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众少数民族维护果敢兄弟
·缅甸佤邦五月初和平会议困难重重
·缅甸果敢军四月战果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貌强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缅甸果敢地处中缅边区,穷乡僻壤,与世隔绝。这次穷凶极恶的缅军悍然大举入侵,重演1967年在仰光曼德勒等大小城市抢劫华侨华人店铺住家,杀人放火,无法无天,迫使3万8千多果敢人逃入中国境内——既令国际社会瞠目结舌,也引起世界人民对果敢的广泛注意与同情。

   试问:果敢史实,君知多少?

   且听在下缅甸华族貌强慢慢道来:

   话说刚由下缅甸迁都至中缅甸的戎装太上皇——丹瑞三军总司令,见到上缅甸国泰民安,边贸火红,一片兴旺发达吉祥象,因此曾暗下决心:撕毁20年前的停战协议-大军长驱直入-改编中缅边境“草寇”——让果敢军、佤军、勐腊军、南北掸邦军、克钦军等全归麾下,俯首听命!

   诸君真眼明矣——14年一手制定的“新宪法”墨迹未干,他老人家丹瑞,就柿子先捡软的捏了:

   **果敢占地2800万平方公里,华族90%以上——明明是缅甸华族,缅甸将军们要他们改称果敢族,他们也唯唯诺诺。世界近代史也证明:炎黄子孙好欺负。

   **哟嗬嗬!美国黑总统奥巴马初试牛刀,派参议员韋布来缅甸玩巧实力?

   **哟嗬嗬!朕丹瑞大帝一生黑道打滚,最会四两拨千斤!

   **哟嗬嗬!没看见在世界舞台前,朕先给潘基文吃闭门羹,死也不给他一见活宝贝昂山素姬——堂堂联合国秘书长,不是丢尽颜面了吗?就在他尴尬万分、狼狈不堪之际,朕开大门接见了美利坚黑总统的参议员韋布,并还破天荒送他厚礼:带走那夜宿“里通外国”昂山素姬住宅的钦犯耶托。

   **没看见朕最近在印度、中国、日本、东盟、欧盟、山姆叔叔之间打游戏机吗?以夷制夷,隔山打牛、朝秦暮楚、分而治之、西瓜偎大边………妙!妙!妙!算计整人必须阴谋阳谋,饭要一口口吃嘛!哟嗬嗬!

   再追忆我缅军历来之累累战果,真回味无穷也——

   **1962年3月2日:一声“拯救缅甸联邦”哟!我军靠枪杆子篡了位夺了权;再一声“废除宪法”哟!就在晴天、白云、清风下,我军和尚打伞了。要求自由民主人权的刁民们!要求平起平坐的众土族们!你们奈我们何哉?!呵呵!

   **1963-64年:第三声“国有化”哟!就没收了全国大小城镇商店、企业、工厂——富有的华人华侨,顿时一无所有哟!

   **1964-65年:再喊出第四声“国有化!”——又无偿占有了华侨华人学校,从此在缅甸的炎黄子孙哟,再也不许学华文!要上缅甸大学?我们特意设置重重障碍,看你如何跨越?

   **最妙不可言的是: 1967年6月26-27日,佩戴毛泽东像章的乳臭未干华侨学生,被我军所伪装的平民痛打一顿;革命的华侨男女教师,被我“爱国”平民一阵乱刀乱棍送见马克思。全缅华侨华人商店住宅,被我“愤怒群众”烧毁洗劫一空。嘻嘻!连仰光中国大使馆内的使节与援缅专家,都惨遭我“暴徒”送见阎王呢!那在缅甸工业发展局献策献力的缅甸华族貌强书呆子呢?不是差点丧命于我“暴徒”的快刀下吗?

   **海外孤儿嚎啕痛哭?哈哈!没见到美帝、苏修、各国反对派拍手称快吗?

   **什么?正义站在你们哪边?哎哟妈妈!正义1公斤多少钱?

   **浩然正气长存?哎哟妈妈!浩然正气敌得过我们的隆隆炮弹吗?挡得了我们的嗖嗖子弹吗?跟我们向北朝鲜要的核弹相比,谁有巨大杀伤力?北朝鲜只不过弄几颗原子弹核子弹玩玩而已,欧美怎么就坐立不安了?还一直陪笑脸?

   看哟!

   最近几年,在皇家星象大师的指点迷津下,朕丹瑞三军总司令濒出重拳,严打了泰缅边区猛虎——克伦族军、克伦尼军、巴瓯军、南掸邦军——收益巨大!

   现在,欧盟、美国、印度等放下身段,嬉皮笑脸来朝拜、来乞和,正是朕脚踢中缅边区蛟龙的最良好时机了!果敢军、勐腊军、佤邦联军、克钦独立军、南北掸邦军等,都该见鬼去了!

   先说果敢特区吧!

   果敢地处中缅边境,面积只有2800多万平方公里,北与中国云南相望,西与南跟掸邦本部以及佤邦接壤,南定河分开佤邦与果敢区,由东向西流入滚滚萨尔温江。

   迟至17世纪,果敢区仍然藩属中国明朝,华族原住民约90%,明末名将勇兵后裔多——因而豪族杨家被任命土司。1886年英国武力占领全缅甸,19世纪末,果敢区就被划入大掸邦北部的英属兴威邦(Hsenwi State)内。

   果敢区历来盛产茶叶、硬木等,英国统治时期鼓励大种鸦片回卖中国。整个掸邦的产量:佤邦占60%,雷莫(Loimaw)占10%——果敢区却独占30%。

   1941年:受日本军训的缅甸民族主义者,带领日本皇军侵入下缅甸,不久日本就切断了滇缅公路——西方盟军对华唯一输血线。

   1941-45年:中国远征军在此奋力抗击日军。

   1947年:果敢由兴威邦分出,成为英属掸联邦(Federated Shan States)的第34邦。

   1949年:缅甸华族杨振才任职土司(传奇女英杰杨锦翠之兄长)。

   1959年:缅甸华族杨振才与其他土司一起,有偿奉献土司权给予掸邦政府。

   1962年:缅甸军政府政变夺权,杨振才等绝大多数土司都被投狱。

   1963年:杨振才之弟杨振盛成立果敢革命军。

   1964年:果敢革命军加入掸邦军,成为掸邦军第五旅,后来分裂为几个派系。

   1967年:果敢军司令之一杨恒,在中国成立了果敢人民解放军。

   1968年:中国支持的缅共,进入掸邦,果敢人民解放军就加入缅共武装力量闹革命。

   1989年3月11日:彭家声带领果敢军脱离缅共,跟着佤军、勐腊军、克钦独立军等也与缅共分道扬镳——在获得全保原本行政权与军队的官方保证后,大家与缅甸军政府签了停战协议,从此整整20年自力更生,奋发图强,保土安邦。

   1992年:彭家声被杨茂良解职,但两年后东山再起,重掌政权。

   2003-05年:在联合国、中国、日本、瑞典等国的敦促与帮助下,果敢特区在2003年,佤邦在2005年宣布为禁毒区、无烟区,国际社会提供大量罂粟代替作物给果敢佤邦烟农。中国每年都来收购代替作物。(金三角禁毒关系,促成阿富汗毒品目前高达世界产量的90%)。

   然而,就像1962年撕毁了1947年的缅甸宪法(使1948年共同独立的缅甸联邦瓦解了),缅甸独裁将军们又在2009年撕毁了1989年的停战协议,重新点燃战火——再次暴露了缅甸军政府无信无义、唯利是图的强盗思想与狼子野心。

   请看:

   今年4月:军政府说他们一手制定的“新宪法”出炉了,停战协议失效了,所有停战集团必须依“新宪法”改编为边卫队——表面上由原领导管辖,实际上要听军政府指挥。

   今年7月:彭家声不满副司令白所谦、刘国喜等6名执委的亲军政府言行,又发现他们与军政府秘密接触,就解除了他们的权职。结果他们煽动部分果敢军一起投奔缅甸军政府——到缅甸将军麾下献计、献力去了。

   连连好戏在今年8月份上演:

   8月6日:缅甸军政府人员突临果敢特区,声言要查办首府老街的秘密毒品提炼厂与兵工厂。吵吵闹闹,但却无疾而终。

   8月8日:缅军不顾停战协议,全副武装直奔在老街的彭家声住处。结果被果敢军包围阻挡,双方剑拔弩张。据说中国方面劝大家以边界稳定繁荣、国泰民安为重。缅军经一番搜索,却没发现什么,因而悻悻然出境。

   8月10日:彭家声的5名部下应召赴缅甸军政府驻北掸邦腊戍的办公室,岂料却被拘捕。其中2名被押回力劝彭家声去腊戍开会。彭家声心知肚明葫芦里卖什么药,故断然拒绝赴鸿门宴。

   8月21日:果敢军、勐腊军、佤邦联军、克钦独立军四方联合组成的和平民主阵线,发表了共同声明:一。支持彭家声,二。促军政府和平解决所有不同意见与分歧。

   8月22日:军政府警察厅召唤彭家声与其弟彭家福、子彭大勋彭大理等四人出庭法院,四人预感凶多吉少——因而并没自投罗网。

   8月24日:警察厅对彭家声、彭家福、彭大勋、彭大理四人下达逮捕令,并利用其媒体大肆毁谤,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旨在1.打压彭家声,掩盖自己卑鄙行为,2.贼喊捉贼,侵略军正不动声色昼伏夜行。

   8月25日:缅军已经大举侵入。碍于绝不先开枪军令,彭家声与其领导的果敢军只得步步退出首府老街——终于一支退往中缅山区,另一支退往果敢佤邦边区清水河。缅军在首府老街立即设立临时执行委员会,任命投诚者白所谦为主席——大振军政府士气,大灭彭家声威风,让彭家声难以东山再起。

   8月27日:缅军得寸进尺,步步紧逼,果敢军终于放弃绝不先开枪军令——首府老街、中缅山区、佤邦果敢边境清水河等地,一时战火激烈,一支佤军也越清水河参战。

   8月28日:彭家声痛定思痛,终于号召全面抗战,但似乎回天乏术。

   8月29日:被追杀到中缅边境的果敢军,退无可退,缴械而进入中国境内。

   缅甸军政府大军压顶,几乎已经控制了果敢全局。

   据悉:700多精锐部队、20多坦克、山地高射炮等由下缅甸、中缅甸向上缅甸紧急运送。南掸邦首府景栋、北掸邦首府腊戍、克钦邦首府密支那等,只见沿途强征车辆、强迫劳役,大量缅军忙得不可开交——摆明要一口一口吃掉和平民主阵线,让果敢军、勐腊军、佤邦联军、克钦独立军个个俯首称臣,最后才向南北掸邦军下手。

   到底先吃掉拥有2万英勇善战的佤邦联军好呢?还是先向彭家声女婿林明贤的勐腊军或克钦独立组织领导的克钦独立军动手好?——缅甸将军们一边环视中国、美国、印度、东盟,一边不断进行沙盘演算。

   然而,

   **彭家声并没屈服,他小米加步枪,继续领导果敢军打游击——敌进我退,声东击西。敌退我追。

   **彭家声的儿子彭大勋彭大理,在滚弄-清水河一带,也带着游击队,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神出鬼没于老街-清水河-滚弄公路两旁。

   **彭家声的女婿林明贤领导的东掸邦民族民主军,鲍友祥领导的佤邦联军,克钦独立组织领导的克钦独立军,大家全军戒备,枕戈待旦,严密注意缅甸将军们的阴谋诡计与中国美国印度东盟的动向。他们都改“绝不先发第一枪”的军令为“只要进犯我们,坚决还击!”。

   可怜的佤邦、掸邦、克钦邦边区人民,大家扶老携幼争向中国耿马、南桑逃命。据中国与联合国难民署称:他们所接待与安置的难民,已超37000人。

   克钦独立组织曾派民间促进和平组织领导Dr. Lahtaw Saboi Jum等,两次到内比都求见三军总司令丹瑞,解释克钦独立军为何2010年大选后才愿改编为营级边卫军,克钦独立组织为何大选后才愿参加克钦邦新政府等问题。两次皆坐冷板凳被拒见。军政府军事安全主任(Chief of Military Affairs Security)耶敏少将,原订9月5日莅临克钦军总部莱萨(Laiza)会谈,近几日一直使出“拖”字诀,一拖再拖——战云密布,前景堪忧哟!

   缅甸将军们近日致函佤邦联军总部,勒令:“把躲在你处的逃犯彭家声交出来!”同时,缅军已经大举逼近泰国清莱对面的佤邦联军控制区——军事观察家据此推断:缅甸将军们不久就会进攻泰缅边境的佤邦联军;估计会有5万难民逃亡泰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