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50分与一位老师]
东方安澜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0分与一位老师

    50分与一位老师

    文/东方安澜

    一次吃饭,在饭桌上认识一位女士,原来是教我初中一位老师的媳妇。倒使我回忆起了那位教我“青少年修养”的老师,以后的我,“青少年修养”没学好,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二流子。老师还教政治,一次考试,要填充“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他妈的我“违法必究”怎么也想不出,后来那次考试的了50分。老师教的政治我也没学好。二流子加笨蛋学生,我自己先怯了三分,在酒席上只能闭口不言,更不敢套近乎。

    50分后,“违法必究”就纠结在我脑筋里。25年后,读到2009年9月3日F35版马克昌、李步云、张春生、江平四个人谈“法”,看得我哑然失笑。看得出,编者的本意是用“60年•60人•60问”的方式来建言中国的法治未来。用编者的话说是“他们强调的仍是有关法治原则的基本常识,从强化宪法的履行、建言违宪审查制度,到建立一整套制约与监督权力运行的法律,到慎刑与保障公民权利。”

    用心良苦啊。编者(也代表了很大部分知识分子)希望通过舆论监督,来推进中国的法治。很好,很善良的愿望。那么,首先,中国现在是人治社会还是法治社会呢。看看漫天飞舞的领导批示就全说穿了,依法治国要领导批示吗?江时代有个“三讲教育”,其中一项是“讲政治,”依法治国需要“讲政治”吗?再看看“严打”,为了配合“严打”,就要“讲政治,”谁撞在”严打“这节骨眼上,量刑就重,量刑随着政治风向的波动而随意摇摆,幅度之宽,就像腰间的松紧带。松紧带缝在裤腰上能防止裤子滑落,松紧带体现在法律上,这个法律就失去它的严肃和神圣。

    马克昌讲到“市民刑法“的量刑精神有一句话“可杀可不杀的不杀,有段时间提的比较少,下面法院有的搞不清,为什么不提了,是不是政策发生了变化。”这计划包涵了很多意思。首先,法院的量刑精神一直在看上面的脸色行事,一级一级,越往基层的法院在事关民愤,事关个人乌纱等重大问题上,越是不敢自主决断。法律精神无法落实到审判原则中。第二个这句话就是道出了“人治“的特点,喜欢搞运动,把“讲政治”之类的运动精神体现到法律审判工作中,不是以法律精神为准绳,而是政治原则高于法律。三更是把“人治”体现到了极点,政策一变,法律就像墙头上的草,随着政策的风向倒来倒去。

    自我上网以来,给我影像最深的是沈阳刘涌案。一会十年,一会死刑,一会无期,随着民意的沸腾而随意上下起伏,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法律象小孩过家家的玩具。

    再说以个就是去年的许霆恶意透支信用卡事件,看得出,许霆是一个无任何背景的小老百姓,就像广州被打死的孙志刚一样,本来给他判个无期屁事没有,但没想到现在网络的强大,网民不答应了,一不答应,许霆就有救了。

    这样的松紧带法律,戳穿了,就是司法不独立的结果。李步云说,60年来,总结了五条法治经验,“司法民主、司法独立、实事求是、人道主义和法律平等”。李步云还建议建立违宪审查制度。我敢100%的说,李步云的好建议只能放在观音菩萨的锦囊里。因为我们有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却无处不在的党左右着一切。早在60年前储安平批评的“党天下”到了张春生嘴里就只能客气地说,“在立法执法过程中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解决好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普通公众违反法律很容易解决,领导干部就难办,为什么?往大了说,跟体制有关系,我们现有体制从性质上说是个集中权力的体制,不是个分权体制”;。撕下党天下的画皮,就是一小撮人挟制一大群人,要到一小撮人手里去要法律,这不是与虎谋皮么? 松紧带判决,见诸媒体的就很多,暗地里的我就不说了。回头再说说我那50分。靠了那50分之后,接连靠了语文,考卷上问葫芦僧判断葫芦案的那个主审官是谁,我马上在考卷上信心十足地写上“贾雨村”,三个字被我写的浓墨重彩。这次语文我得了80分,总算挽回了点面子,哈哈。所以贾雨村三个字烧成灰我也认得。

    从刘涌到许霆,我灵光一闪,突然又想到了贾雨村。语文书上说,通过贾雨村的断案,“深刻和生动地反映了封建大地主阶级残酷的阶级压迫和激烈的阶级斗争,揭露了封建统治机器的腐败和黑暗,并通过封建家族内部尔虞我诈的争斗、骄奢淫逸的生活等逼真的画面,揭示了封建阶级当作神圣信条来宣传的伦理道德、礼制法规的虚伪和反动。这在实际上,就像是宣示了封建社会必将崩溃,和灭亡的历史趋势。”看了这一段火辣辣的预言,我突然一惊。封建社会灭亡了,但封建豪强势力操纵着社会,为所欲为如鬼魅随形,阴魂好像并没有散去。

    那次50分政治,我还有一道填充题没做出来。宪法第35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什么什么的自由,按道理,应该填上,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这6项,我他妈的就是脑筋短路,怎么也想不出。阿弥驮佛,幸亏没想出来,事实上,江平也说,“但这60年来,这方面的立法还远远没有跟上民众对权力保障的实际需要。”江平说的隐晦,张春生说的明白,“我们有些领导干部只把宪法当作治民的工具,合自己意就用,不合就不用”。我在好几处地方都看到有人提到陈云说,当初就是用国民党的新闻法来钻它空子,跟它斗争,现在共产党自己怎么能立新闻法作茧自缚呢(大意)。

    老师教政治,还有一句话教我们说“要不断健全社会主义法制”,陈云一句话就把新闻法和出版法扫进了垃圾桶。60年里连网络也横空出世,可新闻法和出版法还是只见雷声不见雨点。李步云说,“宪法没有权威,怎么指望法律有权威?”可是,如果笼罩在宪法头上的党的淫威不去除,又何谈宪法权威呢?

    说白了,60年来民众的自由还只能体现在方块字上,不能、也无法落实到行动中。嘻嘻,幸亏当时脑筋短路,考了这50分,是我晚接触了些龌龊和虚伪,不然,跟着老师鹦鹉学舌,这画饼充饥的事不成了贻笑天下的笑柄了么。

    50分万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