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超级厚黑评三国:论祢衡与狂妄之道]
郭知熠文集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我看周恩来
·论权威与奴性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
·江湖骗子郑奎飞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
·叛逆
·尼采为什么会疯?
·孤独
·春天
·女人爱钱有错吗?
·苏格拉底的爱情观批判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
·苦恼
·论爱国与自私
·爱情究竟是什么?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
·永远的情人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
·我为毛泽东辩护
·论名声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章子怡与孔子之比较
·美国会走向共产主义?-与王童探讨
·论爱情的极致:恋人死后自己自杀的逻辑何在?
·我的两个古怪的梦想
·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自恋的伟人
·爱情物质化,究竟是谁之过?
·郭知熠胡说八道(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祢衡与狂妄之道


   
   
   
   

    作者:郭知熠
   
    天下狂人虽多,然用狂妄有如祢衡者,在笔者看来,却是少之又少。郭知熠先生在本篇中讨论祢衡之狂妄,这个狂妄直接导致了他的死亡。同时,也借此机会讨论一下世人运用狂妄之道,与读者诸君切磋之。
   
    祢衡,字正平,孔融之友。曹操想招降刘表,孔融推荐祢衡为使者。以下引自《三国演义》第二十三回:祢正平裸衣骂贼, 吉太医下毒遭刑。
   
    “操遂使人召衡至。礼毕,操不命坐。祢衡仰天叹曰:‘天地虽阔,何无一人也!’操曰:‘吾手下有数十人,皆当世英雄,何谓无人?’衡曰:‘愿闻。’操曰:‘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机深智远,虽萧何、陈平不及也。张辽、许褚、李典、乐进,勇不可当,虽岑彭、马武不及也。吕虔、满宠为从事,于禁、徐晃为先锋;夏侯惇天下奇才,曹子孝世间福将。安得无人?’衡笑曰:‘公言差矣!此等人物,吾尽识之:荀彧可使吊丧问疾,荀攸可使看坟守墓,程昱可使关门闭户,郭嘉可使白词念赋,张辽可使击鼓鸣金,许褚可使牧牛放马,乐进可使取状读招,李典可使传书送檄,吕虔可使磨刀铸剑,满宠可使饮酒食糟,于禁可使负版筑墙,徐晃可使屠猪杀狗;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其余皆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耳!’操怒曰:‘汝有何能?’衡曰:‘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岂与俗子共论乎!’时止有张辽在侧,掣剑欲斩之。操曰:‘吾正少一鼓吏;早晚朝贺宴享,可令祢衡充此职。’衡不推辞,应声而去。辽曰:‘此人出言不逊,何不杀之?’操曰:‘此人素有虚名,远近所闻。今日杀之,天下必谓我不能容物。彼自以为能,故令为鼓吏以辱之。’
   
    来日,操于省厅上大宴宾客,令鼓吏挝鼓。旧吏云:‘挝鼓必换新衣。’衡穿旧衣而入。遂击鼓为《渔阳三挝》。音节殊妙,渊渊有金石声。坐客听之,莫不慷慨流涕。左右喝曰:‘何不更衣!’衡当面脱下旧破衣服,裸体而立,浑身尽露。坐客皆掩面。衡乃徐徐着裤,颜色不变。操叱曰:‘庙堂之上,何太无礼?’衡曰:‘欺君罔上乃谓无礼。吾露父母之形,以显清白之体耳!’操曰:‘汝为清白,谁为污浊?’衡曰:‘汝不识贤愚,是眼浊也;不读诗书,是口浊也;不纳忠言,是耳浊也;不通古今,是身浊也;不容诸侯,是腹浊也;常怀篡逆,是心浊也!吾乃天下名士,用为鼓吏,是犹阳货轻仲尼,臧仓毁孟子耳!欲成王霸之业,而如此轻人耶?’
   
    时孔融在坐,恐操杀衡,乃从容进曰:‘祢衡罪同胥靡,不足发明王之梦。’操指衡而言曰:‘令汝往荆州为使。如刘表来降,便用汝作公卿。’衡不肯往。操教备马三匹,令二人扶挟而行;却教手下文武,整酒于东门外送之。荀彧曰:‘如祢衡来,不可起身。’衡至,下马入见,众皆端坐。衡放声大哭。荀彧问曰:‘何为而哭?’衡曰:‘行于死柩之中,如何不哭?’众皆曰:‘吾等是死尸,汝乃无头狂鬼耳!’衡曰:‘吾乃汉朝之臣,不作曹瞒之党,安得无头?’众欲杀之。荀彧急止之曰:‘量鼠雀之辈,何足汗刀!’衡曰:‘吾乃鼠雀,尚有人性;汝等只可谓之蜾虫!’众恨而散。
   
    衡至荆州,见刘表毕,虽颂德,实讥讽。表不喜,令去江夏见黄祖。或问表曰:‘祢衡戏谑主公,何不杀之?’表曰:‘祢衡数辱曹操,操不杀者,恐失人望;故令作使于我,欲借我手杀之,使我受害贤之名也。吾今遣去见黄祖,使曹操知我有识。’众皆称善。”
   
    这段引文虽然很长,但读后令人久久不忘。特别是祢衡当众裸露这一节,更让人拍案叫绝。祢衡的理由非常古怪,什么“父母之形”,什么“清白之体”,但这些理由却是事实。为什么我们不能露出自己的“清白之体”呢?有谁能够说明这究竟为什么吗?!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恰当的理由。很显然,我们是可以露出我们的身体的。我们也是可以当众赤裸裸的。而这个社会之所以不让我们赤裸裸,不是因为赤裸裸本身有什么错,而是因为这个社会是一个十足的虚伪社会。社会的虚伪,使本来不错的东西变成为错误的了,使本来不需要隐藏的东西变为必须隐藏起来的东西了。教主在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祢衡无意中成了当今世界所刮起的裸露之风的开山鼻祖。
   
    祢衡的狂妄,在这里完全地表露出来。曹操想杀他,但曹操苦于不愿意丧失自己的信金刚。曹操的部下也想杀他,但碍于曹操之面。这样,曹操才把祢衡推给刘表。刘表也想杀之,但刘表同样不想让自己的信金刚有所损,就把祢衡推给黄祖。
   
    祢衡的结局如何呢?
   
    “人报黄祖斩了祢衡,表问其故,对曰:‘黄祖与祢衡共饮,皆醉。祖问衡曰:君在许都有何人物?衡曰: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除此二人,别无人物。祖曰:似我何如?衡曰:汝似庙中之神,虽受祭祀,恨无灵验!祖大怒曰:汝以我为土木偶人耶!遂斩之。衡至死骂不绝口。’刘表闻衡死,亦嗟呀不已,令葬于鹦鹉洲边。后人有诗叹曰:‘黄祖才非长者俦,祢衡珠碎此江头。今来鹦鹉洲边过,惟有无情碧水流。’却说曹操知祢衡受害,笑曰:‘腐儒舌剑,反自杀矣!’”
   
    祢衡的狂妄,终归使他逃不过被人所杀的结局。教主以为,这种死法是不值得的。一个人仅仅为了过一过狂妄之瘾而走向不归路,诚为可惜。有些人责备曹操以及黄祖等人不能惜才,教主以为这是祢衡之错,不能怪曹操以及黄祖。祢衡自称他“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所以,他是天下奇才。而在教主看来,祢衡不过是腐儒耳!天下之奇才唯独不知起码的人心耶?!当你如此辱骂别人,你仍希望别人用你吗?即使是尧舜、孔颜,他们也没有如此狂傲之举。
   
    我们再来具体地分析一下祢衡之狂妄。总结一下,祢衡的狂妄有三个特征:
   
    其一:祢衡当众蔑视别人。“荀彧可使吊丧问疾,荀攸可使看坟守墓,程昱可使关门闭户,郭嘉可使白词念赋,张辽可使击鼓鸣金,许褚可使牧牛放马,乐进可使取状读招,李典可使传书送檄,吕虔可使磨刀铸剑,满宠可使饮酒食糟,于禁可使负版筑墙,徐晃可使屠猪杀狗;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其余皆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耳!”
   
    其二:祢衡的蔑视对象是当权者。或者,说得更确切一些,是一些可以置他于死地的人。这些人杀一个祢衡就如同杀死一只臭虫。曹操因为顾忌到他的名声,不愿意杀死他;刘表也有此虑,因此也放了他一马;可是,黄祖可不管这一套。甚至,如果没有曹操的阻拦,曹操的手下也早就将祢衡杀死。
   
    其三:祢衡的狂妄不是通过纸笔,而是通过言语。
   
    超级厚黑教主说,狂妄往往使人讨厌。所以,在狂妄之时不可不特别小心。如果不必要用狂妄时就不用狂妄,因为如此你就失去了你“谦虚之美德”。如果你生性狂妄,你无法时时压抑,那么你在运用时必须遵守所谓的“狂妄之道”。
   
    基于祢衡狂妄的三个特征,郭知熠先生在这里提出关于“狂妄之道”的三个准则:
   
    准则一:狂妄之时不要贬低别人。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尊心。每个人都把自己当作一回事,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例外。如果你贬低别人,你就伤害了其他人的自尊心。这些人如何会与你善罢甘休?!所以,你尽可以狂妄,但最好你不要在同时贬低别人。
   
    准则二:狂妄时不要把矛头对准“当权者”。
   
    笔者在这里将“当权者”打了引号,是指笔者的意思与“当权者”的本来意义有很大的偏差。我们大概都知道,在美国这个社会里你是可以骂总统出气的。你骂一骂总统,你不会有丝毫的危险。笔者的“当权者”是指那些可以左右你性命的那些人。拿祢衡来说,曹操、刘表,还有黄祖,甚至这些人手下的将官,都可以左右祢衡的性命。他们杀了祢衡,决不会遭到任何制裁。当然,也许曹操和刘表因为信金刚的缘故,还会有所顾忌,他们两人还算不得真正的“当权者”。但黄祖不会有这个顾忌,他正好是祢衡的“当权者”。
   
   
    如果你碰到了一个黑社会的头子,你去辱骂他,他可能会立即杀死你。这个黑社会的头子可以说是你的一个“当权者”。相信笔者的解释不会使得读者诸君在这个问题上更加糊涂。
   
    如果你仅仅违反了第一条准则,可能你不会有什么危险,最多使得人们嫉恨你。但如果你同时违背了第一条以及第二条准则,恐怕你就有生命危险。
   
    准则三:狂妄时最好用笔写出,而不是用口说出。
   
    读者诸君,你也许对这一条准则感到莫名其妙。但如下是郭知熠的理由:当你用口说出你的狂妄时,你是在对有限的几个人说话。当你对有限的几个人面对面地说话时,无论你狂妄的语气多么婉转,多么听起来无害,你都是在暗示其他人的无能。这样,你的听众就会无比愤怒。如果你将你的狂妄流于笔端,你是在对也许你并不认识的人们讲话。那些读到你的文章或者书籍的人,决不会觉得你的狂妄暗示了他的无能,因为你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
   
    另一方面,你对有限的几个人表露出你的狂妄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想向他们证明你的真正价值?!但这是不可能的。你要证明你的价值为什么不面向更多的观众?!你为什么不向整个历史证明你的价值?!你必须清楚,你只有将你的思想流于笔端,你才能使得它具有某种永久性的意义。
   
    教主以为,在“狂妄之道”的这三个准则中,准则二是最重要的。因为不然,你就可能枉送你的小命。我们再来看看《三国演义》中另一个人丢掉性命的例子,希望它能够引起你足够的警惕。
   
    许攸本是曹操儿时的朋友。因在官渡之战为曹操献策而立下大功。曹操破冀州后,许攸开始“狂妄”起来:
   
    “却说曹操统领众将入冀州城,将入城门,许攸纵马近前,以鞭指城门而呼操曰:‘阿瞒,汝不得我,安得入此门?’操大笑。众将闻言,俱怀不平。”(引自《三国演义》第三十三回:曹丕乘乱纳甄氏 ,郭嘉遗计定辽东)
   
    曹操虽然大笑,但难保他心中真的很高兴。至于他手下的将士不服,更是非常自然之事。这些人觉得他们出生入死,其功劳岂可被你所独占?!我们来看许攸是如何死的:
   
    “一日,许褚走马入东门,正迎许攸,攸唤褚曰:‘汝等无我,安能出入此门乎?’褚怒曰:‘吾等千生万死,身冒血战,夺得城池,汝安敢夸口!’攸骂曰:‘汝等皆匹夫耳,何足道哉!’褚大怒,拔剑杀攸,提头来见曹操,说‘许攸如此无礼,某杀之矣。’操曰:‘子远与吾旧交,故相戏耳,何故杀之!’深责许褚,令厚葬许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