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赵紫阳的「不通」]
点滴人生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紫阳的「不通」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不知为什么,根据赵紫阳口述的回忆录《改革历程》,虽然是出版界的一件大事,我总是不能立心去读,更不用说去买。这跟杨继绳的《墓碑》不同。这本书我也不打算去读,但却买了,而且买了不止一本,送给朋友。为什么有这个不同,大概是杨着是写实,而且是搜索了很多材料的写实,而赵书是个人自述的回忆,以及他的感想,据说还包括了他的一些感悟,这就打动不了我 -- 这个不喜欢共产党的我。

   老实说,政治人物的回忆录,大部分都是为自己辩说,真能说得平实、客观,甚至忏悔,少之又少。这些着述,我读过不少。说起来,很奇怪的是,国民党要员的回忆录,例如《李宗仁回忆录》、陈立夫的《成败之鉴》等,都是一味责怪别人,自我反省甚少。而共产党的要人所写的,例如黄克诚、聂荣臻等的回忆录,却比较就事论事,个人的内心剖白甚少。其原因大概是国民党还有言论和出版自由,(当然是说今天) 官员对历史事件大可畅所欲言,而共产党仍然高度控制言论,历史事件的阐释要和党对口径,即使是党国大员,也是如此。此所以赵紫阳的录音回忆录,要偷运出口,在中国以外出版,而其震撼性在于此。

   我没有读这部回忆录,但开放杂志在六月号摘录了一部分,仅几页,我相信是很少的一部分,但却让我看到了一句很不通、很不合逻辑的说话。赵紫阳在回忆录里说:「审查结束,应恢复我的自由。」赵紫阳应该知道,共产党做事,合乎它的利益,它便守法,不合乎它的利益的,便有法不依。赵紫阳的下台,便是老人家的一句说话,没有法律依据,也不跟法律程序。所以他说:「审查结束,应恢复我的自由」,是明知故问,难道他不明共产党的做事习惯?这是第一点。其次是,不谈共产党,就是一般法治的地方,也不是「审查结束,应恢复自由」的。如果「审查结束」,发觉是没有罪,当然「恢复自由」。但是若有犯罪嫌疑的话,则不是「恢复自由」,而是把你扣押,择日送上法庭了。之后是否能够「恢复自由」,便看法庭的宣判了。由此,「审查结束,应恢复我的自由」,放在哪里,都是不通的。以赵紫阳来说,他没有犯法,只是老人家不喜,当然不会给他「公平审讯」。但又不能随他乱跑,到处说话,于是来一个软禁,监视行动。这些事例,共产党还少吗? 现在还不是仍是这样吗?异见人士在国内被软禁、被控制行动,现在还不是一样吗? 门外经常有公安便装在把守,有什么事的时候把你架到一个不知什么的地方。这是什么的国度。赵紫阳当政时不诅咒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这种行为赵紫阳也取缔不了,只要共产党继续一党专政,这种行为便会永远存在) 现在可称自吃苦果,还要求「恢复自由」呢?

   有人说,赵紫阳晚年看了很多书,有很多感悟,并认为中国应走西方的议会道路。赵紫阳有没有批评现在的中共政权不民主,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读过这本书。如果没有的话,则他的意思是,中共的社会主义民主不如西方的议会民主。中国的民主怎样走,走什么形式,以中国现状来说,这些问题似乎是很遥远的事。中共现政权正做着一切不利于发展民主的事情,(这里自然是指西方式的民主,而不是中共的「民主」) 当务之急是如何减少它的不民主,让人民的生命有保障,做到这点已经很好了。

   我想说的是,赵紫阳是下了台,没有权力的人,(不要说他已经不在世间了) 他说什么是没有影响的,没有用处的,也落实不到的。从某个方面来说,这是不付责任的言论。他当权的时候,为什么不这样说、这样做呢? 那时,他是最有机会这样做的。六四的时候,民主形势大好,全国都动员起来了,人们希望他因势利导,做中国的哥巴卓夫。香港的许多中共党徒,也都把筹码押在他身上了,可惜他只能含泪和学生告别,害得这班党徒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或说,赵紫阳下台后读了很多书,思考过很多问题,才有这个「大彻大悟」,认为中国应该走西方议会道路。这就是一个吊诡了,在台的时候没有这个思想,因为没空往这个方向思考,下台之后有了这个彻悟,而且也不是什么高深的大道理,可惜做不到了,终归是费话。你以为中共的当权者会听你的说话吗?这个逻辑,同样可以应用在胡锦涛身上。

   我想,赵紫阳可能有点不同的,是他还有一点人性,而不全是党性。如果他全是党性,他就会像许多其他被斗倒的中共政治人物一样,保持缄默,郁郁以终。他的人性告诉他他不能杀戮学生,他的下台是不合法和不合程序的,他要表达他的不满,他要对世人显示中共对他不公,他甚而形诸行动,有计划地把这记述下来,作为历史纪录。就这点来说,即反抗对他的不公来说,我认为他还是可取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