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谁在乞讨(诗二首)]
藏人主张
·为何《藏英詞典》早于《漢英辭典》
·西藏诞生首批女格西
·安乐业谈新作《国际藏学史导论》之一
·安乐业谈新作《国际藏学史导论》之二
·藏学家史伯岭教授是一位人人都爱戴的学者
·藏人权威学者谈民族教育
·中共体制内藏人学者谈双语教学
·北京中国女孩声援藏语教学
·藏中文化交流的政治反思
·
·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在乞讨(诗二首)

   安乐业:谁在乞讨(诗二首)
   
   
   
   

      
   
   
       写在名誉校长灵塔前
   
   
   
      
   
       为什么?众人为天堂而赛跑
   
   
   
      
   
       谨请引导 我要下地狱
   
   
      
   
       为了那个长满鲜花的季节
   
   
      
   
       为了牧人走遍山野的足迹
   
   
      
   
       为了农夫辛勤耕作的汗水
   
   
      
   
       为了心上人久等无奈的眼泪
   
   
      
   
       我要下地狱!下最深的底层
   
   
   
      
   
       涅(盘木)并非自身的目标
   
   
      
   
        燃烧的仅是心
   
   
      
   
       跳动的也是心
   
   
      
   
        穿梭于极地深处
   
   
      
   
       怕谁?
   
   
      
   
        牛背 是我们成长的摇篮
   
   
      
   
        雪山 是我们强壮的身躯
   
   
      
   
        草原 是我们宽阔的胸膛
   
   
      
   
       谨请引导 我要下地狱
   
   
   
      
   
       为什么?众人为自身而无奈
   
   
   
      
   
       (1999年2月21日于日喀则逃暴途中)
   
    【】班禅喇嘛生前担任过许多大专院校的名誉校长。我的母校是其
       中之一。
   
   
   
   
      
   
       谁在乞讨
   
   
   
      
   
       被人说 世道如天堂
   
   
      
   
       从此 我们与世道共处
   
   
      
   
       每当我们抬头的刹那
   
   
      
   
       地球仍在脚下反转
   
   
      
   
       却望不见天堂的踪影
   
   
      
   
       有个声音回旋于东西南北
   
   
      
   
       那很脆弱 也很响亮
   
   
      
   
       是谁还在人间乞讨呢?
   
   
   
      
   
       (2001年6月5日于印北达萨)
   
   原刊载于《民主论坛》,摘自《维权诗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