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藏人主张
·《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李光耀的光亮与阴影
·令完成能否成为国际情报界宠儿?
·美國智庫預測中共將垮台
·羊年拍蒼蠅可能暗示反腐將適可而止 
·尼日利亚大选令中国人羞愧
·习近平政府发明了“胡子狱”
·中國大舉招攬「婉君」伸出魔爪染紅校園
·中共地方債務的變臉戲法
·警惕中共重振的“告密文化”!
·袁教授新书发表会新闻稿
·丟失旎甑臅r代
·周永康罪名减轻之因
·中國經濟下滑與股市瘋漲相背的原因 
·對壘與合作共存的中美關係
·現代中國歷史應被稱為「紅禍
·中国的政治体制与困境
·美专家说普京和习近平不懂软实力
·中國的政治氣氛極端惡化
·陈光诚回忆录《赤脚律师》在美发布
·日本出雲中國哀鳴!
·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新階段制衡中共
·网络安全是美国最大威胁
·中共加强靠“洋五毛”外宣
·转基因黄金大米引起争议
· 袁紅冰:妖言惑眾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西藏流亡政府就北京所謂的“去軍事化”和“民族清洗”的回應
   
   西藏之页 2009/9/14
   
    2008年10月31日至11月5號,達賴喇嘛尊者的兩個特使洛第嘉日先生和格桑堅贊先生,以及高級助手訪問中國,向中國領導人提交了《有關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建議》。中國政府拒絕了建議提出的所有內容。他們說,最新的建議,無非是另一種方式尋求西藏獨立,半獨立和變相獨立。

   
    達蘭薩拉的中立、溫和的建議被他們拒絕的一個星期之後,中共統戰部副部長朱維群於11月10日舉行記者招待會,副部長斯塔也陪同出席。為了營造西藏境內的西藏人支援北京全面拒絕西藏流亡政府提案的假像,所謂西藏自治區副主席藏族白瑪赤林,也被拉到國際媒體面前。
   
    在記者招待會上,朱維群提出了藏族人民關注的兩個問題:青藏高原去軍事化和制止和扭轉人口轉移到西藏。關於去軍事化,朱維群說:“第四條,要求中央把中國人民解放軍從“大藏區”範圍內,也就是我們1/4的國土上全部撤走。……如果我們的軍隊都撤走了,中央還管什眾國防?可見這句話本來就是句騙人的鬼話。”
   
    關於第二點,朱維群說:“第五條,要求在他的“大藏區”的範圍內把其他民族統統趕走。……達賴喇嘛想把居住、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數以千萬計的各族群眾趕走,這就透露出一個資訊:如果有朝一日他真的在西藏這個地方掌了權,他將毫不猶豫、毫不留情地實行民族歧視、民族隔離、民族清洗。”
   
    記者招待會渲染的物件不僅是國際媒體,在中文媒體上也作了廣泛報道和評論。朱維群舉行新聞發佈會,並詳細解釋的原因為何?顯然,北京全面反對西藏流亡政府的建議是為了避免任何國際社會的批評。更重要的是,在舉行記者招待會,並廣泛宣傳,也出於國內的原因;不斷排放出反分裂言論已經成為保持共產黨繼續執政的一個有力工具,在普通人和“既得利益集團之間,未來的中國政治安排取決於它(中共)的統治” 。他們之間有時大聲,有時沈默地談論著。老百姓都是那些自己的利益遭到踐踏而每天在街上大聲疾呼正義的群體。既得利益集團是,官僚機構和商界組成的龐大的連鎖網路,相互盤根錯節,該既得利益系統操縱了巨大的社會財富。作者裴敏欣的著作『中國轉型的陷阱:專制發展的局限』稱,這是一個“掠奪型國家。” 這是中共的監督制度,並依賴其合法性。
   
    朱維群的記者招待會和中國全面拒絕西藏流亡政府提案以及公開曲解提案內容的做法,主要是?其制度尋求合法性和權力基礎。重復強調所謂“種族清洗”的恐懼和西藏流亡政府建立和平區的舊設想,因?這一做法可以把公眾對官員腐敗的憤怒轉移到“分裂主義”和“企圖分裂”上。新聞發佈會上還再次向既得利益者承諾:他們在西藏廣大的利益將得到保護和繼續保持不變。
   
    否則,沒有理由把藏人的主要訴求被錯誤地解釋為“種族清洗”和“解放軍撤出西藏地區”。西藏流亡政府最新的要求是,北京必須貫徹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給予少數民族的權利。西藏建立和平區和解放軍撤出西藏地區的設想是西藏流亡政府20多年前提出的,幾乎與改變中國局勢的經濟改革是同步的。為什麼中共領導人援引西藏的舊建議和舊想法,而拒絕最新的建議?這就像好比在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創始人毛澤東曾經誓言中國應是公有制為基礎的社會主義社會,據此斷定今天的中國不是一個以市場為導向的社會的說法那樣不合邏輯。中國領導對談話不是嚴肅的,這點我們不得不懷疑。因為毛的母親正好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就可以推斷毛澤東是不是真正的共產主義者嗎!否則,如果有解決西藏的問題的意志和決心的話,根據最新的西藏提案,這個問題可以在幾分鐘內得到解決。因為最新的西藏提案是依據中國憲法擬訂的,並無其他。憲法賦予當局根據需要安置武力的權力,1997年,當香港回到了祖國的懷抱時,中國及時實施了這個權力。
   
    西藏將變成一個和平區域和環境保護聖地的想法是,達賴喇嘛對他的人民和幾千年孕育這個民族的雪域高原的遠景設想。這不是任何對話的一個先決條件。
   
    西藏請求停止人口遷移到高原的要求,被冠以“種族清洗”的標簽,正在向國際上散佈並企圖激起世界各地人們對此的憎惡。這也是對西藏人關注焦點的不誠實的描述。
   
    中國自稱本身不是一個單一民族國家,而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在一個多民族國家中,少數民族完全有保護和促進自己文化的權利。這個方法是,通過法規的建立,以確保藏人居住地區的大多數人口為藏人。
   
    為了防止來自內地的人潮淹沒香港這個前英國殖民地。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2條規定;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
   
    基本法的實施細則中, 官員訪問或企業遷徒及私人定居香港者作了特殊規定;每天只對150個家庭團聚者發放單程通行證(單程證)。其中60個名額是配給享有香港居留權的兒童,30個名額是配偶分居十年以上的伴侶及其兒童, 60名申請人屬於其他類別,包括配偶分居不到十年的伴侶及其兒童,無人照顧的孩子探訪他們在香港的親屬,或去香港照顧年邁的父母等。
   
    這些規則,規範了從內地到香港的流動人口,從而提升了香港的繁榮並維護了其獨特地位。同樣的規則當然可以適用於西藏。
   
    現今,世界上超過30個地區設有自治政府。
   
    在絕大多數的自治安排中,由國家管制海關、邊界和移民等事宜。但國家和自治政府可以共同或分別行使這些權力。必須特別注重內部移民及其居留要求,是因為對文化產生深遠影響,尤其是當大國的公民移居自治區域後,可能導致文化的破壞。
   
    羅馬教廷和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很特殊,因?它們完全控制海關、邊界和移民的各個方面。雖然加拿大擁有對因紐特人的土地、邊界和海關的權力,但因紐特人可以阻止非因紐特人、加拿大人和外國人進入其領土。加拿大需要在因紐特人的土地上軍事演習時,則須與因紐特人達成協定。更甚者,因紐特人具有裁定誰是因紐特人的專屬管轄權。同樣,納瓦霍部落控制外人進入其領土,以及自行裁決誰可以住在那裏。
   
    在某些情況下,這些權力劃分?國家和人民。例如,在巴勒斯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共同控制邊界。香港特區政府負責管理和控制海關和移民,但最終的司法管轄權歸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在西藏自治區,中華人民共和國全權管理和控制這些問題。
   
    這樣的安排和控制人口流動的做法決不會是“種族清洗”。如果不予控制、管理和監督多數民族移居少數民族地區,其結果是少數民族將滿族那樣面臨---滅絕。
   
    滿族,蒙古族和維吾爾的悲劇警示著西藏人民。當今的東北黑龍江,吉林和遼寧構成滿洲,即傳統的滿族家園,也是中國末代帝國的統治者。現在,由於中國大量的移民,滿族已經是一個微不足道或被遺忘的少數民族。根據中國2000年人口普查,黑龍江省漢人占95%,滿族只有3%。在吉林,漢人占91%,滿族的只有4%。在遼寧省,漢人占84%,滿族13%。中國的人口推土機在過去幾年對滿族及其文化造成的事實是,據新華社2007年3月9日的報道,只有不到100的滿族老人會說滿族語言。
   
    同樣悲慘的命運等待著內蒙古和新疆(東土耳其斯坦)人民。
   
    中國專家的結論是,南蒙古的自然資源只能養活五百萬人,然而,目前的實際人口有三千萬。1947年中共在此建政時,南蒙古各部占人口多數的是蒙古人,許多部落甚至沒有非蒙古人。以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為例,1947年,整個旗只有兩個漢人,而在1984年,總人口為七萬人,蒙古族人口連三分之一都不到。1950年至1960年間,雖然中國對南蒙的人口遷移做了一些控制,但仍然有五百多萬人被轉移到該地區。可是,此後中國沒有採取管制措施。隨著20世紀80年代中國的改革和過渡到市場經濟的90年代,更多的漢人進入該地區投資以來,漢人移民到蒙古已經不被視為一個“問題”。由於中國移民像蝗蟲般遷入南蒙後,造成目前的人口比例為三千萬漢人對四萬蒙古人。從這個比例不難預測未來該地區人口的發展趨勢。
   
    新疆自治區目前人口約2100萬,其中約900萬穆斯林維吾爾族和800萬漢族。此外,還有45個其他少數民族,但他們的人數相對較小。
   
    1949年,漢族占不到百分之七的新疆人口相比,今天近百分之四十。漢族人口主要集中在中心城市,如烏魯木齊,石河子,克拉瑪依,在那裏的生活標準一般都遠遠高於農村。
   
    新疆其實是一個地廣人稀的地區,自1949年以來,是重型軍隊和警察集中的站點,並用於從事核子試驗,軍事訓練,和監獄勞動設施的基地。1800萬人口中,包括一些突厥語的穆斯林族群,其中維吾爾最多,約八百萬。1949年漢族在新疆的比例僅百分之四,政府的政策造成的結果,現在已經增長為百分之四十,人數約750萬人。
   
    藏族人擔心已經發生在滿族身上,並且正在內蒙古和新疆發生的事態。藏人要求中國制止和扭轉正在向西藏移民定居,是因為擔心西藏將在自己[email protected]成少數民族,長此下去,他們的文化只有在博物館看得到。特別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接管西藏後,漢人移民的增加磨損了藏族人口,西藏人更加擔心西藏被漢人移民淹沒。『五十年中共對藏政策與策略』一書記載;
   
    中國政府侵佔西藏以後,始終頑固地堅持讓大量漢人移居西藏,從而對西藏實施漢化政策。西藏等被中國侵佔的西部地區地緣廣闊、人口稀少,中國政府以此為由向西藏大量遷移漢人。而且這些遷移到西藏的漢人在經濟和子女入學等方面享有比土著藏人更多的優惠和特殊的政策,即使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對這些移民也是相對寬鬆的。
   
    對西藏進行移民的政策是從毛澤東時代開始的,1952年毛澤東提議要求『西藏自治區』的人口翻五翻。毛澤東說:西藏是一個地廣人稀的地區,人口要從現在的二百萬發展到五、六百萬,逐漸地要發展到千萬人口。
   
    1955年,中國領導人劉少奇對班禪喇嘛說:西藏是一個地域廣大而人口稀少的地區,因此,人口?多的中國可以遷移大量的漢人到西藏。五年後的1960年,中國總理周恩來說:中國人口眾多,經濟發達,文化先進,但卻不像國內其他兄弟民族那樣擁有可以開墾的空地,地下也沒有豐富的自然資源。當年中國政府的一份內部文件指出:『西藏自治區』的人口要從一百多萬發展成三百萬。人口發展的因素中也包括從中國移民的人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