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藏人主张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东赛按语:
   
   1,即将到来的“新中国六十年”在抗议和欢呼声中靠近世界人民的视野。
   2,今天在位于澳洲悉尼唐人街以法轮功为首的中国流亡团体和个人,西藏流亡人士等共同举行了抗议“新中国六十年”犯下的滔天大罪,即中国本土非正常死亡人数达八千万,西藏非正常死亡人数达一百二十万等等。(藏人代表发言稿到手后会发贴本博客)
   ——————

   特輯:60年中共異化
   
    女人一台戲
   ─「六十年」評說的一個側面 (美國)
   蘇曉康
   
     「紅衛兵」批評「八九」學生
     今年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讓我們先來檢點一番這裡面的「女史」,或許別有一番風景。毛澤東說他這輩子就幹了兩件事:打蔣介石和鬧文革,只有後面這一件屬於「六十年」之內,且有一位「旗手」是女的,便叫男人遜色於女人;還有一件事情,即一群女學生打死了她們的女校長,也使得女性在文革中令人印象深刻。三十年後的「六四」,其象徵是個「民主女神」,偏偏絕食總指揮也是一位女學生。我這麼突出女性,倒不是用來討好「女權主義」,而是,對這些「歷史中的女人」的批評者們,也都是女人。你說奇不奇?
   
     上述這些「女史」細節,你只管把它們簡單地排列起來,不做任何分析,就會發現,期間有一種看不見的神秘關係。不過,我現在連排列也省了,因為美國紀錄片女製作人卡瑪·韓丁的兩部片子,恰好把這部「女史」神奇地勾連在一起,形同一部上下卷。她也許是無意的,則更說明某種內在聯繫避不開。
   
     兩部紀錄片都很著名,即《天安門》和《八九點鐘的太陽》,其內容無須贅述。在時間順序上,有點顛倒,《天安門》似乎播出在前,就先說它──卡瑪在這裡是一個批評者,她的鏡頭裡最著名的一段,就是生動地展示絕食總指揮柴玲「讓他人流血,自己逃生」,坐實了八九學生領袖的「激進」。但這部片子之前,早就有人批評柴玲,我記得最早一位,是剛從秦城釋放就來哈佛的女作家戴晴。她一到那裡,波士頓就有一座「道德法庭」出現,「要判柴玲重罪」。這其實是《天安門》紀錄片的一個劇本草稿,那裡的「法官」多數也是女人,有的後來就是紀錄片裡的「受訪者」,其潛台辭是,政府(黨)被學生逼急了,好像鄧小平沒有退路。
   
     「符號」「化身」與「合成」
   
     批評了天安門學生之後,卡瑪扭頭又去讚揚二十年前的紅衛兵,片名用了毛澤東的一句話「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這倒還在其次;我們實在沒弄懂的是,那些紅衛兵不是鄧小平最痛恨的嗎?因為他就是把柴玲他們當作「紅衛兵」,才下了狠手。可是,最早的紅衛兵都是他們自己的子弟──北京的「老紅衛兵」,特別是所謂「西糾」,搞「血統論」的那一夥,「紅八月」裡殺人不眨眼,卡瑪的電影裡有一位著名的「要武」宋,蒙著臉在鏡頭裡說話──四十年前就是她那個中學裡的女紅衛兵們,打死了自己的女校長卞仲雲,而鄧小平有個女兒也是那裡的一個女頭頭。
   
     「紅衛兵」與「八九」學生,前者批評後者──據說卡瑪當年也是一個「紅衛兵」,於是《天安門》毫不留情地鞭笞柴玲,《八九點鐘的太陽》卻竭力為宋彬彬辯護,說她「背黑鍋」──是她上天安門親手給毛澤東戴上「紅衛兵」袖章,老毛賞賜她一句「要武嘛」,一錘定音將「紅衛兵」跟暴力掛?,也是封賞施暴的特權給高幹子弟們(「西糾」「聯動」)。假如卡瑪同情一個女孩子,解讀這段歷史乃是老毛讓宋彬彬背了「黑鍋」,那麼她會不知道以柴玲的年紀和經歷,根本不懂「血流成河」的意思嗎?她不也給柴玲扣了一口「黑鍋」?
   
     卡瑪對記者說:「宋要武」成了一個「合成人物」(composite figure),成了一個符號,什麼壞事都安在她身上,變成一種神話,變成「文革」中紅衛兵暴行的化身。──可是,卡瑪難道不是把柴玲當作一個「符號」和「化身」來處理的嗎?其手法也是「合成」:把柴玲的兩段相隔四十分鐘、對兩個記者講的話,剪輯在一起。
   
     對紅衛兵及其歷史的清算者
   
     其實,兩個女學生都是時勢造成的「公眾人物」,都逃不脫「符號化」而被世人評說。但是最大區別在於,她倆身後所代表的,是截然不同的兩個集團:「八九」學生是被殺者,紅衛兵則是殺戮者。末了,卡瑪也免不了被世人評價,因為那兩部著名紀錄片,有人也追究她的「家庭出身」,指出她的父母曾為毛澤東的專制和屠殺大唱讚歌,這是不是也算一種「血統論」呢?這是「文革遺產」,她所歌頌的東西,最終報復到她自己身上。
   
     對紅衛兵及其歷史的清算者,也是當年的一個女學生,但她從來不曾是一個「紅衛兵」,今天看來,這點區別不是沒有意義的。王友琴固執地「考古」紅衛兵的暴行,絲毫不顧及他們的「理想主義」濫調,那卻是卡瑪所讚揚備至的;而卡瑪又絲毫看不見「八九」學生的「理想主義」,卻圖解他們心懷叵測。「理想主義」無法當作一種事後的辯解,看來是批評者的一種邏輯。《八九點鐘的太陽》不就是想給「紅衛兵」塗抹一層矯情的「理想」光暈嗎?自然,也是順便給西洋人開一開「東洋葷」。
   
     六十年橫跨毛鄧兩代,留下的幾乎只有血跡,以及年輕人的躁動。這是一個什麼世道!
   
   
   
   摘自《动向》2009年9月号/总第289期
   

此文于2009年09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