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雪莲: 我们要回家! ]
藏人主张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莲: 我们要回家!

   我们要回家!
   
   雪莲
   
   神志清醒的人们都知道我们流亡藏人是被迫浪迹天涯的。按照共产党的宣传,我们的旧社会“黑暗”,我们的老一辈“愚昧”,但是,无论如何,当时我们至少是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我们在雪域高原上播种以青稞为主的五谷杂粮,我们在蓝天白云下宽广的草原上放牧成群的牛羊,我们与世无争,在农牧劳作的间歇时喝着香醇的青稞美酒,唱着动人的歌谣,挥洒着勤奋的汗水。由于青藏高原独特的气候与地理环境,我们祖祖辈辈形成了一组赤诚信仰佛教的虔诚信徒,将佛法当作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过去,我们没有严格的法律制度,更没有训练有素的军队,主要依靠佛法向善的道德理念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履行自己作为佛教徒的职责。如今,我们的族人却被迫浪迹天涯。谁不爱自己的故土?!谁不愿过着幸福的生活?!谁不向往那和平安详地享受人间太平?!但是,在那浑浊的年月里,我们的群体遭受了预想不到的挫折与艰辛,我们的父辈们要么被打成“牛鬼蛇神”,受到了“解放者”实施的人间地狱般的折磨和迫害,要么被引诱上无神论者的疯狂境地。我们原有的佛教群体思维被共产主义的“伟大祖国”搞得面目全非,我们的族人被迫成为忍受压迫者的思想剥削和摧残的群体,把自己推向赤化的道路,真是痛上加痛。

   
   当时西藏主要的上层人士掌握着的政权受到了威胁,安宁的生活受到无端的骚扰。当然了,其中包括上层人士比较开化的思想者想要依靠改革来促进西藏当时是应该得到改革的落后和旧社会制度。后来的改革开放也给西藏带来了经济发展的很多益处。但是很多藏族人都受到了毛泽东为主宰的所谓“共产理念”为导向的侵略者的引诱和拐骗。被他们使用的“糖衣炮弹”打垮了。“解放者”们用尽了计谋,主要以强权对付弱小的气势,从雪域高原获得了统治权。他们对雪域人民实施了令世人瞠目结舌的许多无赖手段。等到侵略者的阴谋得逞后,便撕开原有的伪善面孔,就连他们自己推举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十世班禅大师《七万言宣》的西藏血泪倾诉也可以视若无睹。我们新生一代又再一次受到心灵的压迫,连起码的言论自由一项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来争取,甚至要为此付出群体的努力。作为人类发展中的一分子,我们绝不否认西藏制度的很多缺憾,任何人都不能忽视西藏旧制度的落后,但我们更注重最基本的向善理念。我们不愿意成为一群思想空洞、贪欲无止境、野心勃勃的人类痛苦的制造者。因此,我们的上师和族人被迫浪迹天涯,过上了无止境的不归漂泊路。
   
   西藏流亡社会成为了我们不得不栖身的居所,我们相互扶持着在异国他乡迈上了发展的蹒跚步伐。努力从外界吸收异国的空气,我们的生活相对很差,但我们又要适应另一种心灵的压迫。为了那一丝家乡没有的自由和安详氛围,西藏流亡者在异国流浪了半个世纪还多。有些老者仍然十分郑重的告诫我们后辈说:“不要忘记我们的族群曾有过光辉的历程,我们的过去绝不逊色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就是到了只剩下妇幼老弱,我们也决不能向暴政认输。”
   
   西藏人流亡异国以来,从一针一线的积累建设自己的第二个家园,到现在学习遵循民主自由理念来进行议会选举等,将自己真正推崇的人选上领导流亡族群的岗位。从一个只是一味地注重信仰开始关注世界的动态。由于视野相对开阔,了解和接近到的新生事物更加广泛。人们从一个闭关的群体变的开化。过去,只要有人对上师等提出异议就被视作瘟疫,进行群体的责难。但如今,人们却对争取西藏独立的异见人士与圣尊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不同主张者投向赞许的目光,如过去受到过群众责难的学者嘉扬诺布,如今越来越受到人们的看重。对嘉扬诺布长期收集西藏独立的历史证据和他精辟的演讲内容给予了高度的赞许。听他演讲的一个听众还激动地竖起大拇指称赞他说:“真是好样的,是个实干家!我们总是考虑别人的处境多于考虑自己,我们是该为自己想想了。一些不良分子对我们现在身处流亡境地说,若失去了圣尊达赖喇嘛的统一凝聚力就会分散的谬论,那些是煽动性的猜测而已,虽然我们会极度地难过,但圣尊不在了的那一天,我们会更加感受到民族的危机感和紧迫感,会更加紧紧地团结在一起,绝不会分散的,等着瞧吧!”这位听众说的固然有理,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已经流浪他乡半个多世纪,这一沮丧的事实本身就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我认识的很多老者一旦提起故乡的事情,就总也禁不住思乡的泪水顿时噙满了双眼。一些年轻人也因为想家,很多次地做出了回家的行动,但终究都不能实现他们的愿望。
   
   如今,中国的流亡者们也开始为争取回家的权利做出了系列的行动。但西方自由国度中的东方人作出怎样的努力,都难以敲碎中共极权统治下坚固的禁锢铁链。我们流亡藏人也有人不顾生命危险,为返回家园做出了行动,却受到了中共政府的监禁和种种虐待。但是我们不会气馁,等到谁也无法阻挡的自由和平遍及世界各地,等到集权政府土崩瓦解,建立起新的民主自由制度和更深远的自由环境,我们就要回家!回到我们阔别已久的雪域高原,回到我们难以割舍的世界屋脊,回到我们永远不能忘怀的西藏故土去!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来源:[http://www.guancha.org]《观察》文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