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一出于对自由主义相当程度的认同,也出于为儒门寻找英雄、让英雄成就圣贤的素愿,东海曾在自由派阵营混迹多年。总以为其中正人君子英雄豪杰比例高些,比较容易接受或归本儒家。责备贤者,春秋之义,东海多么希望自由大侠们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更好地成就自我、成就中华。

   更重要的是,东海深刻认识到,制度建设与文化建设、民主启蒙与道德启蒙同等重要,儒化与民主化是一而二、二合一的事。没有儒家文化和道德垫底,自由理想将遥不可及,民主追求将匮乏力量,纵然侥幸实现,也必是劣质民主,利弊难料。我在《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中指出:

   “制度与科技不一样,异域移植的制度与本土文化如不能作深度勾通,必然会发生各种恶性冲突和变异。由于政治、社会、历史的种种原因,儒家没有直接开出民主制,但儒家的民主思想则颇为原始,本身接纳民主制度毫无障碍。关键在儒家主体能否挺立起来并获得政治机会。

   在儒家看来,台湾民主不算一个好样板。由于制度的文化背景不深、社会的道德根柢太浅,台湾民主颇为劣质。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故我虽盼望和追求大陆民主化,但也一直有一大隐忧,耽心未来中国民主的质量。大陆对中华文化的摧残曾百倍于台湾,而今虽有所恢复,与台湾水平比仍有不如。

   文化的传承和道德的建设,应从思想先锋人物、社会中坚群体开始,从民主自由队伍开始。东海数年来苦口婆心棒喝狮吼,在开罪特权集团的同时不惜开罪大小真伪各方英杰,根本原因在此。”

   二自由主义是好东西,其精华理应为我们所汲取,但不足以主导的政治社会的大变革。中囯的民主化必须在以儒家为主统的中华文化的指导下进行,中囯的民主必须扎根于本土文化之中,必须是儒式的民主。这是东海的坚持、儒家的原则。

   为此,我写了大量文章深入阐述道德与制度、儒家与民主的关系,对独立中文笔会同道及其他民主人士的偏见谬论进行严正批驳,同时由浅入深逐步推出“大良知学”。东海之学有述有作,横贯纵继,纵集历代儒家之大成,横汲佛道与西学之精华,于古圣西贤,优处长处不敢昧,不足之处亦不敢讳。

   从“异”处说,东海儒家与古今中外任何一家一派学说包括历代儒家都有所不同,从“同”处说,则不仅与佛道诸家有相同之处,与西方自由主义尤有相通处。在外王学中,以法治为德治之基,以宪政为仁政之新,以民主为新王道政治初级阶段,对自由主义精粹汲纳无遗。

   我本来想,自由派之所以普遍反对传统排斥儒家,是出于传统的陌生与文化的误解,只要有人将儒家的正理精义及相关历史讲说清楚,必能让他们中的多数翻然悔悟、弃旧图新。

   不料东海乐观过头了,高估了民主自由派的“文化程度”。在这个阵营中,绝大多数对儒佛道文化抱有“先天性”的轻蔑,拜基督或倾向基督蔚然成风,自由主义与中华文化的关系亦未因东海的棒喝狮吼而得到有效改变,在多数人心目中它们仍然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儒家本具民主自由的思想原素、对西方民主制度的学习汲纳工作在以熊十力为代表的新儒家群体中早已开始,对于诸如此类常识和事实,在这里是得不到理解和尊重的。相反,儒家、孔子以及亮明儒旗之后的东海,都是嘲弄、讥讽和抹黑的对象(当然也有对东海颇为了解友好并能尊重儒家的,极少数)。基本没有正常的争鸣。讲道理,他们在新老左派及广大党用学者那里是强项,到了东海儒家面前则成了弱势群体。

   之所以如此,除了自由派自身的文化内存问题,更有历史原因、时代趋势、和政治文化因缘在,不是一时能够解决的。如果把马列主义比作墨家、自由主义比作杨朱之学(正巧马家的共产主义精神与墨家的利他主义、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背景个人主义与杨朱的利己主义不无相似之处),现在中国自由知识分子正处于“逃墨必归于杨”的状况,“逃杨必归于儒”的时期还没有开始,那要等到西式民主的弊端和儒家文化的优势都被世界普遍认识之后。

   三浩气真言惹人厌,深悲大憾复谁知。东海肩头,政治责任重(这里的政治责任是广义而言),文化责任更重。对包括中共和自由派在内的中囯朝野各政治团体和势力,儒家只有指导教化、诲人不倦的义务,没有枉尺俯就、自轻自贱的权力。

   对自由派这个边缘群体,东海十年来热心过度、参与过多、“失言”过频,该是到了告别的时候了---当然这个告别针对的是自由派群体,不影响个人私交,朋友照样是朋友,不论文化立场如何。

   过门不入真遗憾,改制能持亦可钦。这里我送给自由派的一副对联,算是告别词吧,大意是:认识东海却悟不入良知之妙,经过儒门却登不上大雅之堂,深为遗憾,并暗寓“不憾乡愿”之意(对于乡愿人物,避之为吉,何憾之有);尽管与儒无綠,只要能够坚持民主追求、致力制度更新,仍然是值得敬佩的。

   过门不入典出《孟子-盡心下》所引孔子语:“过我门而不入我室,我不憾焉者,其惟乡原乎!”可见除了乡愿,有人过其门而不入室,孔子都会引以为憾。“憾焉者,非憾其人,乃自憾启发有未至也.此自圣人诲人不倦之意”(《法言义疏》)。

   汉赵岐注:“憾,恨也。人过孔子之门不入,则孔子恨之,独乡原不入者无恨心耳。以其乡原贼德故也。”将憾作恨解,没有问题,但要注意,这里的恨,不作怨恨、愤恨、仇恨、痛恨解,而是内心不安之意,如“抱恨”之恨、恨铁不成钢之恨。自由志士向往西方制度是自然的,但盲目崇拜西方文化以及基督教,自断文化之根,自伤心性之本,不仅自误而且误事误世误导民众,岂不可憾!

   有憾不等于怨恨和厌恶,杨子《法言》:“孟子疾过我门而不入我室.或曰:亦有疾乎?曰:摭我华而不食我实。”这就误解了孔孟。孔孟厌恶的是乡愿而非一般“过我门而不入我室”者。

   四我与孔孟一样,为“见东海而不入儒门”、“摭我华而不食我实”者深感悲哀和遗憾。一个人不能体悟道德良知的奥妙,可憾;自由派作为一个“致良制”的先锋队,不能认识中华文化的重要性先进性和真理性,甚而以反儒家为光荣,以反道德为先锋,更为可憾。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急不得,急也无益,不如顺其自然,给对方留些余地。由于心长难免语重,以前对某些人士的批评如有言辞过火过激之处,敢请海涵为荷。不论是被我直接还是间接批评过,不论是口服心不服、心服口不服还是心口俱不服仇恨满胸怀,都算是与儒家及东海结了一点缘吧,恶缘也是缘。

   希望将来有群体性再见的机会。那说明自由派已经普遍觉悟,至少知道寻根和回家的重要了,到时再耳提面命,就不再是东海自作多情、送货上门和“单相思”了,不会频繁“失言”了。

   朱子说过:“儒家严于义理之辨,于异端拒之甚严,而于其来归,待之甚恕。”如有民主自由人士认同东海所坚持的儒家原则,愿意与东海一起为兴复儒家、儒化中华、建设儒式民主而努力,随时欢迎。所以,本文与其说告别词,母宁说是一份儒家招安书。只有响应儒家之召唤和招邀,个人才得安心立命之圣德内宅,社会才有长治久安的王道保障----这是接受招安获得的回报预期。招安有效期:永远,条件:尊理重道,为民仗义;对象:真君子,真英雄。

   如果说自由主义是一种文明和真理,仁本主义就是更高更全面的文明和真理。向真理“屈服和投降”是光荣,也是知识分子的本份。民国以来,早年反儒中年回归戓早中年反儒晚年回归的自由主义者不少,他们堪称双重的先觉者。儒家是道德、政治、文化之家,是每一个人特别是中囯人的心灵精神之家。儒门广大每一个人畅开着。2009-9-1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