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超级厚黑评三国:论曹操之奸诈]
郭知熠文集
·厚黑学批判
·卢梭的“模子”
·我的笔名的来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曹操之奸诈

   
   
   
   
   

    作者:郭知熠
   
   
   
   
    世人总说曹操奸诈。不过,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郭知熠先生在本篇以两个故事来讨论曹操之奸诈。这两个小故事都在《三国演义》第十七回:袁公路大起七军,曹孟德会合三将。
   
    第一个故事是说曹操在讨袁术的战斗中,曹操之兵围住寿春。但袁术之守将不与曹操决战,故意拖延时日。可是,曹操军粮不继,军心有所浮动。曹操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曹操的解决方案也许会大出你的意料之外。我们来“欣赏”一下曹操的这个解决方案:
   
    “却说曹兵十七万,日费粮食浩大,诸郡又荒旱,接济不及。操催军速战,李丰等闭门不出。操军相拒月余,粮食将尽,致书于孙策,借得粮米十万斛,不敷支散。管粮官任峻部下仓官王垕人禀操曰:‘兵多粮少,当如之何?’操曰:‘可将小斛散之,权且救一时之急。’垕曰:‘兵士倘怨,如何?’操曰:‘吾自有策。’垕依命,以小斛分散。操暗使人各寨探听,无不嗟怨,皆言丞相欺众。操乃密召王垕入曰:‘吾欲问汝借一物,以压众心,汝勿吝。’垕曰:‘丞相欲用何物?’操曰:‘欲借汝头以示众耳。’垕大惊曰:‘某实无罪!’操曰:‘吾亦知汝无罪,但不杀汝,军心变矣。汝死后,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垕再欲言时,操早呼刀斧手推出门外,一刀斩讫,悬头高竿,出榜晓示曰:‘王垕故行小斛,盗窃官粮,谨按军法。’于是众怨始解。”
   
    曹操的奸诈由此可见一斑。不过,我们也应看到,这个解决方法还真的非常奏效。“于是众怨始解”。曹操的军心稳定了。曹操第二天就抓紧战机,逼着士兵死战。
   
    “次日,操传令各营将领:‘如三日内不并力破城,皆斩!’操亲自至城下,督诸军搬土运石,填壕塞堑。城上矢石如雨,有两员裨将畏避而回,操掣剑亲斩于城下,遂自下马接土填坑。于是大小将士无不向前,军威大振。城上抵敌不住,曹兵争先上城,斩关落锁,大队拥入。李丰、陈纪、乐就、梁刚都被生擒,操令皆斩于市。焚烧伪造宫室殿宇、一应犯禁之物;寿春城中,收掠一空。”
   
    我们看到,曹操终于攻克寿春了。他的目的达到了。我们来仔细地分析一下曹操的解决方案:
   
    曹操的目的非常清楚:他不能让军心不稳。可是,军中确实缺粮,他找孙策借粮也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军中怨恨在所难免。所以,曹操就让军士将仇恨转移,他不能让将士的仇恨指向自己,他利用骗金刚将军士的仇恨指向别人。如此,他就掩盖了军中缺粮这样一个事实,从而防止了所可能引起的危机。
   
    曹操稳定军心,是为了他的信金刚;而曹操将王垕斩首,却是在使用他的骗金刚。所以,我们在这里看到一个奇怪的组合:一边是信金刚,一边是骗金刚。这是两个水火不相容的东西,曹操将他们巧妙地揉合在一起。
   
    为什么骗金刚和信金刚可以同时使用呢?
   
    我们必须清楚,一个人使用信金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信金刚本身。并不是为了向上帝证明自己的贤善,而是为了向下属证明自己的贤善。如果他的目的是向上帝证明自己的贤善,那么,他就无法利用骗金刚了。因为上帝无所不能,他所玩弄的伎俩如何能够蒙骗上帝?可是,他是向下属表明自己的贤善,那么,他自然就有了可乘之机。这是因为下属是可以欺骗的。只要他的欺骗不在下属那里露出马脚就行了。
   
    曹操的欺骗伎俩并没有被他的下属识破,那么,他的欺骗就取得了成功。也就是说,曹操在这里利用骗金刚达到了他的信金刚。我们把这种特殊的信金刚称为“欺骗信金刚”。
   
    欺骗信金刚:一个人为了保护自己的信金刚,在特殊的情况下,可以使用骗金刚的方式达到。
   
    因为使用了骗金刚,我们在专门讨论骗金刚的时候说过,使用者必须特别小心不能让别人识破。否则,他就是枉费心机。在这里曹操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他的信金刚,如果被别人识破,反而会破坏他的信金刚。
   
    我们应该同时看到,曹操在这里也使用了黑金刚。王垕本无罪,曹操也知道他无罪,为什么曹操要杀无罪之人?这在于曹操的“黑金刚”。曹操要杀王垕的时候,说要找王垕借他的项上人头。一个人可以借很多东西,唯独这个人头却不能借。曹操的心黑正如李宗吾先生所说的,真是黑如煤炭。我们看到曹操在杀王垕的过程中,非常果断,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超级厚黑教主说,在军中缺粮的情况下,曹操为了稳住军心,这本是无可厚非的。可是,曹操却能想出如此“绝妙”的解决问题之道,并且能够毫无良心发现地杀掉无辜,这是曹操与一般人的不同之处啊!
   
    如果军心不稳,曹操就有可能攻不下寿春城,甚至曹操会被敌人消灭。而曹操仅仅以王垕之头就可以保住军心,从而使得这次攻战取得胜利。小失与大得,曹操算得比谁都精。况且王垕不过一个管粮官,失去王垕对于曹操来说完全是微不足道的。
   
    所以,超级厚黑教主又说,一个玩弄权术者,有时候为了大的利益,可以完全不顾自己的良心。
   
    当然,教主不是在这里鼓励曹操的这种作为,而是说,在如此的情况下曹操的行为是情有可原的。读者诸君,对于这个问题你们可以争论,只要不脸红脖子粗就好。有时候我们人类在利益和良心面前真的不知如何取舍。世上的道德都告诉你,你要舍利益,就良心。可是,世上的人们少有不反其道而行之的。这个题目扯远了,它显然不属于我们的讨论范围。就此停住。
   
    我们再来讨论关于曹操的第二个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曹操再一次征张绣的时候:
   
    “操留荀彧在许都,调遣兵将,自统大军进发。行军之次,见一路麦已熟;民因兵至,逃避在外,不敢刈麦。操使人远近遍谕村人父老,及各处守境官吏曰:‘吾奉天子明诏,出兵讨逆,与民除害。方今麦熟之时,不得已而起兵,大小将校,凡过麦田,但有践踏者,并皆斩首。军法甚严,尔民勿得惊疑。’百姓闻谕,无不欢喜称颂,望尘遮道而拜。官军经过麦田,皆下马以手扶麦,递相传送而过,并不敢践踏。操乘马正行,忽田中惊起一鸠。那马眼生,窜入麦中,践坏了一大块麦田。操随呼行军主簿,拟议自己践麦之罪。主簿曰:‘丞相岂可议罪?’操曰:‘吾自制法,吾自犯之,何以服众?’即掣所佩之剑欲自刎。众急救住。郭嘉曰:‘古者《春秋》之义:法不加于尊。丞相总统大军,岂可自戕?’操沉吟良久,乃曰:‘既《春秋》有法不加于尊之义,吾姑免死。’乃以剑割自己之发,掷于地曰:‘割发权代首。’使人以发传示三军曰:‘丞相践麦,本当斩首号令,今割发以代。’于是三军悚然,无不懔遵军令。后人有诗论之曰:
   
    十万貔貅十万心,一人号令众难禁。
    拔刀割发权为首,方见曹瞒诈术深。”
   
    曹操制定法令,爱护村民庄稼,自然是为了他的信金刚。可是,非常不幸的是,他自己的马受惊,使得他违犯了自己所定之法。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曹操再一次使用他的骗金刚,手握宝剑就要自刎。当然,曹操自刎是假,以此表示他自己也遵守法规是真。当郭嘉劝说“法不加于尊”的时候,曹操立即找到了他下台的阶梯。“割发权代首”,曹操就不需要斩首示众了。
   
    显然,曹操在这里再一次运用了他的“欺骗信金刚”。用“要自刎”的欺骗手法换取他的信金刚。郭知熠先生有时候想:如果曹操的手下不加以急救,曹操会不会真的自刎?曹操会不会又将刺向他的脖颈之宝剑抽回?如果曹操将他的宝剑抽回,他的骗金刚没有能够实施,他会不会对他身边的手下充满了仇恨?!
   
    超级厚黑教主说,曹操要保护自己的信金刚,但显然,他又不能失去自己的性命。所以,曹操先假装要自杀,后来又用自己的头发代替他的头,既达到了警告别人的目的,又没有失去自己的性命。
   
    总之,曹操是一个奸诈之人。他的奸诈是天生的,他甚至不需要任何思考。罗贯中先生也借后人之口说:“拔刀割发权为首,方见曹瞒诈术深”。
   
    写于2006年7月2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