何进是有人劝诫的。陈琳,袁绍,还有曹操,他们都警告过他。何进却毫不理会。所有的人都看出这是一个阴谋,可是,他却没有看出阴谋的影子。这个人也太自以为是了一点。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何进完全没有“用金刚”。
   
   
    何进本来是可以非常容易地除掉十常侍的。显然,十常侍在实力上是无法与何进相提并论的。何进根本不需要动用什么外兵,如果他有一点骗金刚的话,他可以在十常侍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们骗出宫外除之。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带领一部分兵丁硬闯皇宫,除掉这些宦官。如果他硬闯皇宫,除掉了这些宦官,即使何太后怪罪,又能将他如何?权力在他手上,而且他还是何太后之兄。如果他能晓以利害,何太后会太与他过不去吗?十常侍人人痛恨,除掉他们也绝对是大得人心的。
   
    即使他不愿意如此地除掉十常侍,他也不能让十常侍知道自己想除掉他们。根据我们在前面提到过的“利益保护原则”,如果十常侍知道有人想除掉他们,他们岂不会作垂死挣扎?
   
    即使他最后让十常侍知道了自己的动机。他也可以使用防金刚以防止不测。岂能让别人知道了自己的动机,而自己毫无防备之理?在无法防卫的前提下,一个人深入皇宫,无异于将自己的性命向十常侍拱手送出。如果他能够听别人的劝告,他也不会送死。可是,何进却丝毫听不进别人的劝告。
   
    当然,何进之死还有一个原因:是何进总以为别人不敢杀死他。这种想法也许会在很多人脑子中出现,特别是那些掌握了太重权力的人。他们习惯了别人的阿谀奉承,以为没有任何人敢对他下手。何进就是一个自以为别人不敢对他下手的人。当别人真对他下手时,他却束手无策:“进慌急,欲寻出路,宫门尽闭,伏甲齐出,将何进砍为两段”。
   
    超级厚黑教主说,一个人的权力不管有多大,他个人的能耐却非常有限。一个人的权力再大,只有手下人相随时,他才是安全的。离开了手下人的保护,他的处境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危险,甚至他的处境比一个普通人还要危险。
   
    总之,何进的死是很冤枉的。他的实力远远地超过了他的对手。他本可以稳操胜劵,却落得一个身首异处。其中的教训值得我们记取啊。
   
    写于2006年6月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