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王藏文集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这是草根中国最渴盼最需要的、最血肉、最现代、最坦荡、最澄明的担当。这精神的传奇,绝不是自我形象的刻意塑造,更不是左左右右的精英君子者流所敢于或愿意担当的,因为屡讼屡败的行为艺术家几乎唯有也只能执着于草莽,高贵于卑贱,皎洁于泥淖,刚强于高墙电网铁窗黑夜的无尽恐惧之中。
   
   
   作者 : 祭园守园人,
   
   
   發表時間:8/2/2009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翳.1967》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这是不是您的第十三次出狱了, 严学正先生?
   
   您在神土与画幅上流浪、泼洒。画界早就瞩目着您《翳》的别开生面…..岂料画幅之外,您形而上行为艺术的泼洒却更令举世骇然与肃然!于是,神土与神土、诉讼与诉讼、监狱与监狱之间,流徙着您更浓重的丹青…..
   
   丹青深处,不就是大悲悯吗!一个流浪的行为艺术家爱心演绎、血肉承载的大悲悯!
   
   对于这样的您,我陌生而遥远的敬意难抑悲怆:一个花甲老人!一度自杀(?)的第十三次牢狱之灾!遥梦着北大荒风雪的江南铁窗雨夜!酷吏悍警、狱霸牢头!……只因为这块神土不许流浪、拒绝真实、嫉恨担当、难容悲悯!
   
   我陌生而遥远的关注,更沉淀着一个对您并不陌生、对我本无悬疑的疑问:您已经66岁了,您,一个民族流浪着的丹青与大悲悯,何处才是您波西米亚的驿站?何时才是您大悲悯的终了?
   
   
   
   最初知道您,您是圆明园画家村的村长。张辛欣《走向地平线》的圆明园,我在断龟背上祭情的福海,十年之后,怎么会成为您波西米亚东方传奇的寄泊地呢,严正学先生?
   
   ——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摄制者胡杰,就曾在这个画家村寻找自己。
   
   原来钟爱美术,又翻越高墙,逃离工具化程式教育的美院附中,是您的悖论;盲流戈壁,陷入绝境,又附庸委身于阿尓泰边陲,也是您的悖论;乱世,为爱情亲情南归,却只能以非人的手段谋生:画最憎恶的伟人像,画武斗不幸战死者的遗像——更是您的悖论;也曾抬着蜂箱、追着花期浪迹天涯,那终于人性化的波西米亚式自我放逐,何尝不又是艺术太阳的放逐?——当然更是您的悖论了……一切,都难逾越人性与非人、自由梦与血色乌托邦之悖!
   
   当您终于自信走出了悖论的阴翳与轮回,走近了黄胄,而且携女儿带着画板、帐篷,走遍了荒河大野,直至父女双双跻展中国美术馆,甚至您被论为波西米亚艺术的东方之源……重挫改革中国的大劫却骤临了。
   
   于是,圆明园成了您和流浪艺术家的寄泊地……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圆明园画家村村长的严正学
   
   
   
   
   
   苏醒的自由精神却不甘寄泊:画家村的九十年代艺术展,竟是在风暴眼的北大三角地露天展出的;在人民大学前结队举画的自由艺术抗议,更被视为屠城后的首次挑战,触痛着陈希同。如果说,把被北京市公安局推上被告席的以身试法,驱动于严先生作为人也作为画家村村长不屈的自尊,那么,陈希同们精心设计并得逞的套圈——“人大代表与自行车”奇案,就不仅使举世瞩目的民告官不了了之,也不仅使六根电警棍、三小时电击、两年的北大荒风雪…….凝聚成50万字的《阴阳陌路》与100幅巨幅彩墨,更使一位自由艺术家升华为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成为中国第一、举世罕见、法制为旨、人权为尊的“行为艺术家”。从自北大荒返京第三天在西四举办的《严正学狱中画展》,到美国纽约第一银行画廊画展;从状告台州文化局纵容学校旁的淫秽黄色表演,到鼎助台州温岭失地农民;从艺术诉求,到人权诉求、公益关注、价值求索:四十多次助民告官,百余次为弱势群体辩护,13次拘捕入狱……知父莫若同道女——正如严隐鸿在《呼唤我的父亲严正学》所概括的:
   
   父亲“给自己定下了这一世上独一无二的行为艺术作品的主题和形式:以公众关心的典型事件为主题,以法律诉讼为形式,从而将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改善和解决的方法,像艺术作品一样展示于世人,让人们去思考,同时通过这一创作过程中的司法实践促成社会的进步。”
   
   这位被父亲命名为“隐鸿”的女儿,理解父亲:大写着“人”字翱翔在长空的鸿鹏。这一系列形而上的行为艺术,既纷纭又纯粹,以至于其行为主体本身,也成了当代人权中国的“不二之珍”。 如此“独一无二”,当然绝非钱钟书《管锥篇》的那种精玄,也非陈寅恪《柳如是别传》那种蕴藉,甚至相对于中国现代艺术之父栗宪庭先生穿凿中西、引领当代的《在艺术之外》,虽然同属艺术与艺术家颠覆性的拓进与担当,但严先生的“形而上”境界显然更在艺术之外的公共领域,它超越了纯现代乃至后现代艺术形式层次上的那种颠覆。它以系列底层人权诉求的“形而上”方式,颠覆着非人传统,证伪着法制标榜。这是真正融入真实的生命的艺术,是艺术对生活、时代乃至历史最直接的承载。这是纯人性至文明的执守。这是草根中国最渴盼最需要的、最血肉、最现代、最坦荡、最澄明的担当。这精神的传奇,绝不是自我形象的刻意塑造,更不是左左右右的精英君子者流所敢于或愿意担当的,因为屡讼屡败的行为艺术家几乎唯有也只能执着于草莽,高贵于卑贱,皎洁于泥淖,刚强于高墙电网铁窗黑夜的无尽恐惧之中。
   
   
   
   不是恐惧,是决绝与激烈——
   
   当一带“哈达”,在放风的时候被严先生系向天网,套向…..他分明想着山海关碾向海子的那列火车!不是吗?《与妻书》——绝命书的第一句,分明就是《春天,十个海子》“最后一夜和第一日的献诗”!
   
    接下来是海子、也是先生的沉醉:“死亡之诗/风很美”,再然后是各自的一一诀别:“我请求:雨/女孩子/妻子和鱼。”…..
   
   海子咏在春天的山海关?先生却叹在秋天,在铁窗,在希冀绝命的前夕。谁能把先生与海子迥别于邓拓、老舍们的从容、缤纷与浩茫分开啊?——谁能分开一代代中国人求索现代化的失望与渴望?!
   
   是啊,不是激烈,是渴望——
   
   “我渴望悲壮的牺牲,那是因为苟且偷生亵渎了神圣的使命。”
   
   “长夜阴冷,流萤明灭,含辱忍冤,心事浩茫......”
   
    这样的严正学先生居然又活过来了!
   
   更庆幸这样的严正学先生又一次走出了高墙!
   
   读着先生又一次练狱中的思痛文字,回顾着、对比着林昭与我们时代的大墙血泪、铁窗百态、狱卒牢霸……惊叹体制惯性和丑与恶的豢养滋生之际,我也遥遥感念、感谢着严先生:什么是大灵魂,大悲悯,大担当?感谢先生作为主体的行为艺术,让我见识了当代的一种“形而上”境界。是的,对于物欲、功利、犬儒、转型中的当代中国,应该说,这就是普世求索的至高境界了:在证伪中求真,在苦难中执善,在不尽的魑魅魍魉狱霸牢头犬吠狼噑中恪守人性的尊严与美。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女儿严颖鸿与她的作品
   
   
   
   
   
   严正学、严颖鸿父女曾为写生大漠露宿戈壁,在最黑暗的时辰遭遇狼群突袭。惊憟之间, 四野再无他人,老父弱女更无寸铁,只能急藉简单行囊中的衣物和打火机,燃起一堆篝火;以拼却全力的老拳弱腿,击退狼群一波波的进攻;行囊烧罄、篝火燃尽、火机熄灭、狼群再次扑上来的千钧一发之际,绝望的老父,毅然拿起相机——欲摄下爱女最后与狼搏斗的绝照留存世人!
   
   正是这骨肉至情感天动地吧?!君不见:快门一按,咔嚓一声,镁光一亮,竟如天公震怒,雷鸣电闪,狼群惊恐,急剧涌退。
   
   终于东方微曦,旭日冉冉。大狼小狼恶狼饿狼魑魅魍魉,阳光下自然逃窜消遁殆尽……
   
   我是在严先生老友也是我的文友、旅欧作家黄河清笔下读到这惊险无伦的一幕的。黄先生铭刻的是生死骨肉情、天地心。我却在这自然与“波西米亚人”众寡退进之异势中,依然读出了另一种悖论,一种流徙的丹青,与丹青深处的大果敢、大悲悯——行为艺术家不正是倾其至爱乃至身家,为弱势群体点燃真与善的篝火的吗?不管多么孤独、荒凉、黑暗,大爱终归是会点燃曙色、迫使狼群消遁的!
   
   正如在《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中,那一声“呜呼,中国呀!中国!有着5000年文明的中华民族”之后,严先生仰天长叹着的窃火者林昭的诗魂:
   
   
   
    燃烧,火啊,燃烧在这
   
    漫漫的长夜,
   
    冲破这黑暗的如死的宁静,
   
    向人们预告那灿烂的黎明,
   
    而当真正的黎明终于来到,
   
    人类在自由的晨光中欢腾。
   
    ……正是凭借这样的信念,我也读懂了作为画家的严先生那幅经典的水墨画——《翳》,读懂了对大一统传统另一重意义上开拓性的颠覆。
   
   
   
   人格即共鸣。严正学先生,请相信我传达的敬意,遥远、广大而至诚。但狼群终归是狼群——狼就在每一个夜行者的四周窥伺。
   
   所以我最后想说的是,期冀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永远以铁窗来去的形式承载生活与时代,未必不是时代大冷酷的另一种折射。不过,无论曾经十四年的行为艺术是否真就“下课”了,我都会深信:严先生独一无二的“形而上”永在。因为“九死辄九生,丝断复丝续”,才是也正是严先生狱中四书真正的底蕴;因为严先生是永远的跋涉者、创造者,是永远的“我”——他浓烈的丹青,他的灵魂禀赋的大悲悯,永在波西米亚的流徙之中。是的,既然同为清流、士人、大艺术家的郑虔,百劫万难,为台州留下了千古《广文祠》,先生也绝不会让故乡、让中国失望的。
   
   夜茫茫,路漫漫。严老先生,保重!
   
   
   
   2009-7-27于北京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 望断天涯》 严正学作于北大荒狱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