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六]
更的的空間
·文革ABC之二十五/再说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六/再说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会不会重来/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八/永远浮在面上的几个观点/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再说红卫兵和“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一/猜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深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一/總要有人說一些事實/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始/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三/有多少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四/什麼是上山下鄉運動的本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八/有沒有“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九/知青和農民、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上山下鄉運動的目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二/當時的農村經濟/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三/為一個生產隊經濟算一筆賬/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四/從一個公社看知青的回城/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六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联合总指挥部成立了,简称红联总。红联总联合了全市大学、中学近百个造反组织,有师大的、工院的、师大附中的、省立一中、三中、八中和女中等等中学生的,大约有近六千人马,对外号称一万五千。
   
   各个学校的分舵组织统一印制了袖套,标明了各校的番号,阿毛的袖套上是: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联合总指挥部。袖套的背面盖了原来井冈山兵团的章。这个袖套比原来的袖套阔,大约有25公分的样子。
   
   联合总指挥部的领导机构设在建国路上的建国饭店,好几个外地红卫兵联络站也都设立在此。建国饭店是一幢五层楼,在工人文化宫斜对面。周围商圈主要有新华书店、百乐门(代代红)电影院、新中(新长征)大戏院、工农兵大饭店、第一、第二、第四百货公司、王开(前进)照相馆以及杏花楼(战地黄花)大酒家。建国饭店是这一圈建筑中间最高的,解放前的老电梯楼,外墙立面都是贴的进口浅红色花岗岩,有一些欧式风格。
   
   红联总的指挥机构不叫司令部,叫做勤务小组。姚司令、副司令耿红和政委六宝都是勤务小组成员,勤务员。
   
   勤务小组的核心就是核心勤务小组,核心勤务小组的组长阿毛是认识的,不是别人,正是师大中文系的造反派尤钢。数月未见,尤钢却是更加老练成熟了,只是近视依旧。
   
   尤钢率人来各个基层考察的时候,看见了阿毛。尤钢看见了阿毛是很高兴的,尤钢紧握着阿毛的手说,我们终于走到一起来了,同志啊。尤钢还扶着阿毛的肩膀端详了说,少年英物,前程远大。阿毛觉得尤钢天生是个群众领袖。
   
   红联总成立大会是在工人文化宫召开的,大剧场里座无虚席,剧场外面也坐满了人。红联总的纠察队维持秩序,每个人都是一身军装,束着武装带,在红联总袖套的下面,另外再加了一个袖套:“纠察”。纠察一律手持一根接力棒,暂且代替杀威棍。
   
   尤钢宣读了红联总成立宣言和给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致敬电,这些历史性的文件证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在向纵深发展,以迎接最后的胜利。剧场外的高音喇叭把尤钢的声音放大得无比慷慨激昂,向全世界人民宣布:这是毛泽东思想的又一伟大胜利。
   
   同日,全市工人、农民、机关干部革命组织也实现了大联合,大联合以后的名称是工人红色造反总司令部,总司令部统辖十万人马,简称为主力军。
   
   全国各地工人造反大联合组织、红卫兵大联合组织以及外地红卫兵驻本市的联络部都纷纷发来贺信、贺电。中央文革领导小组也来电致贺。
   
   成立大会以后,是游行。红联总和主力军在人民体育场胜利会师,尤钢和主力军的司令紧紧拥抱,模仿再现了当年老一辈革命者会师井冈山的动人情景。
   
   第二天,《主力军报》、《挺进报》、《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报》套红刊登了三报联合社论《革命的大联合万岁!》,都在头版刊发了这张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照片。
   
   是晚,红联总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工人文化宫举行首场演出。叶卫东小提琴独奏了叽哩叽哩的《红色娘子军》和《白毛女》选段。
   
   姚司令原来却也是德艺双馨,上台跳了一个独舞:《唱支山歌给党听》。这段独舞本来是武术和舞蹈的结合,姚司令跳得身手矫健、张弛有度,跳到半天空里一个旋风腿半天才落地,更是赢得满堂采。
   
   叶建春和一帮小姑娘背着一个字纸篓、穿了高帮套鞋,演出了表示西藏军民鱼水情的《洗衣舞》。叶建春独唱、领唱了《江姐》选段《为共产主义把青春献》和《红梅赞》。
   
   汪一朵独唱了《边疆人民想念毛主席》、《桂花开放贵人来》、《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以及西哈努克亲王亲自撰词、谱曲的《怀念中国》。
   
   朵朵歌声嘹亮、声情并茂,后来掌声如潮涌起,人来疯久久不歇。朵朵又例外加唱了《让我们荡起双桨》。这只歌到底是大家从小听着长大的,虽然不太革命,也不好算反革命,所以并没有一人反对。
   
   朵朵一只粉脸、两个酒窝、一张小嘴竟然轰动得全剧场的红卫兵如痴如醉,最后以全场合唱结束。
   
   六宝身为勤务员,成功协助组织了这场演出,很得劲。六宝当着朵朵面评价说,朵朵确实唱得好。阿毛说,朵朵是唱得好,叶建春也唱得好,她们的唱法不一样。六宝说,我觉得还是朵朵唱得好。叶建春也说,朵朵的声音亮,先天条件好,这是谁也比不了学不来的。
   
   叶卫东说,是的,后天只能学习一些技巧,音质是天生的。譬如那个音乐系的女生,她就可以唱马玉涛,别人就不能。六宝说,阿毛你为什么不参加宣传队?你唱歌是好听的。
   
   阿毛说,会唱歌的人多着呢,哪里就轮到我了。再说,我真的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宣传队哪里需要这么多人,吴家场已经有三个了。六宝说,你是书呆子。
   
   叶建春说,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见阿毛唱歌呢?六宝说,小时候我们经常一起参加节目演出的,阿毛现在也是唱的,你不注意罢了。叶建春说,那我什么时候倒要听一听。
   
   阿毛推辞说,你不要听她们的,三个婆婆、一面铜锣。六宝说,阿毛你这是什么话?难听死了。
   朵朵还沉浸在过去的掌声里,噼噼啪啪的掌声还在她耳窝里震响,一时有些醒不过来。
   
   主力军和红联总既然实现了革命的大联合,总归要进行革命,不然忙什么呢?勤务部决定,第一个战役:批斗本市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本市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当然是市委书记和市长。因为他们是市长、书记,所以一定是走资本主义的。这里面的逻辑是铁定无疑的,再说到底,不斗一斗怎么知道究竟呢。
   
   书记和市长七斗八斗,早已斗得不要斗了。一次次检查认罪,很乖的,那当然也是企图蒙混过关。革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这些伎俩,一眼便识破:这些据说都是当年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闹革命的人,一见红卫兵几张大字报就缴械投降?怎么这么乖,那白色恐怖的时候是如何挺过来的,说不定曾经就是叛徒。或者还兼内奸、工贼。
   
   主力军和红联总提前几天发了通告,通告不仅在报纸上,还有大字报、传单、标语:批斗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XXX、XXX、XX大会。时间、地点,欢迎全市革命人民参加。同时警告各类阶级敌人,如果胆敢破坏,革命造反派必将予以迎头痛击,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不是吃素的。
   
   批斗会虽然开过很多次,这种正面出击的提前出来造势,却是从来没有过的。届时肯定有许多重磅炸弹掼出来,叛徒、内奸、工贼们一定吓得簌簌抖,到时候起码飞机式是免不了的。其它的手段就要即兴发挥了。
   
   革命风云雷电、热火朝天,阿毛和六宝抽空去找了三宝。六宝是不大愿意去的,六宝认为,三宝在谈恋爱,去看她有什么意思?阿毛说,谈就谈吧,那是她的事情,我要把军帽还给她,军帽我已经洗干净了。
   
   六宝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阿毛说,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那就不去。
   
   六宝说,好吧,好吧,就陪你去吧,见了面不要太热络啊,眼泪水不要淌下来啊。
   
   阿毛说,六宝你现在的想法不太革命,三宝是工人,我们还是学生,才刚刚十八岁,你不要胡思乱想。
   
   六宝说,关我什么事?轮到我来胡思乱想?我又没有做梦喊阿毛。
   
   沿着建国路一直往西,穿过闹忙的商业区,走过居民区,走过红星拖拉机厂、东风味精厂、红旗化工厂,走过运河上的为民(东方红)大桥,快到郊区或者就是郊区了。
   
   运输公司在一条横马路上,铁条焊成的红漆大门敞开,围墙里面停了不少车子,除了几十辆绿色解放牌卡车、还有几辆小型平板车、几辆大型平板车、槽罐车和吊车。场地是媒屎铺的,到处坑坑洼洼、粗制滥造。
   
   奇怪的是,还有两辆通道公交车、两辆小客车、一辆轿车、俗称乌龟汽车,两辆草绿色军用吉普,以及不少自行车,阿毛看见三辆摩托也停在墙边。
   
   传达室的同志问清来意,说,洪三宝同志在里面开会,不知道有没有空。传达室的一名中年妇女同志让阿毛和六宝坐着等一会,自己先进去通报。临行再看了看六宝,说,这个姐妹俩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皮肤真好,小姑娘真体面标致,两个西施,好白相煞了。
   
   等了大约半个钟头,传达室的中年妇女出来说,还要等一歇,洪三宝同志现在正忙。说完就请阿毛和六宝坐下,问阿毛六宝要不要喝茶。
   
   已是春天,传达室的取暖火炉歇了,比较冷,一个阿姨手脚很快地在打毛线,分出一只眼睛盯着大门。一个阿姨就笑眯眯地看着阿毛和六宝。
   
   阿姨很热心:三宝妹妹今年多大了?三宝妹妹在啥地方念书?三宝妹妹头发再黄一点就像是外国洋囡囡了,哎哟哟,两只眼睛还真是蓝的。六宝和阿毛应酬着。一只半导体收音机在播着《迎来春色换人间》。
   
   又等了半个钟头,阿毛肚子饿了。才听见摩托声在传达室门口刹住,三宝掀开棉门帘进来说,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六宝说,谁找你?我是陪阿毛来的。
   
   阿毛看三宝,一身蓝色帆布工作服,裹了一件深蓝粗布工作大衣,脸颊红红白白,两只眼睛闪亮。阿毛看见三宝把眼睛转过来,赶紧将目光逃开。三宝说,吃饭去。三宝要让阿毛和六宝坐上摩托。阿毛说,六宝你坐吧,我跑几步就到了。
   
   想不到三宝竟然还有办公室,三宝的办公室在楼上,看得出是几个人合用的。办公室乱七八糟,几张办公桌,几张椅子。到处是墨汁、毛笔、红纸、浆糊;桌子上也随便扔着一些毛选、报纸、文件、传单;墙上挂着毛主席语录包,语录包旁边是一面镜子,镜子旁边用一根鞋底线拖着一把木梳;靠墙还有几根长矛,长矛就是钢管割出一个很尖锐的斜面。
   
   办公室最里面是两张上下铺的铁床,床上挂着四顶帐子,里面的情况就看不见了。看起来三宝晚上就住在这里。
   
   三宝说,你们先坐一会,我去食堂买饭。三宝上下翻找找出了几个搪瓷饭盆,走了。阿毛说,我也去,你拿不了的。三宝说,不要,不要,你先歇着。
   
   六宝说,难怪不回家了,这里有窝了。孙悟空一个跟斗跑出如来佛的手掌心,适意煞了。
   
   三宝买了饭菜来,另一个小姑娘帮她一起拿来的。三宝招呼六宝和阿毛吃饭,那个小姑娘说,这是你妹妹啊,真是一模一样。这个弟弟和你长得不像。
   
   三宝笑说,我这个弟弟是垃圾箱里捡来的。阿毛就有些窘迫,看看三宝,三宝把大衣脱了,把工作服也脱了,解下羊毛围巾,顺手把一张桌子清空,拉了几张椅子过来,摆上饭菜。
   
   四份饭,四块红烧大肉,一份青菜,一份青椒炒肉丝,还有一搪瓷缸猪肝蛋汤。快吃饭吧,饿煞了吧?阿毛端起饭碗,这才仔细打量三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