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陈维健文集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今年,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作为与这个政权相伴成长的人来说,实在有太多的思绪和感叹,不知落笔何处。前些日,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一位新西兰的学生问中国留学生,我们新西兰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都已一百六十多年了,你们的祖国为何只有60岁,你们不是有五千年的历史吗,中国留学生无言以答,落荒而逃。这可能是一个笑话,但是这些天来,身在海外的我,翻开华文报纸,打开国内网站触目皆是“祖国六十岁了”。在祖国六十岁了的背后,我知道是无数海内外华人的激情与自豪。“祖国六十岁了”这样富有感情的句式,比起昔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那钢铮铮,冷冰冰的标题,似乎有了一些温情,但其荒唐性,实在是历史性的大错误。“祖国六十岁了”,让我对中共建政六十年随想找到了破题落笔之处。
   
   “祖国”是对国家的昵称,国家是土地和生活在土地上的人。在中共建政以前,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建立过无数的朝代,远古的夏、商不说,从公元前十一世纪的周开始,历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直到中华民国,上下三千多年,祖国怎么会是六十岁呢。难道六十年前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炎黄子孙都是外国人?“祖国六十岁了”,这不仅仅是对中共政权的矫情,而是活生生地一刀将中国的历史切断了。当然这并非是呼出“祖国六十岁了”者的初衷。祖国不分远古现代、当代,新中国、旧中国都是祖国。我们常常把祖国称之为母亲,祖国之为母亲,不能只爱现在的母亲,而不爱过去的母亲。我想这些年来,海内外所出现的爱国潮,大抵只是爱党、爱政权的误会误称而已。一个人党国不分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铸成自己都想像不到的罪过。

   
   国庆是一个国家的一种集体记忆,也是一个民族历史上所发生大事的纪念日。但由于历史的复杂性,也有不少国家不设国庆。君主国家往往把君王的生日当作国庆。目前世界上明确国庆日的,大都是国家的独立日,统一日和共和国成立之日。但是中国的国庆比较尴尬,它不符合以上的范例。如果说独立日,中国早在中共建政以前就独立了,如果说是统一日,中国到现在还没有统一。如果说是建立共和政体,则中华民国(全称中华民主共和国)早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而且中华民国并没有被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消灭,从1911年10月10辛亥革命胜利之日算起,已经有98年的历史。因此,就历史来说,中共的10月1日国庆,只能是对中华民国的叛乱。中国真正的国庆之日,还是孙中山先生建立的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的双十国庆。这样的说法对于大多数“爱国者”来说,必然是义愤填膺。但是情绪是情绪,历史是历史。
   
   今年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每年中共为了营造政权的合法性和炫耀成就,总是要耗资大量的国力民财举办庆典,阅兵,以加强中国人的自豪感和对政府的支持。对于不少人来说,特别是“爱国者”,只要能显示国家强大,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但是从中国13亿人来看,大多数人并不这样认为。当然这大多数人的声音是听不到的,被和谐社会“和谐”掉了。这大多数人,他们的生活从住房到菜篮子、读书、看病都是捉襟见肘,生活当然比过眼烟云,昙花一显的庆典重要得多。我们再纵观富裕国家的国庆。7月14日的美国国庆,基本上是各城镇居民自发的游行,从不显示成就,而是以欢乐为主,教堂敲几下钟声,晚上在家吃吃烧烤,喝几瓶啤酒,仰头看几朵烟花就完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也从不搞什么阅兵式。英国的国庆女皇生日,插着羽翎威风凛凛的骑兵,每年都要吸引无数的游客,也是各国电视台必定转播的节目,但只花区区三百多万英磅,还是皇室自己拿出来的。法国是少数几个西方搞阅兵的国家,穿越凯旋门的方队,五彩缤纷,个各国家的军队都有,但其耗资与中国却是不可相提并论。2008年爱丽舍宫国庆晚会,邀请了七千多名嘉宾,花费了47万5千5百23欧元,即遭到在野党的批语。不顾民生,搞大规模庆典阅兵,耀武扬威的国家都是专制独裁政权,现在只剩下中国和北朝鲜了。
   
   一个国家的富裕不是通过庆典来表现的,应该是通过老百姓的丰衣足食来体现。一个国家的军事强大,也不是通过阅兵来显示,它只有通过国土不被侵占骚扰和战场上来体现。中共建政后有过三次与领土有关的战争:一次是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结果仗是打胜了,但土地没有夺回来。50年后的今天,藏南已经是印度的阿鲁那恰尔邦了,这可是西藏自然条件最好的九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第二次是1969年的“珍宝岛之战”,中国在这次交战中,死亡800多人,而苏方只死亡60多人,如此不对称的战争中,中国除出树立一个战斗英雄孙玉国以外,毛泽东动员了四亿多老百姓上街进行反苏游行,以保颜面。最近中苏领土谈判,中国虽然将珍宝岛和另一个小岛拿回来了,但是属于黑瞎子岛的主要岛屿全归了俄罗斯。至于被俄方占领的江东64屯则连谈都没有谈起,而这些土地有多大呢,那是40个台湾的面积。第三次战争是1985年“中越自卫反击战”,这一次战争,中国军队弱点腐败全部暴露无遗,打出去的哑炮无数,战场指挥一片混乱。中国的军队几乎是用尸体在战场上向越方铺过去的,老山、法塔山战役中,中国军队的死亡,如海派清口周立波《笑侃三十年》所言:“一个排上去了只剩下我一个,我当了排长,一个连上去了只剩下我一个,我当了连长。”但是现在这些土地又回到越南的手中。当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老山英雄共和国一等功臣徐良坐在轮椅上,一首《血染的风采》回荡了整个中国大地,成了那个时代青年人的精神风貌,直到现在这首歌还在传唱不息。血染的风采,战士的生命,没有为中国的领土带来尺寸之功。还有中国的领海,钓鱼岛、西沙、南沙等等都已落入他国之手,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何时动过一兵一卒。最近缅甸军队所占领的果敢等华人特区,也是当年中共划给缅甸的,有七万多平方公里。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伟大的祖国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但是关心中国领土的爱国者们,你们去算一下,现在中国的领土还有多少。中共执政六十年,中国实际控制的土地面积已经大为缩小。对此,国务委员戴秉国在华盛顿中美首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中说道:“就我们而言,国家的主权和领土的完整是次要任务,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才是中国核心利益。”中国媒体《南方都市报》也提出,中国人应该重新思考,在对于领土纷争的谈判上,需不需要“寸土必争”的神圣观念。戴秉国的讲话和媒体所配合的言论,我想在中国历史上是任何一个汉奸都不敢明确道出来的。我们时常说“弱国无外交”,那么现在我们的军力不已是世界第二位了吗?那么我们的外交又在哪里。
   
   六十周年前夕,中国媒体炒热毛孙子毛新宇晋升为少将的新闻,这位大谈二战史,是他爷爷和斯大林领导下取得反法西斯胜利的仁兄,实在是连智商都有问题的,靠毛的庇荫在军中晃来晃去胡说八道,真不知是军中之荣,还是军中之耻。不过对军中了解的人士说,毛孙子当将军有何不可,现在军中师级以上的干部百分之九十五是军人之后,师以下就卖官鬻爵,而军事物资早已成了干部倒买倒卖的囊中之物。军中腐败已到了如此地步,尚能打仗否?国庆阅兵,飞机、坦克、导弹耀武扬威,士兵方阵,整齐划一,但如《卖柑者言》:“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像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
   
   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是共产国际的一部分。以前国民党称共产党是卢布党不是没有道理的,它的经费基本上是来源于苏共,中共在井岗山建立的中华苏维埃政权,就是苏联的政权,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身,就历史来说,它是一个外来的政权。这个政权在建立之初的纲领,就是分裂中华民国。1931年11月7日,中共成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公布的宪法大纲主张,“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毛泽东甚至提出各省自治的思想,他当时所搞的湖南自治和湖南共和国,如果这还不是分裂国家,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分裂国家这么一说了。说中共的历史,并不是要和中共算历史的旧账,而是要让当今的爱国者看清中共的历史真相。中共分裂中华民国,初建苏维埃,后建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没有合法性。他是打着受到全中国人民的拥护来建立合法性的。不可讳言,中共能够打败国民党政权,除出苏联的支持以外,和中国老百姓和知识份子对他的支持是分不开的。由着国民党的专制和腐败,当时的进步知识青年几乎都投向了共产党。普通老百姓也送子参军,为军纳粮。但是,当年中国的知识青年为什么投奔共产党呢?那是因为共产党承诺,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新中国。老百姓为何拥护共产党呢?那是因为共产党承诺要分田分地。但共产党建政后,立马变脸,不但没有实行民主制,在血腥镇压国民党政权旧人员,引起民主派人士不满时,毛泽东说:你们骂我是当代秦始皇,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但我们比秦始皇还要超过一百倍。接着的“反右”运动,在引蛇出洞的政策之下,近百万的中国知识份子被打成右派,送交劳动改造。从此,中国知识份子过着噤若寒蝉的生活,担负社会道义,替民说话的知识份子几乎在中国绝迹。从国民党政权过来的知识份子在伤痛之余发出感叹:自由与民主,国民党与共产党比,国民党是多少的问题,共产党则是有无的问题。共产党对民主没有实现承诺,分田分地的承诺也没有实现,农民只在土改的一瞬间分得了土地,但是土地在他们手上还没有捏热,就被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化了。农民以一夕的土地的主人,从自由民变成中共的永生农奴。“三大战役”是共产党打败国民党的根本性战役。陈毅曾经说过,我们夺得三大战役的胜利,是农民用小车把我们推出来的。中共说过无数的谎言,这一句倒是千真万确的真话。有人计算当年支前的民工,总人数是国民党军的14倍,如此众多的人数盼着打败国民党分田分地,国民党那有不败之理。可以说中共建政后最对不起的应该是中国的农民。
   
   中共的成份基本上是农民,但是中共为了马列主义的教条,硬把中共说成是由无产阶级组成的政党,并把农民说成是具有小资产阶级性质,具有落后意识的阶级。人民公社化运动就是对他们进行的改造。中共建政60年,对农民进行了无数次的摧残,把靠天、靠地、靠劳动吃饭的农民逼到生死线上。把小农经济,耕读传家,宗法维德,乡里相亲的农村变成人间地狱。最为惨烈的当推“人民公社”。在人民公社化运动中,中国农民被活活地饿死打死三千五百万。最近出版的《墓碑》一书,记载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惨死的经过。在一个并不是灾害的年份,如此众多的种地打粮的农民,在守着粮仓的情况下被活活饿死,这样的惨绝人寰的景象是千古未有的。中共在无数桩罪恶中,这个罪恶最为怵目惊心,也是最不可原谅的罪恶。连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都对毛泽东说,死了这样多的人,我们俩都是要上史书的。然而共产党人对此从来都没有负罪感,直到今天没有一个共产党领导,向中国农民说过一句请求原谅的话。二战结束后,德国总理勃兰特到访波兰时,向二战死难者下跪请求原谅。他在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献花圈时,情不自禁地噗咚一声,双膝跪在地上发出祈祷,“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中国那三千五百万的饿煞鬼,何时能够像死难的犹太人一样,等到灵魂安息之日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