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曾节明文集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采访者:曾节明
    受访者:梁山桥
    时间:2009年八月三日下午

    地点:曼谷HuayKwang区某廉价宾馆客房
   
    采访缘起:我在今年五月就已经知道梁三桥事迹,据说老梁在甘扎拉布里桂河桥边的事业——修建迄今为止海外第一座中国军人阵亡将士陵(也称“孤军墓”),已经修出了一个草样轮廓,对此我心仪已久,必欲亲往一睹为快,但因为一直未得联合国政庇,身份经不起检验,惧怕途中遭警察截送移民局,因此一直未能探访老梁孤军一般的事业。
    在我印象中,老梁大概只是个老黄牛一般的爱国华侨,虽然也参与抗议中共的活动,但对于民运界的理论、策略、是非、恩怨......一定是持“难得糊涂”之态度的;因此,我先前从没与老梁交流过桂河桥之外的严肃话题。完全没想到的是,老梁那副湖北农民干部式的外表后面,隐藏着深谋远虑的广阔洞天:我采访林大军的两篇关于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关系新思维的访谈,老梁居然饶有兴趣,因为此种兴趣,他对“一兵”七月十三日发表的《评林大军之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尤其感冒,必欲大发一番议论而后快。八月初,正值他从甘扎拉布里上曼谷办事,于是立即约我出来面谈。
    八月二日傍晚,我在HuayKwang区一家快餐馆等了不到十分钟,就再次看到这个风尘仆仆的湖北老人,这个矮短厚实的老华侨,穿得如同八十年代的车间工人,短发花白,面如古铜,手提一个没有封口的手提包,脚穿廉价球鞋——看到他过马路的样子,我一下子想起了电影《焦裕禄》,如果他脚上穿的是解放鞋的话,我一定会有回到童年的时空错觉的。老梁说,他刚下车。
    本来想当晚完成采访,但老梁的态度认真出人意料,他说他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原来想好的一些想法又忘记了,他必须再看一遍“一兵”的文章,再多想想。于是,我只得和他闲聊半晚,隔天再来采访。
   
    八月三日下午,我再次在热带的骄阳下走路走得浑身大汗,进到他下榻的中国招待所般的客房,必须把旧空调开到最大,头脑才得清醒过来;老梁居然把“一兵”的那篇文章打印了出来,拿在手里边看边说。
   
   曾节明:你对“一兵”的这篇文章总的感觉怎样?
   
   梁三桥:嗯,看来这个“一兵”对中国民运很不了解。本来民运是一项高尚的事业,能够积极参加民运的人都是难能可贵的,但是必须承认,由于许多民运人士的道德品质问题,中国民运很多事情搞得很糟糕、现在的总体局面很糟糕。
    十多年来,中国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休,你看,小小的东南亚有多少组织?美国又有多少组织?这么多组织不能团结合作、反倒互相排斥、互相攻击和拆台...这样糟糕的事实,不承认是不行的。
    中国参与民运的人,哪一个人没有受过共产党的教育?许多民运人士受共产党的毒害深入骨髓,他们不去克复和纠正自己身上的坏习惯,反倒放纵坏习惯,把坏的作风带到海外来,有的比共产党还厉害,争权夺利那个不择手段呐,实在是残酷得很...民运的恶劣环境,被中共所利用,王炳章、彭明,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绑架回国,有一些民运人士不明不白地死掉......
    在泰国曾经有一个叫孙浩的人,是中国民联成员,曾经给王炳章、彭明做过保镖,他在2002年到2004年之间不明不白地死去,据说死前三个月曾被国安特工打了一针...他死了很久都没人知道,一直到有人在曼谷碰见他的流落街头的妻子,才知道这件事。你看看,中国民运成员死了一个人,就象死了一条狗一样没有人关心和过问!还有一个王国平的人,也是民联成员,原来也在泰国活动,后来遭到某两个民联成员的大力排斥,被迫出走柬埔寨,后来就不明不白地死在柬埔寨,他死在孙浩之前,也是死了很久别人才知道......
    还有就是为了钱不顾一切,完全忘记自己的责任,甚至为钱而破坏民运,起了中共起不到的作用。我在桂河桥搞孤军墓之所以资金这样困难,一大原因就在这里:某两个民联成员私自地截留了加拿大方面赞助我搞工程的五十万泰铢,他们两个偷偷地拿这笔钱去为自己买房子,到现在一分钱也没给我!
    这就是民运的糟糕状况,一方面是中共的破坏和陷害,另一方面自己又不团结、残酷内斗,结果造成互相猜忌、互不信任的环境,很可悲呀!
   
   曾节明:这种状况是不是只是泰国民运才有,其他地区的民运是否好些?
   
   梁山桥:也不单单是泰国民运是这种状况,泰国民运也只是中国民运的一个缩影。我1989年来到泰国,九十年代初参加民运活动,搞了十多年的民运,民运的许多事情,我都是亲身经历者,我有资格说这个话。 
    
    这个“一兵”显然不了解中国民运的现实情况嘛!他把中国民运想象得太好了,实际上,民运就这种道德状况,与达赖喇嘛他们是根本不能比的。
    
   曾节明:“一兵”的第一个观点是:中国民运与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是两个性质不同的组织,对这个观点你是否认同?
   
   梁山桥:不能认同。达赖喇嘛是藏族人,当然有一定的民族局限性,他追求西藏自治是可以理解的、也是高尚的,因为达赖喇嘛追求的西藏自治,也包含了对中共一党专制的否定,因为一党专制容不得自治。我们要看到:现在达赖喇嘛已经完全突破了民族的局限性,他主动寻求与民运合作,而且公开说:自己既是西藏人,也是中国人;不谋求西藏独立;而且希望整个中国实现民主...这些追求,与民运完全一致嘛!而且达赖喇嘛也不追求藏独了,这怎么与民运性质不同呢?
   
   曾节明:“一兵”说林大军对达赖喇嘛的评价是吹捧,你怎么看?
   
   梁山桥:不是吹捧,而是“吹”得还不够!达赖喇嘛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全世界享有很高的声望,这难道不是客观事实?这是吹出来的吗?说林大军吹捧达赖喇嘛,这是受中共毒害的观点,也是站在大汉族主义立场上看问题。
    中国人可以容得大吹特吹毛泽东、邓小平这样虚假的伟人,为什么容不得宣扬达赖喇嘛这样一个真实的伟人呢?
    另外,“一兵”在文章中,说林大军没有想办法在民运内部积极的运作也不符合事实,林大军现在在努力推动藏人与民运的团结,难道不是积极运作?
    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亲身了解和参与了林大军在泰国组织的一系列活动,比如发行《中国之春》、筹办“中国向何处去”世界研讨会、抗议北京奥运火炬、还有今年的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抗议活动,和最近的抗议中共民族政策的活动,他这个人有一股奉献精神,好多活动都自己掏腰包,光这一点,就是别人很难做到的…2003年林大军来泰国之前,因为某两个败类分子的长期乱搞,泰国民运已经到了一盘散沙、人都请不出来的地步;说句实在话,如果没有林大军出面组织,泰国民运界连一次象样的活动都搞不起……
   
   曾节明:你对这篇文章最有意见的地方在哪里?
   
   梁山桥:他(“一兵”)说中国民运面对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没有必要感到“惭愧万分”,这一点我特别不能同意;民运应该“惭愧万分”才对,如果还不惭愧,就没有羞耻感了!
    民运这么多精英、这么多人才、当年有这么多国家和组织支持,二十年来有什么进步呢?不仅没有进步,而且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还不感到惭愧吗?这(不感到惭愧的心态)完全是一种“夜郎自大”的心态。
    正因为不争气,中共现在根本不把民运放在眼里:我在网上看过一个报道,中共现在把“藏独”、“台独”、“疆独”、法轮功当对手,根本不鸟民运!这与我在现实当中的感受是一致的。
    如果民运能够做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共哪敢象现在这样强硬?哪敢像现在这样不把民运当回事?
    
    我最反对的是:他(“一兵”)认为以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会给海外民运的发展套上枷锁,这个看法大错特错。达赖喇嘛现在主动寻求与民运合作,这对民运来说是一大机遇,如果错过了这个机遇,就是历史性的错误、就是犯罪,今后后悔都来不及!因为以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最有利于整合民运力量,你自己没人能够整合,人家有能力而且原意帮你整合,这难道不是机遇?难道不是大好事?
   
   曾节明:“一兵”认为,中共多年的宣传教育,已经在中国民众中把达赖喇嘛塑造成分裂分子,因此以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得不到华人的支持。
   
   梁山桥:中国民运决不能以中共的眼光来看问题!我们必须清除自己身上无神论党文化的毒害。以有神论的标准来看:达赖喇嘛就是精神领袖、就是先知先觉。
    中国民运要有自己的原则和是非标准,不要以中共的标准为标准、不要随中共的节拍起舞;要真正追求中国的民主化,就一定要纠正海内外华人敌视达赖喇嘛的错误认识,我们决不能为了短期利益而迎合错误的东西。
    不管是达赖喇嘛,还是热比娅,都是民运的同路人;达赖喇嘛,甚至说是中国民运的领路人也不过分,因为他和西藏流亡政府已经远远走在中国民运前面去了。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八月六日星期四于曼谷流亡寓所
   
   附:桂河桥孤军墓前的梁山桥(资料)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