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王藏文集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三妹为力虹哭歌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黄 翔:中国当下需要的是什么?——悼念力虹兼致底层社会抗争者和弱势者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黄 翔: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
·黄 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 翔:在意大利的天空下 文艺复兴故乡精神之旅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袁红冰:伪类们意欲何为?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思往鉴今、见微知著——严正学案反思之三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严正学案反思之四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黃河清:刘路暗害严正学真相大白记!
·黄河清: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刘害严事实之一
·严正学:刘路,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士可杀不可辱!
·沈良庆:余杰的道德制高点和上帝之城
·沈良庆:改良,抑或革命?——对08宪章及其主事者的异议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一)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三)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四)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五)
·郭国汀:我眼中的高智晟
·袁红冰:高智晟精神
·三妹:與希特勒和解共生的慘痛教訓
·三妹:中共从来就是铁板一块
·三妹:李慎之思想的困境
·黄河清:哭“失意文人”之首座王若望九周年冥诞
·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任不寐: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
·魏京生:2010年终评语
·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胡访美前 美联社披露高智晟受虐待细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关注失踪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酷刑对待
·高智晟:我的心声
·春天,是野合的季节
·北京之春:《李九莲就义35周年纪念专辑》朱毅 等撰稿整理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这是草根中国最渴盼最需要的、最血肉、最现代、最坦荡、最澄明的担当。这精神的传奇,绝不是自我形象的刻意塑造,更不是左左右右的精英君子者流所敢于或愿意担当的,因为屡讼屡败的行为艺术家几乎唯有也只能执着于草莽,高贵于卑贱,皎洁于泥淖,刚强于高墙电网铁窗黑夜的无尽恐惧之中。
   
   
   作者 : 祭园守园人,
   
   
   發表時間:8/2/2009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翳.1967》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这是不是您的第十三次出狱了, 严学正先生?
   
   您在神土与画幅上流浪、泼洒。画界早就瞩目着您《翳》的别开生面…..岂料画幅之外,您形而上行为艺术的泼洒却更令举世骇然与肃然!于是,神土与神土、诉讼与诉讼、监狱与监狱之间,流徙着您更浓重的丹青…..
   
   丹青深处,不就是大悲悯吗!一个流浪的行为艺术家爱心演绎、血肉承载的大悲悯!
   
   对于这样的您,我陌生而遥远的敬意难抑悲怆:一个花甲老人!一度自杀(?)的第十三次牢狱之灾!遥梦着北大荒风雪的江南铁窗雨夜!酷吏悍警、狱霸牢头!……只因为这块神土不许流浪、拒绝真实、嫉恨担当、难容悲悯!
   
   我陌生而遥远的关注,更沉淀着一个对您并不陌生、对我本无悬疑的疑问:您已经66岁了,您,一个民族流浪着的丹青与大悲悯,何处才是您波西米亚的驿站?何时才是您大悲悯的终了?
   
   
   
   最初知道您,您是圆明园画家村的村长。张辛欣《走向地平线》的圆明园,我在断龟背上祭情的福海,十年之后,怎么会成为您波西米亚东方传奇的寄泊地呢,严正学先生?
   
   ——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摄制者胡杰,就曾在这个画家村寻找自己。
   
   原来钟爱美术,又翻越高墙,逃离工具化程式教育的美院附中,是您的悖论;盲流戈壁,陷入绝境,又附庸委身于阿尓泰边陲,也是您的悖论;乱世,为爱情亲情南归,却只能以非人的手段谋生:画最憎恶的伟人像,画武斗不幸战死者的遗像——更是您的悖论;也曾抬着蜂箱、追着花期浪迹天涯,那终于人性化的波西米亚式自我放逐,何尝不又是艺术太阳的放逐?——当然更是您的悖论了……一切,都难逾越人性与非人、自由梦与血色乌托邦之悖!
   
   当您终于自信走出了悖论的阴翳与轮回,走近了黄胄,而且携女儿带着画板、帐篷,走遍了荒河大野,直至父女双双跻展中国美术馆,甚至您被论为波西米亚艺术的东方之源……重挫改革中国的大劫却骤临了。
   
   于是,圆明园成了您和流浪艺术家的寄泊地……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圆明园画家村村长的严正学
   
   
   
   
   
   苏醒的自由精神却不甘寄泊:画家村的九十年代艺术展,竟是在风暴眼的北大三角地露天展出的;在人民大学前结队举画的自由艺术抗议,更被视为屠城后的首次挑战,触痛着陈希同。如果说,把被北京市公安局推上被告席的以身试法,驱动于严先生作为人也作为画家村村长不屈的自尊,那么,陈希同们精心设计并得逞的套圈——“人大代表与自行车”奇案,就不仅使举世瞩目的民告官不了了之,也不仅使六根电警棍、三小时电击、两年的北大荒风雪…….凝聚成50万字的《阴阳陌路》与100幅巨幅彩墨,更使一位自由艺术家升华为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成为中国第一、举世罕见、法制为旨、人权为尊的“行为艺术家”。从自北大荒返京第三天在西四举办的《严正学狱中画展》,到美国纽约第一银行画廊画展;从状告台州文化局纵容学校旁的淫秽黄色表演,到鼎助台州温岭失地农民;从艺术诉求,到人权诉求、公益关注、价值求索:四十多次助民告官,百余次为弱势群体辩护,13次拘捕入狱……知父莫若同道女——正如严隐鸿在《呼唤我的父亲严正学》所概括的:
   
   父亲“给自己定下了这一世上独一无二的行为艺术作品的主题和形式:以公众关心的典型事件为主题,以法律诉讼为形式,从而将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改善和解决的方法,像艺术作品一样展示于世人,让人们去思考,同时通过这一创作过程中的司法实践促成社会的进步。”
   
   这位被父亲命名为“隐鸿”的女儿,理解父亲:大写着“人”字翱翔在长空的鸿鹏。这一系列形而上的行为艺术,既纷纭又纯粹,以至于其行为主体本身,也成了当代人权中国的“不二之珍”。 如此“独一无二”,当然绝非钱钟书《管锥篇》的那种精玄,也非陈寅恪《柳如是别传》那种蕴藉,甚至相对于中国现代艺术之父栗宪庭先生穿凿中西、引领当代的《在艺术之外》,虽然同属艺术与艺术家颠覆性的拓进与担当,但严先生的“形而上”境界显然更在艺术之外的公共领域,它超越了纯现代乃至后现代艺术形式层次上的那种颠覆。它以系列底层人权诉求的“形而上”方式,颠覆着非人传统,证伪着法制标榜。这是真正融入真实的生命的艺术,是艺术对生活、时代乃至历史最直接的承载。这是纯人性至文明的执守。这是草根中国最渴盼最需要的、最血肉、最现代、最坦荡、最澄明的担当。这精神的传奇,绝不是自我形象的刻意塑造,更不是左左右右的精英君子者流所敢于或愿意担当的,因为屡讼屡败的行为艺术家几乎唯有也只能执着于草莽,高贵于卑贱,皎洁于泥淖,刚强于高墙电网铁窗黑夜的无尽恐惧之中。
   
   
   
   不是恐惧,是决绝与激烈——
   
   当一带“哈达”,在放风的时候被严先生系向天网,套向…..他分明想着山海关碾向海子的那列火车!不是吗?《与妻书》——绝命书的第一句,分明就是《春天,十个海子》“最后一夜和第一日的献诗”!
   
    接下来是海子、也是先生的沉醉:“死亡之诗/风很美”,再然后是各自的一一诀别:“我请求:雨/女孩子/妻子和鱼。”…..
   
   海子咏在春天的山海关?先生却叹在秋天,在铁窗,在希冀绝命的前夕。谁能把先生与海子迥别于邓拓、老舍们的从容、缤纷与浩茫分开啊?——谁能分开一代代中国人求索现代化的失望与渴望?!
   
   是啊,不是激烈,是渴望——
   
   “我渴望悲壮的牺牲,那是因为苟且偷生亵渎了神圣的使命。”
   
   “长夜阴冷,流萤明灭,含辱忍冤,心事浩茫......”
   
    这样的严正学先生居然又活过来了!
   
   更庆幸这样的严正学先生又一次走出了高墙!
   
   读着先生又一次练狱中的思痛文字,回顾着、对比着林昭与我们时代的大墙血泪、铁窗百态、狱卒牢霸……惊叹体制惯性和丑与恶的豢养滋生之际,我也遥遥感念、感谢着严先生:什么是大灵魂,大悲悯,大担当?感谢先生作为主体的行为艺术,让我见识了当代的一种“形而上”境界。是的,对于物欲、功利、犬儒、转型中的当代中国,应该说,这就是普世求索的至高境界了:在证伪中求真,在苦难中执善,在不尽的魑魅魍魉狱霸牢头犬吠狼噑中恪守人性的尊严与美。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女儿严颖鸿与她的作品
   
   
   
   
   
   严正学、严颖鸿父女曾为写生大漠露宿戈壁,在最黑暗的时辰遭遇狼群突袭。惊憟之间, 四野再无他人,老父弱女更无寸铁,只能急藉简单行囊中的衣物和打火机,燃起一堆篝火;以拼却全力的老拳弱腿,击退狼群一波波的进攻;行囊烧罄、篝火燃尽、火机熄灭、狼群再次扑上来的千钧一发之际,绝望的老父,毅然拿起相机——欲摄下爱女最后与狼搏斗的绝照留存世人!
   
   正是这骨肉至情感天动地吧?!君不见:快门一按,咔嚓一声,镁光一亮,竟如天公震怒,雷鸣电闪,狼群惊恐,急剧涌退。
   
   终于东方微曦,旭日冉冉。大狼小狼恶狼饿狼魑魅魍魉,阳光下自然逃窜消遁殆尽……
   
   我是在严先生老友也是我的文友、旅欧作家黄河清笔下读到这惊险无伦的一幕的。黄先生铭刻的是生死骨肉情、天地心。我却在这自然与“波西米亚人”众寡退进之异势中,依然读出了另一种悖论,一种流徙的丹青,与丹青深处的大果敢、大悲悯——行为艺术家不正是倾其至爱乃至身家,为弱势群体点燃真与善的篝火的吗?不管多么孤独、荒凉、黑暗,大爱终归是会点燃曙色、迫使狼群消遁的!
   
   正如在《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中,那一声“呜呼,中国呀!中国!有着5000年文明的中华民族”之后,严先生仰天长叹着的窃火者林昭的诗魂:
   
   
   
    燃烧,火啊,燃烧在这
   
    漫漫的长夜,
   
    冲破这黑暗的如死的宁静,
   
    向人们预告那灿烂的黎明,
   
    而当真正的黎明终于来到,
   
    人类在自由的晨光中欢腾。
   
    ……正是凭借这样的信念,我也读懂了作为画家的严先生那幅经典的水墨画——《翳》,读懂了对大一统传统另一重意义上开拓性的颠覆。
   
   
   
   人格即共鸣。严正学先生,请相信我传达的敬意,遥远、广大而至诚。但狼群终归是狼群——狼就在每一个夜行者的四周窥伺。
   
   所以我最后想说的是,期冀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永远以铁窗来去的形式承载生活与时代,未必不是时代大冷酷的另一种折射。不过,无论曾经十四年的行为艺术是否真就“下课”了,我都会深信:严先生独一无二的“形而上”永在。因为“九死辄九生,丝断复丝续”,才是也正是严先生狱中四书真正的底蕴;因为严先生是永远的跋涉者、创造者,是永远的“我”——他浓烈的丹青,他的灵魂禀赋的大悲悯,永在波西米亚的流徙之中。是的,既然同为清流、士人、大艺术家的郑虔,百劫万难,为台州留下了千古《广文祠》,先生也绝不会让故乡、让中国失望的。
   
   夜茫茫,路漫漫。严老先生,保重!
   
   
   
   2009-7-27于北京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 望断天涯》 严正学作于北大荒狱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