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一在“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的大同时代到来之前,人与事必有正邪善恶之分,正邪善恶之间必有矛盾、冲突、斗争乃至战争。正善人士坚持原则勇于斗争,值得肯定和敬佩,但也须把握一定分寸。正邪不两立、不共戴天、除恶务尽等“正义原则”,仅适用于特定情况。

   正邪大多是相对待、相比较而言的,正未必绝对正,邪未必全部邪。或正中有邪,或邪中有正,或介乎正邪之间,都是人性之常。故个人也好团体也好学术也好信仰也好,很多时候,正邪之别并非青菜煮豆腐,一清二白。

   所以,正派人士、正义力量在坚持正理正义的前提下,在良制良法许可的范围内,在不会产生“即时性重大危险”的情况下,不妨对“邪人邪派”有所宽容,留点余地。象西方社会对邪教的处理方法就很好,那种中庸的态度和就事论事的精神值得学习。

   这正是孔子的态度和精神。

   二《论语》中“阳货欲见孔子”这一节,足见孔子既能坚持原则又能睿智处事的智慧: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涂。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阳货想见孔子,孔子不见。因为依儒家标准,阳货是典型的乱贼臣子、“邪派人士”,孔子对他非常鄙视和反对,当然不愿意与其交往。阳货便赠送给孔子一只烤乳猪,想要孔子去拜见他。当时礼制规定,“大夫有赐于士,不得受于其家,则往拜其门。”阳货利用这一点,用一只烤乳猪让孔子不得不回拜。

   但孔子的应对,不论是趁阳货不在家时前往答谢,还是不巧在半路上相遇的问答,都体现了孔子对待小人邪人的中庸之道。关此,元代胡炳文的分析非常精彩。他在《四书通》写道:

   “此一事耳,而见圣人之一言一动皆时中之妙。阳货欲见孔子而遽见之,非中也;既有馈而不往拜之,非中也;不时其亡则中小人之计,非中也;不幸遇诸途而又避之,则绝小人之甚,非中也;理之直者其辞易至于不逊,非中也;辞之逊而或有所诎,非中也。圣人不徇物而亦不苟异,不绝物而亦不苟同,愈雍容不迫而愈刚直不屈,此其所以为时中之妙也。”

    “不徇物而亦不苟异,不绝物而亦不苟同,愈雍容不迫而愈刚直不屈”这是何等的中正,何等的德智,真可谓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恰恰好也。儒者对待小人邪人及邪派,固当如是。

   三利益之争,思想观念之争,因文化、政治、信仰、道德等立场和标准不同而产生的争执,未必属于正邪之争,只可说是大小之争----一些正人君子眼里的邪恶之徒,其实不过小人而已。

   既使关涉正邪,是否一定属于敌我关系,一定要你死我活、除恶务尽,都不可一概而论、不宜无线上纲,更不宜将正邪之争公式化、概念化、脸谱化。正方除了疾“恶”如仇、除“恶”务尽,导致两败俱伤乃至同归于尽,并非没有更好更文明智慧的选择。

   正义不是绝对的和一成不变的,所谓过犹不及。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正邪相互转化、颠倒的状况时有发生(各种误会冤屈更是经常发生)。金庸小说中,魔教中不少英雄豪杰正人君子,“正派”中反多小人鄙夫奸徒恶棍,甚至魔教颇正,“正派”实邪。证之历史和现实,令人感概系之。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导恶向善导邪归正,这是正派人士、正义力量的责任,更是儒家的责任。在儒家眼里,小人邪人恶人都是病人,心病、精神病患者。学术上摧邪显正,道德上斥恶扬善,都是为了治病救人,为了最终同归于善同归于正。

   四《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之三十六》诗曰:“疾恶能容善必从,但能中道自从容。 莫叹风紧霜犹烈,我已心花耀九重。”疾恶与能容,缺一不可,不能疾恶,每成乡愿,不能容人,易成小人。两者相辅相成,才是中道。

   思想义理上辨精析微应该“苛刻”,对具体的人则应抱持一份仁恕宽宏之心----这是原则性问题,也是儒家异于各学派宗派的重要特征,绝对不能搞反的。很遗憾当今不少儒者以及自由人士都搞反了:为学马虎眼,苟同苟异不求甚解,看人显微镜,吹毛求疵无线上纲。

   在给人和事下道德判断、价值判断时,在反对、批判“邪人邪派”时,必须如理如实、实事求是、慎重将事,有几分凭据说几分话,要正气但不要意气。谨以此自勉并与广大同仁共勉。东海以前不乏道德洁癖,也与不少网友有过意气之争,颇不儒家,“理之直者其辞易至于不逊”更是常犯的毛病,文人习气,久而未愈,对比孔子,实深惭愧。2009-9-9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