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革命”之詞可棄,“革命”實不可癈]
张三一言
·錢的“民主”和人的民主
·現代民主的基础是數人頭不是數銀紙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苟延殘存的悲嗚:《你究竟要我們怎樣生存》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為甚麼新加坡能民主,中共國不能?
·月旦李光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人人生而平等+罌粟花理論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5版]
·無神論者與基教徒對話 [13短篇]
·項觀奇向共產黨要民主要權利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喜见美国裁定同性婚姻合宪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香港和臺灣可能獨立嗎?
·同性異性婚戀進階探析
·中共理論馬仔的一攻一保
·統戰=收買知識奴才
·革命,你從哪裡來?[四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習皇慣性反貪腐 紅朝恆性出貪腐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1]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中國夢=共黨夢
·統一不是普世價值+共黨統香港泛民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黨文化+反民粹冶煉偉光正 [2篇]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极权天下变幻马克思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共產黨政權沒有合法性(2篇)
·用謊言說出來的合法性
·香港人為甚麼戀英殖反共殖?
·香港去甚麼殖?(+2則)
·香港去甚麼殖?(+2則)
·香港去甚麼殖?(+2則)
·專政黨沒有生存權利
·可以結黨為私不可公權謀私
·四種政權合法性觀點
·民意,你從哪裡來?
·惡善能人與善惡能人
·答混球時報:共產主義理想=騙人+殺人
·檢測一下你自己是主人還是奴才
·答混球時報:共產主義理想=騙人+殺人
·檢測一下你自己是主人還是奴才
·革命動亂倒退、以暴易暴、社會進步
·人性小故事
·神由人思出,虛神管實人(加二篇)
·神由人思出,虛神管實人(加二篇)
·緬甸民主+豬哲學+私占公權+習氏規則 (5篇5千字)
·王岐山為甚麼要談共產黨政權合法性?
·黨主民奴論
·幾個常見政治詞語的解說
·為個人權利的民主和為群體權利的民主
·愛國謬言
·發展是硬道理源於豬的哲學
·信神和反神都有言論自由權利
·有基督教共產主義沒有佛道教共產主義
·沒有敵人論和當前兩大敵決戰
·屠民政權絕無合法性
·正愛國與邪愛國+民主的偉大領袖
·鄭永年讚頌習近平集權行民主
·人民有妄議中央的權利
·大陸人沒有自己的聲音
·結黨營私論+沒有君子黨只有利益黨
·李波在港恢復平靜生活
·李波最後一次受訪,獨家向明鏡透露: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回去
·港獨 係本土價值最大保證
·本土港獨天然合法
·香港民族和港獨
·戲說陸老公和港二奶(+14)
·戲說陸老公和港二奶(+14)
·戲說陸老公和港二奶(+14)
·香港獨立論[香港魂著]
·向高洪明進言:民主可求,港獨有望
·反港獨既胡鬧又荒謬 [港獨有理3篇]
·香港獨立有依據(+2)
·港獨理由和法理法律依據(兩篇港獨文章)
·港獨理由和法理法律依據(兩篇港獨文章)
·一國兩制的初心原意和對奕
·港獨將在香港翻倒一黨專政的天 [+2]
·港獨將在香港翻倒一黨專政的天 [+2]
·繪香港政治版圖 寫香港民國歷史
·張三一言正告
·張三一言正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之詞可棄,“革命”實不可癈

   
   
   張三一言
   
   

   施化主張盡量不用“革命”這個詞,問題是施先生用意到底真是僅僅為了不使用“革命”這個詞,還是為了反對和否定革命這個詞所指向的今天的政治現實,還是要反對和否定革命的實質?我認為:“革命”之詞可棄,革命之實不可癈。
   
   [一]、“革命”用詞之爭
   
   如果像施化先生自己所說的:“非本人保守或反對變革”,“只是因為“革命”一詞的詞義不清,容易被人誤解和利用。”因之“提倡減少或盡量不用“革命”一詞”;希望用另外概念清晰、不生異議、不被誤解和濫用的詞取代之。果真如此,我認為很好,我支持。我認為用施先生的革政還是其它的革制、變政、變制、演政、演權、變權等等,等等,或者不用漢詞而用譯音“烈話露唇”都無所謂。老實說,我尊重學者們對“革命”研究的理論學術成果,但是在討論現實中國的民主革命時,我對這些東西沒有興趣,我要爭論不是革命這個名詞的歷史和演變,而是這個名詞代表的現實意義。
   
   [二]、革命之詞可棄,革命所指的政治現實不可癈。
   
   所謂革命所指的政治現實,是說民主革命在今天的政治現實的內容。
   
   施先生“改革命之名”有理由,我贊成,但是,施先生事實上並不僅僅反對使用“革命”這個詞,而是借反這個詞為名實反革命所指的現實含意。
   
   施先生說:「有了湯武革命在前,又有毛式革命在後,中國人頭腦裏對革命的概念,已經成為定勢,不可撼動了。」並要求「張三一言老如果繼續對“革命”情有獨鐘,不妨好好讀一下所有對“革命”持謹慎態度的中外大家的著作,和後來的獨立思想者一起,把“革命”請下神壇。」這裡不會發生誤解,明白不過的是施先生要表達這樣的意思:當下或今後中國所有對革命的理解和實踐都已經定勢於湯武毛澤東所規限的革命,所以要反對現在或今後在中國出現的所有革命,包括中國民主革命。如果我理解錯了,歡迎施先生指正,特別是期待施先生申明:只反對湯毛的革命,不反對現今中國的民主革命;若有這個申明,我會欣慰無比。看來,我的期待會落空的。
   
   施先生不僅僅是批評革命的歷史和人們的“習慣理解”,更主要的是批評今後所有的中國革命都是“習慣理解”的湯毛式革命,不可能是民主革命。但是,這是脫離實際的空批評。因為,現今所有主張和提倡民主革命者們中,沒有一門一派是主張前之湯武“改朝換代革命”,後之毛澤東“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而是多數主張用非暴力革命手段建立一個全新的民主憲政制度和政權。主張暴力革命的也絕沒要求改朝換代,也是要求建立民主制度和政權。就是說現今之中國民主革命倡導者既不定勢於湯武的改朝換代革命也不定勢於毛澤東的一個階級的暴烈革命。而是定勢於建立一個民主憲政的革命。所以用傳統定勢來反對今天的民主革命主張,是空談。
   
   施先生反革命的理由很勉強。施先生反革命理由是:「沿用易經解釋的中國人,習慣性地把革命理解為用暴力方式改朝換代,且給予革命以神聖的色彩。凡事只要一稱為革命,就都是正確的,光榮的,正統的。凡屬於不革命和反革命的,一律是錯誤的,反動的,不可取的。這種形而上學,害人非常之深。」
   
   施先生不斷用歷史、習慣的“革命定勢”來否定現實民主革命。我也可以用施現先生“否定現實民主革命的定勢”來反對和否定未來的“革政”。任何人都可以用“革政”,沒有人敢保證人們在“革政”過程中不會使用暴力(標榜反暴力的改良就多次使用暴力)。既然如此,按照施先生的理論推導,一旦有人使用暴力,就必然判定這個革政就有“改朝換代”的意義。只要“暴力革政”成功了,那“革政”就難免被染上“神聖的色彩”,因為中國人傳統和習慣的理由,就會像對革命一樣沿用易經解釋“革政”。只要“革政”的時間足夠長,次數足夠多,革命所有的好處和壞處,革政都全有;革政就會等同革命。這時的革政也一樣“凡事只要一稱為革政,就都是正確的,光榮的,正統的。凡屬於不革政和反革政的,一律是錯誤的,反動的,不可取的。這種形而上學,害人非常之深。”現在,我可以問發問題了。應該“盡量不用革政這個詞”還是清除強加到革政的含意和誤解?正本清源的方法是,“習慣性地把革命(或革政)理解為用暴力方式改朝換代”就應該“改習慣”,而不是本未倒置“反革命(或反革政)”。比如,有人習慣地把愛情理解為用色相換取金錢,我們要改的是這些人的習慣而不是愛情。
   
   施先生多次強調“習慣性地把革命理解為用暴力方式改朝換”,當民主革命主張者正本清源:民主革命可以是非暴力的,民主革命不是改朝換代,而是建立前所未有的民主制度和政權的時候,施先生不承認有非暴力的革命,拒絕這一理論。當民主革命做出了大量非暴力革命事實,例如顏色革命等等,全世界人都說這是非暴力革命,但是,施先生不承認這是革命,拒絕這一事實。
   
   現在我可以回應施先生「把“革命”請下神壇」的要求了:。
   
   你要求我的是把“革命這個詞”請下神壇,還是把“革命這個實”請下神壇?若前者,我無所謂,若後者,我反對。
   
   [三]、現在爭論的不是“革命”這個詞存廢問題,而是革命的實質存廢問題
   
   我希望不要在名詞上兜圈子,還是討論實質問題好。
   
   為了回報你提倡“革政”理理的努力,我公開表示無保留地支持你的以美國立國為典範,即先暴力戰爭後用選舉產生政府的“典型革政”。
   
   我重申:我提倡的民主革命理論是非暴力的,我促進的民主革命是排除暴力的(這要比你的“典型革政”溫和與“不革人命”得多),那麼請問施先生,這樣的革命你支持還是反對?
   
   我現在這樣界定民主革命:革命就是以強迫的手段要求結束舊制度或政權,代之以新的民主憲政制度或政權。
   
   你的革政定義是這樣的:「動員每一個利益階層,通過持續長久的壓力,迫使政權做一次徹底的政體改變,革新政權。」革政「不訴諸暴力,不以付出人命為代價。只革政體,不革人命。」所以,革政「既不是革命,也不是改良」。
   
   兩個定義的共同點是:依靠壓力;改變政體。
   
   相異的是:革政“使政權做一次徹底的政體改變”,就是由政權主導變革;革命則是由施壓力的民眾主導;革政明確不准死人,革命沒有提及(既然提到非暴力,當然不主張死人);革命明確建立民主制度和政權,革政只要求“政體改變”,沒有指明要改成民主政體。
   
   第二三點分歧不重要,可以不討論。我的民主革命與施化先生的政革實質分歧是第一點:民眾單方面強行改變政權和由政權主導改變政體。
   
   我的觀點和態度是:倘若政權能接受民眾壓力主動作“政體改變”而且是改成民主政體,我無任歡迎和接受;但是,政權不肯主動時,民眾有權自主強行改變。
   
   不知道施先生同意不同意民眾可以單方面強行改變政體,建立民主政體?
   
   如果施先生說,革政認同民眾可以單方面強行改變政體,事實上是認同革命實質了。這也表明前面所說的廢棄革命一詞僅限於革命這個詞(或說是符號)。若如此,我同意用施先生用革政取代革命。如果不同意民眾有單方面強行改變政體的權利,只能由政權主導進行改變(也必然可以不改變),就是否定革命的實質。前面所說的“主張盡量不用‘革命’這個詞(匯)”只是用作反對和否定革命這個實質的藉口而已。若如此,我認為還是強調需要革命這個詞為好。
   
   2009/8/21
   博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