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陈维健文集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习近平祭毛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得一拼
·2014年中国大地看不见太阳
·革命何须真刀真枪有网络有键盘足矣
·清除周永康势力红二代全面专权
· 中共反腐拒绝民主刮骨如何疗毒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今年,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作为与这个政权相伴成长的人来说,实在有太多的思绪和感叹,不知落笔何处。前些日,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一位新西兰的学生问中国留学生,我们新西兰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都已一百六十多年了,你们的祖国为何只有60岁,你们不是有五千年的历史吗,中国留学生无言以答,落荒而逃。这可能是一个笑话,但是这些天来,身在海外的我,翻开华文报纸,打开国内网站触目皆是“祖国六十岁了”。在祖国六十岁了的背后,我知道是无数海内外华人的激情与自豪。“祖国六十岁了”这样富有感情的句式,比起昔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那钢铮铮,冷冰冰的标题,似乎有了一些温情,但其荒唐性,实在是历史性的大错误。“祖国六十岁了”,让我对中共建政六十年随想找到了破题落笔之处。
   
   “祖国”是对国家的昵称,国家是土地和生活在土地上的人。在中共建政以前,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建立过无数的朝代,远古的夏、商不说,从公元前十一世纪的周开始,历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直到中华民国,上下三千多年,祖国怎么会是六十岁呢。难道六十年前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炎黄子孙都是外国人?“祖国六十岁了”,这不仅仅是对中共政权的矫情,而是活生生地一刀将中国的历史切断了。当然这并非是呼出“祖国六十岁了”者的初衷。祖国不分远古现代、当代,新中国、旧中国都是祖国。我们常常把祖国称之为母亲,祖国之为母亲,不能只爱现在的母亲,而不爱过去的母亲。我想这些年来,海内外所出现的爱国潮,大抵只是爱党、爱政权的误会误称而已。一个人党国不分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铸成自己都想像不到的罪过。

   
   国庆是一个国家的一种集体记忆,也是一个民族历史上所发生大事的纪念日。但由于历史的复杂性,也有不少国家不设国庆。君主国家往往把君王的生日当作国庆。目前世界上明确国庆日的,大都是国家的独立日,统一日和共和国成立之日。但是中国的国庆比较尴尬,它不符合以上的范例。如果说独立日,中国早在中共建政以前就独立了,如果说是统一日,中国到现在还没有统一。如果说是建立共和政体,则中华民国(全称中华民主共和国)早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而且中华民国并没有被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消灭,从1911年10月10辛亥革命胜利之日算起,已经有98年的历史。因此,就历史来说,中共的10月1日国庆,只能是对中华民国的叛乱。中国真正的国庆之日,还是孙中山先生建立的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的双十国庆。这样的说法对于大多数“爱国者”来说,必然是义愤填膺。但是情绪是情绪,历史是历史。
   
   今年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每年中共为了营造政权的合法性和炫耀成就,总是要耗资大量的国力民财举办庆典,阅兵,以加强中国人的自豪感和对政府的支持。对于不少人来说,特别是“爱国者”,只要能显示国家强大,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但是从中国13亿人来看,大多数人并不这样认为。当然这大多数人的声音是听不到的,被和谐社会“和谐”掉了。这大多数人,他们的生活从住房到菜篮子、读书、看病都是捉襟见肘,生活当然比过眼烟云,昙花一显的庆典重要得多。我们再纵观富裕国家的国庆。7月14日的美国国庆,基本上是各城镇居民自发的游行,从不显示成就,而是以欢乐为主,教堂敲几下钟声,晚上在家吃吃烧烤,喝几瓶啤酒,仰头看几朵烟花就完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也从不搞什么阅兵式。英国的国庆女皇生日,插着羽翎威风凛凛的骑兵,每年都要吸引无数的游客,也是各国电视台必定转播的节目,但只花区区三百多万英磅,还是皇室自己拿出来的。法国是少数几个西方搞阅兵的国家,穿越凯旋门的方队,五彩缤纷,个各国家的军队都有,但其耗资与中国却是不可相提并论。2008年爱丽舍宫国庆晚会,邀请了七千多名嘉宾,花费了47万5千5百23欧元,即遭到在野党的批语。不顾民生,搞大规模庆典阅兵,耀武扬威的国家都是专制独裁政权,现在只剩下中国和北朝鲜了。
   
   一个国家的富裕不是通过庆典来表现的,应该是通过老百姓的丰衣足食来体现。一个国家的军事强大,也不是通过阅兵来显示,它只有通过国土不被侵占骚扰和战场上来体现。中共建政后有过三次与领土有关的战争:一次是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结果仗是打胜了,但土地没有夺回来。50年后的今天,藏南已经是印度的阿鲁那恰尔邦了,这可是西藏自然条件最好的九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第二次是1969年的“珍宝岛之战”,中国在这次交战中,死亡800多人,而苏方只死亡60多人,如此不对称的战争中,中国除出树立一个战斗英雄孙玉国以外,毛泽东动员了四亿多老百姓上街进行反苏游行,以保颜面。最近中苏领土谈判,中国虽然将珍宝岛和另一个小岛拿回来了,但是属于黑瞎子岛的主要岛屿全归了俄罗斯。至于被俄方占领的江东64屯则连谈都没有谈起,而这些土地有多大呢,那是40个台湾的面积。第三次战争是1985年“中越自卫反击战”,这一次战争,中国军队弱点腐败全部暴露无遗,打出去的哑炮无数,战场指挥一片混乱。中国的军队几乎是用尸体在战场上向越方铺过去的,老山、法塔山战役中,中国军队的死亡,如海派清口周立波《笑侃三十年》所言:“一个排上去了只剩下我一个,我当了排长,一个连上去了只剩下我一个,我当了连长。”但是现在这些土地又回到越南的手中。当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老山英雄共和国一等功臣徐良坐在轮椅上,一首《血染的风采》回荡了整个中国大地,成了那个时代青年人的精神风貌,直到现在这首歌还在传唱不息。血染的风采,战士的生命,没有为中国的领土带来尺寸之功。还有中国的领海,钓鱼岛、西沙、南沙等等都已落入他国之手,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何时动过一兵一卒。最近缅甸军队所占领的果敢等华人特区,也是当年中共划给缅甸的,有七万多平方公里。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伟大的祖国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但是关心中国领土的爱国者们,你们去算一下,现在中国的领土还有多少。中共执政六十年,中国实际控制的土地面积已经大为缩小。对此,国务委员戴秉国在华盛顿中美首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中说道:“就我们而言,国家的主权和领土的完整是次要任务,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才是中国核心利益。”中国媒体《南方都市报》也提出,中国人应该重新思考,在对于领土纷争的谈判上,需不需要“寸土必争”的神圣观念。戴秉国的讲话和媒体所配合的言论,我想在中国历史上是任何一个汉奸都不敢明确道出来的。我们时常说“弱国无外交”,那么现在我们的军力不已是世界第二位了吗?那么我们的外交又在哪里。
   
   六十周年前夕,中国媒体炒热毛孙子毛新宇晋升为少将的新闻,这位大谈二战史,是他爷爷和斯大林领导下取得反法西斯胜利的仁兄,实在是连智商都有问题的,靠毛的庇荫在军中晃来晃去胡说八道,真不知是军中之荣,还是军中之耻。不过对军中了解的人士说,毛孙子当将军有何不可,现在军中师级以上的干部百分之九十五是军人之后,师以下就卖官鬻爵,而军事物资早已成了干部倒买倒卖的囊中之物。军中腐败已到了如此地步,尚能打仗否?国庆阅兵,飞机、坦克、导弹耀武扬威,士兵方阵,整齐划一,但如《卖柑者言》:“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像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
   
   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是共产国际的一部分。以前国民党称共产党是卢布党不是没有道理的,它的经费基本上是来源于苏共,中共在井岗山建立的中华苏维埃政权,就是苏联的政权,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身,就历史来说,它是一个外来的政权。这个政权在建立之初的纲领,就是分裂中华民国。1931年11月7日,中共成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公布的宪法大纲主张,“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毛泽东甚至提出各省自治的思想,他当时所搞的湖南自治和湖南共和国,如果这还不是分裂国家,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分裂国家这么一说了。说中共的历史,并不是要和中共算历史的旧账,而是要让当今的爱国者看清中共的历史真相。中共分裂中华民国,初建苏维埃,后建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没有合法性。他是打着受到全中国人民的拥护来建立合法性的。不可讳言,中共能够打败国民党政权,除出苏联的支持以外,和中国老百姓和知识份子对他的支持是分不开的。由着国民党的专制和腐败,当时的进步知识青年几乎都投向了共产党。普通老百姓也送子参军,为军纳粮。但是,当年中国的知识青年为什么投奔共产党呢?那是因为共产党承诺,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新中国。老百姓为何拥护共产党呢?那是因为共产党承诺要分田分地。但共产党建政后,立马变脸,不但没有实行民主制,在血腥镇压国民党政权旧人员,引起民主派人士不满时,毛泽东说:你们骂我是当代秦始皇,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但我们比秦始皇还要超过一百倍。接着的“反右”运动,在引蛇出洞的政策之下,近百万的中国知识份子被打成右派,送交劳动改造。从此,中国知识份子过着噤若寒蝉的生活,担负社会道义,替民说话的知识份子几乎在中国绝迹。从国民党政权过来的知识份子在伤痛之余发出感叹:自由与民主,国民党与共产党比,国民党是多少的问题,共产党则是有无的问题。共产党对民主没有实现承诺,分田分地的承诺也没有实现,农民只在土改的一瞬间分得了土地,但是土地在他们手上还没有捏热,就被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化了。农民以一夕的土地的主人,从自由民变成中共的永生农奴。“三大战役”是共产党打败国民党的根本性战役。陈毅曾经说过,我们夺得三大战役的胜利,是农民用小车把我们推出来的。中共说过无数的谎言,这一句倒是千真万确的真话。有人计算当年支前的民工,总人数是国民党军的14倍,如此众多的人数盼着打败国民党分田分地,国民党那有不败之理。可以说中共建政后最对不起的应该是中国的农民。
   
   中共的成份基本上是农民,但是中共为了马列主义的教条,硬把中共说成是由无产阶级组成的政党,并把农民说成是具有小资产阶级性质,具有落后意识的阶级。人民公社化运动就是对他们进行的改造。中共建政60年,对农民进行了无数次的摧残,把靠天、靠地、靠劳动吃饭的农民逼到生死线上。把小农经济,耕读传家,宗法维德,乡里相亲的农村变成人间地狱。最为惨烈的当推“人民公社”。在人民公社化运动中,中国农民被活活地饿死打死三千五百万。最近出版的《墓碑》一书,记载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惨死的经过。在一个并不是灾害的年份,如此众多的种地打粮的农民,在守着粮仓的情况下被活活饿死,这样的惨绝人寰的景象是千古未有的。中共在无数桩罪恶中,这个罪恶最为怵目惊心,也是最不可原谅的罪恶。连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都对毛泽东说,死了这样多的人,我们俩都是要上史书的。然而共产党人对此从来都没有负罪感,直到今天没有一个共产党领导,向中国农民说过一句请求原谅的话。二战结束后,德国总理勃兰特到访波兰时,向二战死难者下跪请求原谅。他在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献花圈时,情不自禁地噗咚一声,双膝跪在地上发出祈祷,“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中国那三千五百万的饿煞鬼,何时能够像死难的犹太人一样,等到灵魂安息之日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