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一在“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的大同时代到来之前,人与事必有正邪善恶之分,正邪善恶之间必有矛盾、冲突、斗争乃至战争。正善人士坚持原则勇于斗争,值得肯定和敬佩,但也须把握一定分寸。正邪不两立、不共戴天、除恶务尽等“正义原则”,仅适用于特定情况。

   正邪大多是相对待、相比较而言的,正未必绝对正,邪未必全部邪。或正中有邪,或邪中有正,或介乎正邪之间,都是人性之常。故个人也好团体也好学术也好信仰也好,很多时候,正邪之别并非青菜煮豆腐,一清二白。

   所以,正派人士、正义力量在坚持正理正义的前提下,在良制良法许可的范围内,在不会产生“即时性重大危险”的情况下,不妨对“邪人邪派”有所宽容,留点余地。象西方社会对邪教的处理方法就很好,那种中庸的态度和就事论事的精神值得学习。

   这正是孔子的态度和精神。

   二《论语》中“阳货欲见孔子”这一节,足见孔子既能坚持原则又能睿智处事的智慧: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涂。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阳货想见孔子,孔子不见。因为依儒家标准,阳货是典型的乱贼臣子、“邪派人士”,孔子对他非常鄙视和反对,当然不愿意与其交往。阳货便赠送给孔子一只烤乳猪,想要孔子去拜见他。当时礼制规定,“大夫有赐于士,不得受于其家,则往拜其门。”阳货利用这一点,用一只烤乳猪让孔子不得不回拜。

   但孔子的应对,不论是趁阳货不在家时前往答谢,还是不巧在半路上相遇的问答,都体现了孔子对待小人邪人的中庸之道。关此,元代胡炳文的分析非常精彩。他在《四书通》写道:

   “此一事耳,而见圣人之一言一动皆时中之妙。阳货欲见孔子而遽见之,非中也;既有馈而不往拜之,非中也;不时其亡则中小人之计,非中也;不幸遇诸途而又避之,则绝小人之甚,非中也;理之直者其辞易至于不逊,非中也;辞之逊而或有所诎,非中也。圣人不徇物而亦不苟异,不绝物而亦不苟同,愈雍容不迫而愈刚直不屈,此其所以为时中之妙也。”

    “不徇物而亦不苟异,不绝物而亦不苟同,愈雍容不迫而愈刚直不屈”这是何等的中正,何等的德智,真可谓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恰恰好也。儒者对待小人邪人及邪派,固当如是。

   三利益之争,思想观念之争,因文化、政治、信仰、道德等立场和标准不同而产生的争执,未必属于正邪之争,只可说是大小之争----一些正人君子眼里的邪恶之徒,其实不过小人而已。

   既使关涉正邪,是否一定属于敌我关系,一定要你死我活、除恶务尽,都不可一概而论、不宜无线上纲,更不宜将正邪之争公式化、概念化、脸谱化。正方除了疾“恶”如仇、除“恶”务尽,导致两败俱伤乃至同归于尽,并非没有更好更文明智慧的选择。

   正义不是绝对的和一成不变的,所谓过犹不及。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正邪相互转化、颠倒的状况时有发生(各种误会冤屈更是经常发生)。金庸小说中,魔教中不少英雄豪杰正人君子,“正派”中反多小人鄙夫奸徒恶棍,甚至魔教颇正,“正派”实邪。证之历史和现实,令人感概系之。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导恶向善导邪归正,这是正派人士、正义力量的责任,更是儒家的责任。在儒家眼里,小人邪人恶人都是病人,心病、精神病患者。学术上摧邪显正,道德上斥恶扬善,都是为了治病救人,为了最终同归于善同归于正。

   四《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之三十六》诗曰:“疾恶能容善必从,但能中道自从容。 莫叹风紧霜犹烈,我已心花耀九重。”疾恶与能容,缺一不可,不能疾恶,每成乡愿,不能容人,易成小人。两者相辅相成,才是中道。

   思想义理上辨精析微应该“苛刻”,对具体的人则应抱持一份仁恕宽宏之心----这是原则性问题,也是儒家异于各学派宗派的重要特征,绝对不能搞反的。很遗憾当今不少儒者以及自由人士都搞反了:为学马虎眼,苟同苟异不求甚解,看人显微镜,吹毛求疵无线上纲。

   在给人和事下道德判断、价值判断时,在反对、批判“邪人邪派”时,必须如理如实、实事求是、慎重将事,有几分凭据说几分话,要正气但不要意气。谨以此自勉并与广大同仁共勉。东海以前不乏道德洁癖,也与不少网友有过意气之争,颇不儒家,“理之直者其辞易至于不逊”更是常犯的毛病,文人习气,久而未愈,对比孔子,实深惭愧。2009-9-9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