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反思录之:应疾不仁休已甚

   大人疾小、正人疾恶、仁者疾“不仁之人”,理所应该,理所当然。否则就不够正大不够仁,甚至就是乡愿。但凡事都有个度,不能“已甚”。《论语•泰伯》:“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郑注》:“不仁之人,当以风化之。若疾之甚,是益使为乱也。”《孔注》:“疾恶太甚,亦使其为乱。”《朱熹集注》:“好勇而不安分,则必作乱。恶不仁之人而使之无所容,则必致乱。二者之心善恶虽殊,然其生乱则一也。”都注得很好。

   小人恶人都属于“不仁之人”,前者是“小不仁”,后者是“大不仁”。疾之已甚,迫之过分,激小人进一步为恶、激恶人进一步作乱,成为不安定因素,反而祸人祸世。古今中外不少乱事和祸事,往往就是这样由一些在位的正人君子“生”出来、逼出来、激起来的。

   “疾之已甚,乱也”这是从利弊角度而言,与穷寇莫追、过犹莫及同样的道理、同样的智慧;就道德层面而言,疾不仁是一种美德,但“疾之已甚” 赶尽杀绝,则会走上绝对道德主义的“道路”,而绝对道德主义恰恰是偏离了、狭化了道德甚至是不道德的。列宁说得好:真理走过一步即是谬误。

   从心性的角度讲,没有人是天生的恶人,天赋良知人人等同故。不仁之人也是人,对之应抱有一定的尊重之意、悲悯之心和教化之诚。“圣人于物无畔援,虽佛肸、南子,苟以是心至,教之在我尔,不为已甚也如是。”“仲尼不为已甚”,是圣人的智慧、道德和悲悯。

   另外,小人恶人都属于“不仁之人”,都值得“疾”,但程度应有所不同。将小人视为恶人,将小恶视为大恶,都是很不妥的,误人误事的。如果因各种主客观因素阴差阳错,误将善认作了恶,冤枉了好人,甚至将好人逼成恶人,更是大大地“不妥”。自古以来,正人君子在这论断他人时往往过于“自信”。

   在相当漫长的历史阶段中,人之不仁是一种普遍的现象和历史的必然。对于不仁之人,疾之批之责备之棒喝之,这是仁人、文化人的责任,但也应该适可而止,给“不仁之人”留一定的余地和自新的机会。疾批是为了挽救之觉悟之,“使知不仁之无所容而导之使仁”,而不是图自己一时之快,逼对方破罐破摔。

   “季氏八佾舞于庭”,孔子言“是可忍,孰不可忍”(《八佾》),忍无可忍又如何,辨明是非表明态度,转身离去,如此而已。不含糊也不纠缠,这种圣贤的正直和潇洒,值得某些正人君子学习,更值得我学习。疾恶太甚,眼晴里不揉沙子,东海之痼疾也。2009-9-7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