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陈维健文集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今年,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作为与这个政权相伴成长的人来说,实在有太多的思绪和感叹,不知落笔何处。前些日,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一位新西兰的学生问中国留学生,我们新西兰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都已一百六十多年了,你们的祖国为何只有60岁,你们不是有五千年的历史吗,中国留学生无言以答,落荒而逃。这可能是一个笑话,但是这些天来,身在海外的我,翻开华文报纸,打开国内网站触目皆是“祖国六十岁了”。在祖国六十岁了的背后,我知道是无数海内外华人的激情与自豪。“祖国六十岁了”这样富有感情的句式,比起昔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那钢铮铮,冷冰冰的标题,似乎有了一些温情,但其荒唐性,实在是历史性的大错误。“祖国六十岁了”,让我对中共建政六十年随想找到了破题落笔之处。
   
   “祖国”是对国家的昵称,国家是土地和生活在土地上的人。在中共建政以前,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建立过无数的朝代,远古的夏、商不说,从公元前十一世纪的周开始,历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直到中华民国,上下三千多年,祖国怎么会是六十岁呢。难道六十年前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炎黄子孙都是外国人?“祖国六十岁了”,这不仅仅是对中共政权的矫情,而是活生生地一刀将中国的历史切断了。当然这并非是呼出“祖国六十岁了”者的初衷。祖国不分远古现代、当代,新中国、旧中国都是祖国。我们常常把祖国称之为母亲,祖国之为母亲,不能只爱现在的母亲,而不爱过去的母亲。我想这些年来,海内外所出现的爱国潮,大抵只是爱党、爱政权的误会误称而已。一个人党国不分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铸成自己都想像不到的罪过。

   
   国庆是一个国家的一种集体记忆,也是一个民族历史上所发生大事的纪念日。但由于历史的复杂性,也有不少国家不设国庆。君主国家往往把君王的生日当作国庆。目前世界上明确国庆日的,大都是国家的独立日,统一日和共和国成立之日。但是中国的国庆比较尴尬,它不符合以上的范例。如果说独立日,中国早在中共建政以前就独立了,如果说是统一日,中国到现在还没有统一。如果说是建立共和政体,则中华民国(全称中华民主共和国)早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而且中华民国并没有被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消灭,从1911年10月10辛亥革命胜利之日算起,已经有98年的历史。因此,就历史来说,中共的10月1日国庆,只能是对中华民国的叛乱。中国真正的国庆之日,还是孙中山先生建立的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的双十国庆。这样的说法对于大多数“爱国者”来说,必然是义愤填膺。但是情绪是情绪,历史是历史。
   
   今年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每年中共为了营造政权的合法性和炫耀成就,总是要耗资大量的国力民财举办庆典,阅兵,以加强中国人的自豪感和对政府的支持。对于不少人来说,特别是“爱国者”,只要能显示国家强大,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但是从中国13亿人来看,大多数人并不这样认为。当然这大多数人的声音是听不到的,被和谐社会“和谐”掉了。这大多数人,他们的生活从住房到菜篮子、读书、看病都是捉襟见肘,生活当然比过眼烟云,昙花一显的庆典重要得多。我们再纵观富裕国家的国庆。7月14日的美国国庆,基本上是各城镇居民自发的游行,从不显示成就,而是以欢乐为主,教堂敲几下钟声,晚上在家吃吃烧烤,喝几瓶啤酒,仰头看几朵烟花就完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也从不搞什么阅兵式。英国的国庆女皇生日,插着羽翎威风凛凛的骑兵,每年都要吸引无数的游客,也是各国电视台必定转播的节目,但只花区区三百多万英磅,还是皇室自己拿出来的。法国是少数几个西方搞阅兵的国家,穿越凯旋门的方队,五彩缤纷,个各国家的军队都有,但其耗资与中国却是不可相提并论。2008年爱丽舍宫国庆晚会,邀请了七千多名嘉宾,花费了47万5千5百23欧元,即遭到在野党的批语。不顾民生,搞大规模庆典阅兵,耀武扬威的国家都是专制独裁政权,现在只剩下中国和北朝鲜了。
   
   一个国家的富裕不是通过庆典来表现的,应该是通过老百姓的丰衣足食来体现。一个国家的军事强大,也不是通过阅兵来显示,它只有通过国土不被侵占骚扰和战场上来体现。中共建政后有过三次与领土有关的战争:一次是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结果仗是打胜了,但土地没有夺回来。50年后的今天,藏南已经是印度的阿鲁那恰尔邦了,这可是西藏自然条件最好的九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第二次是1969年的“珍宝岛之战”,中国在这次交战中,死亡800多人,而苏方只死亡60多人,如此不对称的战争中,中国除出树立一个战斗英雄孙玉国以外,毛泽东动员了四亿多老百姓上街进行反苏游行,以保颜面。最近中苏领土谈判,中国虽然将珍宝岛和另一个小岛拿回来了,但是属于黑瞎子岛的主要岛屿全归了俄罗斯。至于被俄方占领的江东64屯则连谈都没有谈起,而这些土地有多大呢,那是40个台湾的面积。第三次战争是1985年“中越自卫反击战”,这一次战争,中国军队弱点腐败全部暴露无遗,打出去的哑炮无数,战场指挥一片混乱。中国的军队几乎是用尸体在战场上向越方铺过去的,老山、法塔山战役中,中国军队的死亡,如海派清口周立波《笑侃三十年》所言:“一个排上去了只剩下我一个,我当了排长,一个连上去了只剩下我一个,我当了连长。”但是现在这些土地又回到越南的手中。当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老山英雄共和国一等功臣徐良坐在轮椅上,一首《血染的风采》回荡了整个中国大地,成了那个时代青年人的精神风貌,直到现在这首歌还在传唱不息。血染的风采,战士的生命,没有为中国的领土带来尺寸之功。还有中国的领海,钓鱼岛、西沙、南沙等等都已落入他国之手,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何时动过一兵一卒。最近缅甸军队所占领的果敢等华人特区,也是当年中共划给缅甸的,有七万多平方公里。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伟大的祖国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但是关心中国领土的爱国者们,你们去算一下,现在中国的领土还有多少。中共执政六十年,中国实际控制的土地面积已经大为缩小。对此,国务委员戴秉国在华盛顿中美首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中说道:“就我们而言,国家的主权和领土的完整是次要任务,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才是中国核心利益。”中国媒体《南方都市报》也提出,中国人应该重新思考,在对于领土纷争的谈判上,需不需要“寸土必争”的神圣观念。戴秉国的讲话和媒体所配合的言论,我想在中国历史上是任何一个汉奸都不敢明确道出来的。我们时常说“弱国无外交”,那么现在我们的军力不已是世界第二位了吗?那么我们的外交又在哪里。
   
   六十周年前夕,中国媒体炒热毛孙子毛新宇晋升为少将的新闻,这位大谈二战史,是他爷爷和斯大林领导下取得反法西斯胜利的仁兄,实在是连智商都有问题的,靠毛的庇荫在军中晃来晃去胡说八道,真不知是军中之荣,还是军中之耻。不过对军中了解的人士说,毛孙子当将军有何不可,现在军中师级以上的干部百分之九十五是军人之后,师以下就卖官鬻爵,而军事物资早已成了干部倒买倒卖的囊中之物。军中腐败已到了如此地步,尚能打仗否?国庆阅兵,飞机、坦克、导弹耀武扬威,士兵方阵,整齐划一,但如《卖柑者言》:“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像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
   
   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是共产国际的一部分。以前国民党称共产党是卢布党不是没有道理的,它的经费基本上是来源于苏共,中共在井岗山建立的中华苏维埃政权,就是苏联的政权,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身,就历史来说,它是一个外来的政权。这个政权在建立之初的纲领,就是分裂中华民国。1931年11月7日,中共成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公布的宪法大纲主张,“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毛泽东甚至提出各省自治的思想,他当时所搞的湖南自治和湖南共和国,如果这还不是分裂国家,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分裂国家这么一说了。说中共的历史,并不是要和中共算历史的旧账,而是要让当今的爱国者看清中共的历史真相。中共分裂中华民国,初建苏维埃,后建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没有合法性。他是打着受到全中国人民的拥护来建立合法性的。不可讳言,中共能够打败国民党政权,除出苏联的支持以外,和中国老百姓和知识份子对他的支持是分不开的。由着国民党的专制和腐败,当时的进步知识青年几乎都投向了共产党。普通老百姓也送子参军,为军纳粮。但是,当年中国的知识青年为什么投奔共产党呢?那是因为共产党承诺,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新中国。老百姓为何拥护共产党呢?那是因为共产党承诺要分田分地。但共产党建政后,立马变脸,不但没有实行民主制,在血腥镇压国民党政权旧人员,引起民主派人士不满时,毛泽东说:你们骂我是当代秦始皇,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但我们比秦始皇还要超过一百倍。接着的“反右”运动,在引蛇出洞的政策之下,近百万的中国知识份子被打成右派,送交劳动改造。从此,中国知识份子过着噤若寒蝉的生活,担负社会道义,替民说话的知识份子几乎在中国绝迹。从国民党政权过来的知识份子在伤痛之余发出感叹:自由与民主,国民党与共产党比,国民党是多少的问题,共产党则是有无的问题。共产党对民主没有实现承诺,分田分地的承诺也没有实现,农民只在土改的一瞬间分得了土地,但是土地在他们手上还没有捏热,就被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化了。农民以一夕的土地的主人,从自由民变成中共的永生农奴。“三大战役”是共产党打败国民党的根本性战役。陈毅曾经说过,我们夺得三大战役的胜利,是农民用小车把我们推出来的。中共说过无数的谎言,这一句倒是千真万确的真话。有人计算当年支前的民工,总人数是国民党军的14倍,如此众多的人数盼着打败国民党分田分地,国民党那有不败之理。可以说中共建政后最对不起的应该是中国的农民。
   
   中共的成份基本上是农民,但是中共为了马列主义的教条,硬把中共说成是由无产阶级组成的政党,并把农民说成是具有小资产阶级性质,具有落后意识的阶级。人民公社化运动就是对他们进行的改造。中共建政60年,对农民进行了无数次的摧残,把靠天、靠地、靠劳动吃饭的农民逼到生死线上。把小农经济,耕读传家,宗法维德,乡里相亲的农村变成人间地狱。最为惨烈的当推“人民公社”。在人民公社化运动中,中国农民被活活地饿死打死三千五百万。最近出版的《墓碑》一书,记载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惨死的经过。在一个并不是灾害的年份,如此众多的种地打粮的农民,在守着粮仓的情况下被活活饿死,这样的惨绝人寰的景象是千古未有的。中共在无数桩罪恶中,这个罪恶最为怵目惊心,也是最不可原谅的罪恶。连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都对毛泽东说,死了这样多的人,我们俩都是要上史书的。然而共产党人对此从来都没有负罪感,直到今天没有一个共产党领导,向中国农民说过一句请求原谅的话。二战结束后,德国总理勃兰特到访波兰时,向二战死难者下跪请求原谅。他在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献花圈时,情不自禁地噗咚一声,双膝跪在地上发出祈祷,“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中国那三千五百万的饿煞鬼,何时能够像死难的犹太人一样,等到灵魂安息之日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