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曾节明文集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答D网友
   
   D先生:
   

   您好!您的来信我已经读了,我非常佩服的雄心壮志和勇气。但是,为了对您的安危、和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我不能不指出您认识中的几处严重错误:
   
   一,你认为“胡尚未极为正式和公开与法轮功为敌”这是非常想当然的,事实上胡锦涛恶狠狠地“正式和公开与法轮功为敌”已经七年了;他尽管没有说,但一直在疯狂地镇压法轮功,评价一个人,我们应该看他在做什么。作为一个手握实力的党魁、军头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对七年来变本加厉的暴政无可争辩地负有头号罪责;而且,胡锦涛镇压法轮功的手段远比江泽民残酷和阴狠,正是胡锦涛站稳脚跟的2005年发生了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器官的事件。这一点有“沈阳老军医”的话为证。
   
   二,你认为法轮功“挑动江胡斗,使迫害减轻或不加重,但这一点虽对胡没有甚大影响,但胡也要考虑争取中共其他派系包括开明派,所以至少不加重吧,避免胡恼羞成怒加重迫害”这早已被事实证伪,请您好好看看七年来中共对国内异见力量(包括对法轮功)的镇压,到底是减轻了,还是全面地、大幅度地加重了?法轮功自以为挑动“江胡斗”可以减轻迫害,殊不知反倒被胡锦涛集团利用来盅惑人心、制造法轮功的内斗。
   
   三,法轮功以前对付江泽民的策略是有效的,但对付胡锦涛的策略是完全错误的,是昏了头、是瞎了眼,已经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现在在不调整,法轮功的明天堪忧!
   
   四,从你的话里,我感觉你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胡锦涛集团是中共党内最为凶残顽固的反人类势力,政治上正在全力学习朝鲜的胡锦涛本人,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如果你不认识到这一点,就搞不清谁是最凶恶的死敌,就不可能促成中共高层的分化瓦解,甚至有可能帮中共党内最邪恶势力的忙。以你现在这样的认识去发动武装起义,只能白白送死。我劝你先搞清楚谁是敌友再说。
   
   “亡共在共”,你千万要认识到,要想瓦解专制,争取中共党内高层可变因素是至关重要的,而胡锦涛集团恰恰是最没有可变性的邪恶集团!
   
   忠言逆耳,望三思而行。
   
   ——曾节明敬上
   
   附:D先生来信原文
   
   谢谢你,如此能安心等待陈郭二位的高见。能走正路的海外民运也就是你们几位了。非常盼望你们能站出来搞个名堂,国内的人会实干的。
   
   至于对胡锦涛,我也早二年前就知悉他的面目,这方面还多亏你的文章,有时候匿名来这个论坛就看看是不是有你的最新文章。揭胡这个领域无人能出你之右,历史功绩!使多少人彻底放弃对中共的幻想啊,人性的弱点是非常难以克服。关于对胡的幻想,这一点请勿担心。
   
   关于法轮功对胡的看法,确实存在这么一种希冀,有一些弟子写的关于胡的来历的文章非常能蛊惑人心。我对此的看法是不用过虑,学得好的弟子永不会对他有幻想,甚至根本不考虑他,这只是对某些人心重的弟子的一种考验。因为从正式的途径从来没有关于胡的讨论。好像他根本不重要。
   
   对江胡的态度不同,我猜测有这么几个原因:一是江发动,首罪,胡尚未极为正式和公开与法轮功为敌。二是,挑动江胡斗,使迫害减轻或不加重,但这一点虽对胡没有甚大影响,但胡也要考虑争取中共其他派系包括开明派,所以至少不加重吧,避免胡恼羞成怒加重迫害。
   
   关于人民报,我想他们和民运界一样,严格来说不是法轮功的媒体,不可避免的被中共渗透所施加影响,人民报的权威不足,影响力也不大,法轮功的媒体是大纪元,还从未见有亲胡的现象。所以对法轮功不能正确看待胡是不必担心的。
   
   但是这里面有一点,我们是要推翻中共政权的,而法轮功是要人们退出中共,虽然结果都是中共倒台,可出发点是截然不同。法轮功不可能和革命沾边,即使个人参加,那只是以个人名义。我们搞革命,不可能连累那些在中共备案的练功人,使他们成为报复对象。2年前我就劝伍凡和大勇,淡化过渡政府的法轮功色彩,否则你绝对不敢提暴力革命,但是结果不能。法轮功作为一个整体永远不可能参加革命,去推翻政权,我看陈先生的文章中有些把法轮功看做是可争取政治权利的民间信仰团体,这有点偏了。真正革命,不要打他们的主意,当然他们中的很多人将成为第一批革命者,但是以个人身份参与。不能让一种信仰和革命联系上,而只能够让公民和革命联系。这也是我想和你们想说的。
   
   我个人只喜欢做实在的,其实现在发文章的边际作用已经很低了。除了重大的路线纲领问题,其他泛泛的批评文章都没有什么大意思。你们都在国外,陈先生白发苍苍,郭先生有家难回,而曾先生你更在避难当中,说起来我倒是可以在国内舒舒服服过小日子,可我过不了,中共不完,我的心就是黑铁,太沉重。不久之后,经济,环境恐有大变,致使地方政权控制力严重削弱,也许可以趁机起事。解体中共我估计可能是这样,究竟会发生什么,还需要诸位指教,但不论怎样,人需要做点什么,这是我的想法。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能帮忙会尽力的。
   
   D敬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