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泱潮文集
·10.世界宗教信仰對象必合一归真
·11.宗教政治學撮要
●宗教政治学概论
·引领世界文明前进的大思想《宗教政治学概论》即将发表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良与真穆斯林的良知
·陈泱潮宗教政治学概论之1.宗教政治学概况
·2.宗教政治学的定义
·3.宗教政治学的方法、任务和破解对象
·假耶稣张国堂妒火攻心狂犬吠日!
·4.1.【上帝之道】是超越传统神学的世界观
·宗教政治学内涵2.【人权】是政治的核心问题
·4.3.【灵本主义】是超越传统佛学的人生观哲学
●2015年春節中共問題文告
·2015年春節點擊習近平中共問題死穴之一
·習近平若頑固堅持一黨專制,中共就是六毒俱全的禍國殃民黨
·中共內政外交的邪惡要害
·中共國極端失之公義的一系列荒唐不經的怪現象
·中共聯俄抗美外交及煽動反美亲俄意識形態的錯謬
·向鐵流先生致敬!
·必須警惕普特勒沙皇挑起和發動新的世界大戰!
·孔子是中国专制独裁体制维护者
·中國人民至今未享受到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成果
·顽固抗拒民主化政改的中共才是货真价实的反华势力
·名副其实的土匪集团对中国两次大抢劫罪大恶极
●普特勒沙皇惡國是中國的宿敵
·恶国的立国宗旨和国策中心是东进屠龙——征服中国(1图)
·志在东进屠龙的恶国过去、现在、将来都絕對不会希望中国強大!
·中國與宿敵惡國打交道必須保持高度警惕!
·尋找:1953年惡國版1角人民幣右下角圖案有“廁所行”三字
·普京阅兵让世界看到了谁的身影?(组图)
·中國人一定要認清惡國是中國宿敵!不可繼續引狼入室!
●普特勒大閱兵
·习近平和普特勒站在一起阅兵意味着什么?
·爲習近平喪失道義立場力挺普特勒而深感悲哀(附2文)
·普特勒大閱兵是保衛世界和平還是威脅世界和平?
·新沙皇普特勒神话行将破灭
○○○○○
▲未来
●必然全面主导未來中国的天赐 【新王道】
·1.中国作为“东圣神洲”、“赤县神州”的历史宿命
·2.伟大的历史人物必须适应和满足新的伟大的社会需要
·3.当代中国最大最根本的问题是没有信仰,人人以自我为中心
·4.1.儒家文化信仰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
·4.2.晚清大变革来临之际,中国却没有产生具有世界视野的伟大思想家
·4.3.中国错把无神论进化论谎言当作真理,犯了方向性错误
·4.4.清王朝在革命与维新变法体制改革赛跑中,自取灭亡
·4.5.清王朝在信仰问题上留给后人的教训
·4.6.中华民国在信仰问题上的教训
·4.7.共产党无神论信仰对中国为害深远
·5.1.必须认识【《圣经》文明上帝信仰】是西方发达的根基
·5.2.英国成功三要素与百年来中国的“三背时”和“四无病”
·5.3.孙中山被推崇为“国父”,枭雄黑道严重败坏了中国人心
·5.4. 毛泽东被神话,使厚黑学在中国空前猖獗
·5.5. 邓小平“金钱拜物教”势必将中国人全面异化成“中国鬼子”
·5.6.特权崇拜与“理所当然”的制度性贪污腐败
·5.7.精神信仰思想对行为起着第一性和决定性的作用
·5.8.当代中国救心救心并举需要确立全新的信仰和理论
·6.恰是此时此刻,上帝赐给了中国【新王道】
·7.《特权论》是圣灵感动和启迪的时代的产物
·8.《圣经•传道书》关于《特权论》是【新王道】的明确预言
·9.1.《特权论》关于现存社会主义体制必然产生官僚特权阶级的预言
·9.2.《特权论》关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必然爆发民主变革的预言
·9.3.《特权论》关于华国锋宫廷政变的预言
·9.4.《特权论》首创和预言的改革开放一系列政策措施成为了现实
·9.5.《特权论》关于中共国必然落入严重两极分化黑社会深渊的预言
·9.6. 《特权论》还明确预言了中共国经济有可能高速发展
·9.7.《特权论》预言和提出了全方位推动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方针
·9.8.《特权论》正确预言了中共国阶级关系等三大变化及其后果
·9.9.《特权论1979年重印前言》对1989年/6.4血案的预言
·10.从《特权论》是中国左右两翼思想的代表作,看【新王道】的全民性
·11.《特权论》的思辨方法与【新王道】的权威性和不可替代性
·牟傳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2.时间和实践检验了以《特权论》为发端的【新王道】的真理性
·13.《特权论》是超恐怖时代自觉抱定冒死救世决心写出的圣贤文章
·14.《特权论》是促成中共党政军干部系统实现民主化思想转型的灵丹妙药
·15.在中国大陆解禁《特权论》,是启动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最佳突破口
·16.【新王道】将致力于在中国建立【虚君共和民主宪政超稳定结构】
·17.【新王道】傳道者與耶穌當年聲稱自己是猶太人的王好有一比
·18.【新王道】在精神信仰問題上將帶給中國劃時代的變革
·19.天賜【新王道】必然为未来中国全面奉行和深刻影響世界的歷史宿命
●习共權鬥與路線
·習共統治集團內部尖銳的矛盾已經難以調和
·王岐山是真的开始有所觉悟了吗?(1图)
·盲目崇拜沙俄普特勒势必祸国殃民严重危害世界和平(推文二则)
·背弃付出沉重代价的毛泽东联美抗俄路线必祸国殃民(1图)
·习近平拒不推行政体制度民主化改革就是在加速亡党毁国
·习近平正在重复毛泽东的悲剧(3图)
·zt据说5中全会习遇到大麻烦
·当今之世,爱国就是要变革党国体制!(推文4则)
·今日高调重演白毛女,搬起石头砸谁的脚?
·党国体制是将中国人烧制成中国鬼子的魔窑(1图)
●歷史有待揭開新的一頁
·到了人們應當尋找、確認和自覺跟從人子的時候!
·促进世界宗教信仰对象合一归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當務之急(6图)
·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组图)
·历代大德往生兜率天的目的
●再談對宗教若干重大問題的探究
·5、傳統一神教要義
·6、傳統一神教之缺憾
·7.佛教信仰崇拜對象當回歸釋迦牟尼《金剛經》原教旨正信
·8.1.佛教创始人隐证了造物主唯一真神上帝如來的本体实存(3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林希翎和曹治雄(胡耀邦任团中央第一书记时秘书)1954年摄于颐和园
   
    在谈到我1980年秋冬在北京的活动时,我觉得还应当补充的一点是,在此期间,我还接触了很多民刊以及虽然不是民刊成员,但却是民主运动的衷心支持者或者是同路人,例如当时正很热门的〔人才学〕创始人雷祯孝等等。
   
    前者除了前面提到的以外,还不同深度地会见或者探访了当时在北京的陈子明、姜弘、胡平、北岛、吕朴、王军涛、闵琦、吕嘉民、李娜、赵润身、王冲、……等等诸多民运朋友。
   
    山东牟传珩、河北王屹峰等人也曾专程来找我(网上可以搜索到牟传珩有关文章)……
   
    此外,我也曾去看望和慰问了当时正被劳教的刘青的母亲,也去河北清苑看望了屹峰远在乡下务农的父母家人……
   
    此外,很有必要一提的是,我和著名的1957年右派学生领袖林希翎在此期间的交往。
   
    有一天我去西便门国务院宿舍,从陈子明家出来,又就便去了李盛平家。盛平是《北京之春》重要成员,曾对《北京之春》未能接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很表示遗憾。那时陈子明和李盛平都还在北京大学就读。 盛平在吃饭,屋里只有我一个人。这时进来了一位体态丰腴,给人感觉很爽朗,好像40岁不到的妇女。因为主人不在,我们就相互招呼交谈起来。
   
    当她知道我就是陈尔晋的时候,眼睛突然一亮,问:“你就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作者?”我颔首微笑表示认可。她立即以很清脆的江浙普通话十分热情地对我说:“呀!我看过你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尔晋,你是真正的强者!中国的希望在你的身上!”
   
    这句话从素昧平生、几分钟前才刚刚第一次见面的她的嘴里冲口而出,显得是如此的肯定如此的不容人有丝毫的怀疑!其语气的斩钉切铁,不禁使我感到这可不是一个寻常的女人!
   
    当我知道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希翎的时候,这回轮到我眼睛一亮了!我也同样条件发射地核实她一句:“你就是1957年著名的右派学生领袖林希翎?”她也同样颔首微笑表示认可。我不禁赶紧起立,她也连忙起身,我们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可不是寻常的人与人之间的握手!乃是深受中共专制独裁暴政迫害的两代具有真知灼见而又敢讲真话的志士仁人跨越时空、相知相识相互给予安慰和鼓励的心灵的交融!
   
    记得多年前,我还是一个年仅15岁的翩翩少年,去村里小学校代课。从学校藏书中,看到了一本中共云南省委党校编辑的内部读物:《右派言论集》。上面除了大右派章伯鈞、罗隆基、储安平、章乃器、龙云、秦瓒等等以外,人民大学林希翎、北京大学谭天荣、云南大学大同党吴文懿(此人后来被枪毙!)以及流沙河等人的诗文、讲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学生中,林希翎不仅排在第一位,而且是唯一一位女性,当时只有23~4岁,是法律系学生。她尖锐泼辣敢言的讲话内容和精神,被中共定性成右派第一号学生领袖。
   
    这次见面我才知道,反右开始后,刘少奇来人民大学视察,问当时的人民大学校长吴玉章:“林希翎态度如何?”吴玉章回答:“她仍然坚持她的观点。”
   
    几天后,公安部长罗瑞卿亲自来到人民大学,把她抓走,未经审判,直接就判处了15年徒刑,关押起来!
   
    文革爆发后,毛泽东突然想起她来,又戏剧性地把她从监狱里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立即释放出来,并且安排到浙江武义县农机厂当技术员----其实她是从军队保送上人民大学学习法律的,根本不懂什么技术。
   
    由于她多才多艺富有闯劲,在人民大学读书反右前就很活跃,在中国青年报上开辟和主持〔小辣椒专栏〕,深受胡耀邦的赏识,和耀邦夫人李昭很要好,和当时的中国青年报社社长张黎群也很熟悉。
   
    因为这些关系,中共11届3中全会后,胡耀邦亲笔写了一张字条说:“林希翎同志:望轻装前进。胡耀邦 1979年X月X日”,由张黎群转交给她。
   
    但她此次来北京找到把她打成右派的原单位人民大学,要求给她平反时,人民大学说不能给她平反,因为她是右派代表人物,如果给她平反了,就等于否定了整个反右运动,而根据邓小平的讲话,反右是必要的。因此不能给她平反,只能给她摘掉右派帽子。
   
    林希翎为此给邓小平写了一封信,说: “如果不能实事求是彻底否定反右运动,我要求发还扣给我的右派帽子!我讲了真话,我以此为荣……”
   
    她并且把这封信用她那颇有特色的脆生生的江浙普通话录音下来,送达天听……
   
    同样的话由不同的人口里说出来,其含义和份量往往有很大的差别。
   
    正是因为出自这样一位当年名震天下以讲真话著称的大姐之口,多年来,“尔晋,你是真正的强者!中国的希望在你的身上!”这句话,常常鼓励着我,鞭策着我,督促着我!使我不敢有稍许的懈怠,不敢轻弃肩上的重担!
   
    因为我相信就我毕生的非常经历和感受来看,这绝对不是出自谄媚者的奉承,而是发自于一位敏锐而又诚实的战士的心声!这也绝对不是华而不实的个人私下的矫揉造作的勉励,而完全应当把它看作是强烈的时代的信息,民心的呼唤!
   
    这次和林希翎的交往,对我来说,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意义:正是林希翎介绍我读《圣经》,引导我读《圣经》,一再告诉我:“你一定要读读《圣经》!”。
   
    原来,她的父亲是一位牧师。她从小就接受了《圣经》的教导,深深知道接受《圣经》教导的必要和好处!
   
    记得1977年刚刚刻印完成《特权论》,我曾经想到我对所谓唯心主义没有实实在在的调查研究,对传统神秘文化一无所知,对这方面的空白,应当补补课。同时,也是为了进一步充实和完善《特权论》在哲学领域思想方法上所提出的〔扬弃论〕学说,我为此曾经去找过《易经》来看。
   
    可是,在认识林希翎以前,我不要说从来没有看过《圣经》,甚至是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圣经》。是林希翎使我第一次听到《圣经》是一本非常重要非常值得看的书!
   
    正是由于她的这一引导,我不久从西单基督教堂苏牧师那里,获得了一本文革后第一次刚刚从香港发运到中国大陆的《圣经》。
   
    我正是拿着这本刚刚到手的《圣经》,南下上海发起成立〔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和会见吴仲贤的。我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的时候,挎包里当时唯一装着的就是这本《圣经》!
   
    遗憾的是,这本《圣经》被公安收缴了,再也没有发还给我。
   
    但是,正是它使我和《圣经》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
   
    林希翎回浙江前,特意请我去王府井〔全聚德烤鸭店〕吃了一次著名的正宗北京烤鸭。对于我们当时的经济状况来说,可真算得上是一次高消费。我非常感谢她对我如此慷慨的款待。我们边吃边聊。我们认识到,在中共手里,民主化是非常艰难的。面对中国如此的现实,你如果不能改变它,那就只有离开它……
   
    我和遇罗锦一起送她上火车。罗锦在当时的经济状况下,也同样慷慨大方地买了好些水果和北京食品,让她带去给她的孩子。
   
    多年后,我在监狱里看到报道,林希翎移居法国,做了法国国家高级研究员。访问台湾,在港台颳起了一阵林希翎旋风…… _(博讯记者:黄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林希翎,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的旗帜
   
   杜光:林希翎以异样方式辉耀桑梓的温岭老乡
   
   茆家升挽林希翎先生联
   
   杜光:沉痛悼念精神不朽的右派难友林希翎
   
   林希翎治丧委员会筹备组(中国区)第一号通告
   
   中国最后一个大右派林希翎:不管多么大的罪名 回去审判我好了 (图)
   
   至今未获改正的“右派”林希翎近况/RFA张敏
   
   沉重悼念林希翎女士
   
   林希翎-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的旗帜/亚衣
   
   哭林希翎前辈
   
   回顾与林希翎大姐的短暂交往/赵京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黄河清:挽林希翎
   
   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黄河清
   
   大右派:林希翎“我还活著”
   
   周素子:“右派情蹤:(11)林希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