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曾节明文集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7/29/2009
    继七月十二日以“偷税漏税”对公盟(公盟法律援助中心)处以142万元罚款后,中共当局干脆撕下“法治”伪装,赤裸裸地动用专政手段,于七月十七日不给任何理由地宣布公盟为“非法组织”,直接抄查和捣毁公盟的办公室、抢走几乎所有的办公用品;这还不算完,下一步,公盟法律援助中心的创办者许志友博士如果不能如期缴纳这笔百万以上的罚款,将面临铁窗之灾。
    公盟,作为近年来被中国改良派和时髦独知一致看作和平演变新希望的NGO(非政府组织)典型,在中共胡锦涛当局的专政铁拳打击下,居然象瓷器一样粉碎。
    这么些年来,许志友和他领导的公盟,算是小心翼翼了、算是和平理性了,他们以夹缝中求生存的仔细和忍耐,一丝一毫都严格依据中共国的宪法和法律行事,务必不授中共以任何把柄,却仍然逃不过灭顶之灾;正应了那个古老道理:狼吃羊总能找到借口的,作为一只羊,不要以为你装巧卖乖,狼就无法吃你。
    公盟的惨遭扼杀,宣告了以刘荻为代表的时髦独知所主张的“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今年四月二十日,刘荻曾在《民主中国》发表政论《在改良与革命之间》,文章大力鼓吹以NGO为主体的“新演进”说,刘荻说:
    ““演进”与"改良"有什么区别呢?"改良"是眼睛向上,把目光放在当权者身上,希望当权者进行改革;而"演进"是眼睛向下,把目光对准社会和公众,我们是要告诉公众如何行动,而不是告诉政府如何改革,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凝聚公民的共识,促进社会的觉醒、发育和团结,而不是为了"上书劝进",乞求政府接受我们的改革方案。” “新演进”的具体行动包括哪些?不锈钢老鼠刘荻认为:NGO(非政府组织)和民间人士参与的推动社会进步活动,就是“新演进”的具体行动内容,她还举了牛博网友四川救灾、赈灾、北京网友自发营救访民这两个行动例子。
    刘荻认为,这种由NGO主导的“新演进”是中国最可行的转型方式。
    但是刘荻却似乎忘记了:积极参与四川赈灾的NGO——四川天网维权组织很快被端掉了,组织者黄琦再次被捕判刑;四川地震不到半年,牛博也被“和谐”掉了。今天,中国最知名的NGO——公盟法律援助中心的倒下,证明了刘荻的这种美好的想法不过南柯一梦。
    “新演进”的理想是注定要破灭的,因为它建立在想当然的肥皂泡上,它误以南韩、台湾、印尼前非共产威权社会的转型经验,来考量中共国社会,而无视中共国与前南韩等国家有着内在的不同。“新演进”说的迷信者们最大的谬误,是一厢情愿:他们认为只要不杵逆专制政府的“龙鳞”,就不会招致权力的摧残,就可以瞒天过海地生存壮大,直至形成架空专制政权的“公民社会”力量;一些时髦独知们,甚至把回避挑战专制权力底线的怯懦,当作不“乞求政府”改变的清高... … 殊不知,在这块中共专制权力剧毒的根系遍布的贫瘠人文土壤上,这种一厢情愿的虚无态度,是注定浇灌不出宪政演进果实来的。 刘荻等人不明白,任何社会演进是绕不开政权的关口,因为不去除专制的镣铐,就无法跳出宪政民主的舞步;而要去除专制的镣铐,就避不开专制统治者的抗争,这就涉及到改变政权的问题。因此,要实现社会演进,对政府采取虚无主义态度是行不通的。由于政治环境的险恶,国内的组织和人士没有条件采取激烈的抗争手段,否则将很快遭到镇压,但是即使是“打擦边球”委婉、曲折的抗争也得抗争,因为只有不断挑战专制掌权者底线,才能挤出自由的缝隙,否则,“演进”就是一句空话;而不断挑战专制掌权者底线,仍然得和政府打交道,仍然避不开掌权者。
    刘荻等人自以为只要不“理睬”掌权者,就不会遭到打压,就可以极权统治集团的统治下生存壮大,这纯属想当然。因为任何社会演进都会触犯当权者的既得利益,在专制国家,由于社会缺乏修错能力和妥协机制,谋求改变专制的NGO往往遭到弹压,弹压的程度基本上取决于独裁者的开明程度。在中共国这样一个极权掌权集团与市场利益紧密结合国家,掌权者对抗社会演进的意志是最为凶狠和顽固的。在中国,要实现一丁点社会演进,比如废除强制计生、废除劳教制度这样小小的改良,都必须去除一大摞专制绳索的捆绑,涉及到计生系统、公安系统这样庞大根深的权贵利益集团、损害到掌权者千丝万缕的既得利益。因为权力和经济利益的双重驱动,中共国统治集团对NGO的防范和封堵,必然最为严密;事实也是这样,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共国NGO的生存环境之恶劣,远甚于大多数前东欧共产国家。
    公盟遭扼杀的命运其实早已注定。只要中共极权的性质不变,它就容不得任何独立的组织、机构、团体,不管是原本不问政治法轮功,还是谨小慎微、遵纪守法的公盟...“六四”屠杀以后,中共在胡耀邦、赵紫阳时期一度弱化的极权性质重新加强,在毛共辅导员胡锦涛上台后,中共的极权性质更是强化到“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前所未有的程度;在连外国动画片都要管制、连“钓鱼协会”都要重新审批的胡锦涛当局“防微杜渐”的治理下,指望夹起尾巴过活仍然朝不保夕的中国NGO,能够绕开极权,撑起中国“公民社会”的蓝天,就纯属“海客谈瀛洲”了。
    比起NGO组织的遮遮掩掩、含含糊糊,胡锦涛的态度则是直截了当,两个字:镇压,而且是大张旗鼓、理直气壮的镇压,连江泽民对美国的那点顾忌都没有。以“法治”的名义狠罚滥罚,把对方搞破产,乃新加坡专制者的惯用伎俩,现在为胡主席引进;以“偷税漏税”施以巨额罚款尤嫌不够,再直接宣布为“非法组织”,查封捣毁,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不容“敌对势力”半点喘息之机…这就是典型的毛共专政手法了:打翻在地,再狠狠踏上一脚。以新加坡的“法治”手段罚款,再以毛共专政手法打砸抢,胡主席整肃异己的手法比起毛主席,也算是推陈出新、“与时俱进”了。
    公盟的横遭扼杀,再次印证了着改良主义对中共行不通,改良对欧洲共产国家和越共可能有用,但对中共门都没有;现今改良的希望,甚至比起“六四”后的邓江时期都更加渺茫了。邓小平容许气功组织存在和发展,江泽民对民营出版苗头、民营研究所基本上睁眼闭眼,宋平、邓力群的大徒弟胡锦涛,却连邓小平、江泽民那点文明都没有,他治国思维,越来越清晰地勾划出一个斯大林分子的狞狰面目。
    现今的中共政权,如同一个庞大的癌瘤,盘附于中国的肌体中,这个癌瘤是一切病痛的根源,且仍在不断吞噬健康的肌体,而“新演进”的指望者们却无视癌瘤的存在、刻意回避与癌细胞的斗争,自以为只要摄入NGO这副营养滋补剂,病人就可以自动康复。这种何等一厢情愿的幼稚可笑幻想。
    对于这种回避与专制政权抗争的“新演进”观,王力雄先生实际上已经作了最为深刻的评述,他指出:
    “现在的时髦是人们都会想当然地否定总体主义,认为只能靠演变。然而要看到,在一个已经僵化的系统中进行演变,不会存在跳出那个系统的逻辑,演变结果只能是越来越趋于溃败,而不会实现超越,所以根本上一定要有系统的转换,步骤可以是渐进的,但是系统的转换是根本。” 但是,如何能够实现系统的转换呢?随着专制统治集团与市场的紧密结合,近二十年来已经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市场化权贵利益集团,他们无比凶悍和顽固地抗拒一切社会变革,这是前东欧共产国家、甚至中共毛时代都没有的情况;在不可遏抑的巨大利益驱动下,现今的中共政权,早已丧失任何修错能力,僵硬颟顸得连强制“计生”这样明显荒谬的政策都不能废止(胡锦涛上台后反而还有所加强)、甚至不能够改良(连“二胎”都不能放开),这样一个无可救药的癌瘤政权又怎么可能实现“系统的转换”(哪怕是渐进的)呢?
    对于当今的中共统治集团来说,体制变革的问题早已不再是一个转变观念的问题,而是赤裸裸的、你死我活的利益争夺!这种社会的掌权者怎么可能主动实施实施一丝一毫的“系统转换”?今天的中共国现实,倒实实在在应了共产党的支持者鲁迅所说的:“…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都要流血”,更遑论政治改革了,因而,怎么可能奢望在这样的社会中掌权的人实施一丝一毫的“系统转换”?
    事到如今,只有革命,才能摧毁中共国统治集团无比凶恶抗拒变革的钢牙铁爪;只有革命的手术刀,才能摘除中共政权这吞噬中华民族健康肌体的巨大毒瘤,力挽中国于崩溃的危亡!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星期四中午于曼谷流亡寓所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