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曾节明文集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7/29/2009
    继七月十二日以“偷税漏税”对公盟(公盟法律援助中心)处以142万元罚款后,中共当局干脆撕下“法治”伪装,赤裸裸地动用专政手段,于七月十七日不给任何理由地宣布公盟为“非法组织”,直接抄查和捣毁公盟的办公室、抢走几乎所有的办公用品;这还不算完,下一步,公盟法律援助中心的创办者许志友博士如果不能如期缴纳这笔百万以上的罚款,将面临铁窗之灾。
    公盟,作为近年来被中国改良派和时髦独知一致看作和平演变新希望的NGO(非政府组织)典型,在中共胡锦涛当局的专政铁拳打击下,居然象瓷器一样粉碎。
    这么些年来,许志友和他领导的公盟,算是小心翼翼了、算是和平理性了,他们以夹缝中求生存的仔细和忍耐,一丝一毫都严格依据中共国的宪法和法律行事,务必不授中共以任何把柄,却仍然逃不过灭顶之灾;正应了那个古老道理:狼吃羊总能找到借口的,作为一只羊,不要以为你装巧卖乖,狼就无法吃你。
    公盟的惨遭扼杀,宣告了以刘荻为代表的时髦独知所主张的“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今年四月二十日,刘荻曾在《民主中国》发表政论《在改良与革命之间》,文章大力鼓吹以NGO为主体的“新演进”说,刘荻说:
    ““演进”与"改良"有什么区别呢?"改良"是眼睛向上,把目光放在当权者身上,希望当权者进行改革;而"演进"是眼睛向下,把目光对准社会和公众,我们是要告诉公众如何行动,而不是告诉政府如何改革,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凝聚公民的共识,促进社会的觉醒、发育和团结,而不是为了"上书劝进",乞求政府接受我们的改革方案。” “新演进”的具体行动包括哪些?不锈钢老鼠刘荻认为:NGO(非政府组织)和民间人士参与的推动社会进步活动,就是“新演进”的具体行动内容,她还举了牛博网友四川救灾、赈灾、北京网友自发营救访民这两个行动例子。
    刘荻认为,这种由NGO主导的“新演进”是中国最可行的转型方式。
    但是刘荻却似乎忘记了:积极参与四川赈灾的NGO——四川天网维权组织很快被端掉了,组织者黄琦再次被捕判刑;四川地震不到半年,牛博也被“和谐”掉了。今天,中国最知名的NGO——公盟法律援助中心的倒下,证明了刘荻的这种美好的想法不过南柯一梦。
    “新演进”的理想是注定要破灭的,因为它建立在想当然的肥皂泡上,它误以南韩、台湾、印尼前非共产威权社会的转型经验,来考量中共国社会,而无视中共国与前南韩等国家有着内在的不同。“新演进”说的迷信者们最大的谬误,是一厢情愿:他们认为只要不杵逆专制政府的“龙鳞”,就不会招致权力的摧残,就可以瞒天过海地生存壮大,直至形成架空专制政权的“公民社会”力量;一些时髦独知们,甚至把回避挑战专制权力底线的怯懦,当作不“乞求政府”改变的清高... … 殊不知,在这块中共专制权力剧毒的根系遍布的贫瘠人文土壤上,这种一厢情愿的虚无态度,是注定浇灌不出宪政演进果实来的。 刘荻等人不明白,任何社会演进是绕不开政权的关口,因为不去除专制的镣铐,就无法跳出宪政民主的舞步;而要去除专制的镣铐,就避不开专制统治者的抗争,这就涉及到改变政权的问题。因此,要实现社会演进,对政府采取虚无主义态度是行不通的。由于政治环境的险恶,国内的组织和人士没有条件采取激烈的抗争手段,否则将很快遭到镇压,但是即使是“打擦边球”委婉、曲折的抗争也得抗争,因为只有不断挑战专制掌权者底线,才能挤出自由的缝隙,否则,“演进”就是一句空话;而不断挑战专制掌权者底线,仍然得和政府打交道,仍然避不开掌权者。
    刘荻等人自以为只要不“理睬”掌权者,就不会遭到打压,就可以极权统治集团的统治下生存壮大,这纯属想当然。因为任何社会演进都会触犯当权者的既得利益,在专制国家,由于社会缺乏修错能力和妥协机制,谋求改变专制的NGO往往遭到弹压,弹压的程度基本上取决于独裁者的开明程度。在中共国这样一个极权掌权集团与市场利益紧密结合国家,掌权者对抗社会演进的意志是最为凶狠和顽固的。在中国,要实现一丁点社会演进,比如废除强制计生、废除劳教制度这样小小的改良,都必须去除一大摞专制绳索的捆绑,涉及到计生系统、公安系统这样庞大根深的权贵利益集团、损害到掌权者千丝万缕的既得利益。因为权力和经济利益的双重驱动,中共国统治集团对NGO的防范和封堵,必然最为严密;事实也是这样,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共国NGO的生存环境之恶劣,远甚于大多数前东欧共产国家。
    公盟遭扼杀的命运其实早已注定。只要中共极权的性质不变,它就容不得任何独立的组织、机构、团体,不管是原本不问政治法轮功,还是谨小慎微、遵纪守法的公盟...“六四”屠杀以后,中共在胡耀邦、赵紫阳时期一度弱化的极权性质重新加强,在毛共辅导员胡锦涛上台后,中共的极权性质更是强化到“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前所未有的程度;在连外国动画片都要管制、连“钓鱼协会”都要重新审批的胡锦涛当局“防微杜渐”的治理下,指望夹起尾巴过活仍然朝不保夕的中国NGO,能够绕开极权,撑起中国“公民社会”的蓝天,就纯属“海客谈瀛洲”了。
    比起NGO组织的遮遮掩掩、含含糊糊,胡锦涛的态度则是直截了当,两个字:镇压,而且是大张旗鼓、理直气壮的镇压,连江泽民对美国的那点顾忌都没有。以“法治”的名义狠罚滥罚,把对方搞破产,乃新加坡专制者的惯用伎俩,现在为胡主席引进;以“偷税漏税”施以巨额罚款尤嫌不够,再直接宣布为“非法组织”,查封捣毁,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不容“敌对势力”半点喘息之机…这就是典型的毛共专政手法了:打翻在地,再狠狠踏上一脚。以新加坡的“法治”手段罚款,再以毛共专政手法打砸抢,胡主席整肃异己的手法比起毛主席,也算是推陈出新、“与时俱进”了。
    公盟的横遭扼杀,再次印证了着改良主义对中共行不通,改良对欧洲共产国家和越共可能有用,但对中共门都没有;现今改良的希望,甚至比起“六四”后的邓江时期都更加渺茫了。邓小平容许气功组织存在和发展,江泽民对民营出版苗头、民营研究所基本上睁眼闭眼,宋平、邓力群的大徒弟胡锦涛,却连邓小平、江泽民那点文明都没有,他治国思维,越来越清晰地勾划出一个斯大林分子的狞狰面目。
    现今的中共政权,如同一个庞大的癌瘤,盘附于中国的肌体中,这个癌瘤是一切病痛的根源,且仍在不断吞噬健康的肌体,而“新演进”的指望者们却无视癌瘤的存在、刻意回避与癌细胞的斗争,自以为只要摄入NGO这副营养滋补剂,病人就可以自动康复。这种何等一厢情愿的幼稚可笑幻想。
    对于这种回避与专制政权抗争的“新演进”观,王力雄先生实际上已经作了最为深刻的评述,他指出:
    “现在的时髦是人们都会想当然地否定总体主义,认为只能靠演变。然而要看到,在一个已经僵化的系统中进行演变,不会存在跳出那个系统的逻辑,演变结果只能是越来越趋于溃败,而不会实现超越,所以根本上一定要有系统的转换,步骤可以是渐进的,但是系统的转换是根本。” 但是,如何能够实现系统的转换呢?随着专制统治集团与市场的紧密结合,近二十年来已经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市场化权贵利益集团,他们无比凶悍和顽固地抗拒一切社会变革,这是前东欧共产国家、甚至中共毛时代都没有的情况;在不可遏抑的巨大利益驱动下,现今的中共政权,早已丧失任何修错能力,僵硬颟顸得连强制“计生”这样明显荒谬的政策都不能废止(胡锦涛上台后反而还有所加强)、甚至不能够改良(连“二胎”都不能放开),这样一个无可救药的癌瘤政权又怎么可能实现“系统的转换”(哪怕是渐进的)呢?
    对于当今的中共统治集团来说,体制变革的问题早已不再是一个转变观念的问题,而是赤裸裸的、你死我活的利益争夺!这种社会的掌权者怎么可能主动实施实施一丝一毫的“系统转换”?今天的中共国现实,倒实实在在应了共产党的支持者鲁迅所说的:“…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都要流血”,更遑论政治改革了,因而,怎么可能奢望在这样的社会中掌权的人实施一丝一毫的“系统转换”?
    事到如今,只有革命,才能摧毁中共国统治集团无比凶恶抗拒变革的钢牙铁爪;只有革命的手术刀,才能摘除中共政权这吞噬中华民族健康肌体的巨大毒瘤,力挽中国于崩溃的危亡!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星期四中午于曼谷流亡寓所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