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毛泽东的「几件事」]
点滴人生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的「几件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毛泽东晚年的时候,说了以下一段话:「....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打进北京,总算进了紫金城。....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说这话的时候是1976年,有人估计是在一月或六月,大概是现在公开传出来毛泽东逝世之前最后的话语。

   对于这段说话,我最初读的时候,大惑不解。再读几次,也还是不明。为什么毛泽东把「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打进北京,总算进了紫金城」算作一件事。这明明是历史上的三件事,时间不同,性质不同,对象不同,怎可以混为一谈当作一件事?

   我想,是不是他老糊涂了,或病得头脑混乱了?毛泽东死于1976年九月,而根据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所述,毛泽东在1974年得到了运动神经元病,此外他还有许多其他疾病,到了1976年他已经是重病在身,可以随时死亡。

   然而,他病的不是在脑部,而且他说这些话时,不是在昏迷中的呓语。何况这是一段不太短的说话,内中涉及几件历史大事,而且其中还有评论,还有感想。他说到前一件事,「异议的人不多」,而后一件事「反对的人不少」。所以,「老糊涂」或「病得头脑混乱」不能成立。

   是不是传话的人有意或无意说错了呢?众所周知,在毛泽东最后的日子,他说话困难,言语不清,据说听得懂他的说话的,只有一个人,便是他的机要秘书张玉凤。逢毛泽东要说话时,张玉凤便俯耳细听,然后大声转述出来,对,毛泽东便点头,不对,毛泽东便摇头。有时连张玉凤也听不清,毛泽东便艰苦地写字条。那么,有没有可能张玉凤是传错话了?

   但,这情况也不大可能。第一,张玉凤读书少,本来只是列车上的勤劳员,历史知识不多,不大可能乱作。其次,传话时有政治大员在场,(据介绍,当时华国锋、王洪文等在场) 而毛泽东也听着,错的机会不大。

   如此说来,上述的说话是毛泽东清醒的时候的由衷之言了。那他为什么这样说呢?他为什么不说我一生干了几件事,然后由蒋介石一路说下去,说到文化大革命呢?为什么他把这些事一分为二,变作两件事呢? 这需要解读,分析毛泽东说话的逻辑。而由此也可以看出毛泽东的心境和思想重点。

   我认为,毛泽东临终前的这些说话,是突出文化大革命。毛泽东一生之中,干了许多大事,数之不尽,说之不完。他这段话,首先把他的事业分作两个时期:解放前和解放后。解放前的「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打进北京,总算进了紫金城」,一言以蔽之是武力夺权,建立由共产党统治的政府。打蒋介石,打日本,虽然对象不同,内外有异,都是为这个目的服务,因此是一件事。

   至于解放后,其实毛泽东所做的也不少:打韩战、三反五反、社会主义改造、反右、人民公社运动、大跃进,一路到文化大革命,也是运动频频、「战绩」可观。可是他却单单举出文化大革命,认为是他干的「两件事」之一,可见其在他心目中的比重。

   为什么毛泽东在解放后,光对文化大革命这样「情有独钟」呢?我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解放后毛泽东的所有业绩中,都乏善可陈。打韩战,死了七十万士兵(估计),连儿子也赔上了;反右,搞阳谋,实际上是掌自己耳光;人民公社运动和大跃进更不要说了,饿死三千万人,彻底失败,被迫退居二线。就是因为他不满意这些「政绩」,才精心策划,要搞文化大革命,他认为文革是他的得意之作。

   第二,毛泽东好斗成性,文化大革命天下大乱,令他十分过瘾。全中国六亿人民你争我夺,文有文斗,武有武打,快何而之。而且毛泽东神化已到了登峰造极,万岁之声不绝于耳。任何忤逆他的人都已被打倒,全中国只有他一人说话算数。他今天说白,全中国的人都说白,明天说黑,全中国的人(由周恩来带头)都跟着说黑,还有比这更愉快的吗?所以文革是毛泽东的「宠儿」,毛泽东不死,文革也不死。他在一生大事中解放后只提文革,那就可以理解了。

   第三,对毛泽东来说,文化大革命虽然好玩,并且玩了十年,但是他要告辞了,因为马克思要召见他了。他是以怏怏的心情说上述这段话的。他的感叹,不是因为乱局还未理好,也不是因为人命死亡、经济瘫痪、文物破坏,而是,很简单,他要走了,不能主持大局了。他是含恨而终的,因而他临死也不能忘记此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