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曾节明文集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7/29/2009
    继七月十二日以“偷税漏税”对公盟(公盟法律援助中心)处以142万元罚款后,中共当局干脆撕下“法治”伪装,赤裸裸地动用专政手段,于七月十七日不给任何理由地宣布公盟为“非法组织”,直接抄查和捣毁公盟的办公室、抢走几乎所有的办公用品;这还不算完,下一步,公盟法律援助中心的创办者许志友博士如果不能如期缴纳这笔百万以上的罚款,将面临铁窗之灾。
    公盟,作为近年来被中国改良派和时髦独知一致看作和平演变新希望的NGO(非政府组织)典型,在中共胡锦涛当局的专政铁拳打击下,居然象瓷器一样粉碎。
    这么些年来,许志友和他领导的公盟,算是小心翼翼了、算是和平理性了,他们以夹缝中求生存的仔细和忍耐,一丝一毫都严格依据中共国的宪法和法律行事,务必不授中共以任何把柄,却仍然逃不过灭顶之灾;正应了那个古老道理:狼吃羊总能找到借口的,作为一只羊,不要以为你装巧卖乖,狼就无法吃你。
    公盟的惨遭扼杀,宣告了以刘荻为代表的时髦独知所主张的“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今年四月二十日,刘荻曾在《民主中国》发表政论《在改良与革命之间》,文章大力鼓吹以NGO为主体的“新演进”说,刘荻说:
    ““演进”与"改良"有什么区别呢?"改良"是眼睛向上,把目光放在当权者身上,希望当权者进行改革;而"演进"是眼睛向下,把目光对准社会和公众,我们是要告诉公众如何行动,而不是告诉政府如何改革,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凝聚公民的共识,促进社会的觉醒、发育和团结,而不是为了"上书劝进",乞求政府接受我们的改革方案。” “新演进”的具体行动包括哪些?不锈钢老鼠刘荻认为:NGO(非政府组织)和民间人士参与的推动社会进步活动,就是“新演进”的具体行动内容,她还举了牛博网友四川救灾、赈灾、北京网友自发营救访民这两个行动例子。
    刘荻认为,这种由NGO主导的“新演进”是中国最可行的转型方式。
    但是刘荻却似乎忘记了:积极参与四川赈灾的NGO——四川天网维权组织很快被端掉了,组织者黄琦再次被捕判刑;四川地震不到半年,牛博也被“和谐”掉了。今天,中国最知名的NGO——公盟法律援助中心的倒下,证明了刘荻的这种美好的想法不过南柯一梦。
    “新演进”的理想是注定要破灭的,因为它建立在想当然的肥皂泡上,它误以南韩、台湾、印尼前非共产威权社会的转型经验,来考量中共国社会,而无视中共国与前南韩等国家有着内在的不同。“新演进”说的迷信者们最大的谬误,是一厢情愿:他们认为只要不杵逆专制政府的“龙鳞”,就不会招致权力的摧残,就可以瞒天过海地生存壮大,直至形成架空专制政权的“公民社会”力量;一些时髦独知们,甚至把回避挑战专制权力底线的怯懦,当作不“乞求政府”改变的清高... … 殊不知,在这块中共专制权力剧毒的根系遍布的贫瘠人文土壤上,这种一厢情愿的虚无态度,是注定浇灌不出宪政演进果实来的。 刘荻等人不明白,任何社会演进是绕不开政权的关口,因为不去除专制的镣铐,就无法跳出宪政民主的舞步;而要去除专制的镣铐,就避不开专制统治者的抗争,这就涉及到改变政权的问题。因此,要实现社会演进,对政府采取虚无主义态度是行不通的。由于政治环境的险恶,国内的组织和人士没有条件采取激烈的抗争手段,否则将很快遭到镇压,但是即使是“打擦边球”委婉、曲折的抗争也得抗争,因为只有不断挑战专制掌权者底线,才能挤出自由的缝隙,否则,“演进”就是一句空话;而不断挑战专制掌权者底线,仍然得和政府打交道,仍然避不开掌权者。
    刘荻等人自以为只要不“理睬”掌权者,就不会遭到打压,就可以极权统治集团的统治下生存壮大,这纯属想当然。因为任何社会演进都会触犯当权者的既得利益,在专制国家,由于社会缺乏修错能力和妥协机制,谋求改变专制的NGO往往遭到弹压,弹压的程度基本上取决于独裁者的开明程度。在中共国这样一个极权掌权集团与市场利益紧密结合国家,掌权者对抗社会演进的意志是最为凶狠和顽固的。在中国,要实现一丁点社会演进,比如废除强制计生、废除劳教制度这样小小的改良,都必须去除一大摞专制绳索的捆绑,涉及到计生系统、公安系统这样庞大根深的权贵利益集团、损害到掌权者千丝万缕的既得利益。因为权力和经济利益的双重驱动,中共国统治集团对NGO的防范和封堵,必然最为严密;事实也是这样,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共国NGO的生存环境之恶劣,远甚于大多数前东欧共产国家。
    公盟遭扼杀的命运其实早已注定。只要中共极权的性质不变,它就容不得任何独立的组织、机构、团体,不管是原本不问政治法轮功,还是谨小慎微、遵纪守法的公盟...“六四”屠杀以后,中共在胡耀邦、赵紫阳时期一度弱化的极权性质重新加强,在毛共辅导员胡锦涛上台后,中共的极权性质更是强化到“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前所未有的程度;在连外国动画片都要管制、连“钓鱼协会”都要重新审批的胡锦涛当局“防微杜渐”的治理下,指望夹起尾巴过活仍然朝不保夕的中国NGO,能够绕开极权,撑起中国“公民社会”的蓝天,就纯属“海客谈瀛洲”了。
    比起NGO组织的遮遮掩掩、含含糊糊,胡锦涛的态度则是直截了当,两个字:镇压,而且是大张旗鼓、理直气壮的镇压,连江泽民对美国的那点顾忌都没有。以“法治”的名义狠罚滥罚,把对方搞破产,乃新加坡专制者的惯用伎俩,现在为胡主席引进;以“偷税漏税”施以巨额罚款尤嫌不够,再直接宣布为“非法组织”,查封捣毁,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不容“敌对势力”半点喘息之机…这就是典型的毛共专政手法了:打翻在地,再狠狠踏上一脚。以新加坡的“法治”手段罚款,再以毛共专政手法打砸抢,胡主席整肃异己的手法比起毛主席,也算是推陈出新、“与时俱进”了。
    公盟的横遭扼杀,再次印证了着改良主义对中共行不通,改良对欧洲共产国家和越共可能有用,但对中共门都没有;现今改良的希望,甚至比起“六四”后的邓江时期都更加渺茫了。邓小平容许气功组织存在和发展,江泽民对民营出版苗头、民营研究所基本上睁眼闭眼,宋平、邓力群的大徒弟胡锦涛,却连邓小平、江泽民那点文明都没有,他治国思维,越来越清晰地勾划出一个斯大林分子的狞狰面目。
    现今的中共政权,如同一个庞大的癌瘤,盘附于中国的肌体中,这个癌瘤是一切病痛的根源,且仍在不断吞噬健康的肌体,而“新演进”的指望者们却无视癌瘤的存在、刻意回避与癌细胞的斗争,自以为只要摄入NGO这副营养滋补剂,病人就可以自动康复。这种何等一厢情愿的幼稚可笑幻想。
    对于这种回避与专制政权抗争的“新演进”观,王力雄先生实际上已经作了最为深刻的评述,他指出:
    “现在的时髦是人们都会想当然地否定总体主义,认为只能靠演变。然而要看到,在一个已经僵化的系统中进行演变,不会存在跳出那个系统的逻辑,演变结果只能是越来越趋于溃败,而不会实现超越,所以根本上一定要有系统的转换,步骤可以是渐进的,但是系统的转换是根本。” 但是,如何能够实现系统的转换呢?随着专制统治集团与市场的紧密结合,近二十年来已经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市场化权贵利益集团,他们无比凶悍和顽固地抗拒一切社会变革,这是前东欧共产国家、甚至中共毛时代都没有的情况;在不可遏抑的巨大利益驱动下,现今的中共政权,早已丧失任何修错能力,僵硬颟顸得连强制“计生”这样明显荒谬的政策都不能废止(胡锦涛上台后反而还有所加强)、甚至不能够改良(连“二胎”都不能放开),这样一个无可救药的癌瘤政权又怎么可能实现“系统的转换”(哪怕是渐进的)呢?
    对于当今的中共统治集团来说,体制变革的问题早已不再是一个转变观念的问题,而是赤裸裸的、你死我活的利益争夺!这种社会的掌权者怎么可能主动实施实施一丝一毫的“系统转换”?今天的中共国现实,倒实实在在应了共产党的支持者鲁迅所说的:“…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都要流血”,更遑论政治改革了,因而,怎么可能奢望在这样的社会中掌权的人实施一丝一毫的“系统转换”?
    事到如今,只有革命,才能摧毁中共国统治集团无比凶恶抗拒变革的钢牙铁爪;只有革命的手术刀,才能摘除中共政权这吞噬中华民族健康肌体的巨大毒瘤,力挽中国于崩溃的危亡!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星期四中午于曼谷流亡寓所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